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假裝老祖行天下
假裝老祖行天下 連載中

假裝老祖行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童子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石浩 童子身

什麼?神器竟然主動認一個凡人為主?天下哪有如此好事!然而石浩卻不為所動,棄之如敝履什麼?欲練此功,必留童子之身我這具新肉身雖是童子之身,可我穿越前的靈魂早已在花叢中歷經溫柔,這還能算是童子之身嗎?什麼?一不小心竟然認了一個聖靈境的便宜徒弟,順便還當上了皓天神宗的祖師爺什麼?那小子同等境界的人打不過,卻能吊打實力超越他幾個境界的一宗之主?什麼?聖靈境的老怪物竟然求着我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修士指點?展開

《假裝老祖行天下》章節試讀:

虛戒器靈沒想到眼前的傻小子竟然不要,讓它淪落到求人認主的地步,這要是讓那些大神知道,恐怕會驚掉下巴。

石浩就是一愣,他好奇的問道:「為什麼只能選我?」

石浩可不會認為自己是什麼天選之人,他只是一個平凡了不能在平凡的打工人,怎麼可能讓虛戒這等神器非得認自己為主。

「虛戒乃是至尊級神器,別說普通人,就是一般的神都無法承受它強大的神力,只有你先前吞噬過那個神的神魂,因此靈魂之中帶有一定的神性。」

「切,你都說了一般的神都無法承受它強大的神力,我只是吞噬了那個神的一絲神魂,怎麼可能承受它強大的神力,你這不是純粹忽悠我嗎。」

石浩一臉嫌棄的盯着眼前的虛戒,一副你別騙我,我可不傻的樣子。

虛戒器靈心中憋着一口氣,要不是有求於眼前的這小子,估計它早就一巴掌把石浩拍成灰了。

「你慌什麼,我還沒說完。」

虛戒器靈鬱悶的喊道。

石浩尷尬的笑了笑,道:「你繼續。」

「擁有神性的靈魂只是初步有了能夠認主的條件,最主要的是你吸收了虛戒釋放出來的混沌之氣,那是神級大佬都可望而不可求的寶物。」

虛戒乃是天地自然孕育而成的至寶,它的本源便是由混沌之氣演化而來。

為了突破一部分封印,滅殺那個千靈界的神,虛戒動用了本源之力,導致混沌之氣逸散而出,沒想到剛好被石浩給吸收了。

「混沌之氣不僅強化了你的神魂,還使得你和虛戒的本源相近,因此你的神魂勉強可以承受虛戒的神力。」虛戒器靈吐槽道。

此時石浩腦海之中浮現了之前的經歷,想到進入他身體使得他神魂變強的那一縷能量,口中呢喃道:「難道那就是混沌之氣?」

自從那股神秘能量進入石浩的體內,他的神魂就有種說不出的舒爽感,而且那股神秘的能量一直沒有消失,在不斷的滋養着他的神魂。

「你小子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能得到混沌之氣,那可是別人夢寐以求的寶物,現在趕緊完成認主儀式。」虛戒器靈催促道。

「嗯!」石浩沒有急於認主,而是做出一副思考模樣。

「臭小子,你還愣着幹嘛,快把手放上去。」虛戒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在虛戒器靈看來,沒有人能抵擋這種誘惑,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眼前的石浩竟然無動於衷,彷彿虛戒是恐怖之物,這讓他既無奈又氣憤。

「我想還是算了,如此神物不是我可以掌控的。」

虛戒器靈越是急躁,石浩反而越是心裏不踏實,畢竟她看過的小說中,想要得到如此逆天的寶物,都會千難萬難,不經歷生死考驗根本不可能得到。

然而他現在卻唾手可得,這讓石浩覺得很不真實,彷彿做夢一般。

突然虛戒閃耀了一下,一道血色光芒從虛戒之中飛出,然後消失在了黑暗的虛空之中。

「不好。」

虛戒器靈大驚,他連忙說道:「快把手放上去,不然來不及了。」

石浩一臉驚訝的問道:「怎麼了?」

「沒想到千靈界的那個神如此厲害,我沒能完全煉化他,竟然讓他的一縷神魂逃走了。」虛戒不安的說道。

「怕什麼,先前他如此強大,都被你給制服了,如今只是逃走了一縷神魂而已。」石浩毫不在乎的說道。

「你懂什麼,他可是千靈界的神主,神魂之力強大無比,先前那道神魂只不過是他的一縷殘魂,我偷襲之下才制服了他,沒想到竟然還是讓他逃走了一縷。」虛戒無奈的說道。

「不愧是神,沒想到一縷殘魂都如此強大,若是完整的神魂那該有多麼恐怖。」

石浩心中很是震驚,他沒想到如此強大的金色虛影,竟然只是一縷殘魂,此時他很慶幸,若是遇到的是完整的神魂,他恐怕早已被吞噬了。

「別耽擱了,若是讓他其他的神魂尋來,恐怕我們都得死。」

虛戒器靈顯得很是驚慌,它催促道。

石浩心中驚疑不定,雖然親眼見到那一縷血光溜走,但他還是不敢。

「臭小子,你要急死我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若是不搞清楚,我是不會讓你認主的。」石浩一臉嚴肅的說道。

「算了,懶得和你廢話。」

只見虛戒突然閃耀起來,一道白光瞬間沒入了石浩的眉心,緊接着一段記憶如流水般沖入石浩的腦海。

「啊!你對我做了什麼?」石浩痛吼道。

「沒什麼,只是那個神的一部分記憶而已,看完你就知道我沒有騙你了。」虛戒幸災樂禍的說道。

被人強行灌輸記憶,這讓石浩頭痛欲裂,他強忍着痛苦開始瀏覽起那個神的記憶。

原來那個神名叫天瑜,乃是千靈界的神主,他為了突破境界冒險進入了號稱絕地的虛空之海,並強行打開了虛戒的封印。

守護虛戒的封印非比尋常,因此天瑜遭受了反噬,使得他的肉身盡毀,神魂支離破碎,其中一部分神魂永遠的消失了,另外一小部分神魂散落在了各大界面。

天瑜其中的一縷殘魂帶着虛戒來到了這一界面,剛好落入了石浩的體內,因此才有了之前的那些事。

看完天瑜的記憶,石浩深吸了一口氣,想以此緩解痛楚,然而卻沒有絲毫用處。

石浩抱着頭痛苦的說道:「你這個糟老頭子,你說就可以了,幹嘛給我灌輸記憶,疼死我了。」

「這是你自找的,我說了你能信嗎?」虛戒器靈有種大仇得報的快感,它譏諷道。

「好了,快把手放上去,完成認主儀式,有了虛戒的神力你就不會那麼痛苦了。」虛戒再次催促道。

雖然石浩看了天瑜的記憶,不過他還是沒有相信虛戒器靈,畢竟在他看來,虛戒器靈神秘而強大,若是他想要編造這麼一段記憶,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小子真是懦夫,難道你就不敢賭一把嗎?要知道你只是一介凡人,若是賭贏了將會改變你的一生,從此走上仙途,也許將來還能主宰一方大世界。」

虛戒器靈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它憤憤不平的譏諷石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