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域
劍域 連載中

劍域

來源:google 作者:完整得剛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安嵐風 安晨

一個承載着劍仙命運的少年,一座運轉着天地格局的劍仙閣二十四把驚天破地仙劍,二十四個控劍的無上境界劍域境:天地大同,一開始毫無生氣的混沌之初,有他的到來,一個腳印便是一片花海,一口氣便是一座高山……行人,花草,都是因為他的到來而出現,他掌管着萬物的生老病死,輪迴他生,輪迴他死!展開

《劍域》章節試讀:

啊~呀。」乞丐卧在劍身上,翹着腿打着瞌睡,似乎剛剛一切事情都未發生一樣。

安晨卻不這麼想,他只知道剛剛一陣青光散過,刺得他睜不開眼睛,等他張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那兩個老人都已經消失不見。幾欲想問剛剛發生了什麼,可是看着正在打瞌睡的乞丐,話也憋回了心裏。

「伯伯,還要走多遠啊。」安晨問道。

乞丐聽安晨問道,緩緩的盤身做起,一臉睡意的看着安晨淡淡得吐出兩個字:「很遠。」

安晨耷拉着腦袋,他不能像乞丐那樣,雖說這劍身很寬,但他還是怕睡着之後滾下去。這天上吃的喝得都沒有,他不像仙人一樣可以不吃不喝。

「伯伯,你們仙人不用吃東西嗎?」安晨用明亮天真的黑眸望着乞丐問道。

乞丐被安晨這麼一問,似乎意識到什麼,想了想回答道:「下面好像就是福來鎮,福來鎮的燒雞是天下一絕!」

說完便御劍而下朝福來鎮的方向駛去。

原來神仙也怕餓肚子。

「十隻燒雞,兩盤紅燒魚,兩盤麻辣牛肉,一壇梨花雨……」店小二一邊叫嚷着,一邊盯着桌上的金子,目露金光。若不是這桌上這麼大的一錠金子,他還真就把這臭乞丐趕出去了。

安晨看着滿桌的美食,他雖流口水,卻還是擔心這麼多,怎麼吃得完。

可等乞丐風捲殘雲之後,他才知道,自己完全錯了,仙人其實比凡人還能吃。

「伯伯,吃完咱們就快趕路吧,這天也快黑了。」安晨說道。

乞丐卻似乎有意未盡的樣子,他右手一翻,一盒金子就如變戲法兒似的出現在他手中,只聽他說道:「唉,還有這麼多金子怎麼花才好呢?」說著便打開了盒子,正是安嵐風所贈的,一盒金光燦燦的金子整齊地躺在裏面,絲毫不管其他食客貪婪的眼神。

一個乞丐,帶着一個小孩,身上還帶着那麼一大盒金元寶,這讓客棧內的其他食客都覺得驚訝。

這家客棧並不算高檔,所以也並非全是達官貴人,其中不免一些市井小廝也在這宵夜。

其中有兩個黑臉大漢,兩柄朴刀擱放在桌上,目露凶光,一臉的生人勿近,旁人一看就知道是混跡江湖的歹人。此時此刻他們目不轉睛的看着乞丐手中的那一盒金子,他們心裏在想,一個乞丐,一個小孩,殺人越貨,再適合不過了。

旁人雖然也有貪婪神色,但卻都不是傻子,他們知道,這乞丐是被這兩個歹人看上了。他們再貪,也不敢為了錢丟了性命。

乞丐彷彿什麼都沒有察覺一般,站起身,對安晨說道:「走吧,這錢太多,我總覺得不花一些不自成。」

福來鎮只是一個小鎮子,剛剛的客棧在這裡已經是很高檔次的了。乞丐出了客棧後便帶着安晨在鎮上亂轉,眼看天就要黑了,安晨心裏突然不安,小孩子總是怕黑的。

「伯伯,天快黑了,你到底要帶我去哪兒啊。」

「這福來鎮既沒有賭館也沒有妓院,怎麼土匪歹人卻那麼多,這可如何是好,這金子看來是花不出去咯。」乞丐自顧的說道。

日落西山的時候,做生意做買賣的都已經關門打烊了,鎮上很少見到還在開張的小店。乞丐和安晨走在這街道上反而顯得格外的特別。

「小娃娃,要不是你,換作往日,此時我早已睡著了,」

「吃了睡,睡了吃,一貫都是我的作風。」

乞丐的話,安晨一字都沒有聽進去,雖然在他心中總認為自己和乞丐有某種聯繫,但乞丐這一日來所做的一切卻讓他開始懷疑乞丐帶他出來是幹什麼的了。

「不過逍遙了五年我也知足了,如今我的任務就是你,等到了深山中你想再吃燒雞,想再喝酒可就難咯——」乞丐正說著突然話鋒一轉嗎「咦,看來有人想替咱們花了這些金子。」

安晨不知乞丐說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正在他納悶的時候只聽見有人在冷笑說道:「那可不是嘛,乞丐就應該趴在地上等別人給你飯吃,你還想花錢?」

死人便就是花不了錢的那種人!

安晨轉過頭,才發現是剛剛客棧裏面做對桌的兩個人,聽這話的意思,是要搶錢!

安晨慌張地看了看四周,發現一個人也沒有,旁邊的小店看見如此場景也連忙地關了門。雖說乞丐是仙人,可惡人卻在一個孩子的眼裡是更可怕的存在,安晨就是這般一個孩子。

「嘿,大哥你看這小子長得倒也可愛,應該也能賣個好價錢。」其中一個一臉刀疤的大漢說道。

另一個大漢沒有回答,他的行為果斷的多,點了點頭,便提刀朝安晨衝去。

安晨被嚇得躲在了乞丐的身後,而乞丐卻取下腰間剛在客棧灌滿的酒葫蘆,悠然自得地喝了起來。

安晨一見這乞丐一舉動,心有不解。可就在這時,一道白光閃過,只聽「鏘——」的一聲龍吟,那兩個提刀的歹人便已經人首分離。

他第一次看見殺人,而且還是這麼恐怖的殺人方法,那兩個歹人的頭飛出了三丈之外,就算頭顱已經被斬斷,眼珠瞪得比銅鈴還大,他們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且血漸三尺之高,其中還有幾滴落在了安晨的臉上。

他捂着胃嘔吐起來。這一切對他這個五歲的孩子來說,太過恐怖了。

「鏘——」又是一聲龍吟,是劍回鞘的聲音。好一手飛劍術。

好?不好!簡直差得遠遠的!至少乞丐是這麼認為,飛劍術是劍修中最基礎的法術。法力高深之修,萬里之外,破空飛劍,眨眼間就能取人的性命。看此人的身手,飛劍術能走一里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安晨把剛剛下肚的東西都吐出來之後才勉強抬起頭,他只看見一個人的背影,他一身雪白,背後背着一把長劍。此時他背着雙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安晨一臉羨慕地看着這個人影,自己何時才能成為如此一般的人啊……

這時只聽白衣人影緩緩道:「爾等凡人,不需答謝本仙的救命之恩,路見不平拔劍相助便是本仙的仙格,就當本仙是多積仙德,以後記住,錢財不易外露。」說完,便縱身一躍消失不見。

「哼,連御劍都不會,還自稱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