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寒門先生
極品寒門先生 連載中

極品寒門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周大茄本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修文 柳丫頭

穿越第一天,官府給送一個女奴天啊我養不活怎麼辦?送走?可是她膚白貌美,可是她溫婉如玉,可是她真的很暖啊~動亂年代,歷史風雲,朝堂之爭,江湖之外,能置身事外否?既然不能,且看我如何攪動風雲!丫頭!放心!我肯定能養活你的!展開

《極品寒門先生》章節試讀:

楊兄也是性情中人啊!

陳洛以為他是去找女人消遣,所以也跑的飛快,跟了上去。

嘿,他也是個性情中人呢!

果然年輕人的愛好都是一樣的!

陳洛身後一個老管家嘆了一口氣,喃喃道:「還是年輕人有活力,我老咯,干不動咯~」

青樓坊!

這整條坊都是各家青樓,出入這裡的人多數衣着華貴靚麗,畢竟沒錢誰會來這裡亂逛?

柳丫頭沒有什麼攤位可言,就是挎着一個籃子,籃子裏面有一些新作的胭脂水粉。像她這樣站在青樓坊賣胭脂的,還有七八個女人。

不過這些女人都沒什麼姿色,反倒是柳丫頭生的清麗純色,比那青樓里的女人還俊俏的多。

「梁少,心滿意足了吧?」

「是啊梁少,這次新來那兩個姑娘,可真不賴!」

青樓坊內,三個醉醺醺的人走出來,為首的梁慶臉頰通紅,一臉滿足。咧嘴一笑,就露出滿口的大黃牙來。他本來已經玩開心了,但是從柳丫頭身邊經過時,頓時就被這個嬌媚的美人勾住了魂。

亭亭玉立,體態豐腴!

肌膚如水,白白嫩嫩!

梁慶眼睛一下瞪直了,「小娘們?賣什麼呢?來,哥全買了!」

柳丫頭就是再單純,此刻也看出梁慶的不懷好意,小心的朝後躲避起來。

「嗯?小娘們還躲?能陪陪梁公子,是你的榮幸!」

「梁公子很大方的,你要是願意陪他一晚,你以後所有胭脂水粉,不愁賣!」

另外兩人立刻堵住了柳丫頭的退路!

柳丫頭頓時心急如焚,她碰上流氓了!在此前被發配商親的時候,她也因為這副皮囊經常被人佔便宜。但是這些青樓的人不一樣,他們是真的要侵犯她!

她已是楊哥的奴,萬萬不能被玷污了啊!

否則外人怎麼看待她?

又怎麼看待她楊哥?

裝胭脂水粉的籃子被打翻在地~

而她也被強行綁起來,往青樓方向拖去~

不!

不要!

柳丫頭眼裡噙着淚,一天的主僕一生的人,她寧願死,也不願讓人玷污~

更何況她不是普通的奴,她是給楊哥陪床的奴!與楊哥,有肌膚之親。

再讓第二個男人碰到她的身體,讓她覺得無比噁心。

柳丫頭終究是沒有這兩個流氓力氣大!

她漸漸絕望!

楊哥~你是我遇到的最好最好的主人。

也是最後一個主人!

若被玷污,她也不想再活着,她活着,就是楊哥的恥辱~

只是這麼好的主家,她捨不得啊!

「滾開!」

就在這時候,楊修文忽然沖了過來,一腳踹的梁慶一個狗吃屎。左右一拳,就把另外兩人打翻在地上。這三個醉鬼不僅醉,而且身體還很虛,所以楊修文沒費什麼力氣就打倒了。

他緊緊把柳丫頭護在身後~

楊哥他~柳丫頭心中動容,眼裡的淚,變成了感動。他那有些瘦弱的背影,竟然格外的有安全感。

就像是站在村民面前,所有人都在指責她,但是他站在她面前,護着她!

而現在,他還護着她!

楊哥!

真好!

「你敢打梁公子,你是誰?在這縣城也不打聽打聽,梁公子是你能招惹的嗎?」

「為了一個蠢女人,梁公子,我讓人直接把他的狗腿打斷!」兩人罵罵咧咧道。

梁慶亦是站起身來,咬牙切齒的瞪着楊修文,「狗畜生,竟然敢打我,你這低賤的奴隸,老子把你狗腿打折,再賣到奴行去!」

周圍看戲的不少人,在得知楊修文打了梁慶之後,立刻投來了同情的目光。梁慶家可是權貴,無人敢惹,這年輕人怕是要遭殃!

梁慶在獨山縣城有着赫赫凶名,但凡是他看上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

誰讓他們家跟縣太爺沾親帶故呢?

「楊兄乃我朋友,你要打斷他的腿?」忽然一聲冰冷的聲音傳來,眾人抬眼看去,來人竟然是陳洛!

縣令宗親,陳家子弟!

跟陳洛比起來,梁慶這沾親帶故可就差遠了,畢竟陳洛是宗親,而梁慶不過是遠親!

他怎麼來了?

梁慶立刻酒都醒了三分,

「陳~陳公子~」梁慶頓時蔫了下去,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跟這位陳公子囂張。只是心裏實在想不通,為何高高在上的陳公子,跟一個泥腿子是朋友?

這怎麼看也不搭啊!

「我聽說你要把他賣到奴行?」陳洛沉聲道。

梁慶:「……」

我賣我自己成嗎?

「不~不,誤會,這都是個誤會!」梁慶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立刻向楊修文一拜,「楊兄,對不住了,這是個天大的誤會~這~這是賠給嫂夫人的一點損失!」

他立刻就塞了五兩銀子到楊修文手上,轉身麻溜的滾開,一刻也不想多呆。

眾人:「……」

這年輕人可了不得,竟認識陳洛陳大才子!

把梁慶嚇的屁滾尿流!

楊修文收了錢,對陳洛道了聲謝,趕緊帶着柳丫頭離開。畢竟,他也不可能真的要那梁慶付出什麼代價,一來他沒身份,二來他沒資本!

倒是陳洛暗道可惜,「沒能和楊兄一起寵幸一個姑娘,可惜,可惜~」

「楊兄果然是性情中人,竟是帶着女奴一起來青樓,這玩的也太花了些吧?」

「不過,夠刺激!」

梁府!

梁慶在自家院子里,大發雷霆。旁邊丫鬟和奴隸都是女的,此刻正嚇的戰戰兢兢。

「狗東西陳洛,竟敢攪擾我的好事!」

「不過你陳洛有縣太爺護身,他楊修文可沒有。這一介白衣,窮書生,竟然敢騎在我頭上來!」

「來人~跟我通知青狼山上的匪~把那女人,搶來!」

梁慶咬牙切齒,吩咐下去之後,突然看向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奴。

「你,過來~跪下!」

女奴:「……」

一處角落,柳丫頭有些難受,愧疚,道:「楊哥,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胡說什麼,你是我的丫頭,也是我家人,保護家人,是我的責任!」楊修文笑道,「走,咱們有錢了,去買些吃的!」

家人么?

柳丫頭眼裡忽然就有了光~從來沒有人把她當作是家人,包括她娘家!

她是被娘家人賣給了官府的!

看着楊修文離去的背影,柳丫頭暗暗下定決心,楊哥,丫頭這一世一生人,跟定你了!

但她不知,楊修文此刻正在暗自盤算,他可不認為那梁慶會因為陳洛的一句話而善罷甘休。

這種人,錙銖必較!

獨自一人身處異界,他必須萬分小心。這次死了,還有沒有穿越的說法?

他會不會因此徹底消失?

他可不敢這麼玩!

先買些吃食回家吧!

首選貨物肯定是米。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楊修文下定決心,一定要改變家裡的窘境。他這一趟來縣城,不僅是賣掉了柴火,最主要還是想要尋求一條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畢竟重活一世,最首要的就是生存!

一陣酒香吸引了他!

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