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連載中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

來源:外網 作者:莫曉蘇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莫曉蘇

天地共存,生之根本,武之溯源——武道之集大成時期,天、人、鬼界皆以習武成風,武學百花爭鳴門派繁雜,將武令”由生,統一天下武道之大統。武玄月——根骨驚奇,天生異柄,武學良才,武道正統血統繼承人,西疆鎮主是她未婚夫,南湘靈族之首是她姨媽。無奈,她只是武家庶出二小姐,一生波折,從小受盡欺辱——雖為小姐身,卻是丫鬟命。天有不測風雲,將武門變。她知曉自己父尊家母死亡的真相,為了復仇,她苟活於世,冒名自己丫鬟,出逃西疆,隱藏蟄伏下來,只待有朝一日,伺機而發,報仇雪恨。武道四國盤踞四地——修人氣”的西疆白虎軍;修靈氣”的南湘朱雀軍;修霸氣”的東蒼青龍軍;修鬼氣”的北冥玄武軍。武玄月為了報仇,一統天下武道大勢——躥西疆,拜南湘,走東蒼,踏北冥,一路學藝升級,斬妖除怪,踩小人,除奸佞,她為人靈活,處事靈變,專門打擊武邪”惡勢力!一眾死黨隊友前來助陣——好姐妹單靈遙——狐族之女,為了保住武玄月的性命,斷其一尾,九命一死,忠心護主;好男友曹雲飛——西疆鎮主,天賜官配,武藝高強,俠肝義膽,桀驁不馴,偏偏獨獨溺她一人,卻不甘人家姑娘上天入地活如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各種作精折妖,他愣是沒轍沒法沒脾氣,任其胡鬧,更有甚之陪妻一同荒唐去;好手下徒弟七人——陰虎七煞”,聽聞名號聞風喪膽,卻不知七位姑娘貌美如花,各執武家神器,白虎七星陣玄妙迷蹤,七位姑娘玩出新高度!力量、利益、立場無限級別較量;友情、愛情、親情錯綜複雜關係;武鬥、宅斗、宮斗層出不窮難度。【日常鬥嘴】武玄月調笑女人有三寶——耍賴,撒潑,裝無辜~”曹雲飛蹙眉何解?”武玄月努嘴你曉得~”曹雲飛凝眉嗯!一招不落全用在我在身上了,還真是……”武玄月瞪目如何?”曹雲飛慫然我甚歡喜~只要你開心就好~”【日常鬥武】武玄月挑釁就你們白虎七星君能耐?看我陰虎七煞大殺四方,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着我們來抹!”曹雲飛挑眉呵~到底是我們洗乾淨脖子等你們來抹呢?還是你們洗乾淨身子等我們來睡呢,賽場見分曉!”……武玄月可憐哥哥~就不能給一個體面的輸法嗎?”曹雲飛傲然來!說說,怎樣的輸法叫體面!”武玄月嬌嗲那得看曹大堂主你~~”曹雲飛忘形呵呵~說好的侍寢……等等!!我去!!怎麼回事?!你個死丫頭,又使詐!這局不算,再來!”武玄月得意呵~死性不改,兵不厭詐~”新文開坑,玄幻寵文,一對一,男女雙強,歡迎入坑,【收藏+留言】永不刪除。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最新章節,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無彈窗,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全文閱讀.各位書友要是覺得《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展開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章節試讀:

單靈遙腦子一片空白,完全停滯在錦瑞的攙扶中,怔然了半晌方才緩過來神——
咦……
剛才都發生了什麼?若是自己沒有記錯的話,是不是剛才自己和曹雲飛接了吻?
單靈遙這方嘴唇上放火辣辣的生疼,只怪是曹堂主接吻的時候太過用力強硬的結果,自己的初吻就是在這種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獻了出去!
明明還是不留情面地踹了自己一腳,片刻不到就抓起來自己一陣狂吻,這樣急劇扭轉的劇情還真是讓自己摸不着頭腦來!
單靈遙心中暗自不爽,轉念一想,卻也明白其中道理。href= ”http://www.1kanshu.cc ”
target= ”_blank ”>www.1kanshu.cc
眼前的男子不過是想盡辦法為了給自己脫身,出此下計。只是這麼激烈的情景,自己實在是不願回顧。
單靈遙低眉順眼地看了一下自己的現狀,渾身上下連一塊好肉都沒有,滿身的血痕累累、蓬頭垢面,此生再無比此時此刻更狼狽的時候了!而曹雲飛卻是高高在上,氣宇軒昂的俊美男子,多少姑娘夢寐以求親近芳澤的男神,卻是為了救自己竟然會……
應時應景,錦瑞那一句有口無心的囈語,「哎,都爛成這樣了,堂主還真是下的去嘴……」
弄的單靈遙竟有幾分哭笑不得起來——
事實也確實如此,自己現在的窘境,又怎麼配得上氣質超群、高權富貴、人中龍飛的曹雲飛,那一吻自己真真是高攀了去。
卻一看,曹雲飛巧舌如簧,據理力爭寸步不讓地和羅甘兩個人開始口水戰,不知道為何,曹雲飛的形象突然變得閃閃發光高大威猛起來。
本就是一襲錦緞白衣的傲嬌,襯得起那種英氣十足霸氣外露的臉。
此時,羅甘頓時一臉愕然,哪裡會知道曹雲飛會如此無所顧忌,只看那單靈遙早已經被折磨的失去了人性,但凡是這個正常男人都會食之無味退避三舍,他曹雲飛是何等的傲慢高權顯貴之人,竟也會跌的下這份身價,去親一個受了刑的賤婢,這完全在自己的計劃之外。
眼看羅甘有幾分敗下陣來,曹雲飛順勢乘勝追擊,張嘴就道:「武夫人羅統領,曹某有個不情之請,這個女子在我上府學藝之時,已經委身於我。若是說他勾引大公子我便也是相信的,畢竟人往高處水往低處流,自己的主子都不在了,總是要給自己謀條生路吧。偏偏她又是個女子,不能夠像男子一般戰場殺敵統領千軍萬馬,嫁一戶好人家才是她最後的歸宿。近水樓台先得月,這丫頭既然有了師妹的容貌必然是人中翹楚,為自己謀條後路也不是什麼大過之處,既然你們不放心把她留在武府,我身邊正好缺個填房的丫頭,我倆之前也是有過私情,與其讓她禍亂大公子,不如到我的駐地去禍亂我,我倒是要看看這小丫頭片子有多大到底狐媚本事能夠把大公子迷得五迷三道的!」
此話剛末,曹雲飛回頭眼神示意,欲要強行帶人拔腿離開之際,只聽羅甘一聲喝令,對方當真是再也鎮定不下來了。
「堂主留步!」
武府之所以不殺單靈遙,是因為她是二房最後的核心人物,武道明到死都沒有祭出將武令,只怕是跟傳言說的一樣,想要讓自己的庶女繼承自己的意志,武夫人便和羅甘一同聯手弄死了二房的主人,獨獨留着單靈遙這個賤婢整日凌辱不外乎就是為了要問出來「將武令」的下落,而到現在為止這丫頭嘴巴太硬,根本問不出的所以然。
就這樣讓她走了?怎麼可能!
羅甘的喝令已經暴露出對方的慌亂惱怒心緒,而他卻還是在最快的時間內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走上前去攔住了曹雲飛的去路,拱手鞠禮道。
「曹堂主,這單靈遙即使如你這般說的,那便是生是武府的人,死是武府的鬼!」
「死?你弄得死她嗎?別忘記她可是靈狐之女,九條命的妖女!只怕是武府上下凡胎肉體都亡了一個邊,她也活得好好的!你們殺不了她,又降不住她,何必讓她在武府禍亂一方呢?這世道能夠降得住這丫頭的人,不是仙門貴族就是一方鎮主,與其這樣不如武府高抬貴手成全了我和這個賤婢的姦情如何?」
曹雲飛臉上露出一絲邪魅微笑,深知這幫子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若是單靈遙這個丫頭沒有一點價值的話,這一眾人也不會興師動眾的大肆圍剿,果然單靈遙身上有相當重要的情報。越是這樣,曹雲飛就越是想要保下單靈遙。
曹雲飛似乎壓根就沒有把羅甘放在眼裡過,至始至終都是如此。
一個武者竟然在武學方面毫無造詣資質平庸,卻喜歡逢迎拍馬之溜須耍滑之說,他這個統領位置是怎樣一個位置,曹雲飛心明,旁人也是看透不說透,不過是一個聽來好聽的閑職罷了,還真是拿着雞毛當令箭了不是?
自然,曹雲飛人前留足了面子給羅甘,那是因為他是長輩,而到事情的節骨眼上,自己決然不會退卻半步!
曹雲飛挑了挑眉,周邊氣場驟變,似乎有着劍拔弩張的味道來——
「所以,請羅統領讓一讓,今天單靈遙我是必須帶走的——」
羅甘咬了咬牙,卻還是一副笑面虎的隱忍,終究不肯退讓半步:「曹堂主,我若是不讓又會怎樣呢?」
曹雲飛似乎已經意識到了這個最差的答案,一瞥寒光冷眼而下,三個手下頓時秒懂,各自進入了警戒狀態,隨時做好應戰的準備。
只見季無常的輕羽扇面恍然間抖摟變成了根根豎立的鐵齒,季無常的眼神也變得兇惡起來;段八郎擅長近距離攻擊硬氣功法開元八極拳,頓時根盤穩健足下生力,渾身上下繃緊了肌肉如同銅牆鐵壁一般;而錦瑞則是最為擅長使用暗器的高手,稍稍一抖手從袖管里順出了幾顆彈珠來。
羅甘一等人也不是吃素的,武府門生瞬時扶手摁在腰間的劍柄上,一個個如驚弓之鳥,欲要開打一場浴血奮戰之勢。
兩方人馬蓄勢待發,劍拔弩張。
就在這個時候,曹雲飛身上散發出一陣陣幽幽白光,當真是懾人心弦的氣流蓬勃而出。
看到這裡,羅甘心中一顫,暗自叫道——
不好,難道說曹雲飛使用那一招——
白虎嘯吟……

《將武生之武家庶女別太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