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嬌軟假千金是裝的
嬌軟假千金是裝的 連載中

嬌軟假千金是裝的

來源:外網 作者:姜卿卿御司廷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姜卿卿御司廷 網遊動漫

一場意外,姜卿卿失身救了C國首富御爺,逃跑後卻因假千金的身份被逼替嫁給傳言中毀容重病的他。婚後,她在他身邊扮溫順乖巧,本以為只是一場有名無實的夫妻關係。御司廷突然纏上身,霸道的將她禁錮在懷,「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體和心都是屬於我的。」直到一張驗孕單出現,姜卿卿倉惶逃跑。御司廷布下天羅地網追捕她,「老婆,我錯了,我來接你和兒子女兒回家。」展開

《嬌軟假千金是裝的》章節試讀:

姜卿卿驀然驚慌失措地想要遮擋身體。
這樣的反應,落在御司廷眼裡都是可笑的。
下一瞬,他的大手直接將姜卿卿的雙手手腕反扣在身後,收緊手臂便再次將她禁錮在懷裡。
這看起來是一個親密擁抱的姿勢,實際上只是她被束縛的桎梏。
「叫什麼名字?」
御司廷突然在她耳邊低語。
倏爾,姜卿卿輕不可見地微微僵硬,想到自己是替嫁,她的身份就不是她自己。
「姜…語萱。」
「今晚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次,你最好每個字都清清楚楚地記住。」
御司廷懶洋洋的眯眸,視線居高臨下地看着她起伏的胸口,這些吻痕被白皙的肌膚襯得很顯眼。
這個女人在他看來是有無法相信的前科。
「既然姜家簽了合同收了錢,你是穿着婚紗踏進御家的門,如果犯錯的話,不止是你,是姜家都要遭殃。」
這句話的威脅,正是姜卿卿最害怕的事情。
她替嫁是要報答姜家的恩情,如果是因為她表現不好讓姜家遭殃,那她就是罪人。
眼前這位御爺是真的可怕。
如此輕描淡寫的警告,話里都是壓迫的威懾感。
「我會記住的,御先生。」
姜卿卿知道自己唯一的價值就是乖乖聽話。
她的眼神小心翼翼,帶着刻意的討好。
雖然是換一個地方寄人籬下的生活,但是她也沒想到會換到狼窩裡。
此時,御司廷鬆開了對她的鉗制,像是對她耐心耗盡。
兩人面對面的距離貼得很近。
他太高了。
姜卿卿穿着高跟鞋的抬眸視線正好看到他的脖頸,驀然一滯。
一道淺淺的傷口。
血珠滴下來,滴在白襯衣的領口非常明顯。
姜卿卿反應過來,自己手裡還握着弄傷他的兇器耳環。
這位御爺性情陰鷙難伺候,她擔心今晚犯的錯會被追究。
「御先生,您的……」
她輕輕伸出手想要觸碰他的脖頸。
倏地,御司廷驀然蹙眉制止,目光捕捉到她裝出來的溫柔笑容,冷笑起來。
「害怕了?現在不想逃跑了?剛才還在掙扎讓我別碰你,現在就想投懷送抱,就不怕落在我手裡受折磨嗎?還是說,你很期待今晚的新婚夜?」
他的大手捏着她,帶着侵略性地撫摸試探。
姜卿卿輕不可見地顫抖,她是真的害怕,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如果說,他剛才的冷漠是威脅警告,那麼現在他帶着笑意,反而是更殘忍的肆意玩弄。
直到,御司廷對她的順從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嫌棄。
「像你這種女人,我摸着都覺得不幹凈。」
姜卿卿是被御司廷直接甩開的。
他像是迫不及待的無法忍耐,表露出的嘲諷都是對她的鄙夷踐踏。
這一瞬,姜卿卿突然特別委屈,如果不是因為救人,她也不會失身,更不會受這種羞辱。
御司廷的腳步正在離開,她突然控制不住意氣用事地開口。
「御先生今晚教我這麼多御家的規矩,有沒有一條是要求你自己的?」
聞言,御司廷驀然停頓腳步。
姜卿卿深吸一口氣,轉身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輕聲詢問道:「御先生讓我記住自己的身份,我記住了,我是御家少夫人。那我用這個身份問你,為什麼你連自己的婚禮都沒有出現,這算不算是讓御家丟臉呢?」
「姜語萱,你很期待我和你完成婚禮嗎?」
「這是姜家的榮幸,是我的榮幸。」
姜卿卿意識到自己在面對御司廷的時候要有保護自己的方式。
要乖,也要學會聰明一點。
下一瞬,姜卿卿看着御司廷陰沉的面容,不等他回答,突然主動說道:「對不起,御先生,我好像又說錯話了。我對御家的規矩不太熟悉,今晚新婚夜很感謝御先生能出現教導。」
這個女人,是在陽奉陰違地說反話嗎?
御司廷輕不可見地挑了挑眉,腳步轉回來,低聲隱匿着危險問道:「這個新婚夜你還在期待什麼?期待我睡你嗎?」
聞言,姜卿卿藏着眼瞳里的恐懼,聲音溫柔地反問道:「如果我說我很期待,御先生會改變今晚你要離開的決定嗎?還是你擔心今晚留在這裡,會發生讓你控制不住的事情?」
聽起來這是一個很撩人的請求。
但是,她顯然不擅長,這種小小的心思被御司廷發現了。
正是因為她的舉動讓他意想不到,才覺得有幾分意思。
這時,宮澤在別墅門口敲門詢問道:「哥,你今晚還走不走?」
他問的這句話,也是姜卿卿眼神里在詢問的答案。
倏爾,御司廷突然改變了決定,低聲說道:「不走,你們先回去。」
門外面聽到他的回答,宮澤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明明御爺就很討厭姜家小姐,婚禮都沒有出現,怎麼新婚夜和她見一面就留下來了?
一門之隔。
御家沒有人敢去打擾。
御司廷深邃的目光鎖定姜卿卿纖瘦的身影,腳步攜帶着壓迫感朝着她靠近。
他故意靠得很近,試探她的反應。
此刻,姜卿卿深吸一口氣,乖乖站在這裡沒有半分躲避。
她不是突然就乖了,而是裝得很乖。
「那今晚的新婚夜你還想要什麼?」
御司廷倒是很好奇這個女人還能玩出什麼花樣。
這時,姜卿卿緩緩抬眸看着他,聲音軟糯糯地說道:「御先生,我不想犯錯,不想惹你生氣。可是我對這裡非常不熟悉,連卧室都找不到,如果你今晚能帶我認認路,那你提醒過我的事情,我就絕對不會做錯。」
聽起來她非常的溫順,但是話里總有說不出來的刺耳。
御司廷眯起眼眸,似笑非笑地欺身靠近,像是對她耳語低喃。
「突然變得這麼聽話,你是在取悅我嗎?」
「嗯,是御先生的要求,我作為妻子都會答應你。前提是,你要說出來很多話讓我聽,我才能做到你喜歡的乖乖聽話。」
姜卿卿緊繃著背脊,她在尋找和他相處的安全模式。
保護自己,是她這些年在姜家學會的本領。
奶奶看中的女人,果然很聰明。
御司廷突然覺得這樣的姜語萱要比剛剛更有意思。
「看你這麼乖,我作為丈夫也應該要履行責任,跟我上樓。」
他的腳步往前走,倏爾停頓,充滿危險性地補充後半句,「如果你不害怕的話。」

《嬌軟假千金是裝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