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今夜良緣
今夜良緣 連載中

今夜良緣

來源:google 作者:華美人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羽 笑紅芸 都市小說

為守候愛,放棄前途,三年婚姻終究抵不住現實誘惑,妻子卻是追求「享受」生活的女人自此,方羽一展男兒本色,職場崛起,權力在握,征服紅顏,走上巔峰……展開

《今夜良緣》章節試讀:

方羽走出銀行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鐘,銀行馬上要關門,他是最後一個來**的人。

夏日的陽光,依然灼熱,照射在臉上,彷彿要將人的皮膚燒焦。

不過,此刻對於他來說,更加焦躁的不是外面的陽光,而是他的內心。

就在一個小時前,他與妻子夏荷辦理了離婚,成為了一個單身男人。

三年前,他為了大學女友夏荷,來到了濱海市。

三年後,他目睹了妻子夏荷與別的男人在家中。

那一幕,他感覺心腹內就像是喝了最烈的酒,火辣辣的疼痛。

那一幕,他感覺胸口就像是塞了最厚的棉花,讓他窒息要命。

性格高傲的方羽,接受不了這個現實,義無反顧的選擇與夏荷離婚。

此刻,剛剛從銀行取出三萬塊錢,就是他的全部。

三年!

三萬塊錢!

就像是莫名的嘲諷,格外刺激。

方羽掏出手機,找到一個標註「芸姐」的電話,撥打過去。

電話響了一聲,另一邊傳來女人開心調侃笑聲:「羽弟弟!想姐姐了?」

方羽聽到這個聲音,彷彿看到女人下賤的被男人壓在身下,很自然的浮現出妻子與別人偷情的一幕,拿着手機的手都忍不住緊緊的握了一下,最後擠出笑容問道:「芸姐,你在哪裡?我要見你。」

「辦公室!你過來吧!」

芸姐嬌笑說道。

「我現在打車過去。」

這一刻的方羽,已經放下了所有的尊嚴,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

要成為一個用金錢駕馭女人的男人!

目光看向天空,心中暗道:夏荷,你不是笑話我窮嗎?你不是說我沒用嗎?你不是說我不能給你要的一切嗎?終有一天,我要讓女人成為我的奴隸。

他要拿到這一百萬的提成,然後僱人查出劉世民的經濟問題,送進監獄,讓這對狗男女不得好報。

一刻鐘後,方羽出現在渤海葯業公司,很輕鬆的進去了。

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作為藥材銷售員的他,是幸運的,能夠有機會見到渤海葯業公司的董事長笑紅芸。

但他也是不幸的,這個女人偏偏喜歡他,甚至承諾,只要與她上床一次,所有的合作都好談。

深愛妻子夏荷的方羽,自然不會做出背叛妻子的事情。

但今天,想到頭頂綠油油的大草原,他決定就要從今天開始,從這個笑紅芸開始,再無感情,只有遊戲,只有金錢,只有玩弄——

女人!

而且,他要成為遊戲的操盤手,把握自己的命運!

我命由我不由天!

方羽暗暗激勵自己。

來到笑紅芸辦公室門口,辦公室的門敞開,笑紅芸正在低頭看文件,栗色秀髮盤在頭頂,露出雪白的脖頸,透過低下的頭,能夠看到一抹若隱若現的美好風光。

對於女人,方羽已經很熟悉。

女人身體,方羽更非常熟悉。

想到這個女人要睡自己,他心中已經將其定義成下賤女人,湧起一股想要玩弄的心思。

笑紅芸正好抬頭,看到方羽站在門口盯着自己。

放下手中的筆,抬手輕輕的撩動一下擋住眼睛的秀髮,看向方羽,嫣然笑道:「羽弟弟來了?怎麼不進來?」

站起身,足有一米七身高的身體,顯得頎長性感。

美麗的鵝蛋臉,透着高貴,舉手投足間帶着一抹成熟風韻,萬種風情。

若是按照長相,這個女人能夠甩夏荷兩條街,但偏偏方羽對笑紅芸沒有任何感覺。

「羽弟弟這是怎麼了?氣色不好,整個人身上都帶着一種陰鬱,彷彿,彷彿就像是失戀了。」笑紅芸杏眼流波溢彩的望着方羽,含笑猜想問道。

方羽聽到失戀,心就像是被針扎般劇烈疼痛。

笑紅芸看到方羽痛苦表情,美眸含笑,「呸呸呸!姐姐說錯了,羽弟弟應該是離婚了才痛苦,對嗎?」

方羽覺得自己此刻就是笑料,非常悲哀,深吸一口氣,如實說道:「芸姐,你說對了,我離婚了。」

「離婚了?」笑紅芸反而驚呼,顯得驚喜,看到門沒關,連忙湊過來,滿臉八卦的表情,低聲問道:「為什麼離婚?快給姐姐八卦一下,姐姐都已經迫不及待了。」

方羽看到笑紅芸高興模樣,猜想她這是覺得能夠睡自己,所以高興,心中更是鄙視憤怒,女人難道都這麼下賤嗎?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都恨不得撲過去嗎?

想到夏荷今天與男人在一起,用的是從來沒有與他一起用過的姿勢,心中更是痛苦,堅定判斷,「芸姐,我求你一件事。」

「說吧!」笑紅芸顯得非常大氣,「就算是馬上去把那個男人打一頓,姐姐都幫你。」

方羽心頭一暖,但連忙搖頭,告訴自己,這不是關心。

他將自己從銀行取出來的錢遞給笑紅芸,「芸姐,這是我全部家當,你若是能夠答應我公司產品,我得到提成後,將會給您一半提成。」

笑紅芸看到三捆錢,臉上笑容燦爛,並沒有伸手去接,相反還盈盈笑意的看着方羽,「你知道姐要的不是錢。」

這句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方羽心頭,心中更憎恨女人,都特么的下賤!

深吸一口氣,盡量平和道:「上次你提出的要求,我答應。」

「你答應?」笑紅芸驚喜。

不過,她卻接着雙臂環抱身前,打量起方羽,嘴角都是淡淡微笑,似乎在核實。

方羽感覺自己就像是出來賣的鴨子,等着客人來點,內心很屈辱,但想到自己要快速崛起,報復夏荷,讓那個姦夫遭到報復,離開這座傷心的城市,這是唯一而且最快的途徑,毅然點頭,「我答應。」

「這個事不急,我現在有個要求。」笑紅芸並沒像方羽想的那樣迫不及待,更沒預想的辦公室上演雙人行。

方羽微怔,看不懂笑紅芸。

難道笑紅芸看到自己落魄,這個機會都不給了?

想想自己被夏荷戴綠帽子,也的確可悲,苦澀一笑,平靜看向笑紅芸,「什麼事?」

「這裡不方便,你跟我去家裡吧!」笑紅芸突然開口提議。

方羽再次愣住,心中苦澀,原來還是把自己當成了鴨子。

想到笑紅芸每次大膽主動,甚至提出在辦公室,如今去她家裡,會不會羊入狼窩?

「你不敢?」笑紅芸看向方羽,嘴角勾起完美弧度問道。

方羽收回心思,「芸姐能夠看上,就是我的幸運。」

「回家吃你!」笑紅芸眼中充滿迷人笑意。

方羽心一橫,牙一咬,自己來,不就放下尊嚴來的嗎?

再想到自己被綠,還有個屁尊嚴?

他義無反顧的與笑紅芸離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