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皇
劍皇 連載中

劍皇

來源:google 作者:見無不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華修衣 奇幻玄幻 見無不善

數千年前,五大人王為爭奪天帝之位爭鬥數百年,大亂過後,人族式微,妖魔趁機入侵在這危難之際,虞人王后裔華修衣於微末之間崛起,拯救人族於水火之中一人,一劍,斬十大魔君,毀妖國氣運,入九冥,上青天,無數年後,他的聲音依舊響徹天地縱有妖魔萬千,我自一劍破之展開

《劍皇》章節試讀:

華修衣幸虧提前布置了後手,將另一把斬靈劍留在了枯井當中。

所以那兩名隱藏在暗中的天級高手才會一無所獲。

甚至是鎩羽而歸,折戟沉沙。

而他通過斬靈劍心神互聯,想起那一幕幕,仍然是膽戰心驚。

「張老鷹,我怎麼覺得這樣不太好。」

一位身形消瘦,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中年男人,他輕咳不止,猶豫的說道。

「我還是第一次干這事,天級宗師的臉都被我們丟盡了。」

「本以為加入涼州武道聯盟能夠學習更高深的武道,進階更高的修為等級。」

「可你現在看看,我們都在幹些什麼呀?」

老年鷹鉤鼻蒙面男人,冷哼一聲,制止了他。

怒道。

「李三七,你不想活了,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要是嫌命長,直接撞死算了。別連累我,我的小兒子還沒娶妻呢。」

「我們現在什麼都不要想,要做的就是,抓住華修衣的母親和妹妹。」

「不過,我們並不是非要如此不死不休,也可以讓他也加入呀。」

「只有抓住他的把柄,我們才有話語權,否則他隨時可能逃跑。」

李三七看了張老鷹一眼,不再說話,不是不想與他辯解,而是知道這種無力感。

一入涼州深似海,武道俠義盡頭空。

涼州武道聯盟,這些既得利益者們組成的強大勢力,打壓新生代的天才,抑制武道的發展。

即使面對強大的妖獸入侵,依然不會放下成見,在他們的心裏,只有利益。

只有投靠他們,才能茁壯成長。

遇到不順心的,不服氣的,直接斬了便是。

李三七笑了笑,他的許多好友都是被這樣殘忍殺害的。

也就是他骨頭軟,這才得以安身立命。

他也曾遇見過一位姓華的俠士,俠肝義膽,鋤強扶弱,為人很不錯。

但就是不肯屈服,死在了涼州武道聯盟的算計上。

他想到了自身,如果不是他的膽小怕事,恐怕他也化成了一捧黃土了吧。

不再多想,既然選擇了懦弱,那便明珠暗沉吧。

兩人偷偷地來到了枯井當中,輕輕的往下掠去。

一把黑色長劍,佇立在前。

死死的盯着他們。

上邊不時傳來強大的威壓,足以媲美天級中期高手。

兩人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小心!」

「用你提醒。」

黑色長劍向張老鷹斬去,帶着迅捷無比的速度欺身而至。

鐺!

鐺!

刀劍碰撞之聲,響徹枯井。

火石電花之光,五彩絢爛。

刀芒瞬間將張老鷹擊退數尺,卻又是迅速的變換方向,發出無數道劍氣。

來不及防禦的李三七,狼狽盡顯,連頭髮都被削斷數簇。

他的臉上還有很多傷痕,血跡在上面沾染,加上他猩紅的眸子,已經可以感受到他的瘋狂。

他拿出武器,帶出一陣陣刀芒。

「欺人太甚!」

白色的刀芒瞬間和黑色的劍芒相互碰撞,發出灰色的氣浪。

這時,鷹鉤鼻的張老鷹也抓住機會。

《大鵬展翅刀法》

這是張老鷹自己琢磨二十年所悟得的。

憑藉這套刀法,普通的天級中期高手都不是其對手。

他也因此做了長老。

大鵬一日同風起,劍氣縱橫三萬里。

當然了,這只不過是他的想像而已。

無數的刀芒化為刀氣。

不分青紅皂白的向枯井的地下空間斬去。

無數的牢房崩碎,無數的機關被毀掉。

只看到無數的石塊和木頭雜亂的堆在地上,不成章法。

兩人看到劍氣被破,一陣痛快,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原來也不過如此,還當有多厲害呢?」

「是嗎?」

就在這時,枯井裡響起了華修衣的聲音,不帶有一絲情感。

冷冷說道。

「既然如此,我便送你們上路吧。」

「劍化萬千。」

無數的劍氣變成小光暈,從散落的地上重新凝聚。

劍氣開始聚合,發出懾人的威勢。

讓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慢慢地。

慢慢地。

突然,風雲變幻。

這些劍氣開始合併。

它合併成了一把無堅不摧的光劍。

長約二米六。

以虛化實。

光劍的光芒,銳不可當,什麼都看不到,只有無盡的黑暗。

只能略微聽到傳來的凄慘叫聲。

啊!

啊!

華修衣不再管他們,收攝了自己的心神,將戰鬥投入到新的戰場。

「你,該死!」

一劍

只有一劍。

狄門主的丹田便像泄了皮球一樣,真氣什麼都沒留下。

看着狄門主躺在地上,哀聲痛哭的求饒狼狽樣。

「別殺我,別殺我。」

「你父親的死,我不是主謀。」

「饒了我,饒了我。」

他一陣噁心。

壞人就是這樣。

當他得勢的時候,就如惡犬一樣狂吠。

當他失勢的時候,就像死狗一樣求饒。

這次,他決定不會給他痛快,要一步步的摧毀他的內心,摧毀他的自尊。

他需要大仇得報的痛快感。

「狄門主,當初你殺我父親,可曾想過有今日?」

「你擼我娘親和妹妹,可曾想過有今日?」

「現在才來求饒,晚了。」

狄門主已經知道今天的計劃全完了,下入枯井中的兩名天級高手,十有八九是完了。

而旁邊站立的這位陳霸道,恐怕絕計不會救他了。

現在的他,只能求饒。

所以,他才在丹田被廢的第一時間像死狗一樣癱在地上求饒。

「華賢侄。」

「不對!是華大俠。」

「其實,五年前送回來的根本不是你的父親。」

華修衣聽到此話,一個閃身衝到狄門主的面前。

拎起他的脖子,死死地抓緊,問道。

「什麼!」

「你說的。」

「你說的可是真的。」

「快告訴我真相。」

華修衣有些激動的動手,讓狄門主已經有些呼吸不暢了。

狄門主被放開之後,不停地咳嗽。

過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解釋道。

「當初你父親被我們五人圍毆,無奈進入妖域森林,雖說是九死一生,但以他天級的武道修為,未必不可以活下來,或許,你父親根本沒死。」

「真的?」華修衣有些驚喜。

「真的!」

「那你說一說,你們五人就有誰?」

這位狄門主為了活命,早已顧不得禮義廉恥,也顧不得涼州武道聯盟的強勢與規矩,趕緊將自己的心事秘密吐露,以換取那虛無縹緲的活命機會。

「涼州武道聯盟王副盟主,天級後期巔峰修為,他是策劃者,但沒有出手。」

「涼州武道聯盟八長老和十長老,天級中期巔峰修為,打傷你父親的便是兩人。」

「還有我和張老鷹。」

「一個被你廢了,一個被你殺了。」

「就看在我武功盡失,還有告訴你這麼多事情的份上,放過我吧。」

華修衣邪魅的笑道。

「剩下的三人,我記住了。」

「可就算這樣,那你也該死。」

「他們,在未來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