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姐姐,愛我!純欲系弟弟冷舔蘇撩
姐姐,愛我!純欲系弟弟冷舔蘇撩 連載中

姐姐,愛我!純欲系弟弟冷舔蘇撩

來源:google 作者:月晞烏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溪 紀澈希

【女A男O+雙向救贖+夫妻倆打臉狂魔】簡溪是朵人間富貴花,有錢,有權,還有顏,就是脾氣太差,嘴還毒,追了她五年的未婚夫最終受不了出軌她妹妹,簡大小姐毫不care,轉頭就撩了一隻帥氣小奶狗不過原本以為的弱氣系小奶狗身份不一般,各種身份甩上來,讓簡溪應接不暇她以為他騙了她,卻發現他身份的背後卻是一段凄慘的身世於是簡溪又心軟了她抱住即將黑化的青年,說:「寶貝別哭,今後我寵你」展開

《姐姐,愛我!純欲系弟弟冷舔蘇撩》章節試讀:

「你給我錢?」

紀澈希捏着那張支票,眼睛死死盯着簡溪,漂亮的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對。」

簡溪覺得自己對青年是仁至義盡了。

她撩了撩烏黑柔順的長髮,動作慵懶嫵媚,自帶風情:「不管你是哪個會所的頭牌,這個價都夠買你一夜了,別妄想纏着我,我是不可能跟你這樣的身份有任何關係的。」

簡溪是簡氏財閥的大小姐。

說名門淑媛都是看低她了,手握簡氏60%核心股份的她,是簡氏財閥真正的掌權人。

因為這個身份接近她的人太多太多,自小看慣人世炎涼的簡溪,早就沒了她這個年紀該有的天真爛漫,更不會因為男人奪走了她的第一次,就非那人不嫁。

「我不要錢。」

紀澈希直接將那張支票捏成團。

簡溪無所謂的聳肩,說:「要不要是你的事,但有一點,別來纏着我。」

「……」

青年不說話。

雙眼依舊固執地盯着簡溪。

他臉上的笑徹底消失,抿成直線的唇有了下垂的跡象,眼尾染上一抹緋紅,一副被渣女始亂終棄的委屈模樣,看得讓人心軟。

「嘖……」

青年太好看了。

他一委屈,閱男無數的簡溪都有些受不了。

她剛想開口再說點什麼,就在這時——

「砰」地一聲。

房間門毫無徵兆地被暴力撞開。

一男一女從屋外走了進來。

正是簡溪的未婚夫晏鳴澤以及她同父異母的妹妹簡歆。

簡歆看到屋內一副事後的簡溪跟紀澈希,眼底閃過一抹狂喜。

下一秒,她就梨花帶雨地哭起來,震驚地說:「姐姐,你這是在幹什麼呀?就算我跟鳴澤哥哥上了床,你也不能用這種方式來氣他啊!」

旁邊的晏鳴澤臉更是黑透了。

他目光在簡溪脖子上未能遮住的紅痕上掃了一眼,英俊的臉幾乎扭曲,寒聲問:「簡溪,你還要臉嗎?為了報復我,竟然干出這種事?」

「呵。」

面對簡歆跟晏鳴澤的倒打一耙,簡溪笑得從容。

她歪頭看着兩人,調侃道:「你們這一唱一和的,是擱我這兒唱雙簧呢?」

當簡歆跟晏鳴澤闖進來的那一刻,簡溪就徹底確定,昨晚她會跟人發生關係,絕對跟這兩賤人脫不了干係。

「姐姐,你犯了錯還不知悔改。」

簡歆眼角噙着淚,似乎特別憤慨:「你這樣做,簡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簡溪瞧着她妹一副白蓮花樣就噁心犯吐,冷笑反懟,「那你跟我未婚夫上床時,有沒有想過簡家的臉被你丟盡了呢?」

「我……」

簡歆一噎。

她往晏鳴澤身後躲了躲,柔弱的模樣任誰都捨不得對她說句狠話。

聽到簡溪對簡歆的揶揄,晏鳴澤表情也頗為複雜。

他沉聲道:「簡溪,現在不是糾結我跟簡歆的事,我承認我跟簡歆犯了錯,但你呢,你隨便找男人睡時,有想過我這個未婚夫嗎?」

「沒有,這個真沒有!」

簡溪笑得肆意張揚,極致挑釁:「像你這種被女人睡過的二手貨,我簡溪做事還需要考慮你的心情,你也配?」

「簡溪!」

晏鳴澤大怒。

他衝上去,手臂高高抬起,衝著簡溪就要打下去。

「……」簡溪冷眼瞧着暴怒的晏鳴澤,她雙眸泛寒,正想擋下。

誰料。

一個身影比她更快地擋住了晏鳴澤的手。

是紀澈希。

「你……」

見紀澈希衝上來,簡溪有些詫異。

晏鳴澤看到紀澈希更加來氣。

一想到簡溪身上的痕迹全是這個男人留下的,英俊的臉幾近扭曲,咬牙道:「你又是哪兒冒出來的東西?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簡溪聞言覺得好笑,「誰是你的……」

「我的。」

不等簡溪說完。

冷不丁地,紀澈希聲音響起。

「你說什麼?」

晏鳴澤一愣,臉上寒意更甚,怒聲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啊啊啊!!」

話還沒說完,晏鳴澤頓時爆發出一陣慘叫。

只聽他的手骨發出一道「咯吱」碎裂的聲音,整個人直接痛得倒在地上。

紀澈希居高臨下地看着在地上扭得跟蛆一樣的晏鳴澤。

精緻的臉龐上。

表情格外冷漠。

微斂着的眼睫在臉上落下一抹陰影,嗓音極其冰寒,沒什麼聲調地響起:「她是我的,你敢動她,我就殺了你。」

簡溪聞言側目,她有點被紀澈希的宣言驚到了。

不只是因為他這番話。

還因為青年周圍散發出來的強烈殺意跟不祥戾氣。

此刻的他,跟剛才那個抿着唇一言不發的漂亮小可憐相比,簡直變了個人。

「鳴澤哥哥!!」

簡歆也被這一幕嚇傻了,她立馬衝過來扶住晏鳴澤,梨花帶雨道:「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嗚嗚嗚……」

晏鳴澤按住手腕,疼得冷汗直流。

他抬頭憎恨地看向紀澈希,咬牙說:「我記住你了,今後你別想在京圈混下去!」

紀澈希無動於衷。

彷彿全然地不在乎。

「哈哈……」

這時,簡溪輕笑出聲,聲音悅耳如風鈴般清脆,反問:「什麼時候京圈你晏鳴澤說了上算了?」

「簡溪!」

晏鳴澤又轉眼看向她。

只見簡溪也低眸看着他,她容貌瑰麗,眼尾自帶着一股風情,紅唇微挑,笑得嫵媚又盛氣凌人:「想動他,我答應了嗎?」

此話一出。

晏鳴澤自然是氣得怒不可遏。

但旁邊的紀澈希卻像是冰封的二月融化的春水一般,整個人都活了過來,雙眼明亮又格外動情地看着簡溪。

簡溪瞧着滿心滿眼看着自己,彷彿一隻向主人搖尾的大型犬的紀澈希。

嘴角微微抽搐。

弟弟,能不能收起你這不值錢的表情?

我還是比較喜歡你剛才冷傲不羈的模樣,麻煩你恢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