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碎虛空
劍碎虛空 連載中

劍碎虛空

來源:google 作者:陶之蕭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宮煌 奇幻玄幻 李成錦

墜崖男子奇蹟生還,靈魂突變,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且看主角如何從一名修為喪失的廢人一步步攀上巔峰、修鍊天下最強大的功法、獲得天下最厲害的靈器、縱橫世界!男人當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劍碎虛空》章節試讀:

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南宮煌僅僅來得及將全身力量凝聚到拳頭之上爆發出去,兩人拳掌再度碰撞在一起,沒有任何的意外,南宮煌再度倒跌出去,只不過這次有了全身心的準備,所以他並沒有第一次那麼狼狽。

「好小子!」孫博瞳孔驟然一縮,一連急退兩步,體內的氣息也開始翻騰起來,顯然經過多手強大的戰技攻擊,他也有些不好受。

「哼!再來!」南宮煌一個鰱魚翻身瀟洒的站了起來,抹了一把口角的鮮血,就好像沒事人似地,再度閃身向孫博襲去,「死吧,呀!」

孫博暗自震驚,想不到南宮煌的內勁竟如此精純,一連施展三四次戰技,按理來說內勁消耗應該十分巨大,以他聚氣七層的修為都有種無以維繫的感覺,可不想南宮煌竟然還有內勁發出這麼凌厲的攻擊。

殊不知南宮煌這哪裡是什麼內勁,完全是純粹的身體力量,也只有類似南宮煌這樣體魄經過靈力不斷淬鍊洗禮之人,才能在多番遭受重擊之下還可以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

「老子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孫博並不知道這些,他還以為南宮煌在死撐,他當然不甘示弱,不過孫博並不敢胡亂消耗內勁,面對南宮煌的攻擊他只以入門級戰技雷鳴掌硬抗上去。

再度以巔峰力量對抗孫博的雷鳴掌,這一次雖然還是南宮煌佔據絕對的弱勢,但比前幾次卻要好的太多。

「哼!」這一擊過後,南宮煌雙目精芒一放,他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再來!」南宮煌趁熱打鐵,又是一個箭步全力襲去。

「還有內勁!」孫博呼吸一滯,讓他簡直不可思議,根據接觸的力量顯示,他以為南宮煌使用的皆是初級戰技,而且南宮煌已經受了重傷的樣子,怎麼可能還能施展這樣強大的戰技?即使以他這位聚氣七層的高手來說,連續多次施展戰技也是極度消耗內勁的。

不容孫博多想,無奈之下只好再度以力對抗,還是入門級戰技雷鳴掌硬抗上去。

但是這一手南宮煌不僅在氣勢上完全壓制了孫博,而且一招過後僅退了六步,然而孫博卻也急退四步、身體劇烈搖晃一下才站穩身軀,老臉瞬間煞白,兩人的戰鬥力已經無限接近。

「死吧!」根本不給孫博任何喘息的機會,南宮煌再度全力來襲。

「靠,這小子瘋了!」孫博大吃一驚,面對南宮煌如附骨之疽般的攻擊,他終於害怕起來,第一次主動躲避南宮煌的攻擊,施展身法向遠處跑去,一邊奔跑,還一邊偷偷的往口中塞了一顆靈丹。

「哪裡逃!」南宮煌以為孫博想逃,連忙追逐上去。

「哈哈,小子你去死吧!」可是還沒追多遠,孫博忽然一個折返,雙腳猛然踏中前方一棵粗壯樹榦,他的最強戰技落天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南宮煌襲去。

「什麼?」南宮煌見狀臉色大變,低喝一聲,雙拳奮力擊出。

「轟!」

巨響過後,南宮煌慘叫一聲向後跌飛四米多遠,撞到一棵大樹摔倒在地,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鮮血。

「草!浪費老子一顆培元丹,你也足以自傲了,死吧!」孫博喘了幾口粗氣,十分肉痛的怒罵一聲,緩緩向南宮煌走去。

「死的是你!」南宮煌並沒有絲毫的畏懼,狠狠的淬了一口,從地上一躍而起,又是一拳向孫博襲去。

「我草!這小子還是不是人?」孫博大驚失色,自從修鍊三十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能打之人,要知道南宮煌可是只有聚氣六層之境啊,不論是內勁的精純度、還是身體的抗擊打能力都超乎群常的強大,這更加激起孫博必殺南宮煌之心,否則留下來只會是個禍害。

於是孫博又是一招落天擊襲去,只不過為了防止遭受內勁的反噬,這一擊在力量上卻要小上一些,但還是將攻擊力控制在七鼎之力左右,依舊不是南宮煌此刻能夠抵擋的,他再度向後跌飛出去,身在空中便口吐鮮血。

「咚!」撞擊在大樹之上,南宮煌滿臉是血,有些搖搖欲墜。

「絕不給你任何機會,呀!」孫博雙目冷芒一放,幾乎毫不停留,一個箭步,一拳向南宮煌胸口襲去,勢必要將他擊殺當場。

「我難道就要這樣完蛋了嗎?我不甘啊!」南宮煌仰天咆哮一聲,傾盡所有的力量奮力擊去,在這一刻南宮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活下去,他有需要保護的林師妹、有必須討回侮辱的蕭紫玉,他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不知是上天聽到南宮煌的呼喚、還是他求生的強大信念激發了身體的潛能,腦海中的那塊鐵片猛的一暗,一道金色靈光激射而出順着他體內的特定經脈閃電般注入到他的拳頭之上,在這一刻南宮煌清晰的感受到拳頭忽然大了一倍有餘,力量迅速激增。

「轟!」一聲爆響,伴隨着孫博的慘叫發出,落地之後,孫博狂飆一口鮮血,抱着右臂好像殺豬般的哀嚎起來。剛剛這一手他覺得南宮煌必死無疑,所以只發出六鼎左右的攻擊力,卻不想對手竟突然發出遠超自己的攻擊反擊而來。

「怎麼可能?!」南宮煌猛然一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看向恢復原樣的右拳,就在剛剛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突然迅猛激增,究竟強大到什麼地步他不知道,不過看着眼前之人的模樣,他卻能猜測出剛剛這一招最起碼擁有8.9鼎之力,直接增強了兩鼎的攻擊力。

但是這一擊之後,南宮煌卻是汗如雨下、整個人有種虛脫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只有在他極度消耗體能的情況之下才會出現,這讓他心有餘悸。

稍稍緩和了片刻,此時並不是利用靈力修鍊恢復體能的時候,他連忙向孫博走去,現在孫博斷臂重創,他不用再擔心什麼,走上去一腳踏在孫博胸口,將他差點踩得窒息而死。

「說,你究竟是什麼人?跟吳志遠又是什麼關係?」南宮煌質問道。

「我不說,殺了我吧!」孫博咬牙切齒的吼道。

「你還挺有骨氣,哼,你到底說是不說?」南宮煌狠狠的踏了一腳,孫博狂噴出一口鮮血,神色頓時萎靡下去。

「打,打死我也不說……」孫博視死如歸般的答道。

「還真這麼有骨氣!」南宮煌心中升起一絲敬佩之意,鬆開腳,伸手快速在孫博身上撫摸了一番,在他腰側處摸到一個羊皮捲軸,上面掛了一個黑色的小布袋。

「啊……」就在南宮煌將注意力放在手中之物、略有些掉以輕心之時,孫博突然咆哮一聲,驚得南宮煌汗毛頓時乍起,急忙嚴陣以待,但讓他暗呼不妙的是,孫博這一聲大吼竟是聲東擊西之計,並沒有攻擊自己,而是全力逃跑。

剛剛孫博其實一直都在蓄勢,為的就是全力施展神行步逃離此地,他實在是被南宮煌給搞怕了,既然鬥不過對手,只好留下一條小命好回去向老大報告。

「哪裡逃!」南宮煌沒想到遭受如此重創的孫博竟還能逃脫,連忙追擊而去,但正如獅子搏兔一般,兔子是為了保命那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勁沒命的奔跑,而獅子只是為了一餐飯而已,也不用那麼發狠,所以兩人一前一後,一直追逐了幾千米,來到一座懸崖峭壁處才被迫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