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結婚送3億:陸少追妻不要太明顯
結婚送3億:陸少追妻不要太明顯 連載中

結婚送3億:陸少追妻不要太明顯

來源:google 作者:爆炒車厘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笙 現代言情 陸之畫

【1v1,雙潔】【先婚後愛】【甜寵日常】(陸總反差萌)——這是一場精心的策劃吃了頓飯就被鑽石王老五求婚,第二天直接領證,雲笙怎麼想都覺得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居然真的發生了婚前贈送上億資產,婚約一年,雲笙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交易可是這個傳說中的清冷少爺,對自己格外溫柔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很多時候,雲笙覺得這個男人像只小奶狗,間隔兩米遠就開始鬧的那種「陸之畫,約定婚期到了,我們離婚」雲笙把離婚協議拍在桌上,誰知男人一把就撕掉了,抱着她:「不要,陸太太不要離婚!」「陸之畫你要不要臉?」雲笙去扒拉他「不要臉,要陸太太」男人緊抱着她不放,笑着說他默默愛了十年的人,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展開

《結婚送3億:陸少追妻不要太明顯》章節試讀:

其實昨晚陸之畫還挺忐忑的,因為作為陌生人,就這樣住在了一起,彼此之間不是很熟悉,還以為氣氛會很尷尬。

沒想到雲笙居然一點都不在意這些,穿着毛絨絨的可愛居家服,早上還抱着可樂肆無忌憚地露出貓一般滿足的表情,彷彿他們之前沒有任何不自在。

還挺適應。

看着面前長長的隊伍,陸之畫無奈地笑:「怪我怪我,沒想到真的堵了。」

「你以為,帝都的早高峰誒~」雲笙給了他一個白眼。回過頭在手機上發佈群消息,說今早的會議延後到下午兩點。

陸之畫一手抓着方向盤,一手有節奏地敲擊着,解釋道:「我剛回國沒多久,之前一直都是在國外的公司。」

「一回國就給你安排相親?」雲笙調侃道。

「是啊,一回國被抓住了,就帶出來相親來了。」陸之畫順着她的話說,「不過還好,相親對象,哦不,結婚對象看起來不錯。」

雲笙嘁了一聲,沒接話。

過了一會兒,車往前動了兩三米的距離。

「你媽媽她,什麼病?」雲笙突然開口問道。

「乳腺癌晚期,她還不知道只有一年時間了,我們沒告訴她。」陸之畫一手握着方向盤,一手放在大腿上。

母親的癥狀不明顯,他和父親都騙她說積極配合治療,後期做了手術也就沒什麼大事了。

雲笙沒有說話,她靠着座椅,側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終於,道路正常運行起來,陸之畫啟動了車輛,早晨的陽光透過車窗灑了進來。

雲笙眯了眯眼睛,覺得有些乾澀。

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親人還有一年去世的話,自己會怎麼樣,這是她完全不敢去想的事情。害怕,不敢觸碰的事情。

到了企業園,陸之畫還是先送她到公司,然後自己再上31樓。

剛到門口,就看到田玖在跟幾個陌生面孔說什麼,看到她招了招手。

「這是雲總。」田玖沖那幾個孩子介紹道。

幾個孩子齊齊叫了聲雲總好,雲笙點點頭,看向田玖:「他們是?」

「他們是大四的學生,來實習的,我已經面試過了,留下來這幾個,準備派到樓上去跟他們介紹一下,讓他們跟進AS的那個項目。」

雲笙打量了幾眼面前的孩子,指出其中一個高高的男生:「他留在12樓跟着你吧,其他送兩個去跟番劇,送兩個去跟AS。」

「好嘞!」田玖連忙應道,就開始帶着孩子們出去認人了。

雲笙坐在辦公室,打開電腦看着策劃案,他們參賽的項目故事腳本已經出來了。

故事內容很簡單,關於天使和惡魔相互拯救的故事。

她把昨天晚上想起來的那些元素和小tips都整理起來,發到AS專項組這個群里,讓大家看看。

突然,電腦的微信提示音響起來。

(陸之畫:東西送到了嗎?)

什麼東西?雲笙正要回沒有收到,就聽到敲門的聲音。

「進。」

田玖從外面進來,把一張票券放到她的桌面上,說:「陸總派人送來的,是江城那邊的畫展門票誒。」

拿過票券,上面誇張的色彩海報一下子就吸引了雲笙。她有聽說這個畫展,是關於現代藝術的,一開始她也想去,後來忙起來就忘了這回事了。

畫展時間在下周三,雲笙把票收了起來,對着田玖微微一笑:「你幫我看一下行程,有空的話幫我定周三去江城的機票。」

田玖趴到桌面上,雙手托着腦袋,嘟着嘴盯着她:「雲總,這個陸總會不會太殷勤了一些?他該不會想追你吧?那你可得拿捏住了,這個男人乾乾淨淨呢,一點黑歷史都沒有。」

你沒搜到他的黑歷史不代表他沒有黑歷史,陸之畫是什麼角色,他這種人的信息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全部公之於眾呢。

不過這話,雲笙沒有跟她說,只是拿鉛筆輕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你呀,再八卦我就扣你工資了。」

「雲總大人饒命!小的這就走。」田玖假裝害怕,連忙起身抱拳就要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過頭笑着說,「晚上定了烤肉哦~」

「知道啦~」雲笙笑着擺擺手,等她走了過後又回過頭來,回復了陸之畫的消息。

——收到了,謝謝。

雲笙有午睡的習慣,所以她一開始裝修的時候,就給自己的辦公室裏面裝了個小房間睡午覺,偶爾加班需要通宵,她也睡那裡。

調好鬧鐘,雲笙很快就睡著了。

此時,陸之畫正看着那些數據頭疼,他沒回國就知道國內的公司有一堆爛賬,這家公司之前是他們親戚在做,裏面偷稅漏稅,挪用公款各種壞事都做盡了。

可是賬目上還在那裡虛與委蛇。

「錦書,我不看了,你自己看吧,該報警報警,該打官司打官司。」陸之畫把鼠標一摔,站了起來,端着咖啡走到窗邊,看着外面的景色喝了一大口。

被點名的男人推了推眼鏡,把掉在地上的鼠標撿了起來,拿紙擦了擦,放到原本的位置。這才來到陸之畫的背後,「陸總,他們是您的親戚。」

「那就大義滅親好了。」陸之畫仰頭把咖啡喝盡,杯子放在窗台上,冷冷地說。

五點半,雲笙剛聽到鬧鐘響,田玖就推開門一臉興奮:「走呀走呀,雲總你坐我的車。」

她的身後,剛才那個小孩傻愣愣地站着,看着她。

「說吃的你最積極。」雲笙笑罵道,整理了一下東西,挎着包就往外走,田玖挽過她的胳膊,「那可不,這種免費的晚餐我更積極。」

他們人多,包了一整家店面,大家都各自蹭車的蹭車,騎車的騎車,坐地鐵的坐地鐵。

陸陸續續到了店裡,這家店是在帝都大學的小吃街里。雲笙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些人坐下了,大家見到雲笙揮着手打招呼,雲笙找了個空桌子坐下。

迷霧動畫公司起初是個小工作室,只有5個人,田玖和琴琴還有超哥和另外一個男生,後來那個男生跟超哥吵架了,雲笙難做抉擇,一個是導演,一個是原畫師,兩者都不能缺。

雲笙當時偏心,選了更重要的超哥,那個男生就氣沖沖走了,臨走時還放話說:「我一定要進大公司,壓過你們!」

後來,他也的確進了大公司,國內最大的遊戲公司。

再後來,迷霧工作室變成了迷霧動畫公司,能有今天的殊榮都是大家共同努力得來的。

席間,雲笙站起來,端着酒說:「大家,能拿到AS的入場券我們就已經成功了一半了,相信大家,能用半年的時間,我們不求第一,但求前三。」

「我雲笙能跟各位共事,是我的榮幸。能有大家一起成就動畫夢想,我……我很高興。」

她向來不會說好聽的話,做動畫是她一生的夢想,從小別人說要當科學家的時候,雲笙就說要做動畫片。

那些紙上跳躍的角色,成就了她的靈魂。

記不清喝了多少酒,只記得最後,自己昏昏沉沉,一手撐着頭,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陸之畫來到店裡的時候就看到這幅場景。

女人的短髮遮住了臉,她一手拖着腦袋,一手抓着杯子,在低聲喃喃什麼,她旁邊的人在小聲問她是否清醒,她搖了搖頭,音調比平時要高得多,也軟了很多。

「雲笙。」陸之畫走過去,一旁的女人驚呼:「陸總,你怎麼來了?」

田玖清楚地記得自己給雲總的媽媽打的電話。

陸之畫把雲笙扶了起來,讓她整個人靠在自己身上,解釋說:「伯母有事,讓我來接她。」

其實是雲媽媽接了電話就直接給陸之畫打電話了。喝醉酒什麼的,這種適合那啥的氣氛,雲媽媽才不會去打岔呢。

田玖噢了一聲,沒有反應過來,別桌突然有人吐了,她就去幫忙了。

「接下來交給你了,我先帶她回去了。」陸之畫扶着雲笙往外走。

田玖一邊拍着狂吐的員工,一邊點點頭:「好,陸總路上小心。」

把雲笙放在了后座,讓她平躺着,舒展開來舒服一些。

陸之畫把她的頭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小心翼翼地給她把粘在臉上的頭髮撥弄開來。

她的臉緋紅,眯着眼張嘴不知道在說什麼,陸之畫彎腰湊近想要聽,卻被她軟軟的一巴掌拍在臉上。

陸之畫一臉錯愕,這下聽清她說什麼了。

她有氣無力地說了聲「流氓」

陸之畫笑的無奈,「好好好,我是流氓。」

「熱……」雲笙手扒拉着自己的毛衣,高疊的領口讓她有些呼吸急促,她想要把這一團東西扒開。

陸之畫幫她把衣領拉下來了些,好在她的領口彈性很大,拉開了一些後果然舒服很多,雲笙的手抓着他的手,不再動彈了。

「開穩一些。」陸之畫保持着這個姿勢,提醒司機。

司機的速度慢了下來,一路平穩到家。

到了家,陸之畫把雲笙像抱孩子那樣抱了起來,雲笙環着他的脖子,把頭靠在他的肩上,睡得安穩。

對於她的信任,陸之畫激動得一整晚都沒有睡覺,他在自己的卧室里差點跳起來,又害怕自己跳起來會吵到樓下睡覺的雲笙,只得坐在床上,高興得錘枕頭。

雲笙卻覺得自己做了個夢,夢到小時候出去玩,很困很困,回到家父親抱着她往家裡走,她抱着父親睡覺的時候。

醒來就已經在自己的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