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她穿越成了白月光的前妻
驚!她穿越成了白月光的前妻 連載中

驚!她穿越成了白月光的前妻

來源:google 作者:我愛玉液瓊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安南 現代言情 顏司明

三十八歲的夏安南身價千萬,家庭幸福,可一覺醒來,她穿越到了十年前的一個異時空變成了高中暗戀對象顏司明的前妻她決定在兩年之內一定要贏回顏司明的青睞,養壯豆芽般的兒子可看似對她深情款款至死不渝的男配何思遠,卻掌握着一個驚天的秘密讓她陷入一場龐大的權利和財富的爭鬥之中正當她以為她擺脫了追殺,與男主顏司明感情熱烈時,異人裘子虛告訴她,她在這個時空只有兩年的時限她要是找不到回去的路,她最終將化為一場虛空,無影無蹤而每天凌晨虛弱的夢境里,總會讓她看見了另一個時空的丈夫和兒子,因為思念她,二人思念成疾何去何從?一場關於命運,關於感情的巨大抉擇擺放在夏安南的面前展開

《驚!她穿越成了白月光的前妻》章節試讀:

而始作俑者則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帶着顏子安在案台前做着什麼食物。

一大一小,兩人都圍着同款不同大小的Hello Kity 的圍裙,每人手上拿着一根黃黃的玉米棒子。

「安安,就這樣,你把這些嫩嫩的玉米一個一個剝下來,然後媽媽一會給你做松鼠玉米怎麼樣?」

夏安南一邊說著,一邊示範着如何把玉米粒剝到面前的玻璃碗里。

「媽媽,松鼠….松鼠玉米是什麼?是給松鼠們吃的嗎?」

顏子安怯怯地問道。

他明顯還沒適應突然變得這麼熱情溫暖的媽媽。

「對啊,」夏安南扭頭彎腰寵溺地颳了一下顏子安的鼻子,「就是給你這隻松鼠吃的。」

一縷長發從夏安南的鬢角上滑落下來,她用手背輕輕地把它們往耳朵後攏了攏,可她的發質又順又滑,根本不聽話。

結果,更多的頭髮散了下來。

她只好將就着歪着頭。

頭頂黃色的燈光柔柔地鋪散在她的側臉上,蜜橘色的光暈,讓她宛如自動發光的光體。

顏司明喉結一滾,瞬間又想起什麼,偷偷攥緊了身旁的拳頭。

「媽媽。」顏子安仰頭,扔掉手上的玉米棒,雙手抱住夏安南,「媽媽,你能天天都像這樣嗎?我好喜歡好喜歡現在的媽媽。」

夏安南一愣,現在的媽媽?這孩子是多麼的缺愛啊!原主是造了什麼孽哦?

「顏…顏總,這還是夏姐嗎?」

跟在後面趕來的小翠,瞪大眼睛,也是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眼前溫馨的畫面。

「你們離婚了,夏姐反而變好了,要是早知道這樣,你們早點離婚好了。」小翠脫口而出。

瞬間,顏司明周身籠罩着一層寒氣,冷冷地回頭責罵道:「閉嘴!」

小翠嚇得縮了縮脖子,立馬捂住嘴巴,又輕輕掌了三下,完了完了,她早晚得死在這張口無遮攔的嘴上。

「安安!回房間練琴去!」顏司明大踏步走過去,一把扯下顏子安的圍裙,奪過顏子安的手上的玉米棒,「砰」地一聲扔到案台上。

夏安南被顏司明的怒氣震得不自覺地抖動了一下。

正在發愣的何嫂回過神來,不滿地責備道:「明明!你這是在幹什麼?」

何嫂和何叔五十多歲,聽說顏司明也是他們一手帶大的。

要不是這份情誼,夏安南想,誰也承受不了顏司明這份可怕的怒氣和炮火。

「小翠!把安安帶走!何嫂,你也出去一下!」

顏司明頭也不回地吩咐道。

「哦哦哦!」小翠一疊聲地應和着,然後跑過來,拉着顏子安。

顏子安委屈的小嘴緊緊地抿着,一副想哭又不敢哭得樣子,淚水不停地在眼眶地打轉,沒一會兒,烏黑的瞳仁終究承受不了它們的委屈,淚水像夏日擊打在荷葉上的暴雨,滾滾而下。

「不許哭!抱走!都走!」

顏司明簡單的一句話,卻是對三個人下了命令。

一眨眼,廚房裡只剩下了夏安南和顏司明。

突然,顏司明出手如風地捏住夏安南的下巴,強迫她仰視着自己。

「你是故意的,對不對?我讓你在大宅里滯留兩年,就是讓安安慢慢適應你的消失。你倒好,婚一離,你卻百般地討好他,讓他感受到你的愛,體會到你的溫暖。兩年後,你再狠心地離開。你是報復我,對不對?報復我讓你滯留兩年?如果你不願意,幹嘛又要答應我?啊?!」

顏司明眼底血紅,一張臉上疲憊的猶如菜色,可即使這樣,也掩飾不了他帥氣得神色。

怎麼說呢?就是那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哦,不不不,我見猶憐應該形容女人,可不知道為什麼,夏安南心疼的直抽搐,莫名其妙地覺得這個詞,此刻用在他身上尤其合適。

她整個青春偷偷暗戀的愛人啊!

那時,為了不打擾他,她疼的無數次地咬破嘴唇的人,怎麼會變得如此的偏執和狹隘?

他和原主之間到底經歷了怎樣的感情撕扯和傷害?

突然之間,夏安南對原主產生了無比的憤怒和憤恨。

可…可現在她佔了原主的身體。

她不是原主又是誰吶?

她難道要痛恨自己嗎?

「司…司明,你冷靜一下!」夏安南抬手想推開顏司明的手,「我只想讓安安吃得更好一些,他實在太瘦了!」

「是嗎?」顏司明冷笑一聲,「他都五歲了,現在才知道心痛,你早幹嘛去了?還是你現在才意識到你是當媽的人了。可惜….」

可惜你已經不是我的老婆了。

顏司明生生吞了後面一句話。

他放開了她的下巴。

「咳咳咳….」夏南安一陣咳嗽和心慌。

原主這破皮囊除了好看,好像已經弱不禁風,夏南安厭惡地偷偷捏了捏大腿。

不行,從明天開始,她和顏子安都得起來跑步運動。

這樣弱不禁風的樣子實在太煩了。

想她以前可是校運動會的八百米冠軍。

還有,眼前這個男人,她一定讓他重新開心快樂起來。曾經的陽光少年,不應該帶着沉重的枷鎖活着。

一念至此,夏安南反客為主,也原樣捏住顏司明的下巴。

可惜他的個子實在太高,她得微微踮起腳尖才行。

原主的身體本能地怕他,她夏安南才不怕。

穿越之前,她夏安南已經三十八歲,她好歹比他多活了十年,十年的摸爬滾打,在心理上,她比他成熟很多。

更何況,她在她原來的世界裏,除了本職專業,她還是一名小有名氣的網絡心理諮詢師。

她就不相信,她搞不定顏家大小兩個男人。

顏司明被夏安南的動作搞得一愣,回過神來,低吼道:「你要幹什麼?」

語氣雖狠,可他的身體卻一動未動。

夏南安嫵媚地一笑,心道,這人身體比嘴誠實。

「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不喜歡被人捏着下巴。我也要你嘗嘗這種捏下巴的滋味罷了。還有….」夏安南加深了笑容,「你現在是我前夫,但安安永遠是我兒子,我想怎麼對他是我的事情。兩年之約是你主動定的,不是我,我只是順手推舟罷了。還有還有….」

夏安南也是出手如風,改捏為摸,輕輕摸了一把顏司明的臉頰,邪魅地一笑道:「你比以前更帥,我更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