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孩子親爸竟是前任他舅
驚!孩子親爸竟是前任他舅 連載中

驚!孩子親爸竟是前任他舅

來源:google 作者:珠七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希瞳 現代言情 顧驚澤

【外表清冷美艷實則溫軟社恐的醫學生x表面搏擊大佬實則數學大神的高嶺之花】【雙潔,救贖,小甜餅】從天而降一個兒子,希瞳被動無痛當媽她一臉懵比,救命,她還沒跟人滾過床單呢,哪來的兒子啊?小男孩漂亮可愛,指着照片中前任他舅喊爸爸「媽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找爸爸?」希瞳:…………別催我,我社恐顧驚澤,帝都大學數學系大魔王,天才中的天才,眾人以為他終將拿下世界數學最高獎項,他卻在某天銷聲匿跡傳聞他家遭橫禍,一蹶不振;傳聞他手沾鮮血,鋃鐺入獄,他卻低調回家,棄文從武,開了家搏擊武館他冷淡疏離,懶散度日,直到一個明艷迭麗,嬌艷如玫瑰的女孩跌跌撞撞闖入他的世界,還……帶了個孩子希瞳(羞澀):「有句話,我一直想告訴你」顧驚澤(暗喜):「我願意」希瞳(拉著兒子):「快,叫爸爸!」以為喜當爹的顧驚澤:…………這福氣給你,你要不要?後來的顧驚澤,一天不do就難受「這爹當的好不真實,我要鞏固下當爸爸的過程」展開

《驚!孩子親爸竟是前任他舅》章節試讀:

「小瞳姐姐……」堂堂扯扯希瞳的袖子。

希瞳正想着,既然朱珠這麼喜歡堂堂,要是爸媽旅遊回來後她想不到好的理由說服他們,倒是可以先把堂堂暫時送過去呆幾天過渡過渡。

袖子動了動,她低頭看去,見堂堂一臉驚慌地看着自己,心底一軟,這孩子可真是心思敏感,太聰明了。

她揀起一筷子牛肉,塞進朱珠嘴裏,「你倒是大方,幫別人養兒子,你家蔣雄願意嗎?」

朱珠含糊道:「那就換個願意的,無痛當媽,白得一漂亮兒子,美事兒啊!」

希瞳:「我錄下來了。」

朱珠咽下嘴裏的肉,「別別別,這可千萬別發!」

換人?

她揉着腰,半羞半惱,「他會在床上弄死我的!」

希瞳:「…………」

冷冷的狗糧在臉上胡亂的拍……

小孩子吃得不多,堂堂很快就下桌了,跑去客廳看電視。

電視里的聲音響起,朱珠托着腮,看着對面的希瞳道:「你上次讓我打聽顧驚澤的情況……」

希瞳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頓,裝作若無其事,不甚在意地往鍋里倒了點菠菜,「打聽出什麼了。」

朱珠露出惋惜的神色,「三年前,他爸的公司破產了。」

希瞳愕然抬眸,「什麼?」

記憶中,跟沈逸舟分手那年,顧家的公司都準備上市了,怎麼一夕之間又破產了?

朱珠聳聳肩,「誰知道呢?」

顧家的公司並不在虞城,不是本地的,一點消息都沒聽過也很正常。

「更慘的還在後面。」朱珠嘖嘖搖頭,「他在大二時作為交換生去了米國,三年前,他爸媽出國去看他,不知出了什麼意外,他爸媽好像被人殺了……」

哐當——

希瞳手中的瓷勺落在碗中,瞠目結舌,腦中一片混亂。

「據說死得挺慘的。」朱珠嘆了口氣,「他大概受了刺激吧,本來應該本碩博連讀的,但他沒念完,中途就退學了。然後像消失了一樣,沒人知道他去哪了!不過,好像前段時間回國了。」

雖寥寥幾語,但內容份量太重,希瞳消化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真的?」

「保不保真不知道,畢竟一個傳一個的,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他身上確實發生了很不好的事。」

見希瞳沉默不語,朱珠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你也不用太可憐他,都只是傳聞,也許現實沒那麼慘呢!」

希瞳的視線不由自主地望向坐在客廳的堂堂,透過孩子稚嫩的面容看到另一個少年。

她這幾天還在想,對於顧驚澤來說,最大的煩惱大概就是為什麼沒得滿分,身邊的人為什麼這麼蠢,這麼多的追求者如何打發。

沒想到一朝跌落,滿身泥濘,狼狽不堪。

那樣驕傲的一個人,獨自在陰暗的角落舔舐傷口。

難怪那天看到顧驚澤,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頹喪,冷漠,散漫。

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能讓這樣一個人跟我踏踏實實結婚過日子。

「你說什麼?」朱珠身子前傾,「我沒聽清。」

希瞳這才驚覺自己居然嘟囔出聲了。

「沒什麼,就覺得世事無常,有些唏噓。」

朱珠像突然想起什麼,拿出手機,「你那個學姐要是想追他的話,也算好時機吧,至少沒有以前那麼高高在上,遙不可及了。也不用擔心豪門難嫁,入不了公婆的眼。我把他的微信發給你,你那學姐自己努力吧!我們只能幫她到這了!」

朱珠走後,希瞳看着屏幕上的微信號發了會呆,然後點了搜索。

頭像一片空白。

希瞳幾乎以為是自己的手機出了問題,在移動數據和wifi模式之間來回切換了幾次,最終確定顧驚澤的頭像確實是一片白。

昵稱很簡單,就是他名字的拼音首字母——GJZ。

希瞳的食指懸在『添加到通訊錄』的按鈕上,直到堂堂洗完澡,穿着皮卡丘睡衣,拿着吹風機從衛生間出來,喊她吹頭髮,都沒落下去。

指節縮了縮,她回過神,按滅了屏幕。

母子倆坐在沙發上吹頭髮,堂堂手裡轉着一個四階魔方。他的手指飛快,轉眼就把凌亂的顏色還原了。速度之快讓自詡玩得不錯的希瞳都自慚,一個四歲的小孩怎麼做到的?

堂堂舉着魔方,「媽媽,我能買一個六階的嗎?」

希瞳關掉吹風機,神色複雜地應了聲。

她現在愈加確定堂堂是顧驚澤的種了。

她雖然成績不錯,但還是生不出這麼聰明的小孩吧。

「堂堂,」希瞳摸了摸孩子半乾的頭髮,「你知道的,爸爸媽媽現在還不認識,你能跟我說說,以後我們家是怎麼樣的一個家庭嗎?」

堂堂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很棒的家啊!」

希瞳:「…………」

堂堂: o(* ̄︶ ̄*)o嗯嗯!

希瞳:「額……爺爺奶奶是怎麼樣的人?」

堂堂歪了歪腦袋,「媽媽沒見過爺爺奶奶嗎?堂堂也不知道,堂堂出生之前他們就不在了。還是媽媽你跟我說的,爺爺奶奶去了天國,選了一個最漂亮最聰明的小天使送到我們家。」

堂堂挺了挺小胸脯,「就是我!」

希瞳瞭然,那些傳聞有一部分是真的。

她繼續問,「那你覺得爸爸對媽媽怎麼樣?」

堂堂抻開手臂,拉的長長的,「媽媽是爸爸在這個世上最最最最最最——最喜歡的人!」

末了,加了一句,「也是堂堂最最最最最——最喜歡的人!」

按照堂堂平時的隻言片語,自己和顧驚澤兩人似乎感情不錯,不過,孩子雖然聰明,但對感情這種事的理解上,畢竟還只是個四歲的孩子,不能全信。

現實中太多貌合神離的夫妻為了不影響孩子,勉強維持着表面的恩愛和睦,私底下相互厭棄,互不搭理。

「媽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找爸爸?」堂堂趴在希瞳的膝上,「爸爸那麼喜歡你,你去找他,跟他說明情況,他一定會大大的驚喜的!」

希瞳:「額……」

喜不喜不知道,驚是一定會被大大驚嚇到的。

「媽媽找個合適的機會……」希瞳硬着頭皮應下,總不能因為她開不了這個口,就剝奪孩子享受父愛的權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