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連載中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

來源:外網 作者:墨司宴沈西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墨司宴沈西 玄幻魔法

一夜荒唐,她驚恐的發現自己找錯了人,他竟然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墨三爺!所有人都說她完了,墨家三爺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惹了墨三爺,那就只有等死的份兒了!眾人:等啊等啊等着看她死無葬身之地!可是只等來了她騎在墨三爺脖子上狐假虎威狗仗人勢!「三爺,沈西在潑婦罵街呢。」「我女人單純可愛善良美麗,哪個不長眼的狗東西敢誹謗她?」「三爺,沈西把房子燒了。」「我女人溫柔可人楚楚可憐,不知道燒傷手了沒?真是個小可憐。」「三爺,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我的白月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只有沈西。」展開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章節試讀:

深夜,雲璽酒店一間套房內。
沈西跨坐在男人身上,輕柔的嗓音帶着特有的沙啞:「墨少……」
但男人並沒有接話,就這麼半靠在床頭,任由她發揮。
難道是對她剛才的表現不滿意?
「墨少……」沈西壓下心底的冷意,剛抬起纖細的手腕卻被他的鐵臂鉗制了。
力道之大,似要捏碎她的骨頭。
沈西粉白的俏臉一緊,還沒開口,房間內驟然燈光大亮,她撞進一雙漆黑深沉的鳳眸!
男人膚色冷白,五官深邃,狹長的眸子,宛若漆黑的夜幕,密不透風,眼底深處卻蕩漾着明晃晃的陰鷙與殘忍!
沈西驚得瞪大了雙眸,一股涼意從腳底竄起!
「你不是墨時韞!」沈西差點破了音,「你是誰!」
「你惹不起的人!」
沈西慌了心神,怎麼會,她明明把房卡給了墨時韞,所以黑暗中有人進了房她也沒有多想,可眼下,這個男人強勢深沉的氣息,高高在上,睥睨萬物的眼神,確實是她惹不起的!
一想到剛才的一幕幕還有自己此刻的姿勢,沈西便覺得餵了狗。
「放開我!」沈西快速的想要撤離,無奈雙手被人鉗制的死死的,任憑她怎麼掙扎,那男人都是紋絲不動!
沈西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是羞恥,亦是憤怒!
但她不能慫!
她低頭盯着男人的臉:「總歸你不是我希望的男人,就當我日行一善了,放開我,咱們兩清。」
男人冷笑一聲,另一隻手捏住她的下巴撬開她的牙床:「一邊肖想我侄子,一邊又進我房間,你有膽說兩清?」
沈西只覺得自己一張臉都要被捏的變形了,牙齒酸的厲害:「什麼你的侄子,你侄子哪位啊!別得了便宜賣乖!」
她掙扎着,朝男人臉上抓去,男人頭一偏,長長的指甲在他的脖頸處刮出一道血痕。
男人轉過頭,目光陰沉的盯着沈西,涼薄的唇淡淡吐出三個字:「墨時韞。」
男人膚色冷白,那道長長的血痕猶如上等和田玉中沁着的血紅,充滿了禍人的妖氣。
墨時韞?墨時韞是他侄子?
沈西慢半拍反應過來,黑白分明的眸中映着男人那絕世的容顏,驚駭不已。所以這個男人是,南江隻手遮天的墨家三爺——墨司宴!
仿若一盆冷水當頭潑下,沈西霎時面色慘白。
什麼人能惹,什麼人不能惹,這些年她早已摸透。
傳聞中,聲名赫赫,生殺予奪的墨三爺,便是整個南江權勢的頂峰,誰也惹不得!
尤其此刻,這個男人修長如玉的五指慢慢往下,一把掐住了她雪白的脖頸,只要他稍稍用力,她便會香消玉損。
沈西從這個男人眼中看出了濃濃的殺意!
不,她決不能這麼死在這裡!
沈西在快要窒息前,利用另一隻沒被束縛的手,快速朝着男人的身下探去!
用力一捏!
男人面色突變,一把鬆開了對她的鉗制!
沈西顧不得喉嚨火燒一般的疼痛,踉蹌着朝床下跑去,但人還沒下床,腳腕就被人拖住,重重的將她摔回了床上。
「咳咳,咳咳——」肺部灼燒着,沈西眼冒金星,瞥見了男人鐵青異常的面容,這,大概就是傳聞中的撒旦吧?
墨司宴目眥欲裂,用雙腿將沈西死死壓在身下:「下手這麼黑,是要我墨家斷子絕孫?」
沈西冷笑:「墨三爺沒聽過最毒婦人心嗎?」
再說他剛把人睡了,就想弄死她,他們到底誰下手黑?
惡人先告狀!
「婦人?」墨司宴嗤笑一聲,一隻手緩緩撫上她雪白但傷痕纍纍的大腿。
沈西敏感的輕顫起來,咬牙:「墨司宴,你想幹什麼!」
「當然是以牙還牙——」
「啊——你這個變態,你放開我!」沈西揮動雙拳,很快,雙手被他高舉過頭頂!
她雙目猩紅,身體抑制不住戰慄,又羞又辱:「王八蛋,狗男人!」
墨司宴冷笑着,看她滿臉潮紅又異常痛苦的樣子,卻突然抽身而起:「如果你再敢靠近墨時韞一步,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
沈西躺在床上,身體里像是千百隻螞蟻鑽心的撓癢,這個混蛋!
她氣息未平,就聽到浴室里傳來的潺潺水聲。
沒多久,她就看到墨司宴穿戴整齊從浴室內走出來。
白襯衣,黑西褲,寬肩,窄腰,大長腿,再加上一張矜貴冷漠到不可一世的張狂的臉,沈西咬了咬舌尖,強迫自己清醒着,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你讓我不靠近我就不靠近?那豈不是顯得我很沒面子。」
女人斜倚在床上,一身冰肌玉骨,又香又軟,此時卻彷彿一朵被人摧殘過的糜艷的嬌花,開到極致的絢爛,墨司宴深沉的眼底帶着幾分晦暗:「你可以試試,沈家,養了個好女兒。」
沈西躺在床上,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個男人知道她的身份,話中的威脅,再明顯不過。
若是她膽敢再打墨時韞的主意,墨司宴捏死沈家,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但吃虧的人,不是她么。
沈西的視線涼涼落在墨司宴的雙腿之間,挑釁道:「墨家的兒子,差了點。」
憤怒的摔門聲傳來,沈西才覺得自己又能呼吸了,她剛才差點,以為自己又要死了。沈西收拾了一下冰涼的心情,爬起來準備去洗個澡,誰知雙腿酸軟,才走兩步,就重重摔倒在地……
烏黑的眸底一片腥風血雨,該死的狗男人,斷子絕孫才好!
**
墨司宴離開酒店後,便上了停在樓下的黑色車子。
俊逸的臉上,一片暗沉,他掀了掀眼皮,坐在前座的臨西便有如芒刺在背,立刻開口請罪:「三爺,是我們失職,昨天臨風在電梯內撞見了喝醉了的四少,兩人的房卡掉在地上,他一時不小心拿錯了……」
「對不起,三爺!」臨風注意到墨司宴脖頸處那一道長長的血痕,後背冷汗涔涔。
墨司宴狹長的鳳眸幽幽看了眼前座的男人:「自己去領罰。」
「是,三爺!」前座的兩人低頭應聲。
「開車。」
墨司宴垂下眼帘,閉目養神,但是身下傳來的異樣卻讓他有些坐立不安,幽冷的面色泛着青,這個該死的女人,真想讓他斷子絕孫啊!
「去查一下沈家。」
「是!」

《嬌妻閃婚財閥大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