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遊戲:BUG玩家
驚悚遊戲:BUG玩家 連載中

驚悚遊戲:BUG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甜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梁旭 梁芷柔

【無限流+無敵流+殺伐果斷+全員智商在線+單女主】鬼怪費勁心思精心算計?對不起,一拳解決!玩家們垂死掙扎,齊心協力共度難關?對不起,一掌拍散!梁旭:強者的世界,就是這麼樸實無華我梁旭只想體驗遊戲的樂趣虛假的推理,極致的武力!展開

《驚悚遊戲:BUG玩家》章節試讀:

隨着時間流逝,心中的慌亂緩緩消逝,顧依然這才意識到情況不對。

因為門外,太安靜了!

如果剛才是鬼在追殺梁旭,怎麼連呼救聲都沒有聽見?

更何況現在時間過去這麼久了,慘叫聲也遲遲沒有傳來,或許剛才的情況並不是猛鬼追趕。

而僅僅因為——尿急?

想到這一層面,顧依然心下鬆了大半。

看向昏死的郭巧,她張開的嘴已經開始流哈喇子。

儘管屋內燈光明亮,可絲毫不能帶給她安全感,反而給了顧依然一種鬼物無處不在的感覺。

還是去找梁旭吧?好歹他還清醒着。

想着,顧依然緩緩轉動把手,閉着眼睛挪到剛剛打開的門縫上。

冷風,透過門縫壓在眼皮上,宛如有一本厚厚的書蓋在眼皮上,讓顧依然睜不開眼。

她只好在心裏不斷鼓勵自己:顧依然!現在很安全,你可以的!

睜!

眼!

她鼓足勇氣,猛地睜開眼,快速地掃了眼門外的狀況,然後迅速地關上門。

呼~呼~呼!

顧依然大口呼吸着,回想着剛才一閃而過的畫面。

門外燈光依舊,走廊空曠,左側廁所的燈光亮着,初步判斷沒有問題。

這下,顧依然心中總算穩定下來,打開門,躡手躡腳地往廁所靠去。

咔咔咔!

門在裏面被反鎖了,顧依然擰了幾把,沒擰開。

廁所里隱隱約約傳出來梁旭的話語聲,鬼使神差的,顧依然附耳細聽。

冰涼的門面刺激着神經,她清晰地聽到門內梁旭兀突突的來了句:「這能復原嗎?」

頓時,心中疑惑萬分。

什麼東西要復原?裏面還有人?他在和誰說話?

再次附耳傾聽,就只能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而後一切歸於寂靜,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聲。

聽不出裏面發生了什麼,但顧依然的直覺告訴他事情有些不對勁,就當她準備敲門詢問狀況的時候。

砰!

一聲巨響,震得耳膜快要撕裂開來,『轟轟』的聲響一直在腦袋裡回蕩。

顧依然捂着耳朵跌倒在地上,耳里電鑽般的劇痛讓她痛不欲生。

慌亂中,她看向廁所,門此刻已經已經深深陷了進去,隨時都要脫落一般,牆上更是張開無數裂縫,漆黑的裂縫裡,死亡正在向她招手。

門裡發生了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鬧出如此大動靜,還能有人活下來?

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趕緊跑!

可是,這雙腿怎麼用不上力了?

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顧依然用力地捶着自己的雙腿,「快動啊!快動啊!」

然而,無論怎麼用力,雙腿依舊抖如蹦迪一般。

餘光瞥去,牆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恢復如初,那股死亡的危機感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顧依然懵了,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怎麼回事?難道剛才我看見的是幻覺?

不!剛才絕對發生了什麼!

耳里的疼痛刺激着大腦,讓她瞬間否決了剛才是幻覺的想法。

轟!

歘(chua)!

嘩啦啦啦!

廁所里持續傳出陣陣稀奇古怪的聲音,每一聲,都嚇得顧依然顫抖一次。

她已經放棄捶自己沒有知覺的雙腿了,她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膝蓋被什麼擊中了,導致下肢癱瘓了。

難道今天我顧依然就要死在這裡了?

我不甘心!

我還沒有考上大學,我還沒有談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還沒有好好孝敬父母,還沒有……

淚如泉湧,顧依然卻感受不到淚水的溫度。

廁所門內,已經很久沒有傳出聲響。

就在顧依然自我欺騙一切都過去之時,門緩緩打開。

心瞬間提到嗓子眼上,奈何她雙腿依舊無力,只得緊緊地靠在牆壁上。

心裏萬分恐懼,全身已經不受控制。視線卻從門縫裡挪不開,眼睛更是瞪得難受。明明害怕得要死,卻連閉眼的動作都做不了!

鬼!

是鬼!

是鬼控制住了我的身體!

快跑啊!

顧依然心裏在瘋狂咆哮,身體卻只是僵坐着。

然而,映入眼帘的一幕讓她的瞬間獃滯!

梁旭居然完好無損的從廁所里走了出來?

牆都裂成那樣了,他的衣服居然都沒破?

他,還是人嗎?還是梁旭嗎?

嗒!

一聲清脆的響指把顧依然從獃滯中拉了回來,就聽梁旭一臉冷漠地威脅道,「早點休息吧!」

冰冷的聲音如同一把鋼刀刺進內心,顧依然立馬就想要逃跑,僅存的理智卻制止住了她。若是無視鬼的威脅,恐怕自己的下場會更慘吧?

再者,她,能跑嗎?又能跑去哪兒?

漆黑的超市?享受被鬼追殺的刺激?

隔壁的宿舍?帶鬼團滅全部人?

盯着梁旭那惡魔般的背影,深深的絕望感湧上心頭。

完了!

全完了!

全都得被它殺死!

「你不睡的嗎?」倚在門框的梁旭如是道。

又或者,這是鬼的警告!!!

如霹靂弦驚,顧依然只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連滾帶爬地衝到床上,慫進被子里。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被子里,顧依然控制不住地顫抖,同時小聲的安慰自己,哪怕她心裏知道這是徒勞。

不求有效,只為心安,哪怕只是那麼一丟丟。

顧依然的舉動,讓門側的梁旭一臉懵。

梁旭看着不斷抖動的鋪蓋團兒,心生疑惑:不是讓她在屋裡待好嗎?怎麼出來了?難道是屋裡有鬼?

掃視屋內,布置如常,除了依舊還在顫抖的鋪蓋團兒,沒有任何異樣。

再三確認後,梁旭關燈睡覺。

一覺醒來,神清氣爽,梁旭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的一天。

讓梁旭難以相信的是,鋪蓋糰子居然還在顫抖。

該不會她抖了一晚上吧?抖M都沒她這麼厲害吧?

作為同學,梁旭覺得有必要幫她一把,一個小小的安慰有時候會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猛地扯開被子,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見顧依然尖叫道:「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她一邊叫着,一邊閉着眼往後退,腦袋搖成撥浪鼓一般。

尖銳的叫聲,還順帶驚醒了郭巧。

剛醒的郭巧也不知是受了什麼刺激,也跟着一同尖叫。兩道高音,交叉組成了一個3D環繞音效。

梁旭的剛揚起的笑容僵住了。

我就想當回好人,怎麼這麼難呢?

刺耳的聲音聽得人頭疼,梁旭把被子揉成團扔回顧依然懷裡,「做什麼夢了?嚇成這樣?」

推門而出,就見腫着臉的體委堵在門口,滿臉怒意地看着自己,「怎麼回事?」

他偏頭看向屋內,一張扭曲的醜臉瞬間漲紅,揮拳捶在牆上,怒吼道:「你幹了什麼?精神病!你信不信我揍死你?」

梁旭回頭瞄了眼屋內顧依然,心道確實看起來很慘。

床上凌亂無比,她的頭髮更是堪比亂雜草,紅腫得發黑的眼圈看起來像哭了無數次,那布滿血絲的雙眼她看起來處在崩潰的邊緣。她什麼也沒說,就呆坐在床上抱着被子,一臉生無可戀的模樣。

不管怎麼看,都像是發生了見不得人的事兒的樣子。

梁旭有些頭大,要是體委一個想不開,被右手裡的鬼一拳轟碎的話,自己豈不是成了殺人犯了?

不對,準確點,或許是防衛過當致使他人死亡的過失罪?

體委表情猙獰,他揪着自己的衣領,再次吼道:「精神病,你說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