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七零嬌知青,撩糙漢海島養崽
驚!七零嬌知青,撩糙漢海島養崽 連載中

驚!七零嬌知青,撩糙漢海島養崽

來源:google 作者:梔覺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謙 黎青青

【寵妻+甜寵+萌寶+雙重生+瞬間移動+物資空間+蘇爽打臉+金手指+年代】一朝重生,被罵人渣!罵她是人渣?不!她可是糙漢老公的心尖寵~意外得到物資空間就罷了,竟還多了一項瞬間移動特異功能!手握物資空間,身傍瞬間移動,糙漢老公撩起來,發家致富搞起來,萌萌崽崽養起來~啥......親親老公也重生?他也有金手指?來來來~~~夫妻連心,其利斷金!親親我我,報效祖國!展開

《驚!七零嬌知青,撩糙漢海島養崽》章節試讀:

「黎青青,這輩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這是你的命!」

「唔~」

黎青青被一聲低沉暴怒的嗓音驚醒,頭痛欲裂。

還未睜眼,抬手揉了揉沉重的眼皮。

等等!!!

這聲音好熟悉。

她猛的睜開雙眸。

映入眼帘的,是她前世新婚老公--陸謙!

倏地,她眼圈泛紅,死死咬緊下唇,低唔出聲。

她重生了!

蒼天不負她的苦心,終究回到這個男人身邊了!

「哭啥哭,我可沒虧待過你!」

陸謙眉頭緊皺,小麥膚色的臉上更顯暗沉,狹長的眼尾泛着一絲擔憂。

「就是,你還有臉哭?」突然,一旁衝過來幾個氣勢洶洶的村婦。

「新婚一個月你就跟野男人跑,你還要點臉嗎?」

「你這樣的就是不要臉,沒心肝,就是人渣!」

「……」

幾個大嬸的謾罵聲,聲聲入耳!

「幾位嬸子,她是我媳婦,不麻煩你們教訓她了。」

不知為何,陸謙眉頭皺的更緊,嗓音低沉,眼中藏着不悅。

顯然,他不喜歡別人替他教訓自己的媳婦。

真要教訓,也是他親自來!

黎青青卻是一點不氣,反倒感動的想哭。

她們罵的好,罵的對!

怪她前世眼盲心瞎,錯信那對狗男女,最後落得個慘死冰河,還差點失去清白的下場。

害的父親心臟病發,當場去世。

母親和她脫離母女關係,卧床不起,不久後也離開了人世。

而眼前這個身穿的確良襯衫,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男人。

為了替她報仇,殺了那對狗男女。

甚至連那兩個企圖毀她清白的人也收拾了,自然也毀了自己的一生。

他本來是退伍軍人,雖然脾氣火爆,但做事有頭腦,有大好的前程。

都是因為她,最終他抱着她的屍骨死在了冰冷的河水裡。

她重生了,重生在1979年。

她剛滿19歲,和陸謙新婚一個月。

雖然物資匱乏,但是充滿了人情味的年代。

這天,她聽信渣男的話,說是有機會回到北方城市裡的家。

她沒多想,就跟着趙衛剛跑了。

兩個人逃跑時,不小心跌入海水裡,被陸謙救回來。

那個渣男趙衛剛,怕被人發現,跑的比兔子還快。

雖然重生的時機不好,但還有機會,一切才開始!

黎青青直起身子,眼圈泛紅,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此刻,她只有一個想法--

撲進她男人的懷裡,狠狠哭上一場!

「別哭了,我們回家!」

說著,陸謙彎腰打橫將黎青青抱進懷裡,徑直向自家院子里走去。

「哎呦哎呦~這個陸謙啊真是被她迷的五迷三道的,沒救嘍!」

「那女的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長得不正經,你看那眼睛,像狐狸精似的,見誰勾誰!」

「呵呵~劉嬸,誰說不是呢?你可管好你家強子,別被她勾去嘍~」

「……」

黎青青也不說話,蔥白的小手緊緊勾着陸謙的脖子,胸口劇烈起伏,壓抑着悲傷與感動的情緒。

呼出的熱氣噴洒在男人寬厚的胸膛,有絲麻麻的感覺,再加上觸碰到她那片柔軟,不自覺的臉紅到了脖子根。

進了家,看着熟悉的土牆院子,黎青青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悲傷,痛哭起來。

陸謙眉頭緊鎖,小心將她放在凳子上,轉身拿了一條毛巾遞給她。

「那些嬸子的話,你別放在心上,只要以後好好跟我過日子……」

「阿謙,對不起!我好好跟你過日子,我以後一定好好跟你過日子!」

黎青青的反應讓陸謙一愣!

有些不知所措。

「知道就好!」

陸謙是橋灣村出了名的暴脾氣。

不過為人正直,面冷心熱。

雖然如此,在村裡也得罪了不少人。

那幾個嬸子出來為他說話,一是看不慣黎青青。

二是陸謙平時也沒少幫忙。

當初黎青青死活瞧不上這個大老粗,說話沒個輕重。

可現在回想起來,他在自己面前已經儘力在改了。

只不過,那個時候她也從來沒有給過他一個好臉色。

導致兩個人之間,結婚一個月,也沒有坐下來好好說過話。

「阿謙,我冷。」

黎青青眨着水露露的大眼睛,望着陸謙,聲音軟糯好聽。

掉進了河水裡,身體有些發抖。

「我去燒水」

陸謙沉着臉,愣了愣。

打量了她片刻。

轉身推開木門走了進去。

黎青青望着他魁梧的背影,抿了抿唇。

老公,這輩子我不但要跟你好好過日子,還要跟你生崽崽!

大約十分鐘後。

「陸謙,你給我出來,你算老幾?你憑啥管我們家的事?」

突然,門口傳來隔壁王大娘的怒吼聲。

黎青青一聽,不好!

這是來找茬的。

王大娘是村裡出了名的潑婦加長舌婦,罵起人來那叫一個史無前例的難聽。

不知道她家憨憨老公,又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公道話!

「我出來了,有啥事您直說!」

陸謙拉開廚房門,臉色帶着不耐煩看着站在門口的王大娘。

「你憑啥教唆栓子分家,你這是安的啥心?你是看我們家日子過的好,你心裏難受是不?」

「自己管不住媳婦,跟野男人跑了,就眼紅別家過的好,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王大娘單手掐腰,另一手伸出手指頭,指着陸謙的方向。

陸謙剛想開口說什麼。

只見黎青青猛地從一旁的木凳子上,站了起來。

嬌小的小身板快速的走到王大娘面前,抬手拉着她,低聲說,「王大娘,有啥話好好說,我家阿謙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我給大娘賠不是了,對了,我媽給我寄了兩瓶麥乳精,等下我給大娘送過去,您可一定不能拒絕!」

王大娘一聽麥乳精,還是兩瓶!

眼睛立刻放光了!

「這......這咋好意思,我可不是來......來要你家東西的,我是......」

「大娘,看您說的哪裡話,我當然知道了,咱們都是鄰居,您又是長輩,我應該孝敬您的。」

「我說黎知青啊,你和他這是和好啦?」

王大娘看黎青青這護犢子的樣子,也不像感情不好啊,有點奇怪。

「哎呀,大娘,看您說的哪裡話,我和阿謙感情好着呢,來年還準備抱個大胖小子呢!」

「好,好!大胖小子好!」

王大娘邊說邊笑。

不遠處的陸謙一臉懵,不知道倆人在嘀咕啥。

黎青青的嘴角快要揚上了天。

有了王大娘這個移動大喇叭。

明天村東頭的老槐樹下——

她和陸謙絕對是議論的中心!

晚上她可要好好表現,想要生崽崽,也得生米煮成熟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