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夫人她是玄門宗師
驚!夫人她是玄門宗師 連載中

驚!夫人她是玄門宗師

來源:google 作者:靈日滴目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陶夭夭 霍霆霄

陶夭夭被迫穿書,完成沙雕任務後卻被困在書里於是她在總裁文里算命賣符抓阿飄,混得風生水起……如果沒有破產總裁一直追着她的話!「霍總,我們已經離婚了!」「不,離婚協議書我沒簽字」他把她壁咚床角:「前世今生,你都是我的」展開

《驚!夫人她是玄門宗師》章節試讀:

氣歸氣,陶夭夭還是趕緊申訴,經過三個小時的折騰後,被封的賬號終於……被官方註銷了。

理由充分,陶夭夭都無法反駁——封建迷信。

「……我們這種小炮灰就不能給自己改個命辟個邪了嘛!」

這條路走不通,陶夭夭只能想其他法子來養活自己。

不過,辭職是肯定要辭職的,那家公司是霍家給她安排的工作,現在霍家破產,她也沒有理由繼續待下去。

第二天一早,陶夭夭起床時,霍霆霄已經出門去了。

她收拾了一箱行李,給昨天在網上找到的房屋中介發了微信,把打印好籤了字的離婚協議放在餐桌上,然後雄赳赳氣昂昂地朝公司出發。

路上,陶夭夭翻了翻微博,發現霍家破產足足在熱搜上掛了兩個星期,卻沒有一條是涉及自己的。

不知道是哪位大神出面,讓她免受口舌紛爭,陶夭夭在心裏默默道謝。

只是,網上無人議論,不代表公司無人議論。

她一進公司,就感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其中以自己工位對面的凱瑟琳最為炙熱。

「喲!這不是霍家大少奶奶嗎?我還以為霍家破產,你都不敢出來見人呢。」凱瑟琳扭着水蛇腰,擋在陶夭夭面前,精緻的妝容蓋不住她諷刺的嘴臉。

「麻煩讓一讓,你擋着我辭職了。」陶夭夭抬手推開她的皮包骨頭。

她一直不理解這女人,明明瘦得只剩骨頭還要拚命減肥,莫不是以為霍霆霄會喜歡白骨精?

凱瑟琳喜歡霍霆霄在公司里不算秘密。

確切地說,霍家沒破產前,霍霆霄可謂是國民老公,以至於陶夭夭間接成了女性公敵。

「呵!你還敢辭職?還做着讓霍霆霄養你的美夢呢?我告訴你,他早晚會跟你離婚的!你這種貨色,別想扒着他不放!」

還真讓她猜對了,今早離的婚,剛打印出來的離婚協議書還熱乎呢。

對上那張猙獰的臉,陶夭夭活動了下手腕,「今天我心情好,別逼我用巴掌親你的臉。」

凱瑟琳當場愣住,「你……你居然敢對我說這種話!你是不是瘋了?」

從前的陶夭夭雖然是霍家少奶奶,但她性格懦弱,在霍家又不受寵,在公司更是不敢得罪人。怎麼霍家破產了,她反而囂張起來了?

殊不知,陶夭夭早就受夠了從前息事寧人的憋屈,如今系統已經不在,她何必委屈自己?

陶夭夭挑起狐狸眼,嘴角掛着一絲狡黠的笑,「那你可得小心點,瘋子打人不犯法的哦。」

周圍突然傳來憋不住的笑聲。

比起不出聲不作妖的陶夭夭,他們還是更討厭囂張跋扈的凱瑟琳,她仗着有後台,可沒少欺負同事。

「你們在看什麼,都沒事做嗎?」部門經理林遠從辦公室走出來,看見陶夭夭的臉,眼中閃過一抹驚艷。

外界都說陶夭夭高攀了霍霆霄,但只看外表的話,他們應該是郎才女貌才對。

尤其陶夭夭那雙勾人的狐狸眼,媚眼如絲,不費力就能勾住男人的心。

「夭夭,來我辦公室。」

陶夭夭不客氣地撞開凱瑟琳,透過玻璃門反光看見凱瑟琳差點摔倒,忍不住摸了摸腰。

養膘千日,用膘一時,真是媽媽的好大膘!

「一個月前,辭職信我就已經通過內網發給總經理了,今天是來結算工資的。」陶夭夭開門見山。

她可能是第一個在霸總文里要工資的角色吧?

自己和這群紙片人果然格格不入。

心中暗誹,但該拿的錢她可不會退讓,她是凈身出戶,要是不結工資,連租房子的錢恐怕都沒有。

林遠當然知道她辭職的事,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的身材,毫不遮掩眼底的**,「公司規定你知道的,你現在還不算正式離職,又兩個月沒來公司,你的薪水根本不夠扣的。」

他說著,起身走到陶夭夭身邊,深嗅一口,「夭夭,霍霆霄是不是養不活你?我的心意你應該明白,只要你願意……」

「打住!」陶夭夭噁心地退了兩步,拉開距離,「霍霆霄我都看不上,你又算哪顆歪瓜裂棗?林經理,上班之前照照鏡子,別出來丟人。」

「你的膽子比以前大多了。」林遠面色陰沉地盯着她,一步步逼近,「不過還是和以前一樣蠢。你要是想要工資,就該主動取悅我,要不然……」

陶夭夭咬着後槽牙,攥緊拳頭摩拳擦掌,準備和林遠大打一架。

就在她要動手的瞬間,門被人從外面推開,女人乾脆利落的聲音打斷了陶夭夭的動作。

「你這種行為已經構成職場騷擾,林經理,我都錄下來了,稍後我會發給董事會。」

看見對方幹練的藍色西裝外套,陶夭夭忍不住低頭瞧了瞧自己的白T和牛仔褲,怪不得人家是職場男人婆……不,大魔王。

「姜總經理,我記得你和陶夭夭一向不和,怎麼會突然想起來幫她?她現在沒有霍家做靠山,不會威脅到你。」林遠神色慌亂地提醒道。

陶夭夭雙手抱懷,格外平靜,「林遠,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的後台也在霍家。」

五十步笑百步,看不起誰呢。

「姜總,我們才是同事!」林遠慌了,看着姜不期提高了聲音。

「在是你的同事之前,我首先是個女人。」

姜不期對他們之間的鬥爭沒興趣,說完掃了一眼陶夭夭,「下午下班之前,你的薪水會及時到賬。很慶幸,以後不用在公司見到你了。」

一句謝謝差點脫口而出,聽到這話,又被陶夭夭生生咽回去。

果然,她就是個武斷專橫的男人婆!

「我也很慶幸,以後不用再面對你這張撲克臉。」陶夭夭不落下風地回懟。

臨走之前,她看向林遠,觀他眉心黑霧瀰漫,突然笑道:「林經理有時間還是去醫院看看心肝吧,黑透了是會死人的。」

「陶夭夭!」林遠咬牙切齒,但礙於姜不期在,只能咽下這口氣。

出了公司沒一會兒,陶夭夭就收到了工資,她心情大好地帶上中介去看房,很快定下了一個老舊小區的房。

老舊小區,最適合她這種天師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