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假太監:女帝瘋了,讓我幫這種忙
假太監:女帝瘋了,讓我幫這種忙 連載中

假太監:女帝瘋了,讓我幫這種忙

來源:google 作者:楚柳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丁變蛟 軍事歷史 女帝

丁變蛟穿越到滅國太子身上,藏身在鄰國東宋後宮,被女帝識破假太監身份,女帝為了東宋江山後繼有人,下旨留下丁變蛟,讓他管理後宮,聯手剷除權臣聞太尉……丁變蛟在女帝助攻下,一步步走上復國之路,成為制霸天下的皇帝!展開

《假太監:女帝瘋了,讓我幫這種忙》章節試讀:

天吶,丁變蛟這死賊球,怎麼他修鍊的內力這麼強?

簡直是秋風掃落葉啊。

「登徒子,你……你的桃花功居然超過本宮,邪門了啊?」

這才傳功一天不到,這個傢伙就後來居上!

修鍊等級也不知道是幾個級別,反正不比她差多少。

她這個莫名其妙啊。

難道……他真的是修鍊天才?

要知道,本宮修鍊桃花功,熬了三四年才出頭。

就算是雙修加持,他的修鍊進展也不可能這麼離譜啊?

皇后娘娘傻眼了吧?

你之前都不知道桃花功是雙修的頂尖功法。自己傻不拉嘰的一個人躲起來修鍊,沒有陰陽生髮,能上道就不錯了!

丁變蛟繼續偷收內力,嘴上卻一陣謙虛道:「娘娘過獎!桃花功是雙修的王級功法,這叫找對了門路,修鍊起來事半功倍!其實娘娘以一己之力,晉陞到大成境高階高手,已是人中龍鳳!」

龍鳳個屁!

要不是我帶你,你這輩子休想跨出大成境!

當然,我沒那麼傻。

讓你的修鍊等級搶在我前面,永遠高我一頭。讓你的內力和功法永遠比我強。

那樣的話,我不是被你拿捏了嗎?

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雙宿的時候,丁變蛟有意識的吸收皇后體內的內力,為自己輸送大大的能量!

說白了,就是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把皇后當做是自己修鍊的爐鼎,吸收她充沛的桃花功內力,讓自己變強!

「什麼,你騙人!桃花功怎麼可能是雙修功法啊?」

這個沒良心的,他說這個話到底是何居心啊?

當年,女師傅傳功給我,可沒說桃花功是雙修功法!

難道……這登徒子怕我真的過河拆橋,一旦懷上皇子,會把他殺掉?

要不說你嫩呢,告訴你真相,你不信,怪我咯?

就你這十八歲的笨蛋皇后,連赤雀皇帝是男是女都分不清的貨,也想要我的項上人頭啊?

想多了!

「娘娘,你我雙對雙宿後,你有沒發現,體內的內力提煉得更加精道?而且你修鍊起來,輕鬆快活得多,心情都更加愉悅,對不對?」

廢話,皇后有了男人滋-潤,心情不愉悅就有鬼了!

就算不修鍊桃花功,我把你那個了,肯定感覺超好啊。

見他說得有鼻子有眼,東方文櫻一拍大腿,恍然的道:「丁總管,聽你這麼說,還真像那麼回事!」

邪門了啊,自從本宮跟他同房後,本宮那是如此的歡喜,原本不會笑,現在做夢都要笑醒!

就連脾氣也大大好轉!

這廝……懂得還挺多!

這要是拉出去砍了,本宮……下不去手!

東方文櫻就起了討好的心思,她把豚部高翹着道:「丁總管,本宮誤會了你!既是雙修功法,日後本宮少不得要靠你幫襯着修鍊。這次……你辛苦些!」

啊這?

丁變蛟:「……?」

卧槽,皇后娘娘為了修鍊桃花功,這是要拼啊?

「娘娘,現在酉時過了一半,微臣下次陪娘娘修鍊!」

開玩笑,女帝又不是帶你一人出宮,還要皇貴妃、貴妃、昭儀她們都等着宣旨召見呢。

東方文櫻需求不滿道:「沒良心的,皇上給了一個時辰,你多修鍊一時半刻會死啊?」

沒錯,要是誤了女帝的大事,我真的會死!

連同女帝,會被你的太尉養父一塊兒弄死!

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丁變蛟躬身道:「娘娘,可起駕御書房,微臣告退!」

退出慈寧宮,丁變蛟一腳踏出大院門,迎面就跟兩個大叔級別的公公撞上了。

這倆人慌忙跪下道:「丁總管,小的田貴,人稱小貴子。盧總管說,你現在是後宮總管,身邊沒個人伺候,成何體統。小的自告奮勇,甘願為丁總管效犬馬之勞!」

「丁總管好,小的吳六,小六子也願意效勞!」

田公公還算正常,沒啥妖蛾子。

就是這個吳公公,賊眉鼠眼,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一看就是盧總管派來的心腹,目的是監視我!

盧總管是大內總管,我呢,不過是後宮總管,官比他小了好幾級!

「呃,兩位請起!」

瑪德,要不要收下,收下的話,等於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盧總管的掌控之下。

不收的話,等於打了盧總管的面子,這是明目張胆跟他對着干!

看樣子,不收不行啊。

丁變蛟看小貴子老實本分,就說:「你去坤寧宮皇貴妃那,宣皇帝口諭,着她半個時辰後,起駕御書房集合!」

「是!」

小貴子答應一聲就去了。

「小六子,你去儲秀宮、長春宮等貴妃的寢宮,把合適出門的貴妃都叫上!」

「丁總管,這不是胡鬧。皇上出門,帶這麼多貴妃幹什麼?」

幹什麼我要向你彙報啊?

這狗東西,老子一猜一個準啊,還真是大內盧總管的狗腿子!

「這是皇上的旨意,我怎麼知道,你問皇上去?」

「不敢不敢,總管大人,那小的去了!」

看着這匹貨賊眉鼠眼的,不是啥好鳥。這不,這匹貨接到任務,第一時間不是去儲秀宮,而是繞道向大內總管通風報信去了!

你他馬的,你報去吧!

逮着個機會,老子讓你死得不能再死!

發了一通狠,丁變蛟得兒一聲,朝西宮這邊,平昭儀居住的景陽宮走去。

到了院內,丁變蛟嗯?了一聲,兜頭就見平昭儀的兩名侍女,全身被脫-完了,在地下抱頭痛哭。

只見兩個別院來的奴婢提着大桶水,朝她們身上澆涼水,一邊口裡不乾不淨!

瑪德,平昭儀是我第一個女人,誰這麼大的膽子啊,敢欺負我女人啊?

丁變蛟打出絕情掌,把那兩個霸凌奴婢擊得彈射出去,一個撞到樹上,屁股開花。

一個飛到院牆上,跟院牆接了個大吻,滾落花壇內,口吐鮮血。

「鋤紅,鋤葯,誰幹的啊,昭儀娘娘怎麼不在?」

丁變蛟大為心疼,急忙把娘娘的婢女扶起來,給她們穿上衣服。

鋤紅哭訴道:「丁總管,是陳貴妃,她嫉妒昭儀有男人,非要昭儀供出總管你,昭儀不招,陳貴妃居然把昭儀娘娘吊在永和宮,鞭打得全身是傷!」

鋤葯抱住他的大腿道:「丁總管,再打下去,娘娘就沒命了。求求你,救救娘娘!」

什麼?

哪裡蹦出來這麼一個賤人啊?

連我的女人都敢打,活膩了?

「跟我走,去永和宮撈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