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樂廢土
極樂廢土 連載中

極樂廢土

來源:google 作者:從心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從心神 葉浪 奇幻玄幻

本書又名《怪物們又破防了》,《我的修鍊不可能這麼簡單!》你見過價值十萬兩黃金的辣條和小完能餅乾嗎?你喝過價值無法估量的神葯減少寶嗎?你知道,為什麼殭屍也會發怒嗎?你知道,對付喪屍,持續時間最長的群體控制技能是什麼嗎?你知道,為什麼我睡一覺就能升級嗎?你知道,為何我修鍊會如此喪心病狂的簡單嗎?葉浪:「等等!我媳婦兒叫我回家吃飯了!咱們下次接着再吹~啊呸!接着再講!我不騙你們!我真的很強的!」葉浪莫名其妙被穿越到了一萬年後的地球這顆星球,因為史前爆發的超級核戰爭,早已變成一片廢土在這片滿目瘡痍的廢土之上,幾乎所有的文明都被湮滅,所有的秩序全部崩塌混亂與毀滅在這片廢土上蔓延,變異的妖怪們,邪惡的死靈怪物們,在這片廢土上不斷地滋生,變異,進化……弱小的人族在怪物們的包夾之中瑟瑟發抖,艱難求生當弱小(開掛)的廢物贅婿葉浪,帶領人族的勇士們一次又一次地斬怪屠魔(升級打怪),建立起一片又一片人類的生存之地之後他漸漸地發現,這個世界的上一個文明覆滅的原因,並不像他想像中的那般簡單……本文標籤:輕鬆,無敵,打怪升級,種田,召喚……展開

《極樂廢土》章節試讀:

沙漠里有着不少動物的殘骸,葉浪的腳很不幸地踩到了其中一塊,他的腳掌下瞬間湧出了鮮血。

而那些喪屍,就像是聞到了血腥味兒的鯊魚一樣,瘋狂地朝他湧來。

慌不擇路之下,他被一具動物的殘骸給絆倒了,手裡的手機也摔出去了一段距離。

那些喪屍瘋狂地朝他撲上來,他幾乎是一臉絕望的準備等死。

突然,他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有個系統吧?

「系統,救命啊!本宿主要掛了啊!」

【請宿主激活系統!】

「我WNM!凸(艹皿艹 )」

葉浪用最倔強的姿勢表達了對喪屍的鄙視,對系統的不滿,以及,對這個無情世界的控訴。

正當他閉上眼睛,等待着喪屍咬破自己的喉管,啃食自己的血肉之時,那讓他暴露的鬧鐘聲再次響起。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我屮艸芔茻!史上第一個帶着系統穿越還被小怪物弄死的就是我了吧?這萬惡的《最炫……嗯?」

葉浪偷偷地睜開眼發現,這些與他近在咫尺的喪屍,並沒有瘋狂地啃食他的血肉,反而是隨着音樂跳起舞來!

葉浪:???

「這特么,到底是什麼情況啊?」葉浪緩緩地站起來,看着那些隨着音樂翩翩起舞的喪屍們,整個人都懵逼了。

那場面,真的是慘不忍睹啊!

你能想像,一大群拖拽着殘肢斷臂的喪屍跳舞,是多麼恐怖的事嗎?

一隻喪屍在踢腿的時候,將一截血肉模糊的小腿給甩出去。

還有一些喪屍在扭頭的時候,或是直接將脖子給扭斷,或是直接將眼珠子給甩出去了。

…………

葉浪看着這一切,心中一陣翻江倒海。

不過,他卻彷彿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音樂,竟然可以控制這些喪屍!

正當他從一大群翩翩起舞的喪屍之中橫穿而過,將那被他視作救命寶物的滑煒手機拾起的時候,音樂戛然而止。

葉浪瞬間毫毛倒豎,緊緊握着手機,發瘋似的狂奔。

那些喪屍,也朝着他瘋狂地涌去。

葉浪從來沒有想過喪屍的速度可以快到這種地步!

他求生欲加持之下的狂奔,竟然片刻之間就被一群喪屍給追上了。

「真,就非要我死是吧?」

葉浪瞬間火氣就上來了。

「勞資今天就算是拼了命,也得打假馮軍那個該死的老騙子!首殺是吧?不死之身是吧?要是真的小爺也不虧,要是假的,就詛咒馮軍那老騙子不孕不育,兒孫滿堂!!凸(艹皿艹 )」

葉浪將手機揣在全身最隱秘的地方,然後順手抄起旁邊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留下的兩截大腿骨,狠狠地朝着離它最近的一隻喪屍那扭得不成樣子的腦袋敲過去。

他想像中的喪屍頭顱碎裂,腦漿迸濺一地的情況並沒有出現。

反倒是他手裡握着的兩截潔白的大腿骨,直接應聲而斷。

「不是吧?喪屍的頭這麼硬的嗎?所以,剛才它們到底是怎麼把眼珠子給甩出去的啊?」葉浪一臉無語道:「拿個首殺這麼難,我WNM!」

當他懷着絕望的心情,再次準備閉目等死的時候,手機的鬧鐘再次響了起來。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葉浪都不得不佩服自己是個天才!

因為,別人的手機設置起床鬧鐘,都是以整點開始,每隔五分鐘或者十分鐘增加一次。

但他不同,他定的鬧鐘,是以「5:57」,「5:59」,「6:02」,「6:07」,「6:11」等各種既不是整點,也不是間隔五分鐘或者十分鐘的那種,而且,他的鬧鐘間隔時間比較短且基本毫無規律,美其名曰——逼死強迫症!

現在,他很 慶幸這三次間隔極短的鬧鐘,再次讓他苟活了下來。

葉浪欣喜若狂地打開手機,準備進入酷狗音樂,用更多時間更長的音樂來控制這些喪屍。

可是,當他看着屏幕左上角那電池電量顯示為紅色的幾乎像絲線的時候,那滑動着屏幕的手抖了抖,瞬間心裏又涼了半截。

「尼瑪!真就玩兒我是吧?這狗日的馮老騙子,絕對是故意的!」

葉浪再次在心底狠狠地問候了無數遍那位將他送到這個世界的老騙子,然後,一臉獃滯地聽着那完整版的《最炫民族風》,看着那群翩翩起舞的喪屍,又看了看手機那見底的電量,直接躺在了冰冷的沙子上,頗有有一種等待死亡降臨的意味。

一幕幕過去的場景浮現在他的面前,那是被他融合記憶的葉浪的生平經歷。

緊接着,他自己過去的種種回憶也湧現了出來。

「唉~!都開始回憶了,肯定是要涼了啊!電視里都這麼演的啊!」葉浪躺在地上,望着燦爛的星空如是想道。

然後,他就回憶起了與那個老騙子馮軍的對話……

「小子!世上好女孩千千萬萬,何必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弔死?」

「我知道啊!倩倩婉婉嗎?我純情,我忠貞不二!我只要倩倩,不行嗎?弱水三千,我只取一半,還不夠嗎?」

「小子,何必執迷不悟呢?生命如此寶貴,何必因為一個舔了兩年連手都沒牽到的勢利女子尋死覓活呢?老道替你算了一卦,你天庭飽滿,鴻運當頭,桃花泛濫,乃是大富大貴之相啊!何不逃離這個星球,重新生活呢?」

「老頭,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不輕生!這人間,他不值得啊!」

「小夥子,實話跟你說吧! 你身上具有的真誠善良、剛正不阿的品質,正是我所看重的!我需要你去幫我執行一個拯救世界的任務!只要你斬斷了對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絲留戀,老夫就會讓你去到另一個世界。開局就送老婆的,比你那已為人婦的倩倩要好億萬倍!真的不考慮一下嗎?反正你也不想活了,為什麼不榨乾……啊呸!為什麼不發揮出自己最後的價值呢?」

「我已經被這個世界傷透了心,我現在只想了卻餘生!」

「小夥子啊!你之所以這般輕視自己的生命,那是因為你還未領悟到生命的真諦啊!」

「老騙子,任你說得天花亂墜,小爺我只求一死!」

「小子,除了那個給你帶綠帽子的女人,你有為誰拼過命嗎?」

「老騙子,你什麼意思?」

「你終有一天會明白的!記住了!舔一個女人,你永遠都是一隻卑微的舔狗,舔一群女人,你就是戰狼!就是戰狼~!是戰狼~!戰狼~!狼~!」

…………

「呵呵!拚命!為誰……」

葉浪一臉苦笑,看着那越來越稀薄的手機電量,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又一幕場景浮現在他的眼前。

「孤相信,蕭老前輩不會騙孤的!既然你乃是預言之中孤的天命夫君,又為救孤而死,孤以這真鳳之血,救你又何妨?!」

山洞之中,一位身着黑袍,姿容絕世的女子,喃喃自語着,對着葉浪的額頭深深一吻。然後,開始蛻下自己的衣物。隨之而來的畫面也瞬間消失。

看那熟悉的場景,正是葉浪先前醒來時所在的山洞。

「原來,是她救了我么?這個傻女人,她不知道我有系統吧?」

突然,葉浪的眼睛變得清明無比。

他從那位葉浪的記憶中,也知道了這大概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勞資不想死了!老騙子你說得對!她,才是我值得為之拚命的女人!就算是死!我也得為她而死!我不明白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但是,我至少得為了這個犧牲自己的清白救我性命的女子活下去!我的命,現在是屬於她的!」

這一刻,葉浪的眼神變得堅定無比。

他迅速起身,趁着那些喪屍還在跳舞,直接又去找來了各種他覺得有用的武器。

或是堅硬的腿骨,或是堅硬的巨石,或是看起來比較堅硬的樹枝,甚至是,一些喪屍在跳舞的時候從身上甩落下來的斷臂殘肢。

他知道,以手機現在的電量,支撐到他逃出這片沙漠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他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在這些喪屍清醒之前,至少幹掉一隻,激活他的系統!

儘管,他並不確定系統是否真的能夠解決問題,但,那是他現在唯一可以追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