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僵行天下
僵行天下 連載中

僵行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樂枕楓葉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北千璃 南宮夏侯 懸疑驚悚

一代屍王,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突然蘇醒「我在那,發生了什麼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南宮夏侯反問自己為了尋找那未解的謎題,重返都市巧遇自己心目中的那個她,也發生了一件又一件詭異的事展開

《僵行天下》章節試讀:

老太婆穿着一身素布麻衣,滿頭的白髮中摻雜着幾根黑絲。雖然她的實際年齡已經很大,但依舊步伐敏捷老態龍鍾。手裡握着的眼鏡蛇盤龍拐杖,活靈活現,讓人望而生畏。

蕭董這位是麻衣門的門主賴神婆,是我從特殊渠道打聽到的。她的風水相術在業界排名很高,名氣很大。只要她肯出手,基本上沒有她搞不定的事。張秘書信誓旦旦的說到,不帶一點懷疑。

俗話說南茅北馬,在**民間一直都有南茅北馬的說法。南茅指的是茅山派,而北馬則是指北方薩滿教的出馬堂弟子。麻衣則是茅山經過幾代脫離出來的分支。主要精通看相、占卜、風水、堪輿等術,雖然對驅邪一術沒有茅山派在行,但也不會太差,畢竟同屬於三清道家。

「小張,麻煩你了。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你下班吧。」

「好的,蕭董,有事打電話吩咐。」

張秘書回應蕭明答道。

「哐哐哐······」

在高跟鞋的踏步聲中張秘書慢慢遠去。一眼望去,你會發現她的身材凹凸有致非常火辣,尤其是在穿職業裝的時候,那叫一個誘人。

「你、你好,賴神婆,賴天師,非常感謝能在百忙之中抽時間過來。我、我的女兒紫然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應該是讓鬼附身了,而且很有可能是一隻怨氣很重的水鬼。」

「能想辦法救救她嗎?」

蕭明結結巴巴、臉上無不透露着擔心。雙手緊握着賴神婆的右手說道。

「先帶我去看看吧。」

當賴神婆走向樓梯,上第5個台階的時候,瞬間臉色一不變,不好。便急匆匆的三步並一步的奔向蕭紫然的房間,只見裏面黑色霧氣越來越濃。

「老太婆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否則今天小命不保。」此時的蕭紫然很是邪性,只見她背向著我們向身後仰去,慢慢的,慢慢的一幅慘白的臉出現在視野里。而她的四肢發出咯吱、咯吱、咯吱的聲音觸地而立的說道。

蕭明心頭頓時一陣疙瘩,安慰着哭泣中的老婆說道「有賴天師在沒事的,放心。我們要相信賴天師。」

賴神婆頓時不再猶豫,右手抬起,指尖飛速的來回徘徊,嘴裏也不知道絮絮叨叨的在說什麼。

「蕭董準備開壇做法,時間越長你女兒越危險,不要超過今晚12點,情況很不好,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這個鬼的怨氣很重,剛剛我掐指一算,她的道行至少有150年」。賴神婆一字一句認認真真緩緩道來。

蕭明夫婦從悲傷中驚醒過來,心裏暗暗道一定要沉着冷靜,然後點了點頭道「嗯,馬上就給您準備。」

9分鐘,就只用了9分鐘,蕭紫然床頭正前方多了一張桌子。案桌上則是擺好了做法的道具,有糯米、狗血、豆子、桃木劍、硃砂、白酒、畫好的道符等等,點燃了蠟燭和香。賴神婆沒有像茅山派那樣臨時換衣服,而是一身素布麻衣開始做法。

「你們先出去,把門關上,有事我叫你們。」賴神婆一臉嚴肅的說道。

蕭明拍了拍老婆的手,點了點頭,然後就出去了。

隨即賴神婆手握桃木劍,拾起一把糯米散向案前,繞着案桌逆時針走了三圈,然後又順時針走了三圈。順勢用桃木劍挑起一張畫好的黃紙符用蠟燭點燃 。抖的一甩手,灰燼飛向空中,桃木劍收到背後。

緊接着左腳連跺三下地面,開始念起邪祟離身咒:

「敕敕洋洋,日出東方,吾賜靈符,普掃不祥,口吐山脈之火,符飛門攝之光,提怪遍天逢歷世,破瘟用歲吃金剛,降伏妖魔,化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似乎這段話很長,但賴神婆的語速很快,幾個呼吸之間就已念完。

念完端起白酒,噗的一聲吐向蠟燭,頓時火光衝天,照亮了這個20平方的房子。緊接着,賴神婆沒有一刻停歇,抓起一把糯米撒向前方,握着桃木劍開始左右舞動起來,嘴裏也嘟嘟囔囔起來。

短暫的時間內外面陰風大作,樹枝也開始發出劈啪啦噼的聲音,像是要折斷一樣。呼嘯着,悲鳴着,好似恐怖。一道又一道陰風衝撞着窗戶,似有千鈞之力,撞的咯咯作響。聲音尖銳令人好不舒服。

此時的賴神婆觀察了一下四周,並未發生任何異常的事,心中暗道「妖孽道行不淺,像是受了從所未有的打擊,這是她生平第一次有挫敗感」。

而化身水鬼的蕭紫然則是慢悠悠看着這個老太婆,看她能搞出什麼花樣似的。

這一邊,賴神婆不再遲疑,準備使出最強殺招,念起了金光咒:

「天地玄宗,萬氣本根,廣修浩劫,證吾。三界內外,惟帝獨尊,體有金光,大映吾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姓,侍誦萬遍,身有光明,三界侍衛,玉帝同迎,方神明禮,役使雷靈,妖怪喪膽,志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氣騰騰,金光速現,覆護壇庭。急急律令」。

一口狗血就吐在了桃木劍上,頓時桃木劍像是有了靈性一樣,開始泛起了渾身的棗紅色。這時的它鋒利無比,斬鬼、殺妖不在話下。

「起」,賴神婆左手握着右手小臂,拳頭握緊,伸出食指和中指大喝一聲道。

只見案桌上的桃木劍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開始左右抖動,而且幅度越來越大。

「嗖的一聲」懸浮於半空中。

賴神婆右手一指,桃木劍以一種非常恐怖的爆發力「嗞」的一聲竄了出去。

正當就要到達水鬼額頭時,「唰的一聲」像是離弦的箭閃到了右側的一個牆角。

幾個你追我趕之後,愣是沒有碰到水鬼的一根頭髮。

賴神婆食指和中指向上一抬「回來」,桃木劍已經回到了案桌上。右手迅速抓起一把豆子,已孤形的狀態撒向空中,覆蓋大部分面積爆喝道:

「變晝為夜,撒豆成兵,揮劍成河,呼風喚雨!」

地板上頓時冒出滾滾白煙,與前面出現的一團黑霧格格不入。

一個個陰間小兵如山呼海嘯般拔地而起,紛紛撲向了紅衣女鬼,前赴後繼。紅衣女鬼也不再示弱,從眼角流出了紅色的血液。只見舌頭慢慢變長竄了出去,頓時貫穿了十幾個小兵的身體。隨後「嗞」的響聲傳來,白煙散去落地成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