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靖末
靖末 連載中

靖末

來源:google 作者:西瓜拿勺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西瓜拿勺吃 陸明

靖朝年間,國富兵弱,新帝貪圖苟安,養虎為患在胡虜鐵騎即將南下之際,顧海意外來到這個世界;新生的陸明,新的時代,歷史浩瀚長河中亮起一絲微光;穿越者帶着現代思想,是點燃新的火焰,亦或被洪流淹沒…….展開

《靖末》章節試讀:

康平六年,二月初十,宜:嫁娶祈福

臨近黃昏,夕陽的點綴下,整個城市正如江南女子一般,顯得別樣柔美。風中飄浮的柳絮,如雪花片片。枝頭上長出只有春天才能見得到的嫩綠;像在訴說著一年的輪迴,萬物的生機;

此時的杭州雖還不是國都,但自隋朝京杭大運河建成,便已是極其繁華的大都會;

繁忙的漕運、喧鬧的街市、祥和的宅院,處處充滿了市井生活與煙火氣息;

位於城中心的一處府邸也在這柔美的黃昏下張燈結綵,辦起了婚禮,好不熱鬧;

「小丁,那邊燈籠掉了,快去收拾一下,換個新的掛上」

「小江,小娟,迎親的隊伍此時應該快回來了,你們去門外看看」

「老丁,老耿……….」

說話的男人年近半百,此時正指揮着一群下人,應是管家類似的人物。

不多一會兒,一名小丫鬟急急忙忙朝這邊跑來,許是太過於着急,路上還摔了一跤。到的管事面前時,通紅的小臉上已經掛上了滴滴汗珠,奔跑時被風撫亂的髮絲也因汗水而緊緊的貼在兩側臉頰;丫鬟大概十四五歲的年紀,此時的模樣看起來倒是有些惹人憐惜;

不過這管事卻是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情的:「幹什麼,慌慌張張的」

小丫鬟待到站定後,方才氣喘吁吁的道:「張…..張管事,不…不好了,出大事了」

不等小丫鬟說完,張管事微微皺眉,訓斥道:「毛毛躁躁的,跟你們說了多少次了,在這種大戶人家做事,要沉穩。有話慢慢說。」

「少…少爺….少爺不見了,,在迎親回來的路上不見了」

「你說什麼?」

「三少爺不見了,在迎親回來的路上不見了,二夫人得到消息,差點暈過去了……」

這位方才淡定指揮眾人的管事,此時不淡定了。。。

———

今天是杭州陸府三公子大喜的日子;那陸三公子單名一個明,去年及冠;字明哲,乃當朝太師所賜,寓意便暫且不提;

這三公子從小便極其聰慧,相貌也極為俊逸,六歲便熟讀四書五經,八歲精通射藝,即使兵法之道上也頗有見解,偶爾與父親、兄長議起朝堂之事,陸明的點評也往往一針見血;此等才能,本可報效國家;

但陸家家主陸炳源卻也並不希望陸明投身朝堂,這個已經年過古稀的老人,一生都為報效國家,晚年卻也連個好名聲都沒落下,還連累了幾個兒子女兒;所以對於陸明,只是希望他能在這杭州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對於陸明從小展現出的異於常人的才能,也是隱藏的極好,家裡也只有少數人知道,至於朝堂上的那些人,願意盯着就盯着,陸炳源也不太在乎;

不過陸明也是性子恬淡,雖飽讀詩書,平日里卻也極少參與文人士子聚會,對於一些聚會的邀請也從來都是能避則避,偶爾去了,對於時政以及官場之事也是從不評價也不發表意見,吟詩作對那些本身也並不感興趣,所以對外也一直是傻書呆的形象;

唯一的愛好便是對武學之道極為痴迷,偶爾讀書空閑之際,便喜歡與府中護衛打聽綠林之事,看看武俠小說之類的,應是對仗劍行俠之事頗為嚮往;

但去年除夕陸明卻不知怎得,患了一場大病,卧床不起,隨後昏迷不醒,陸家請了整個杭州的名醫都束手無策;只因陸明雖昏迷,但脈象卻平穩如常人,此事也極為詭異;

後有家中幾位下人閑聊時說起,三公子怕不是中了邪,杭州城外有一道觀,有位道法極其高深的道長,傳言乃是三清轉世,怕是可以請來一試;恰好被服侍陸明的貼身丫鬟小荷聽了去,小丫鬟聽說有法子能救三少爺,便趕緊上前去打聽了一番;

作為府中少爺的貼身丫鬟,小荷自然要比眼前幾位小廝地位要高出不少,作為貼身丫鬟,往後很大可能是會被納為妾室,而且陸明平時對待府中下人也是極為平和;對待小荷更是如同親妹妹一般。

幾位小廝見小荷過來,連忙起身打招呼:「小荷姐」,想到剛剛是在背後議論主人,便又解釋道;「三少爺平日待我們不薄,我們也只是擔心,所以多說了幾句,還望小何姐不要將此事放在心上」

「不礙事的」名叫小荷的小丫頭擺擺手,隨後又急忙道「剛聽你們說什麼道士什麼的,可以救少爺,是真的嗎」

「是聽劉村的狗蛋說的,小荷姐,聽說那道長道法高深,去年約莫八月左右,城外劉村有一家孩子也是不知犯了什麼病,倒在床上醒不過來;剛好那道長路過劉村,僅憑一把桃木劍,一張神符,便從那小孩小腹處抓出一道黑煙,之後不到半日,那孩子便生龍活虎。」

「可知那道長如今在何處?」

「聽說是城外玄清觀,道號碧虛。」

小荷聽完後便去找了府中管事,一起去見了老爺夫人,起初陸炳源是極為不贊同的,他從不信這些神仙鬼怪的,但到了初七這天,實在拗不過夫人整日哭訴,加上此時卻也別無他法,只得指派了府中下人去城外尋那道士;

待府中下人到了那玄清觀,卻是只有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道童守着,告知了家師外出雲遊去了,暫時不知去向,便請眾人自便了,一行人也只好無功而返。

此後幾日,卻也每天都有來自各地的名醫上門,依舊是或搖頭,或表示不解,未曾有醫治之法;

只是頭一天那位郎中開了個方子,有叮囑每日需給喂些葯湯,延續生機,這些時日小荷也是照做。

但就在不久前的上元夜,小荷此時正在給陸明餵食葯湯,陸明卻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起初把小荷都嚇了一大跳,一碗湯汁竟是全倒在了床上,小荷也來不及收拾,猛的撲到陸明懷裡,眼中帶淚,聲音哽咽道:「少爺,你終於醒了」。隨後便感覺不妥,連忙起身,也顧不得丫鬟身份什麼的,打開房門就朝着院子外喊着「少爺醒了,少爺醒了」

不到片刻,院子里就圍滿了人,陸炳源跟二夫人玉娘,也就是陸明生母坐在床沿,大夫人則拄着一根樣式古樸的龍頭拐杖,站在後面也是眼裡含着晶瑩。

玉娘拉着陸明的手,臉上已經掛滿淚珠,哽咽着說不出話。陸炳源剛到時也是極其開心,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便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人雖然醒了,但從醒來到現在也差不多快半個時辰了,就只是坐在床上,一動不動,目光獃滯,期間母親問他餓不餓,想吃些什麼,也是沒有回應的。

在陸炳源想着自己這兒子莫不是傻了的時候,郎中到了,便是那位叮囑給陸明餵食湯藥的郎中,姓孫,乃是藥王孫思邈的後代。

孫郎中,先是號了脈,隨後看了一陣子便道:「三公子這是昏迷太久,剛醒過來,精神有些恍惚,休養一陣子便好了。陸老和夫人切莫擔心,三公子已無大礙,只需靜養,我稍後開一附養神的房子。」

送走了孫姓郎中,陸炳源也帶着兩位夫人回了自己院子,只叮囑小荷在院子守着,到煎好了葯,再喂與陸明,此時房間內就只剩陸明一人。

待眾人都已散了之後,房間里躺在床上的陸明,卻是突然雙手抱頭,眼睛紅的像是要滴出血來;腦海里無數的記憶碎片瘋狂湧入,記憶之間彷彿是在互相吞噬,陸明此時只感覺頭痛欲裂,隨後便再次昏死過去。

昏迷之前,依稀有一道聲音響起,是個女人,身影模糊,但也能看出是個很美的女人。

「顧海哥,你別怕,很快如新就去陪你。」

《靖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