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連載中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桃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瀟瀟 現代言情 靳少華

報復一個女人最好的辦法是什麼?睡了她的男人!她依舊吃的心安理得無數的閃光燈和叫罵後,她終於全身而退,卻不想這個男人打算和她至死方休?你以為靠「體力活「讓她生不如此是一個男人最好的報復辦法?那你還真是想多了,這個男人何止讓她生不如死!根本就是想讓她英年早逝!展開

《靳少嬌妻太調皮:寶貝,乖一點》章節試讀:

  冷瀟瀟被一群人堵在門口的時候,還在和靳少華糾纏一起。

  門咣當作響,室內卻旖旎一片。

  冷瀟瀟望着身上男人,唇角含笑,媚眼如絲,如同一隻帶刺的玫瑰。

  男人小麥色肌膚上布滿抓痕,可見情況是多麼的激烈。

  靳少華身居高處,身子還不停在冷瀟瀟身上起伏,一張冷漠如冰霜的臉審視着她,「求我,我就讓你在冷家解脫。」

  冷瀟瀟不屑轉過頭,卻被男人用手狠狠的抓住下巴。

  冷瀟瀟勾住男人的脖頸,緩緩勾起唇角,殷紅的唇瓣一張一合,眸中異常清澈,「小姨夫,以後不要輕易相信女人,尤其是我這樣漂亮的。」

  男人抿住唇瓣,像是要得到發泄,在女人身上馳騁起來。

  冷瀟瀟嘴角笑意很濃,她望着眼前男人,心中的報復感愈加濃烈起來。

  靳少華可不是每個女人都能睡的,身為市內首屈一指的公子哥,帥氣多金那是必然,不然薛姍那個賤人也不會霸佔着不鬆手。

  等兩人結束後,靳少華身披浴袍坐在躺椅上,指尖點燃一根煙,霧氣繚繞,他望着從浴室走出來一絲不掛的冷瀟瀟,眼神冷成冰塊!

  冷瀟瀟覺察到冷颼颼的目光,轉過頭來,對他輕輕一笑,婀娜的朝他走過來。

  沒錯,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小姨夫,不過那又怎樣,她敢搶閨蜜的男友,就敢睡小姨的未婚夫!

  比起冷家,靳家那才是稱得上有錢人家。

  冷瀟瀟勾住男人脖頸,坐在他的大腿上,手指從他的胸前滑緩慢滑下,耳邊是嘈雜的砸門聲,也絲毫影響不到屋內的兩人。

  「你說是我的活好還是小姨活好?」

  靳少華一把抓住冷瀟瀟繼續往下滑的小手,凜然道:「只要你求我,冷家就不會知道你所做的這些勾當。」

  「知不知道,有什麼區別么?」

  砸門聲彼此起伏,一聲嘹亮的女生響破天際,「冷瀟瀟你個賤人,趕緊給我滾出來!」

  冷瀟瀟俯身親了一下男人的臉,起身就要去開門。

  靳少華直起腰身,猛然抓住冷瀟瀟的手腕,「是你把她喊過來的?把我當成什麼,報復冷家人的工具?」

  他還是第一次玩弄於鼓掌,冷冽的氣息蔓延整個室內,就連冷瀟瀟都渾身一顫。

  她轉過頭對着男人笑顏如花,美得不可方物,「我睡你,不是因為你是靳家公子哥,而是薛姍的未婚夫!」

  靳少華將牙咬的咯嘣作響,看着女人一張懾人魂魄的小臉,真想將那副嘴臉撕的粉粹,真他么的刺眼!

  他眸光暗淡,牙齒縫裡擠出一句話,「真騷真賤!」

  「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這麼騷這麼賤,逢場作戲而已,男人,這場戰役,你不虧!」

  他是你未來的小姨夫!

  冷瀟瀟邁着輕盈的步子朝着門口走去,肩上的浴袍故意滑下,露出曖昧的痕迹。

  她轉動把手的那一刻,扭過頭對着靳少華眨了一下眼,旋即門開了,一股冷風吹進來,薛姍率先走進來,還未等冷瀟瀟反應過來,緊接着聽到『啪』的一聲,響徹屋內。

  「騷狐狸,你怎麼可以去勾引少華,他是你未來的小姨夫,你還要臉不要臉了。」

  冷瀟瀟的髮絲從背後散落到胸前,她勾起笑容,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角。

  薛姍撕裂的聲音吼道,哭的梨花帶淚,我見猶憐。

  冷瀟瀟咬住下嘴唇,扭頭拉住靳少華的脖子,踮起腳便吻了上去,速度快的令人折舌,技法很熟練。

  男人錯愕了一下,旋即摟住女人的腰,占入主權。門外的記着呼啦啦的湧進來,閃光閃爍個不停。

  一陣熱吻結束後,冷瀟瀟轉過身子,拉了一下浴袍,上面的痕迹毫不保留的露出來。

  「沒錯,我就是賤啊,不然怎麼能比你先睡到他呢?」

  冷瀟瀟揚起一張小臉,上面還保留着五指手印,一頭栗色長發散下來,迷人又性感,那副囂張的模樣,着實讓在場的記者吃了一驚。

  薛姍氣的只顧得嗚咽,死死咬住發白的唇瓣,餘光撇到靳少華冷漠的臉,才忍住上去廝打她的衝動。

  「你不知廉恥,和下屬狼狽為奸,將公司攪得一塌糊塗,損失好幾個億,姐夫剔除你的股權有什麼不對,你至於這麼報復冷家嗎。讓我們冷家跟着你一起蒙羞嗎。」

  薛姍嘶啞着聲音哭道,她從來都是知道冷瀟瀟放蕩,沒想到有一天放蕩在少華的床上,那是她千辛萬苦想要嫁的男人,她絕對不會任由冷瀟瀟將這一切給毀掉了。

  「別一口我們冷家,我姓冷,你可姓薛!」

  冷瀟瀟的身高比薛姍高那麼一截,氣勢逼人,居高臨下望着她。

  此刻,站在一旁的男人,面色如灰,他竟然被人擺了一道,從來沒有人敢在他的頭上耍心機。

  他掃了一眼門口的記者,嘴角噙着冷笑,將視線再次挪到冷瀟瀟身上。

  那些記着被他這麼一看,嚇得手中的攝像機都掉在地上,他們深深了解靳家少爺是個什麼性子,敢報道他的新聞,那無疑是不想在在圈子裡混了。

  今早上他們收到消息,短訊沒有留名,卻是知道是關於靳少華的緋聞,這一報道出來,肯定嗖嗖的上頭條。

  不過現在想來,這件事情要比想像中複雜多了。

  一些剛入行的新人,不顧老人們勸說的眼神,不知死活的舉著錄音筆來到靳少華面前,很老套的連環問了好幾個問題。

  「請問靳總,身為薛姍的未婚夫,出軌自己名義上的外甥女,是何感受?」

  「如果這件事情被薛總知道,您就沒有顧忌到後果,還是說,您已經想好退路?」

  「這件出軌的背後,到底是誰逾越那條鴻溝,是您還是冷家二小姐?」

  那個記者喋喋不休的問下去,忽略集少華越來越黑的臉,一旁記者已經退出門外,他們還想要保住手中飯碗,只聽見一聲慘叫聲,緊接着一抹狼狽的身影被人從裏面直接踹了出來!

  屋子裡重新安靜下來,所有的集中力都在靳少華的身上。

  薛姍被嚇得抖了一下,卻還是瑟瑟的走上前,淚眼婆娑的望着他,「少華,我知道你是被逼着,被勾引的,我不怪你,都是那個賤人惹得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