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連載中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來源:google 作者:餘生歡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鈺 長桉

【男頻女尊+假女帝+系統】寧鈺穿越女尊世界,轉生皇子,奉母之命成為女裝大佬!隱藏身份十九年,他終於成人,登基做了假女帝……女身帝君,絕美丞相,傲嬌國師,都無一例外的成了他的好閨蜜……而這一切,皆因系統無力!好在被人當朝揭穿身份後,女尊稱霸系統意外激活,他從此走上人生巔峰!修鍊絕世武功,重整河山,戰盡天下高手,順帶和好閨蜜談一場甜甜的戀愛!……這一世,他要稱霸女尊界!展開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章節試讀:

就在二人產生一樣的想法時,王公公也慌慌張張的從外房跑了進來,一見到寧鈺立刻跪地:「陛下,老奴看護不周,讓高將軍闖了進來,還望陛下贖罪!

「行了行了,起來吧,您這把老骨頭攔這麼頭野獸也是難為您了,先出去吧。』

心疼了一番王公公後,寧鈺緩步來到高朝面前,見她氣喘吁吁的樣子便先抬手幫她擦了擦汗,又把手上沾的汗漬抹到她的衣服上,這才開口道:「說吧,怎麼回事?

「回稟陛下,微臣本打算帶領手下在宮外巡邏,沒想到還沒出發就發現了一名黑衣刺客,一路追他到這兒,因為擔心陛下,所以才沒多想就闖進了御書房,還請陛下恕臣冒犯之罪!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沒什麼冒犯的,朕還應當賞賜愛卿才是,只不過你說有刺客,那刺客呢?」

寧鈺一句話直接將高朝問的愣在原地,嘴巴一張一合,卻半天也吐不出一個字來。

「回稟陛下,微臣擔心陛下安全,所以就讓手下去追了,微臣手下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的精兵,定能將那刺客活捉!」

話音剛落,御書房外便傳來一陣騷動,待聲響平息後,一道響亮的女聲傳進屋內:「將軍,刺客跑了!」

清晰的話語宛如一記清脆的巴掌,狠狠地扇在高朝臉上,羞恥感瞬間遍布全身,讓她恨不得當場找個地縫鑽進去!

「微臣辦事不力,讓刺客跑了,請陛下責罰!

「哎,愛卿這是說的哪裡話,朕怎麼忍心責罰你呢?」

寧鈺一邊說著一邊將高朝從地上扶起,語氣之溫和輕柔,讓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愛卿忠肝義膽,為朕分憂,雖然讓刺客跑了,但愛卿的能力和頭腦,朕和丞相都有目共睹,因此,朕決定御賜愛卿一個大聰明的稱號,以後朕就喚你作大聰明!」

寧鈺的一番話說的高朝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得到御賜稱號更是讓她淚灑當場,只覺得自己的效忠終於有了回報,而她隱藏多年的聰明才智也終於被發掘!

「謝陛下!」

「不謝,這樣,朕明日就賜你一道匾額,由朕親自書寫,就寫大聰明三字,以後逢人愛卿就用此號自居,愛卿的住處朕也給你賜道匾,就叫大聰明府!」

「謝陛下!!!」

就在君臣之間上演這感人一幕的間隙,屋外又傳來回稟,這次是王公公。

「陛下,為御書房添香的人查出來了,是小貴子,老奴剛剛派人去尋他,發現人不見了。」

「什麼?!」

屋內的寧鈺和陸燕然聞言幾乎是同時換上一副嚴肅表情,一個出聲,一個沉思。

「陛下,臣來時天色已晚,宮中已經戒嚴,想必那小太監應該還躲在皇宮裏面!」

聽了陸燕然的推測,寧鈺卻搖了搖頭。

「話別說這麼絕對,負責宮內安全的大聰明將軍,不是剛剛才放跑了一名刺客嗎?」

寧鈺帶刺的話立刻就讓還在竊喜的高朝低頭跪在地上,倒不怪他發火,從他奶奶那輩開始算,這還是第一次讓進到皇宮裡的刺客給跑了!

「行了,朕身體不適,明日就不上早朝了,把這事報到刑部去,讓她們連夜調查,務必把這小太監給我揪出來!」

說罷,寧鈺遣散了無關人員,只留下陸燕然一個, 帶着她又回到了御書房,一進屋,他就不由自主的嘆起氣來。

「陛下何故嘆息?」

「自然是被這幕後之人擾的,一天之內兩次對朕出手,千方百計的逼朕退位,甚至連進來之後就出不去的皇宮都沒攔住他們,朕是真沒招了……」

寧鈺的臉上難得露出疲憊的神色,以往的他同樣面臨不少威脅,不管是他那四位虎視眈眈的姨母姨娘也好,亦或是北方的敵對國家北冥也罷,每一個都不是他能輕易抗衡的,可他卻從未有過如今這般的壓力。

原因也很簡單,那些敵人雖然強大,但都是明面上的,就像一把立在眼前的明晃晃的大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但他起碼能防得住,可這一次的敵人是陰暗處刺來的匕首,讓他防不勝防!

「你說,除了朕那四個姨母姨娘外,還有誰會這麼做呢?北冥的人嗎?」

「有可能,但臣覺得,還是應該先往近處考慮,比如,滅鳳會。」

聽到這三個字,寧鈺頓時皺起眉頭,輕輕咬住下唇,滅鳳會這個組織他簡直熟的不能再熟,在他的記憶里,他娘還活着的時候這個組織就存在了。

滅鳳會,顧名思義就是和皇家作對的組織,原本規模不大,可自從先帝死後,組織內部不斷擴張,招攬了很多人才,行動也越來越猖獗,並且按照這些人以往的行事風格,這次的事的確有可能是他們做的。

「有可能,但朕覺得應該不是他們,還有別的想法嗎?」

聽到猜測被駁回,陸燕然只是點頭,她也不知道寧鈺如此下判斷的依據是什麼,反正他是皇上他說了算!

「有,邪蓮教。」

這個名字寧鈺同樣不陌生,和滅鳳會一樣,邪蓮教同樣是和皇家作對的組織,只不過他們的行動相較而言危害更大,從他們自稱為邪就不難看出,他們是一群完全沒有底線的瘋子!

不過好在邪蓮教的教主上個月剛被抓獲,人就關在皇城司里,他們的瘋狂行為也因此有所收斂。

「如果是他們的話,的確有可能,一群瘋子做出來這種事一點也不稀奇,只能希望刑部儘快查出點線索來了。」

二人又就着這事聊了一會後,寧鈺才放陸燕然回去休息,自己卻沒回寢宮,而是在王公公的陪伴下來到了皇宮深處的一所宮殿前。

與其他宮殿不同,這所宮殿沒有名字,也沒人看守,可紙窗透出的火光卻無疑表明裏面住着人。

沖王公公比了個手勢後,寧鈺緩步上前,在宮門前停下腳步,耳朵貼在門上悄悄偷聽起來,只聽裏面時不時傳出水聲,像是有人在洗澡。

而就在寧鈺打算敲門時,屋裡卻突然傳來一道霸氣外露的聲音:「一國之主,何必偷看呢?要看就進來大大方方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