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寂寞玫瑰
寂寞玫瑰 連載中

寂寞玫瑰

來源:google 作者:意式濃縮請低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濟之 戴妮娜 現代言情

一個怪物一樣的男人一個在怪物面前漸漸與之同化的女人一場車禍徹底改變了戴妮娜的人生,從寄養在伯父母家裡的孤女搖身一變成為母親走入那個金錢帝國的投名狀那些她所認為的毫不費力就得到的優渥生活其實是與惡魔交易的代價隨着s市警員范青堯對一宗連環殺人案的追查之下,掩埋在泥土下的一切罪惡,被慢慢發掘出來直到真相大白,戴妮娜終於發現,自己不過是玩具泡沫屋中的美麗人偶她人生所有的悲劇早就在最開始被人設定好發條,等待着最終摧毀的那一聲鈴響她本是鍾型瓶里綻放的寂寞玫瑰,隔絕陽光與空氣,在某人觀賞的目光之下漸漸委頓,直到某天她打碎了它展開

《寂寞玫瑰》章節試讀:

宋濟之扔掉沾了她血漬的棉棒,換上一根新的。

他將她的腿放在地面上。

然後抬起她一隻胳膊。

「我花錢把你救回來可不是為了讓你再次受傷的。」

「如果你要問我的目的,妮娜,我的目的是你。」

「我要的是你。」

她驚愕。這句話的意思是曖昧的,他臉上表情是漠然的。也許指的是那樣的意思,但宋濟之的言行卻顯得好像是她思想骯髒從而對他的行為產生了誤解。

「我什麼都無法給你。」

戴妮娜說,「我一無所有,是個累贅,所有人恨不得我就此消失,那麼他們便有理由否定自己的責任,拒絕對我負責。」

「我是燙手山芋,你要我,是招惹禍端。」

宋濟之輕笑,他停下手裡的動作,有些打趣的看着她。

「你如此幽默還會威脅人,我日後的生活有你相伴,不會無趣。」

她甩開他手,「抱歉,如果是我的行為讓你誤解我,我道歉。」

「如果你是那樣的意思,那麼我不答應。」

他卻反問道,「哪樣的意思?」

戴妮娜有些尷尬,這種事情用說的真是難以啟齒。

她深呼吸一口氣,

「你說....你要的是我。」

「如果我沒想錯,那你就是那樣的意思。」

宋濟之有些想笑,她矜持害羞的過分,臉頰如同燒紅的蝦子,紅中透着一點淡粉,一直燒到太陽穴,讓人禁不住想要逗弄。

宋濟之問,

「如果我是那樣的意思,那麼你怎麼想呢?」

戴妮娜雖然臉紅但回答的很堅定,

「不可能。」

「我沒有那種會被你愛上的自信,我也有自知之明。」

「和你在一起的遊戲對我而言並不公平,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回家。」

「更何況,我並不喜歡你。」

宋濟之突然伸手,他的掌心貼着她臉頰,順勢用手指拂開她額角碎發。

她本能的想閃躲他碰觸,卻因為他手掌的略微施力而不得。

他收斂起笑容,可戴妮娜覺得這才是他真正的表情,漠然、蔑視、對所有事物都帶着一種發自內心的鄙夷。

玩弄她就如同野貓拿捏一隻小鼠,她不是傻子,才不相信他說的要她是因為愛她憐惜她想對她好。

如果把自己的生命交到別人手裡,也許有那麼一刻會輕鬆,但是長久下去,就只能落下一個任人玩弄,然後被隨意丟棄的結局。

因為命不在自己手裡,因為如果你自己都不珍視你自己,那麼被別人視如草芥是早晚的事情。

他說,「陪在我身邊的方式有很多種,妮娜,什麼時候你才會發現,你的愛情是最不值錢的。」

「認為你出賣的只有這種東西,你不僅是小看我,還是小看你自己。」

他收回手。

他起身從沙發上拿起一塊骨頭型玩具,往門口一扔。

趴坐在客廳里的比利突然躍動起來,跟着骨頭扔過去的方向跑了出去。沒一會兒就叼着骨頭興沖沖的跑進來,蹲在他腳邊,獻寶似的望着他。

戴妮娜被那大狗嚇得忙收回沙發下的腿,用睡裙蓋上。

不過是嚇嚇她,他並沒有想讓她達到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程度。

但她眼裡的惶恐是顯而易見的。

於是宋濟之牽着黑犬脖子上的項圈,把它拖到了她面前。

戴妮娜肩膀一顫,雖然極力掩飾緊張,可是被嚇得無神的大眼還是把她出賣。

「你摸摸它。」

宋濟之對她說。

狼犬皮毛光滑,體型巨大,獠牙顯示出一種猙獰之色。雖然乖乖由他牽住,但它警覺的神情里透露出的是對她這樣一個不速之客的不屑。

狗仗人勢,說得果然沒錯。

「比利,坐。」

宋濟之伸出手掌示意,它哈着氣坐了下去。

戴妮娜不喜歡狗,小狗又驚又鬧極其喜愛製造噪音,大狗看起來令人害怕極富威脅。況且她若是被狗咬上一口,家裡人只會更覺得她麻煩多事,白白惹人討厭。

所以她避犬類如蛇蠍,從來不主動與之親近。

不知道宋濟之賣的是什麼關子,非要她摸狗。不過主人在這裡,也算是安全。戴妮娜鼓足勇氣伸出手去,手輕輕在它腦袋上摸了一把。

宋濟之說,「訓人與訓狗沒有兩樣。」

「它的祖先是在荒原里奔跑的野狼,它而今卻在我的家裡撿着骨頭,對着每一個直立行走的人賣弄忠誠。」

「先開始它以為自己在你之上,我可不能讓它這麼想。你是人,它是狗,狗如果想要爬到人的頭上,妄想取而代之,這時候,你就得教它規矩。」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以後你住在這裡,必須懂得這樣的道理。」

首先,她並不想住在這裡。其次,她並不想和狗爭取一下家庭地位。再然後,她可不欠他。

她是為了討生活才從小看人臉色,這不代表她是個懦弱的人。相反,能像她這樣子長大還能擁有執行力和野心的人,恰恰是最有韌勁的。他簡直低看她,認為她會因為失去一切就慌不擇路掉進他陷阱。

戴妮娜慍怒,「可能你沒有搞清楚,我很感謝你救我,如果要錢,我可以掙錢還你。至於認清自己地位,你的地位只比狗高一級的鬼話,我從小到大已經聽的夠煩夠膩。」

「我再也不要看人臉色生活了。不看我伯父伯母的,更不看你的。我今天就要離開,請你聯繫我母親。」

宋濟之哈哈大笑,喉嚨里盛滿了愉悅笑聲。眼角的紋理因為笑容的加深而從光滑的皮膚上浮現出來,像熱帶魚的嘴,從太陽穴的兩側隨着他的動作而緩緩靠近。

「小姐,這恐怕不行。」

他原本以為戴妮娜只是一隻有些膽怯的小貓,沒想到卻是個虎仔。

她性格執拗,不達目的不罷休,這一點他看得出來,關了她這麼久,無論如何限制她行動範圍,她還是挑戰一般打破他禁令。

如果陪在身邊的女伴是這般,他想他日後的生活必定樂趣多多。

宋濟之突然走向她,他自她面前蹲下,將手臂撐在她兩側,將她圍在他面前的一定範圍之內。

他平視她雙眼。

近距離地觀察他,發現她以為的雙眼皮憂鬱的摺痕其實只是眼窩深,他是難得的單眼皮還大眼的男人。眼睛大讓他有那麼一瞬間看起來很純良。

他的長相英俊迷人一如影星,氣質儀態也是一等一的好,秒殺與他同齡的那一干酒囊飯袋似的富商。

這樣的人,圖她一個還未走進社會的普通人什麼?看上她?她不是傻子,也從來都不做白馬王子的美夢,從小的寄養生活告訴她,拿到手裡的,存在銀行自己賬戶中的東西才是真實的東西。金錢帶來實感。別人的東西終究不是自己的。

此時,一個念頭閃現進她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