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錦鯉賢妻
錦鯉賢妻 連載中

錦鯉賢妻

來源:外網 作者:傲梅如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傲梅如霜 都市言情

現代玄門弟子裴?穿越到古代世界。不料被煦國君主出賣,裴?放下陳舊觀念,親上戰場,一舉亡了母國。程恪上交兵權相位,裴?受封將軍虛名。夫妻二人從此不理政事,閑雲野鶴。世人不解,以為其惡毒,稱其為「本朝第一毒女」。展開

《錦鯉賢妻》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程恪聽了這話沉默了一會,才微點了點頭。
「說吧。」
「你和宮裡頭要害我的那個人是什麼關係,她是你的主子?還是你從她那兒買了我?」
「這村子欠她們家的,人情債。」
裴玥聽了這個答案,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小山村裡的人,也和那些王侯將相有人情往來么?
她早就懷疑他的身份了,但這樣直接問,程恪一定會避而不答。
「你當真是個嗜酒的醉鬼?」
聽見這麼一問,程恪似乎面有赧色,半晌才憋出一句:
「我……原本不是。」
看着這性情冷淡的人難得表露出一些情緒來,裴玥覺得有門兒,但也不能急於一時,就沖他笑了一笑以示友好。
「吃飯吧。」
程恪也不看她,微一點頭,坐在了飯桌跟前。
兩個人都餓壞了,這頓飯吃的很是香甜,沒用多長時間,一整隻雞已經被席捲而空。
「我做了飯,你就來洗碗如何?。」
裴玥瀟洒地當了甩手掌柜,程恪似乎也覺得蠻公平,毫無異議。
解決了溫飽問題,她這才有功夫盤算起來。宮中那個要害自己的人,其實好像並不太在意自己的性命,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自己在她眼中不過是一隻螞蟻。
這必定是個位高權重,且家族也有些勢力的人。
但裴玥從未和這樣的人有過過節,瞎猜不是辦法。如今唯一能做的,該是想辦法聯繫自己的父親,僅州知府裴恭遠。
山高水遠,如今她裴玥只是個朝不保夕的小小農婦,要想給一個知府送信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且那個怪胎程恪好歹也是看守自己的人,多半不能輕易過了這關。
要想辦法多賺些錢,手裡有了錢才好辦事。再同程恪搞好關係,多套些線索出來。
裴玥心中定了主意,這一天一夜沒合眼的疲乏就佔據了上風。她本想只靠在榻邊歇一會兒,沒成想這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破曉時分。
再一醒來,屋子裡已經不見了程恪的蹤影。
大概是昨夜出去喝酒還沒回來?
裴玥來不及理會這酒鬼去了哪兒,起床燒了一大鍋熱水,沐浴焚香。
香是集上買回來的劣質檀香,但這並不影響什麼。裴玥此刻靜心寧神,緩步繞桌走了三圈。
一卦打完,裴玥略有些驚訝,竟是跟昨日一模一樣的卦象。
她照舊上山,一路都在猜測着今天的收穫,總不會還是開掛一般打了兩隻野雞?
走了沒多久,裴玥就聽見遠處有動物的哀嚎。
她順聲而去,見是一個黑壯的獵戶帶着個十來歲的孩子。獵戶站在一個陷坑邊上,正拖出來一頭極為漂亮肥壯的雄鹿。
那雄鹿陣陣哀鳴,裴玥看着獵戶卻眼睛一亮。
「這位大哥,捕獵殺生是罪孽,你換個謀生的活計更好些,否則業力相加,就更娶不到媳婦兒了。」
這獵戶看上去已過而立之年,奸門凹陷晦暗,且有細碎紋路相擾。眼中也含水,是個為情所困之人。
他一聽這話,不知前因後果,一下子就瞪圓了眼睛,怒道:「哪兒來的娘們?敢咒你老子!」
「我可不是咒你,我是替你指路之人,」裴玥神色泰然地迎上他的眼睛,「你有個愛而不得的女人,她身形單薄,性情清孤,與你青梅竹馬,只是此刻已經交了大運,變成了個貴人。你覺得此生再不能相見……」
裴玥說一句,那漢子的臉色就驚懼一分,到最後聽得有些愣了,喃喃道:「小雲從來都不知道我喜歡她,沒人知道……你怎麼知道?!」
「把這鹿給我,我告訴你怎麼再與她續一段緣。」裴玥直截了當。
「好好好!」
那獵戶想也不想使勁兒點頭,裴玥就問了他的生辰,將倆人在何處重逢、如何相處等細節一一教授給他。
「你們確是正緣無疑,只不過最終結果如何,還要憑你們自己的造化。」
裴玥囑咐完最後一句,準備帶上自己掙回來的鹿下山去,誰料那漢子卻登時換了一副凶神惡煞的面孔,死拽着鹿不放,耍起無賴來。
「怎出爾反爾?」
裴玥也不急,一雙清泠泠的眸子盯着他。
「這可不能給你,小高村誰不知道這山上的野物都是歸我們幾家獵戶的,你一個面生的婆娘,來瞎摻和什麼?」
獵戶一臉不耐煩,完全不是剛剛誠惶誠恐的樣子了,還特意往裴玥跟前走了幾步,試圖用自己黑熊一般的體格嚇唬人。
「你們獵戶可有向衙門按時繳納租賃這山頭的費用?還是說你們將這山買了下來?即便這頭鹿是你自家養的,你剛才不是答應了我用它來做卦金?」
裴玥心情不錯,逐條挑出他的錯誤。
「我……老子就不給你!」
黑臉獵戶瞪着一雙牛眼,吭哧了半天也不知怎樣反駁,索性瞪起眼睛一把將裴玥推了個趔趄。
「這鹿就是我的!小二子,走!」
說完拖着鹿就要走。
那被稱作二子的小小少年郎卻站在那兒,看也沒看獵戶一眼,滿臉執拗地擰着眉頭道:
「她說的對!」
這尚有些稚嫩的聲音響起,氣得獵戶登時就豎起了眉毛。他怒不可遏,卻因為嘴笨,想不起來說詞,半天也沒接上一句話。
裴玥見獵戶吃癟,忍不住讚賞地看了那孩子一眼。雖生在山村,他長得卻很好,皮膚白凈,小臉蛋很清秀,就是瘦弱了些。
「一個孩子都比你更明事理,把獵物留下,我就當今天的事沒發生過。」
獵戶聽裴玥這麼說,登時暴怒,將那頭鹿「轟隆」一聲扔到路邊,回手就給了那孩子一個大巴掌,又鐵青着臉色朝裴玥衝過來。
男孩兒平日里大概是營養不良,被那蒲扇一般的大手打了一下,整個人就斜倒下去,吐出半顆帶血的牙。
裴玥看在眼裡,鮮紅的血跡觸目驚心。
欺負個小孩子算什麼本事?
裴玥心中火起,生出了一計,扭過頭念叨着就要下山。

《錦鯉賢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