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撿了個斷我姻緣的白切黑弟弟
撿了個斷我姻緣的白切黑弟弟 連載中

撿了個斷我姻緣的白切黑弟弟

來源:google 作者:Hello西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女主:雲溪 男主:祁延

[村姑✖️富少[]富少流落山村被村姑撿到,鄉村的五年生活里,兩人相依為命村姑辛勞種田供富少上學,富少暗下決心,以後定要好好報答村姑奈何眼看村姑及笄,不僅追求者絡繹不絕,更有媒婆上門說姻道親只是人心難,富少害怕村姑遇人不淑於是每當媒婆上門,富少總是想盡辦法考量村姑相親對象的人品,為村姑未來的幸福把關不幸,天下好男人太少了,貌美如花的村姑被迫熬成了沒人要的老姑娘,富少自覺責任很大,正好自己也到了娶親的年紀,為了報恩,就以身相許了展開

《撿了個斷我姻緣的白切黑弟弟》章節試讀:

第二天,雲溪早早地就從炕上爬了起來,煮好雞蛋和粥,才又回去將齊焱推醒。

他好像不餓,只是喝了半碗粥,便不再吃了。

齊焱說他家在鎮子上,問他具**置,他又支支吾吾說不知道,得到了鎮子上才能認得回家的路。

流注村離大塢鎮約摸六十多里路,走路的話一來一往耗時頗多,再加上還得在鎮上耽擱找齊焱家的時間,估計去了之後,當天就回不來了。於是雲溪托蘇嬸子向村長借了一匹騾子。

流注村還算富庶,村長家的騾子喂得很壯實,完全可以承擔得起兩個小孩子的重量。

齊焱個子矮,站得筆直才到她的下巴。雲溪先將他扶上騾子,又自己爬上去坐在他身後。

”你抓緊鞍上的扶手,不要亂動,我們要出發了哦! ”雲溪沒騎過騾子,但是之前給村長家放牛的時候騎過牛,騾子和牛大概差不多,牽好繩子就行。

正值夏至,太陽熾熱。兩人隨身帶的水壺已然喝完大半,座下騾子也累得哼哧喘氣。碰巧路遇一方荷花池,一池子的嬌粉佳人亭亭玉立,在片片綠荷的映襯下越發絢爛多姿。騾子怎麼也不肯前進了,自顧靠向岸邊喝水。

兩人從騾子背上下來,雲溪牽着騾子站在岸邊,看着清澈見底的池水,不禁蹲下來抄起兩捧撲向曬紅了的臉,一陣風吹來,涼絲絲的,十分愜意。

”齊焱,你要不要過來洗洗,涼快得很! ”雲溪扭頭喊道。

彼時,齊焱正靠在一棵柳樹下喝水,正巧瞥見這一人和池花,登時看呆了眼。

少女一手牽騾,一手高高揮舉,齊腰的高馬尾和褐色的衣擺隨風飛起,鬢邊的碎發沾了水緊緊地貼在臉上,好似還有一小縷彎進了嘴角。臉頰有些紅,水潤朱唇向上微彎,一對含笑杏眼正看着柳樹下的孩童。

齊焱收起水壺,向雲溪走去,並沒有洗臉,而是從懷裡掏出一方乾淨柔軟的絲帕。

”給你你擦擦臉! ”齊焱說。

「不用! ”雲溪盯着小孩兒遞過來的帕子並沒有接,傻傻笑道: ”我這樣涼快! ”

聽她這麼說,齊焱不禁蹙眉,將帕子往她懷裡一扔,用稚嫩的聲音冷冷道: ”送給你了,你不要就扔了! ”

雲溪的笑僵在臉上,拿着帕子不知道如何處置,只得胡亂往懷裡一揣,忙轉移話題: ”咱們上路吧,爭取早點到鎮上! ”

齊焱自顧走向騾子,藉著岸邊的大石頭,自己爬上了騾背。

雲溪隨手薅了一頂大荷葉,遞給齊焱當傘撐。他本來是拒絕的,但是耐不住這大太陽,只得勉為其難地把這把綠傘攥在手裡。

臨近中午,倆人騎着騾子終於晃到了大塢鎮。

這大塢鎮的父母官十分清正廉潔,上任五年,為百姓殫精竭力,鼓勵農商,推行了許多利民的地方政策。所以,整個大塢鎮及周邊村落都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先是街道兩邊的商鋪鱗次櫛比,即使遠離京城,也有不少全國連鎖的餐館、衣舍、錢莊和當鋪。其次是數不勝數的小商攤,賣糖人的、字畫的、首飾的、胭脂水粉的,琳琅滿目,叫人目不暇接。

”齊焱,你看看能認得家了嗎? ”雲溪摸了摸額上的汗問道。

”對不起,阿姐,我……騙了你!我家根本就不在鎮上! ”

”你怎麼能騙人呢? ”雲溪難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家其實離這裡很遠很遠,我和家人斷了聯繫,讓你帶我來鎮上是想來寄封信回去。 ”齊焱抬頭看到雲溪皺了眉,一臉的嚴肅,便又可憐兮兮地問道: ”阿姐,你生氣了嗎? ”

怒火中燒的雲溪一下子就泄了氣,責怪的話一句也沒能說出口。

”一來這種事情你沒必要騙人,實話實說我也會帶你來的。二來我好歹收留了你一晚上,予你有恩,你不該欺騙。最後一點,你這麼大點孩子就學着騙人是萬萬不好的。這一回,我不計較,只是以後不許再騙人了! ”

齊焱沒想到這麼個沒爹沒娘的鄉野丫頭能說出這一番訓人的道理來,只是對於自己騙人這一招,內心雖有慚愧卻毫不後悔,還沒來得及敷衍一句 ”對不起 ”,就又聽雲溪搶話道:

”你既要寫信,需得筆墨紙硯,因這一遭本是送你回家,我身上分文未帶,你要如何寫信寄信? ”

”對不起,阿姐,我保證以後再不騙人了。至於寫信之事,我早有辦法!阿姐,隨我來! ”

兩人一路問人尋路來到當鋪,雲溪見着他拿出一塊乳白色的美玉來,直接開口問掌柜要了五十兩銀子。

大概的確是個好東西,雲溪見着那掌柜眼睛都看直了,拿在手裡反覆撫摸欣賞,二話不說遞給齊焱一袋沉甸甸的銀子。

雲溪何曾見過這麼多銀子,五十兩啊!她一臉震驚看着齊焱: ”五十兩啊,夠我吃好幾年的了!你該不會是地主家的小少爺吧? ”

”也可以這麼說! ”齊焱想,確實是地主家的,最大的地主家的。

齊焱的信是在一個賣字畫的書生那裡寫的,雲溪沒讀過書,大字不識幾個,看着他端正着身子,扶着筆寫信的樣子,不由地生出幾分自卑來。

”阿姐,路途遙遠,這信也不知幾時才能送到。接下來就要多叨擾阿姐一些時日了!阿姐予我食室,我教阿姐寫字,如何? ”

《撿了個斷我姻緣的白切黑弟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