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嫁山野糙漢後,相公竟然變將軍了
嫁山野糙漢後,相公竟然變將軍了 連載中

嫁山野糙漢後,相公竟然變將軍了

來源:google 作者:烏龜愛吃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盧文姚 古代言情 安谷

醫生盧文瑤到了古代盧家,開場便是身受重傷,宅斗不停盧文瑤表示,為了活下去,我可以嫁人原以為自己嫁給了普通的退伍山民,準備靠嫁妝,當個富貴閑人可是,退伍的丈夫變成將軍,還越來越愛作妖了,有些把持不住丈夫的戰友,武林高手,陸續出場,把盧文瑤的種田生活搞得險象環生,精彩紛呈我是不是搞錯片場了,這不是種田文嗎?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種田文變成朝廷武俠一鍋燉了?展開

《嫁山野糙漢後,相公竟然變將軍了》章節試讀:

第二天,安谷收拾好自己,騎着小毛驢往縣城走去。他在鎮上打聽了一下,聽說盧鄉候已經病危,沒多久好活了。

那自己趕緊去拜訪一下吧,也不知道婚禮要怎麼個辦法。安谷目前的身份就是個退伍的農夫,不需要遞拜帖那種東西,他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走到盧府門口,開始敲門。

門房看着一身粗布衣裳的年輕人,雖然長得不錯,但是這身衣着實在是普通。不過這裡大山多,山民也多,說不定是府里哪位管事的窮親戚。門房還是禮貌的問了一句,來者何人,有什麼事情。

安谷自報家門,門房連忙去稟告劉氏。同時,剛好清醒着的盧鄉候也收到了消息。他直接讓人把安谷請到了自己的病房。

安谷跟着小斯,走到了盧鄉侯的院子,進門之後看到床上生病的中年男子,知道這就是盧鄉候了,他首先行禮:「小侄安谷見過伯父,多謝伯父為我父親收斂安葬。小侄在外當兵,收到家父身亡的消息時,已經晚了半年,當時正在北方邊關打仗,實在沒法抽身,家父的後事多虧了伯父幫忙。」

盧鄉候看着眼前身姿挺拔,容貌英俊的年輕人,心裏舒坦了不少,就容貌來說,還算配得上自家瑤瑤。「你長得可比你父親好看多了,不過眉眼間還是很像他。你爹當年捨命救我,我只是是替他收斂屍身,算不得什麼。我們兩家的親事,你沒有意見吧,我現在重病在身,希望你和我女兒早日完婚,為我沖喜。」

安谷恭敬的說道:「晚輩沒有意見,都聽伯父的安排。就是我離家太久,家裡的房子需要重新修整,可能需要十天左右。」

說完,安谷又看了一眼盧鄉候,「不知道伯父把婚禮定在哪一天?」

「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熬多久,最近的吉日就在11天之後。婚禮定在那天。這樣吧,我派人去你家一起修整房屋,避免萬一來不及。瑤瑤是我最疼愛的女兒,我把她交給你,你一定要照顧好她。」

安谷看着盧鄉侯的眼睛,斬釘截鐵的說:「伯父您放心,咱們山民娶媳婦不容易,都對媳婦可好了。我肯定也會對她好的。」

盧鄉侯滿意的點點頭,開始談論其他事情,然後安谷裝着的架子有些不穩了,他本來就是個大老粗,剛才幾句文鄒鄒的對話,已經是他的極限,再接着聊天就開始漏底了。盧鄉候也知道安家的情況,假裝沒有發覺一樣,繼續和安谷說話,詢問他當兵的經歷。

那安谷可就有話說了,戰場上的各種事情,他挑了有趣逗樂的說給盧鄉侯聽,之後有個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老爺,到把脈的時間了,要讓大夫進來嗎?」

盧鄉侯點點頭,「嗯,讓大夫進來吧。」

又對着安谷說道:「我這身體快不行了,現在都是熬日子,大夫每天都要過來給我把脈。你剛當兵回來,聽你剛才說當兵吃的都不好,待會也讓大夫順便看看吧,到時候讓大夫給你開些補藥,補補身體。」

安谷聽了一陣感動,伯父都生病了,還這麼關心我。伯父對我好,一定是希望我以後對妻子好,頓時站起來行了個大禮:「多謝岳父的關心,岳父您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照顧您的女兒!」

盧鄉侯看着這個一臉感動的青年,有些心塞,這個搶自己女兒的年輕人,腦子好像不太夠用。我是想讓大夫看看你身體有沒有問題,有沒有暗疾,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呢?

哎,算了,腦子笨就笨點吧,至少不會有什麼花心思,還方便瑤瑤把持。反正在鄉下地方,鄉侯女兒的身份也夠用了。

盧文瑤的身體終於恢復了一些,可以自己慢慢走路了。而且她發現自己耳朵更加靈敏了,能聽到自己院子里下人們的悄悄話了。

「聽說小姐的未婚夫上門了,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誰知道呢,聽說姑爺去當兵了,夫人派人去軍營里找,沒想到這麼快就找到了?」

「就怕這人是冒牌貨,是夫人找人冒充的,那到時候咱們小姐可怎麼辦啊。」

這些亂七八糟的悄悄話,聽的她有些心煩。

突然盧文瑤聽到了一個陌生的腳步聲靠近,隨後見到父親身邊的盧管家來傳話,讓她去父親的院子,父親有話和她說。

盧文瑤在父親的院子門口,見到了一個穿着粗布衣裳的英俊男子正往外走,有些奇怪這人一身農夫的打扮,怎麼會來見父親,靈光一閃,這難道是自己當兵回來的農夫未婚夫?不過她只匆匆看了一眼,人便出去了,她繼續往父親房間走去。

安谷從岳父院子里出來,看着迎面走來的少女,不知道這是誰,因為這是岳父的院子,他也不敢放肆地去看女眷,眼睛隨便瞟了一眼,便跟着管家離開了。

終於見到了病危的父親,盧文瑤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自己前世的親人,眼圈不自覺的泛紅,「父親,我來看您了。」

盧文瑤握着父親的手,乘機給父親把脈,診斷出是肺炎,這在古代又沒有抗生素,鄉侯的癥狀又是晚期了,她也沒有辦法。

盧鄉候看着自己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兒,說道:「瑤瑤,為父年輕的時候和一戶農家定過親,安家人早年捨命救我,我亦是看中他們家的人品,才定下的婚事。剛才在院子里的年輕人,就是你未來的夫婿。」

盧鄉侯頓了一下,看着愣住的女兒,以為她不願意,又接著說道:「你的嫁妝不少,可惜權勢你拿不住不能給你,我的勢力都已經安排好了,他們會暗中照拂你。安谷的父親人品好,言傳身教,安谷肯定也不差,想來他不會辜負你。不過嫁妝你還是要握在自己手裡的。以後父親不在了……」

看到原身父親在生命最後的時刻,還在關心女兒,怕女兒過的不好,盧文瑤實在不忍再說其他話,讓父親擔心,告狀的話語也只能憋了下來,表示自己會乖乖出嫁,以後好好過日子,來安慰父親。

劉氏今日不巧外出,等她收到消息趕來的時候,安谷已經離開,盧文瑤則進了丈夫的房間,管家去送客屋外剛好沒有人,劉氏走到門口不巧聽到幾句零星的對話,「勢力安排好….照顧你….你要….」

劉氏眼神中流露出憎恨扭曲的光芒,轉身悄悄離開。

《嫁山野糙漢後,相公竟然變將軍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