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連載中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

來源:google 作者:此舟非彼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念 現代言情 許硯衡

十七歲的悸動是少女不經意間印在晚霞里的側影;十七歲的心動是少年為保護她留在額角上的疤痕你問我什麼是喜歡,我會給你講晴朗天空中的一朵小雲,講田間草地上的一陣清風,講燥熱的夏天如何一點一點變涼,講那個特別的十七歲會有怎樣的驚喜出現,但偏偏不講他沈念在十七歲里遇到了特別的他,而許硯衡的人生從此便多了一個要保護的人只因你曾經給我我一個家,所以我才想有個家你只知道我喜歡夏天,卻不知你是我的整個夏天展開

《見面可不可以在夏天》章節試讀:

考試對於沈念來說是向來不怕的。

平日里經常會代表學校參加各種比賽,像月考這種小考根本不在話下。

考試結束後,李海東指揮着學生把教室按照高考的要求整理。

惟妙拿着抹布拚命地擦着桌子還不忘催促沈念快點,「念念你知道嗎?我昨天和我家老惟說了好久他才勉強同意我明天晚上可以不回家的,你之前有沒有去過南山上那個度假村阿?好不好玩阿?」

沈念一邊拿着軟尺量着兩張桌子間的距離,一邊聽惟妙說話,「明天你就知道了妙妙。」

「你就告訴我嘛,我好提前想一想一會要去超市買些什麼?」

「……」

惟妙加快手裡的活,沈念走到哪她就跟着擦哪的桌子。

從小到大惟大成一直把她看得緊,出去玩還必須在九點之前回家,這是她第一次可以從頭一天玩到第二天,所以很是好奇。

教室整理完之後就在門上貼了封條,得等到後天正式考試時才能撕開,不知道又是誰的高中時代即將落下帷幕。

三個人打掃完後一起來到超市,為明後兩天採購食物。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日子,超市裡的人格外的多,結賬的隊也像一個大寫的『L』。

沈念準備上台階時便突然感到後面有股力量推了自己一下,一下子失去了重心。

「小心。」許硯衡迅速伸出胳膊攬住了沈念的腰輕輕一帶便把身邊快要摔倒的人攬在了自己的懷裡。

惟妙看到沈念快要跌倒好在被許硯衡拉住了,關切的問道,「沒事吧念念,今天的人實在太多了。」

「沒事」沈念搖了搖頭,站穩之後許硯衡也收回了手。

三個人買了很多燒烤的菜和調料還有其他需要的東西,結賬時惟妙走在最前面,沈念在中間推着車,許硯衡走在最後替女孩擋住後面湧來的人群。

一路上三個人手裡都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

「對了妙妙,明天還有我的一個朋友要來,我感覺你應該和他挺聊的來的。」沈念知道惟妙最喜歡交朋友。

「帥嗎帥嗎?」惟妙用星星眼看着沈念,這才是她最關心的問題。

「嗯……帥吧。」沈念遲疑了一下 ,她和紀敘認識的太久實在看不出來他到底帥不帥。

「有多帥?」許硯衡搶先一步問出惟妙準備說的話。

惟妙在旁邊拚命點頭附和。

沈念看着這兩個人在這裡糾結一個讓她無法回答的問題,無奈道,「我說你們兩個怎麼回事,明天見面不就知道了?」

沈念回答完便逃跑了,她怕再呆下去他們兩個又會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問題讓她無法回答。

「念念你跑慢點。」惟妙在後面追着沈念,「你就告訴我有多帥嘛。」

沈念轉身向惟妙扮了一個鬼臉 。

「不告訴你。」

「……」

年少時的快樂總是這麼簡單,而年少時的我們也總會糾結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會堅信在意的人可以一直留在自己身邊,會期待能看到五彩斑斕的晚霞,會肆意大膽地暢想未來,那時的每一個人好像都以為自己永遠不會長大。

第二天一早沈念起床的時候天還沒有大亮,女孩翻來覆去再也入不了眠索性起床洗了個澡。

女孩在挑選衣服時無意間看到了在角落裡掛着的一件淡黃色娃娃領裙子,這件衣服她只穿過一次,因為沈庭知說這樣的衣服太過於小氣不適合她。

其實她很配黃色,顯得皮膚格外白皙,白色的娃娃領讓她稚氣未脫的臉顯得格外可愛。

「就它了。」沈念換上衣服將頭髮吹乾披散在肩後,又用一個發卡將額前的碎發卡在耳後。

待她收拾完去客廳里清點東西時,聽到了惟妙在外面喊她的名字。

打開門,惟妙和許硯衡正在把東西往紀敘的車子上搬。

惟妙看見沈念出來了,放下手裡拿的東西跑到她跟前,趴到女孩的耳朵旁悄悄的說,「是有點帥哦。」

隨後對女孩使了個眼神就跑回去繼續搬東西。

上山的路很長,紀敘開車時還不忘問坐在後排的沈念一大堆問題。

惟妙昨天晚上興奮的幾乎沒怎麼睡覺,坐在車上一顛一顛的困得不行,剛靠到沈念身上睡着就被吵醒,又睡著了再次被吵醒,反反覆復幾個回合實在忍無可忍的開了口。

「我說大哥,你有什麼問題可以晚上再問嗎,我們家沈念忙了一早上了你讓她稍微休息一下好嗎?」

「我家小念什麼時候成你家的了,你自己想睡幹嘛用我家小念當借口?」紀敘也不甘示弱,尤其把『我家』兩個字念得特別重。

惟妙立刻沒了睡意,正準備與他展開九九八十一個辯論回合,不爭個結果不罷休的時候被沈念攔住了。

「我真後悔讓你們兩個認識。」沈念無奈的說道,她覺得自己的猜測沒錯,他們兩個確實很有共同語言。

「哼,我還不稀罕認識他呢。」

「小姑娘,你以為我很稀罕嗎?」

「……」

看來這場世界大戰終究是免不了了。

沈念的腦袋被這兩個人吵的嗡嗡疼,好在到達了目的地救了她一命。

山上很美,身邊被各種各樣的綠色包圍,遠處的樹頂上看起來像是蒙了一層不會消散的霧氣。

綠樹濃陰夏日長,樓台倒影入池塘。

不知為何,沈念突然想到了這句詩。

度假村的空氣很新鮮,四個人一起在山裡轉了轉,看了看風景。

「不如我們今晚住這?」惟妙看着眼前的一大片空地提議道。

惟妙指了指前面,「這裡可以燒烤」,又指了指右邊,「這裡可以扎帳篷。」

說著便走到了右邊用手丈量了一下,「剛好可以扎兩個!」

「外面會不會……」沈念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不會,放心吧。」紀敘打斷了沈念的擔心,「平時都住在酒店裡,這次剛好可以體驗一下睡帳篷,來都來了。」

沈念看着兩個人一唱一和,「這次你倆倒是挺統一。」

兩人同時看用『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的眼神看向沈念隨後又同時看向對方。

「誰跟他統一,明明是他竊取我的意見!」

「呵,你不要不講理,我要是沒這個想法會帶帳篷?」

「……」

他倆在一起真是沒完沒了。

沈念選擇無視他們,一把拉過旁邊的許硯衡,「走吧,我們搭帳篷去。」

惟妙和紀敘吵累了休息了一下便商量着準備去河裡抓魚然後把燒烤架搭上。

他倆都是這樣的人,吵的快翻篇的也快。

一切都準備好之後天已經快黑了,生火時,他們突然想起來沒有準備木頭。

「我去吧。」沈念提議。

「我陪你。」「還是我去吧。」

許硯衡和紀敘的聲音同時響起。

「還是我們兩個去吧,你和妙妙在這裡洗菜。」沈念對紀敘說。

近一點的樹林里幾乎沒有什麼掉落的枝條,估計都被其他來露營的人撿的差不多了,沈念打算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

天已經完全黑透了,女孩沒注意腳下的路一腳便踩空了。

許硯衡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女孩。

待女孩站穩之後,沈念還在想自己最近是不是走了什麼霉運,一直想摔倒。

許硯衡伸出了一隻手,「牽着。」

沈念乖乖的牽了上去,跟在少年的身後。

柴火差不多撿夠了,兩個人準備回去時卻發現自己站在另一片空地的中間,四周都是一樣的樹木,一樣的路。

他們迷路了。

「帶手機了嗎?」許硯衡沒有帶手機的習慣所以他直接問了沈念。

沈念打算從身上的斜挎包中拿出手機突然想起來自己剛剛把包放在帳篷裏面了。

「沒帶。」女孩弱弱的說道。

許硯衡看見空地中間有一塊大石頭,走了過去用袖子擦了擦石頭上面的灰,扶着沈念坐了上去,自己把柴火放在地上後也靠在了石頭上。

「我們只能在這裡等一會了,紀敘他應該過一會就會來接我們。」沈念安慰道。

天氣還沒有到最熱的時候,再加上山裡的夜晚氣溫本就低,女孩穿的少,山風一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許硯衡脫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女孩肩上。

山裡的月亮格外的亮,月光毫不吝嗇的灑落了一地,也撒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沈念覺得這裡的夜晚和她平時看到的不一樣,這裡的星星每一顆都掛在天上,而城市裡的星星每一顆都散落在人間。

她仰着頭仔細的觀摩着每一顆星星,卻發現有一顆好像落了下來,起初,女孩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可當第二顆,第三顆接連而落的時候,女孩才反應過來是流星。

「我第一次看見流星。」沈念用平靜的語氣對身邊的人說道。

女孩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閉上了眼睛低頭許願。

許硯衡看着身邊的女孩不自覺的舉起了自己的手想摸一摸她的頭。

其實他剛剛一直在看她,只是她看星星過於專註所以沒有在意到他的目光。

手指快要碰到秀髮時停止了移動在半空中停滯了一秒後放下了。

沒過幾秒女孩許好了願便睜開了眼睛繼續看星星。

「許了什麼願?」許硯衡有些好奇。

「嗯……我希望明天考試的人都可以一切順利。」女孩誠實的回答他的問題。

沈念看許硯衡沒有接話便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幼稚阿?」

「沒有。」

女孩想了一下繼續說,「其實我以前也不信這個的,但是我現在感覺好像信一下也沒什麼不可以。」

許硯衡看着沈念天真的樣子輕笑了一下。

女孩覺得許硯衡肯定感覺自己很好笑,於是為自己辯解,「你可不能嘲笑我,我知道流星不可能平白無故幫我實現願望,所以我是拿了東西和它交換的。」

「哦?拿什麼?」許硯衡更加好奇,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和流星交換願望。

「我可是拿我今年所有的好運和它換明天的所有的學生都能考試順利的,我覺得它不虧。」沈念很認真的看着許硯衡和他解釋到。

許硯衡看着她認真的樣子,也很認真的說,「我覺得你虧了。」

隨後也學着沈念的樣子許了一個願望。

「你許了什麼?」沈念好奇。

許硯衡開玩笑道,「不能告訴你,說出來就不靈了」

女孩聽完這句話有些擔心,「阿,那我剛剛豈不是……」

「不用擔心我是許願,你是交換願望,不會不靈的。」

許硯衡給出的原因還挺有道理的,沈念想了想感覺是這個理,便不再過度糾結,繼續安心的看着星星。

「希望流星會實現。」

沈念看着流星對身邊的人說出了此刻自己心裏想的話,許硯衡抬頭看着流星也跟着附和了一句:

「希望流星會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