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連載中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來源:外網 作者:說唱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說唱鴿

感謝聯盟歸還精靈世界安靜祥和,因為我這個「底層」的訓練家,跳反了。 ——源自「底層」訓練家、培育家夏彥的《自述》展開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試讀:


戰鬥結束。
夏彥看着火爆獸。
這隻火爆獸的實力不弱,雖然也是館主級,但在館主級中也是實力較強的存在了,距離准天王應該已經不遠了。
在這樣火系能量極其充裕的環境中,突破到准天王級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而一隻野生精靈想要達到准天王的實力難度可想而知,遠超訓練家所培養的精靈。
畢竟沒法享受各種培育的資源類似能量方塊,戰鬥之後要是留下了一些暗傷也無法徹底治癒。
久而久之就會成為桎梏其成長的阻礙。
夏彥所遇到的達到甚至超過准天王級的精靈中,像多龍巴魯托、爆焰龜獸這些,無一不是待在一個能量充沛且鬥爭極少的環境中,安安靜靜地成長。
但像這火焰谷之下的地下空間中。
鬥爭必然不少。
而這隻火爆獸還能有着這樣的實力以及達到准天王級的機會,就不得不承認其天賦肯定不弱。
作為火爆獸孩子的火球鼠,不出意外的話,天賦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倒是這隻小火焰猴,和火爆獸以及火球鼠混在一起,並且看起來關係還不錯,它的能力和天賦如何,不好判斷。
現在五隻焚焰蚣全都倒下。
至於說燒火蚣,倒下的倒下,鳥散的鳥散,還能站着的就只剩下了夏彥的四隻精靈,以及火爆獸它們一家。
氣氛就略微變得有些微妙。
如果只有火球鼠和小火焰猴,夏彥可能也就強行收服了,之後怎麼緩解關係都好辦。
但現在多了一隻火爆獸,如果再想收服火球鼠和小火焰猴,必然會受到火爆獸的阻攔。
而這隻火爆獸的實力不弱,估計反抗的力度也不會小。
要是擊敗這隻火爆獸再收服那兩個小傢伙,那它們的逆反心理估計不會小。
特別是小火焰猴,之前就表現出了極其鮮明的要強、倔強性格。
如果只是收服拿去換資源的精靈,夏彥也就不在乎它們的心態如何了。
但現在是收服作為自己的主力精靈,夏彥必須考慮到它們的想法和心裏,否則要是在小火焰猴的心裏深深地插入一根膈應的刺,就算以後刺拔掉了,也依舊會留下一個眼。
而收服了四隻精靈,發生、參與了那麼多戰鬥的夏彥最清楚,一名訓練家和一隻精靈最關鍵的是什麼東西。
是默契。
是親密度。
是精靈與訓練家彼此之間的互相信任。
早早地讓小火焰猴對他產生抗拒、逆反心理,於之後的培養、成長、戰鬥絕對是不利的,想要化解這種矛盾,估計所需要的時間也不少。
所以他現在有些猶豫,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這種麻煩。
「吼。」
火爆獸看到夏彥沒什麼動作,也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背上的火焰緩緩收斂,朝着火球鼠和小火焰猴低吼了聲。
伏在地上靠近它們,然後把小火焰猴甩到了自己的背上,又一口叼起火球鼠,朝着它所來的方向,緩步走去。
眼看着它們要離開,夏彥給波克基古使了個眼色的同時,也抬腳跟了上去。
怎麼做可以慢慢想,但不能讓這幾隻精靈離開自己的視線。
「吼。」
感覺到夏彥跟上來的步子,火爆獸回過頭,眼中帶着警示地朝他吼了一聲。
倒是也沒有發起攻擊,吼完之後繼續往前走。
夏彥並沒有因為火爆獸的警告而停下腳步。
如果因為擔心給小火焰猴它們留下不好的印象就任由着它們離開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那夏彥寧願選擇就在這裡把它們全部拿下。
但火爆獸並未再次給予警告,只要夏彥和它們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離,跟着也就跟着了。
波克基古得到夏彥的示意,立刻明白自己要做什麼。
波老師再次出馬。
作為「交際花」的波老師,憑藉著自身可愛、人畜無害的外貌,以及波克基古這種精靈自帶的親和力,很快就架起了夏彥與火爆獸一家交流的「橋樑」。
有着先前救下火球鼠和小火焰猴的行為,一起對付焚焰蚣的默契合作,再加上現在波克基古的友好交流,火爆獸對於夏彥的警惕性,再次下降了不少。
也能夠容許夏彥更近一些地跟着。
在和火爆獸一起回到它們巢穴的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生活在這地下空間的精靈。
不過似乎火爆獸在這裡還算是有點名氣,並未遭遇到什麼攻擊。
沒過多久。
火爆獸載着小火焰猴叼着火球鼠回到了它們所居住的地方。
一個不大的巢穴,裏面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洞穴。
而隨着火爆獸的到來,從這些洞穴中,探出了一個個腦袋。
有火球鼠,有火岩鼠甚至還有別的火爆獸。
看樣子,這還是一個火爆獸的族群,並且這隻火爆獸應該就是這個族群的首領。
族群的數量倒是不大,一共也就二十幾隻精靈,但似乎相處得很融洽。
夏彥的到來引起了它們的好奇,不過看到火爆獸首領沒有表示什麼,它們也沒有擺出敵意。
火爆獸瞥了眼站在巢穴外沒有進來的夏彥,把叼着的火球鼠和背上的小火焰猴都放了下來。
而火球鼠一落地,就立刻和另外的幾隻火球鼠玩到了一起。
但小火焰猴卻顯得和它們有些格格不入。
只是默默走到一旁,對着角落的一塊光滑凹陷的岩石,不斷揮舞着小拳頭,一聲聲的拳頭與岩壁的碰撞聲,回蕩着。
火球鼠倒也沒有忘了它。
來到小火焰猴的身旁,想要邀請它一起加入它們的遊戲。
火球鼠並沒有忘記剛才是誰不顧危險沖了出來,一拳把它從焚焰蚣的嘴裏救了下來,雖然最後它們還是被抓了,可這份勇氣卻讓火球鼠很感動。
聽着火球鼠的邀請,小火焰猴本來有所意動。
可是轉身看到其餘的火球鼠所表現出的隱隱的排斥,搖搖頭,輕輕推着火球鼠示意它們玩,不用管它。
火球鼠知道小火焰猴執拗的性子,知道它拒絕後就不會同意,只好略微有些失落地回去繼續和幾隻火球鼠玩在了一起,而那種失落也很快就在玩耍的快樂中被沖淡。
至於說小火焰猴,捏着拳頭,倔強地一次又一次擊打着牆面。
光滑且凹陷的岩壁,說明了它所下的功夫。
不遠處的火爆獸也注視着這裡,看到這一幕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小火焰猴的不合群,其餘的火球鼠們對小火焰猴這只不同的精靈有所排斥,它也沒什麼辦法。
注視着小火焰猴與火球鼠的,也不只是火爆獸,還有夏彥。
作為精靈和長輩的火爆獸,對待火球鼠與小火焰猴可能一視同仁,但卻沒有夏彥這作為旁觀者的人類看得更清楚。
小火焰猴為什麼會與這群火爆獸、火球鼠們生活在一起他不知道。
他唯一能夠感受到的,是小火焰猴藏得很好的那種孤獨。
明明是與一群精靈生活在一起,它卻很孤獨。
就如同前世的夏彥明明生活在社會上,身邊都是同事,卻同樣會感覺孤獨一樣。
「終究不是一類精靈。」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