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經見者
經見者 連載中

經見者

來源:google 作者:神速力的源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嬴子陽 神速力的源頭

在一個名為命運的牢籠里,生物於此卑微的碾磨着自我被選中的經見者在路過每個地點時,都默默用自己的經歷和見識記錄下這個過程,這便是『經見者』的由來展開

《經見者》章節試讀:

道界,道師堂

堂下中,滿座兒童皆是世界之主嬴的子女。

然身份如此超然,可此刻他們卻皆安靜於坐位置上,認真地聽着堂上那位佝僂老頭細細說著。

「傳說很久很久以前,造化主一掌劈開了混沌且闊無邊際的初始界,讓現在的世界都得到了無限生機,而後.....咳咳......」老頭慢慢說著突然咳嗽不止。

而下方的子女皆是一臉疑惑,他們是世界之主嬴的後代,一出生都是大道體,而他們的老師實力更是深不可測,修為遠超眾人,這樣的體質又怎可能像凡人一樣咳嗽?

可事實就擺在眾人的眼前。

台下的一個名為嬴天的少年見狀微微皺眉,坐不住忙問道:「文師,你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們去叫白韻的母親來給您看看?」

台上的文淵雖然沒有回應,但咳嗽漸漸止住了。

之後緩緩道:「不必勞煩了,我們繼續。」

眾小子女聞言,都坐回原位。

而台上的文淵這時,嘴角卻掛上了一絲微笑,繼而開口:「今日我們暫且不說界史。」

「那說什麼呀?」台下一女娃嘴角微微一嘟,疑惑道。

「就講....『經見使者』。」

「經見使者?」

「對。」

語畢,文淵轉身醞釀了一下後,續道:「傳說在無意之地,有一位經見者......」

道界道師堂內,小老頭敘敘道着,眾小子入迷聽着。

………………

百骨山,據傳言此山千百年前乃是百位陸地神仙的埋骨之地,所以山中才常年雲霧繚繞,生機盎然。但這山卻少有人走,因為此山甚是邪異。

在山外不遠處有個村子,村裡的人經常趕路去臨鎮趕圩,而每逢路過百骨山時,卻總會發生離奇怪異的事情。那些走山路的人回到村裡後描述時,總說有女鬼在山中哀嚎,尤其是快到山腳那段陡坡子路,不僅怪異非凡甚至有人直言在那見到了鬼。都說人言可畏,在傳說的流傳下,漸漸人們都不再走那條山路,寧願坡腳多走一段大路而去繞開那怪異的百骨山。

山外的小村名叫五酒村,村子也正是因村裡的好酒得名。今日的村裡還是如同往常一般,可卻多了一位從東邊而來,一身黑色蓑笠的不速之客。

為什麼說是不速之客呢?因為村子的東邊有兩座高聳入雲的深山,山中凶獸奇多,從而完全堵絕了村人們往東邊翻越大山的**。而見到眼前這位從東邊來的奇人,村裡眾人驚奇之餘,私底下更是議論紛紛。

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村民連跑到這個奇人面前問東問西,想知道大山那邊的世界是咋樣的,可這個外鄉人卻默默不語,只顧走着自己的路,完全不理會外人。

顯然,他們眼中的這怪人沒有在村裡歇歇腳的想法。

蓑笠男子默默走了許久,追隨他而去的目光也跟了許久。直到走到村裡一小潑兒面前時他卻停了下來。

蓑衣男的聲音似劍,乾淨利落道:「小孩,百骨山哪走?」

近腰胯那小孩兒抬起頭,見到了那陌生且冷利的面容,還是幼童的他哪兒見過這般表情,頓時哇哇大哭,而這瞬間引起了周圍村人的不滿。

「他娘兒的,你哪來的傢伙?對一個小孩都不懂親切么?」一漢子破口罵道。

「小面兒,雖說你是從東邊來的,但也不能這麼欺負我們村兒的小孩吧?」一旁的老頭也忍不住附和道。

隨着兩人開口,責備之聲愈漸響之,四周雜噪之聲配合孩童哭聲,將蓑衣人原本的一絲超脫物外瞬間拉回了市井門庭之中。

場中人聞言只是摸了摸孩童的腦袋,便繼續朝西走去,而在旁議論的人見狀罵的更是大聲,可卻沒有一人上前去攔住其,也許是因為蓑衣人是從東邊而來,也許是因為他身上那一絲看不透的奇異之感。

蓑衣人繼續往前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終於來到了一處分岔口。看到岔口**的木牌上寫着左通百骨山後,蓑衣人漸步向左走去。

蓑衣人走着,逐漸發現四周環境慢慢改變了。

原本晴朗麗日的天,變得薄霧蒙蒙,而越走,路上之霧便更濃一分,四周寂靜無聲,整條路宛若走入陰間彼岸。

這時,蓑衣人停下了腳步,對着面前的一片大霧開口道:「老先生可知,這是否已到百骨山?」

聞言,一位老朽慢慢從霧中顯出身影,走了出來,只見老頭臉上印着幾個大痣,額頭的老紋斑斑,全身上下彷彿只剩一副骨頭一般。

「年輕人,你要到那百骨山去做甚啊?」老頭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上的農具。

蓑衣人聞言,心中默念道:此地果還不是山中。

想到此,也沒理老頭,繼續走去。

老頭見狀也沒阻攔,臉上微笑依舊,而待蓑衣人走過後,老頭依舊笑着,卻也沒再動彈一絲一毫。

復前行許久,原本路上的大霧卻又忽然散去,終是露出了那一片綠草如茵,滿山花香。

見狀,蓑衣人再次停下腳步,開口道:「山中已到,山靈怎還不現身?」

蓑衣人話音剛落,原本山中的綠草鮮花頓時枯萎消失,剛剛散去的大霧突然更濃郁的涌了出來。

然而蓑衣人彷彿沒看見變化一般,冷冷道:「天地間,木本靈,靈直極,則為生,你既已靈生山村中人,何故再藏?」

「哈哈哈,少年好眼力啊.....」

蒼老的聲音從蓑衣人後面傳來,一轉身便看見了一個老頭,而老頭的模樣卻與山外問他為何山上那老朽毫無分別。

「你既已屠其山村,何必再用這種假身騙我?」

蓑衣男子看了一眼老頭後,直言道。

「桀桀桀,看來還是騙不到你啊...」蓑衣男話音剛落,眼前的老頭便不再動彈,只見身後霧中,一個龐然巨物隱於其中,奸笑道。

「這方世界裏能騙我的,恐怕還沒出生吧....」蓑衣人聞言淡淡道,彷彿在說著什麼嘆事。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不知什麼時候,無數條鋒利如刀的樹枝從蓑衣人四周的土壤里竄了出來紛紛刺向蓑衣人,然而在就要碰到其衣物一角時卻全都停住了動作。

「經見意志,高於一切,一旦觸碰,神形俱滅。」蓑衣人默默開口。

話語剛響起,濃霧中的老樹妖瞬間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一個凡人怎有這等恐怖手段!為什麼,老天為什麼這麼對我!」

「我不甘心啊...!!」樹妖哀嚎着,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勃勃生機開始消散。

「土木根先天靈樹,吸食數百位陸地仙蝕骨靈氣為本源,日益成長為此等修為的精樹妖......小妖,慢慢去無滅之地懺悔吧...」蓑衣人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樹妖生機漸漸消散,直到完全失去生機。

隨着樹妖消散,山中彷彿恢復了生機,花兒漸漸長了出來,枯萎的草也逐漸變得翠綠,花香,鳥叫,蟲鳴,一幅美景重現於世,彷彿這方桃源從未有過一隻兇惡的老樹妖。

「可惜可惜,此等修為的樹妖,實乃難得。」蓑衣人嘆了嘆。

又看了眼美景,他轉身走了回去,就像一切從未發生。

從此,千百年後的百骨山中有花香,有鳥叫,有蟲鳴,有春風十里,唯獨,少了一絲兒人意。

此時五酒村裡,那玩着泥沙的小潑兒突然發現四周人們都不見了,他見狀放下手中樹枝直起身子,急忙大喊道:「娘兒!爹爹!你們在哪兒...」

喊着喊着,小孩猶被孤獨籠罩,漸漸大哭起來。

寂寥的村裡除了孩童的哭聲外,沒有一絲動靜,安靜的可怕。

「爹!...嗚嗚...娘!...嗚嗚...你們是不是不要小寶了......嗚嗚......」小孩再一次哭喊道。

然而這一次,小孩看見了那個身穿蓑衣的人走了回來,頓時心理害怕不已。

「爹!娘,快救我!有人要來抓我了...!」小孩哭喊的更大聲,然而這終將是無濟於事,沒有人再能聽到。

蓑衣人再次走到了孩童身邊,同樣的摸了摸他的頭。

隨後,蓑衣人走到旁邊的酒坊里拎了一壺酒,便要走遠。

然而,他轉身剛走幾步,身後的孩童卻彷彿變了一個人,突然開口問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還我這些記憶!」

蓑衣人聞言不語,繼續向前走着。

「你為什麼要給我這些記憶?既然不能拯救我,你又為何要讓我清醒的活着?」這一刻,孩童彷彿長大了一般,他頗為痛苦的跪在地上,淚水從臉上兩旁滑落,問出了他此生最疑惑也最不解的話。

這時,蓑衣人停了。

他微微轉身,抬起頭看着天,淡淡道:「你問我為什麼,那我也問問你,上天為什麼要給我們生命呢?」

說完,他喝了一口手中的酒,便繼續往前走去。

小潑兒聞言愣了許久,在蓑衣人快要從眼前消失時,內心的疑惑終於讓他忍不住開口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今日的春風猶為瑟瑟,寂日也甚是瑕人,小潑兒沒再見到其身影,卻只遠遠聞到幾字:

此方經見者,嬴子陽是也。

《經見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