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姜小姐的守護美男條約
姜小姐的守護美男條約 連載中

姜小姐的守護美男條約

來源:google 作者:嘚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嘚二 姜茗

因為小區電梯故障,姜茗留宿在辦公室里無意中念出的碑文竟是開啟古文明聖境的密碼初級使者告訴她,聖境一旦被她開啟,就等於和古文明聖境簽訂了條約她必須馬上自選身份,進入聖境,去完成對應的守護美男任務,否則將永遠被封印在石棺中展開

《姜小姐的守護美男條約》章節試讀: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耳邊傳來的打更聲告訴她,現在已經是子時三刻了。

丫頭們聊了一會,便睡著了,而姜茗卻失眠了。

她躺在床上,望着房梁發獃。

姜茗手上可利用的信息少的可憐,好在剛從閑聊的丫頭們那偷聽了一些。不過,這些微薄的信息加在一起反倒讓她焦慮起來。

「吱呀—」

門被推開了。

「誰?」

姜茗用指尖輕輕撥開了擋在她面前的簾帳,藉著微弱的燭光,她從縫隙中看到了一個矇著面的黑衣人。

黑衣人悄默默地溜進了房間,輕車熟路地避開了熟睡的丫頭們,徑直朝內屋走來。

「要死。。。要死。。。真要死。。」

姜茗很想在床上打個洞,然後鑽進去避避風頭。

黑衣人左顧右盼了一陣,確定沒驚着熟睡的丫頭們,竟然一股腦地鑽進了簾帳。

姜茗嚇的心臟亂跳,黑衣人已經鑽了進來,她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只能閉上雙眼,暗自留意黑衣人的舉動。

黑衣人先伸手試了她的鼻息,而後輕撫了一下她的脖子,「真要自盡?」

姜茗本想用裝睡來矇混過關,豈料,這人居然這麼不厚道,上來就往她脖子那邊摸。

脖子是她的痒痒肉,姜茗雖然強忍着笑意,可眼皮卻不聽話的眨了起來。

她那濃密的睫毛在眼皮的抽搐下,也跟着顫動不止。

黑衣人「噗嗤」笑出了聲。

他直接坐到了她的床邊,送了她一個腦瓜崩,然後陰陽怪氣地對她說道,「花大小姐什麼時候學會了裝睡?」

聽他的語氣,應該是和花小姐關係不錯。

既然被發現了,姜茗也只能硬着頭皮應付了。

可她現在心虛的很。才剛到這裡,對所有的人和事都不熟悉,冷不丁地床邊坐了一個陌生男子,又是這麼近的距離,露怯還是次要的,尷尬才是主要的。

就在燃眉之際,她想到了一個可行的有效辦法。

姜茗在床上翻了個身,緊緊裹住被子,背對着黑衣人,「狂徒,誰給你夜闖花府的膽子!擾了本小姐好夢,定饒不了你。」

黑衣人見她生氣了,立刻起身解釋道,「這不聽說你懸樑自盡了嘛,我特意黑衣夜行,過來看看你。我以為你只是放出些風聲,以此向陛下表達出對二皇子一黨的不滿。沒想到你是來真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脖子上竟有這麼深的勒痕。我就問你,至於嗎?」

「二皇子?」

姜茗無心回答他的提問,一心想着二皇子又是何方神聖。

這時,姜茗眼前自動浮現出了介紹二皇子的信息,瞬間把她給愣住了。

二皇子,當今皇后(繼後)所生。年十七,生性冷酷,心機頗深。

這倒是第一次主動給了提示,相比在墓室里讓她自己尋找信息來說,已經讓她感到滿足了。

不過,更讓她驚喜的是,這次還附了張二皇子的照片。

單從照片上看,二皇子長的儀錶堂堂,就這濃眉大眼的樣子,別說是古代,就放在21世紀,也是個標準的花美男。

「原來當今的皇后是繼後啊。」

姜茗記得雲將軍是皇后的外戚。按照這麼個關係推斷的話,雲將軍,皇后和二皇子必定是一個陣營的。而面前的黑衣人不是二皇子的人,那他是誰?

黑衣人的身份勾起了姜茗的好奇心,與其開口問他,不如直接揭開他的面罩來的痛快。

想到這裡,她準備等黑衣人再靠近一點的時候就行動,好讓他防不勝防。

姜茗回道,「托你的福,我還好好地活着。」

聽她不屑的口氣,顯然是不想搭理他。

黑衣人慌忙問她,「你。。。生氣了?」

姜茗裹着被子,捂得滿身是汗,「生氣了能怎麼樣?不生氣又能怎麼樣?」

「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黑衣人瞧她情緒激動,臉頰發紅,額頭上還冒出了不少的汗珠,果然又坐了下來。

他伸手試了她額頭的溫度,自言自語了句,「不燙啊。」

姜茗渾身如觸電一般,抖了兩抖,「你走開。」

「到底怎麼了嘛?本就許久未見,今日宴會後,也沒撈着機會同你解釋,你現在好歹讓我看你一眼吧。」黑衣人用力拽着姜茗的被子,想把她翻過來。

姜茗知道,現在正是揭開他面罩的好時機。

一不做二不休,姜茗突然猛得一轉身,想藉機摘下他的面罩。

沒曾想,黑衣人挺警惕,一個習慣性的閃躲,便躲了過去。可他手上還蓄着一把勁,用力一扯,將姜茗的被子撕成了兩半。

由於自己把被子裹的太緊,姜茗就從床上滾了下來。

姜茗躺在地上,揉着被撞疼的腰,惡狠狠地盯着黑衣人,恨不得將他暴打一頓。

黑衣人笑彎了腰。

他輕聲嘲笑道,「花小姐,別動怒啊,你怎麼一點長進也沒有?」

「你。。。你信不信我馬上就大喊一聲。」姜茗瞪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這時,丫頭們被不小的動靜給吵醒了,「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黑衣人見狀,直接跳窗而出,躍上了房頂。

姜茗不甘示弱,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緊隨其後。

丫頭們提着她的鞋,追了出去,「小姐,你回來。」

姜茗和黑衣人早就躍上了房頂。

黑衣人身姿矯健,如履平地般從屋頂上踏過,沒留下半點聲響。

姜茗蓮步生風,不甘示弱地跟在他身後,還不忘警告他,「你個狂徒,快給我停下!」

她與黑衣人的距離在不斷縮短,為了能一招制敵,她猛然加快了腳步。

正當她聚精會神追着黑衣人的時候,腳底被磚片颳了一下。

「嘶。。。」

姜茗一低頭,正巧看見屋頂下仰頭望着自己的小廝和丫頭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上了屋頂。

她不禁雙腿一軟,腳下一滑,從房頂上摔了下去。

黑衣人眼疾手快,他在空中快速轉了個身,輕輕托住了她的腰,等她恢復了平衡後,拉起她的手腕,帶着她一起跳出了花府。

「小姐。。。」

小廝和丫頭們驚呆了,連忙拿上燈籠出府去尋。

花府門外不遠處的牆角邊,拴着一匹烏黑的駿馬。黑衣人帶着姜茗一個輕鬆的騰空,便跨上了上去。

馬匹受了驚嚇,失去了控制,開始狂奔不止。

《姜小姐的守護美男條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