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驚!強娶的病美人竟是反派攝政王
驚!強娶的病美人竟是反派攝政王 連載中

驚!強娶的病美人竟是反派攝政王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沒有錢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昱 蘇清宴

【穿書+反派+種田+萌寶+甜寵】蘇清宴號稱無案不破最年輕的天才法醫,正當她準備手拿解剖鉗,摩拳霍霍下手驗屍時,一場街頭火拚讓她穿成書中炮灰女配穿書不要緊,躲開原文男女主,有一技傍身,解疑探案,種田致富通通不在話下,就在腳踢賭鬼爹爹拳打極品親戚,人生重回巔峰之時,她犯了一個致命錯誤一朝顏狗翻車,強娶的柔弱貌美相公竟是隻手遮天的攝政王大反派!對不起,她真的栓Q,要是能重來,她一定選擇隔壁村的坨子哥還有,說好的大鄴戰神,手可力拔千斤的呢?這個走兩步就要軟軟黏靠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誰??得知真相後,清宴夾着兩隻小崽子就要逃跑,誰知大鄴天大地大,竟皆困頓於那人所織巨網之下而逮住自家卷着孩子逃跑的夫人後,上一秒正扭斷人脖子的男人,立刻梨花帶雨淚水濕了眼眶:"娘子,你要始亂終棄嗎?"展開

《驚!強娶的病美人竟是反派攝政王》章節試讀:

分明只是尋常不過的問詢,林孝之聽到這話後,面色卻顯得有些遲疑。

"你儘管說便是,自是一家人,當然得聽些實在消息。"

揮揚起手裡藤鞭,林孝之舔了舔有些乾枯的唇,緩緩開口:「蘇相公他……還是賭,這賭癮犯了,旁人都是攔不住的,你阿娘的病一拖再拖,近些日子始終下不得床……」

興許是怕清宴傷心,林孝之又立即道:"不過也有件幸事,去年你家添了一個妹妹,蘇家還是時常照拂着的。"

清宴聽罷不由得在心裏頭苦笑,那孩子生在這麼個賭鬼的家,還算什麼幸事。

對於蘇宴娘在南溪村的家,書中也僅是寥寥幾筆,但"窮艱異常,舉債度日"這八字也足以說明一切。

想她前世家境也算不錯,自從外國留學歸來後就進入市級鑒定中心做法醫,衣食住行也不至於自己操心。

想來別人穿書再不濟也是個商家貴女,可是自己這一穿便是貧困戶,清宴便忍不住唉聲嘆氣。

不過至少她現在還活着,至於其它,走一步算一步。

心頭正盤算着她回去後該如何生活,誰知這牛車忽然一踉蹌,車身立刻歪斜了出去。

"怎麼了?"清宴驚魂未定地抓住車沿,詢問起正試圖用牽繩穩住牛身的林孝之。

"還不清楚。"說完,他便跳下牛車,彎下身檢查車架。

不出片刻,林孝之便仰起頭,安撫道:「不是大事,只是這車軸斷了,需得換一換。」

同行的幾人見狀也紛紛上前,檢查這牛車是否還有其它毛病。

"阿叔,你們去尋幾塊大石,將這輪框頂住。"

說完,林孝之直起身子,看向朝他走來的清宴:"宴娘妹子,辛苦你去尋根堅實的木棍來,頂這車軸的用處,回南溪村後再尋人來修,記住,莫要走遠了。"

"好,我去去便來。"

清宴應承着,環視四周一圈,最後朝着一處低林走去。

方才她還擔心是不是有心之人介入,或是遇上截道的,見那車軸似乎是自然磨損斷裂,心這才安定了七八分。

她舉着火把,低頭尋找合適的樹枝,周圍靜謐異常,唯有耳畔傳來細微的風聲。

可惜她手受了傷,又沒有趁手的工具,不然這周圍都是杉樹硬木,砍下一節也是能充當車軸的。

耐下心細細尋找,終於讓她暼見一根合適的木頭。

清宴上前兩步,正要彎下腰去撿,忽然察覺身後有一人影靠近,接着便感受到了有刀尖抵在她腰腹處。

"你要做什麼?"她僵直了身子,低聲詢問。

之所以問出這話,是因為這人若是想殺她,恐怕早就動手了。

"想活便閉嘴,跟我來。"

明顯聽清說話之人中氣不足,聲音嘶啞,清宴皺了皺眉,跟隨着黑衣人慢慢挪動步伐。

眼見着自己同燒着火把的車隊越來越遠,清宴眸光沉沉,不禁看向身側的男子。

夜色太暗,無法看清那人面目,但其周身縈繞着的濃鬱血腥味,說明這男人不是受了傷,便是殺了許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