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連載中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來源:外網 作者:雲傾北冥夜煊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雲傾北冥夜煊 歷史軍事

重生前,雲傾被渣男賤女聯手背叛,他們害她母,污她名,謀她財,害她眾叛親離,家破人亡,香消玉殞!再次睜眼,她再也不是那個軟弱可欺的名門千金,一躍開啟懟天日地撕渣男的復仇生涯。白蓮花姐姐被盤到跪地求饒,「妹妹,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雲大佬坐姿優雅,笑的極美極惡,「玩不玩你,怎麼玩你,看我心情。」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傾傾,嫁給我,我會對你好一輩子!」雲傾抖手,提刀,用盡全身力氣,對準渣男劈了過去,「滾!」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瘋狂想嫁的總裁梟少,俊美冷酷,強勢狠厲,不近女色,卻獨獨將那朵跌落神壇、聲名狼藉的惡女嬌花,捧在手心,時時嬌慣。「乖一點,嗯?」展開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試讀:

雲千柔整個人直接被她一巴掌,給重重括到地上去了。

「千柔!」

雲夫人和陸承立刻上來扶雲千柔。

陸承怒火高漲到極點,抬手就朝雲傾臉上打去,拳頭卻在距離雲傾的臉幾厘米的距離時,猛地頓住了。

雲傾的眼睛,黑到滲人,看向她的眼神里,帶着森森的寒意。

陸承在那那雙裹着冰冷的清澈眼睛裏,恍然看到了鮮血淋漓的自己。

他全身血液似乎都有種被凍住了的感覺,驀地打了個冷顫。

雲千柔倒在雲夫人懷裡,原以為自己豁出去被打了,就能看到雲傾更慘的場面,可竟然沒有收到意料之中的收穫。

雲千柔肉疼到發抖,強忍着扭曲的臉色,沒等她出聲演戲,她的下巴忽然被一隻冰涼的手強硬地提了起來。

雲千柔抬起頭,就對上了雲傾那雙黑蒙蒙的眼睛。

「雲千柔,你搶我父親,搶我的家,搶我的未婚夫,這些垃圾,你搶了就搶了,我也不稀罕,但是――」雲傾眼中透着犀利的寒光,聲音陰冷入骨,「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些東西,是旁人無論如何也搶不走的!」

「我寫的劇本,能給你帶來榮譽,也能將你摔得粉身碎骨,鮮血淋漓!」

「你敢偷,就要做好付出慘痛代價的準備,等着看吧,我一定會臭名昭著,悔不當初!」

雲千柔被她語氣里的冷意所攝,生生打了個冷顫。

她忍着臉部肌肉的疼痛,冷聲說,「妹妹,你胡鬧也該有個限度,你的劇本不見了,你開口就說是我拿了,有證據嗎?」

雲傾厭惡地丟開她,從身上掏出一條手帕擦手,眉眼間盈着抹倨傲與冰冷,「我不需要那種東西,雲千柔,你記着,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地上,捧着我的劇本,哭着求着我將它收回來,你這個――」

「不、要、臉、的、人、渣!」

雲傾說完,將手帕摔在她臉上,轉身走了出去。

迎着初起的陽光,少女纖細的脊背,挺得筆直,蓮青色的裙角,將將及地,冷酷又尊貴。

雲千柔面色扭曲,她死死地盯着雲傾的背影,氣的渾身發抖。

***

雲傾直到走出雲家,才呼出一口氣。

就算她不是真正的雲傾,但也替那個善良柔弱的女孩子,感到難過。

她低頭,對着自己的心臟,溫柔地說,「這個世界上,有三件東西,是別人搶不走的,吃進嘴裏的食物,學進腦子裡的知識,自己的夢想……這三樣東西,無論旁人怎麼搶,都不可能搶走的。」

「你的父親和未婚夫,都是人渣,他們配不上你,但是我保證,你的夢想,我一定會幫你完完整整的的拿回來。」

雲傾說完之後,又等了片刻,心裏終於好受多了。

她抬起頭,看了一會兒湛藍色的天空,正準備離開,忽然聽到旁邊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

「少夫人,請上車!」

雲傾腳步一頓,轉頭看過去,就見旁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穿着一身黑色西裝,面色僵冷的男人。

她仔細感受了一下對方身上的氣息,笑了笑,「你知道我要去哪裡嗎?」

「少爺吩咐了,您在忙,也不要忘記吃午餐。」

男人拉開後車門,恭敬地等候着。

雲傾這才想起,嚴格意義上來講,她如今算是個已婚人士。

被新婚丈夫管束,這感覺還挺……新鮮。

雲傾微微一笑,抬步上車。

車子開回城堡。

雲傾回去的時候,北冥夜煊正坐在餐桌前,顯然是在等她。

雖然雲傾臉色一如既往的溫然,但北冥夜煊還是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情緒不太好。

他抬手拉開椅子。

雲傾道了謝,坐下去,看着北冥夜煊在對面坐下來,微微一笑,「以後如果我回來遲了,你可以不用等我。」

北冥夜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他的新婚小妻子,說是回家拿東西,結果卻是空手而歸。

雖然看錶情沒怎麼失落,但明顯是吃了虧。

雲傾察覺到他的目光,知道他想問什麼,抬頭淡淡一笑,「出了點意外,我的東西得過陣子才能拿過來。」

說完,她拿起勺子,優雅地喝湯。

北冥夜煊看着她溫淡的眉眼,沒在多問。

午餐過後,雲傾回房間午睡了半個小時,下樓的時候,北冥夜煊正一身尊貴地倚在沙發上,修長的指尖,正在翻看什麼東西。

雲傾在他身邊坐下,眉眼彎彎地問,「英皇最近有拍電視劇的打算嗎?」

北冥夜煊隨手將東西放下,深黑的視線看過來,粘着她的目光,語氣聽不出味道,「夫人想當明星?」

雲傾搖頭,「我有一部劇本。」

她仔細地想了一下,又加了句,「寫的很好,用心拍得話,一定會大爆!」

之前的雲傾,是個真正的才女。

奈何遇到了渣男,明珠蒙塵,香消玉殞。

北冥夜煊目光有些深,盯着雲傾的眼睛,「你現在是英皇總裁,想做什麼,不用告訴任何人。」

雲傾一愣,轉而懶洋洋地笑起來。

都忘了她早晨接到的聘禮了。

她正要說嫁妝的事情,忽然看到北冥夜煊丟在桌子上的報紙,正是雲傾在婚禮上被當眾拋棄的新聞……

她思索了一下,直視男人幽深莫測的眼睛,語氣又懶又嬌,不見絲毫心虛,「你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嗎?」

北冥夜煊嘴角勾起一絲弧度,指尖撫上她的臉頰,語氣透着絲強勢,「你現在是已婚人士,未婚夫這種東西,該消失了。」

「給我五天時間。」雲傾微微一笑,「五天後,陸老爺子大壽,我會親自去了斷這樁婚約。」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