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臨玄霄
劍臨玄霄 連載中

劍臨玄霄

來源:google 作者:與荒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玄 蘇瑾

【玄幻】+【無系統】+【單女主】傳言滄流山巔有一處太蒼秘境,劍道之神在此閉關悟道,千年之後,劍神離開秘境,重返修道界,了卻世間因果,重建修道秩序世間所有被奉若神明之人,皆在我一人之下展開

《劍臨玄霄》章節試讀:

冥宗退敗的消息幾乎沒用多久就傳遍了修道界,同時,各種各樣的版本也在世間流傳了起來。

有人說,是那個閉關的老怪物出手,擊殺琅琊,震退冥宗,也有人說,是女劍聖蘇瑾擊敗了琅琊。

更有人傳言,蘇瑾早已經死了,滄流劍宗又出了個更年輕的女劍聖,實力已達九品。

傳言五花八門,讓人分不清真假,但唯一確定的便是,那些暗中覬覦太蒼秘境的人,又消停了下來。

只要那個閉關的人一日不死,便無人敢來放肆。

冥宗宗門內,八位護法金剛跪立在大殿之上,微微垂首,想起在滄流山的情景,仍舊止不住後怕。

大殿之上,一渾身黑袍的男子沉聲問道:「姜問心真的還活着?」

護法金剛之首的一人點了點頭,「我確定,雖然我只見到了卻邪古劍,但那股氣勢實在太過恐怖,當今世間,除了九品境界的姜問心,應該不會有另一個人了……」

黑袍人緩緩吸了口氣,「這次,倒是我們心急了……不過姜問心沒有現身,這是為何?」

「或許……他還沒參破天人之境……」

「派人暗中盯着滄流劍宗的動靜,離遠一些,不要讓那個老怪物發現了……」

「是……」

黑袍人用手指輕輕敲擊着桌面,思考了許久,又道:「派人傳訊給族中,幾位老祖應該會對這個消息感興趣。」

「遵命。」

而在此時,滄流山下的一座小酒館裏,幾個蓬頭垢面的年輕人,正眼裡流露着興奮之色。

他們正是當初下山的滄流劍宗弟子,十幾人下山,有幾人已經決心離去,剩下這六人,都是不願離開滄流劍宗的。

他們下山之後,呆在這小酒館裏觀察動靜,沒多久後,便發現冥宗眾人如臨大敵般倉惶退去。

不明緣由的情況下,他們並沒有貿然上山,而是去了離滄流山最近的臨江城,在那裡,他們聽到了許多傳言。

但最讓他們相信的,還是天下第一劍姜問心出關,斬殺琅琊,震退了冥宗眾人。

在滄流山修行這麼多年,天下第一劍的傳說,他們都聽過了無數遍,那些傳說每一件都足以令他們熱血澎湃。

滄流劍宗不斷沒落,也不見師祖出關,沒想到生死存亡之際,師祖真的出關了。

天人之境的強者,足以令滄流劍宗重返大陸巔峰,懷着激動的心情,他們又回到了滄流山下,準備返回宗門。

山門下,姜玄正牽着一匹老馬,將那些死去弟子一一運到山腳下安葬。

六名弟子望着山腳下的新墳,心頭不由得有些沉重,八十九名弟子,大部分人都死了,活下來的人,又跑了一半,如今只剩這六人。

「師兄,這些墓……難道是宗主……」

一位女弟子的提醒,終於讓幾人覺得事情不太對勁。

宗主受了重傷,怎麼會有力氣來安葬這些弟子?

難道是閉關的老祖?

想到此,六人加快腳步往山門跑去。

遠遠的,他們看到一位少年正將最後一具屍體搬上馬背。

「此人是誰?」

幾人皆是搖了搖頭,此人體內毫無玄力,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為何會出現在這兒。

六人迅速衝上前去,圍住了少年,質問道:

「你是何人?」

「說,你是哪個門派派來的姦細,你在此安葬眾人,有何目的?」

姜玄望着眼前四男兩女,緩聲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無論是誰,但凡心存良知,也不願看到如此多人曝屍荒野吧?」

六人面面相覷,他們一開始便抱着懷疑的態度,倒確實忽略了人性本來的善意。

想到此,幾人往後退了幾步,神情緩和了下來,「小兄弟心地善良,倒是我等唐突了……」

「沒關係……」姜玄笑了笑,指着身後的山門,問道,「這裡是滄流劍宗吧?」

「是。」

「那就行。」姜玄捋了捋袖子,說道,「有個渾身發光的男子,讓我幫忙安葬這些弟子,說做完這件事,我就可以去滄流劍宗找最厲害的人拜師。」

「渾身發光?」六人皺着眉,不知所以的摸了摸頭。

正在幾人茫然間,山門內忽然傳來一聲清冷的聲音,「你說的那人,現在何處?」

「宗主……」六人看到來人,立即躬身行禮。

姜玄轉過頭去,望着一襲白衣,遺世獨立的絕美女子,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說完這句話,他就消失不見了……」

蘇瑾的眼眸有幾分暗淡,隨即目光又望向地面上的古劍。

「卻邪……」蘇瑾低聲呢喃着這柄古劍的名字,思緒出神。

姜玄開口問道:「這位仙女姐姐……我安葬了這些弟子,可以加入你們宗門嗎?」

姜玄的稱呼,讓幾位弟子不由得笑出了聲,「瞎叫什麼啊……這是我們滄流劍宗的宗主……」

姜玄咧了咧嘴,改口道:「宗主,我能加入你們嗎?」

蘇瑾神色冷淡,抬起頭望着遠方,輕輕吸了口氣,低聲呢喃,「師父……我聽你的話,好好活下去……」

看着蘇瑾出神的樣子,姜玄又輕聲喚了幾句,「宗主……宗主……」

蘇瑾終於回過神來,望着嬉皮笑臉的姜玄,漠然的轉身,留下一句冰冷的話語,「修道者,正心正神,修身律己,你這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要好好改一改。」

「啊……」姜玄摸了摸腦袋,尷尬的笑了笑,這個傻丫頭,還真有幾分宗主的架子呢。

「歡迎你啊,小師弟。」

姜玄詫異的轉頭望向幾人,「宗主好像並沒有答應收我吧。」

一位女弟子笑了笑,說道:「你呀,不了解我們宗主,她呀,看起來冷若冰霜,實際上心地善良,非常溫柔呢,她沒有拒絕,那就是答應了啊。」

「就是就是,宗主說你弔兒郎當,那你就改嘛。」

姜玄攤了攤手,問道:「可我天生這樣,改不了……」

「改不了也沒關係,宗主心軟,待幾天自然而然就接納你了……」

蘇瑾停住腳步,冷聲道:「你們很閑嗎?沒有事做?」

六人連忙搖了搖頭。

「安葬了同門之後,關閉宗門,再不許任何人進來。」

「是,宗主。」

蘇瑾輕輕抬手,插在地上的金色古劍驟然震動,飛掠而出,落在了她的手中。

她輕輕撫摸着劍柄,隨後負劍往回走去。

姜玄望着她的背影,怔怔的出神,記得以前,你還是個愛哭鼻子的小丫頭,如今倒是有了幾分宗主的架勢。

「喂喂喂,別看了。」

「我警告你啊,不要迷戀宗主的美貌,否則你會死的很慘……」

姜玄回過神來,輕咳了一聲,「確實很美……」

「廢話,曾經修道界的第一冰美人,你以為這個稱號是自己封的?」

「為什麼是曾經?」

「呃……因為,宗主年齡大了嘛,已經幾百年沒出過宗門了,世人以為宗主老了,自然而然,這稱號也就沒了。」

另一位女弟子接過話頭,「要我說啊,是世人沒那個福分,如果他們知道宗主容貌絲毫未變,恐怕會驚掉下巴呢。」

一位面容黝黑的的弟子皺着眉開口道:「行了,別廢話了,趕緊幹完事情,關閉宗門,宗主可不喜歡吵鬧。」

幾人將最後一名弟子安葬,開啟了陣法,關閉了宗門。

山門之間一道無形的氣流將山上與山下隔離開來。

做完這件事,幾人也閑聊着,回了宗門。

通過交談,幾人互相之間也有了大概的認識。

年紀稍長的那位弟子,名叫宋青衫,入門比其他幾人要更早。

另一位膚色黝黑,脾氣似乎不太好的弟子,名叫周懷遠,入門稍比宋青衫晚一點,但實力是幾人中最強。

沉默寡言的弟子,名叫閔晨,身材微胖,話嘮一樣的弟子叫胡言。

兩位女弟子是同宗族的表姐妹,二人長相有些相似,顏值雖沒那麼驚艷,但卻勝在耐看,表姐叫葉蘭,表妹叫葉芷。

姜玄也做了自我介紹,自稱來自臨江城的一處小山村,從小跟着爺爺長大,會點醫術,爺爺去世之後,出來闖蕩。

幾人也沒有多問,只是誇讚他年紀輕輕就會醫術,以後大家身體不舒服就得靠小師弟了。

姜玄拍了拍胸脯,表示沒問題。

望着偌大的宗門,加上宗主也只有寥寥八個人,姜玄無奈的嘆了口氣。

看來滄流劍宗這些年的日子過得很苦啊。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自從他閉關之後,蘇瑾接任宗主之位,雖然她年紀小,但實力高深,一時間倒也無人不服。

只是隨着時間流逝,太蒼秘境內一直沒有動靜,宗內一些長老便坐不住了,嚷嚷着要去秘境里看一看。

甚至開始私下拉幫結派,準備逼迫蘇瑾答應他們的要求。

蘇瑾忍無可忍,以雷霆手段將眾多長老和他們的黨羽驅逐出門。

經歷此事之後,蘇瑾明白,無數人在惦記着太蒼秘境,於是下令避世不出。

此令一出,又有無數人離去。

隨着宗內弟子不斷出走,另一方面又避世不收弟子,沒多久,滄流劍宗便成了一具空殼。

但畢竟劍聖的名聲在外,倒也無人敢來招惹。

為了改變現狀,但又擔心外人混進來圖謀不軌,於是蘇瑾親自下山挑選了一批孩子帶回宗門培養。

就這樣又堅持了幾百年,最終一批批弟子生老病死,他們的孩子又逐漸長大,便成了最後的這批弟子。

只可惜,他們大部分人都死在了冥宗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