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花都妖孽
極品花都妖孽 連載中

極品花都妖孽

來源:google 作者:海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小喬 都市小說 鍾叔

超級妖孽遊戲花都,貼身守護七個姐姐大姐神秘組織……二姐頂尖殺手……三姐極品空姐……四姐國際巨星……五姐冷艷總裁……六姐絕品警花……七姐隱藏的BOSS…………展開

《極品花都妖孽》章節試讀:

「看什麼看?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蘇小喬超級無語,身邊這個傢伙穿着破舊不說,渾身還散發著汗酸味。
關鍵是他眼睛,從上飛機那一刻,就直勾勾盯着她那驚人巍峨。
葉軒笑道:「這年頭的女人真奇怪,故意穿着低領衣服露一片雪白,咱男人看嘛,你說我們是色狼,不看嘛,你又說我們假裝斯文,你說你是不是有病?」
「從心理學角度分析,你這人虛榮愛炫耀,咱龍國女子,在外還是講究含蓄美。」
蘇小喬冷笑道:「我虛榮咋了?
總比你這種窮酸貨好,想要炫耀都沒資本。」
這娘們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哥們兒今天就給你好好上一課。
葉軒舌頭舔着嘴唇,雙手相互揉搓,一臉猥瑣笑容:「經過我多年醫學觀察,你那大的不符合常理,肯定有病,我免費幫你揉搓診斷一下。」
「你幹嘛!」
蘇小喬被葉軒嚇得臉色蒼白,連忙雙手環胸站起來。
葉軒笑道:「我是真的醫生呢,你讓我瞧瞧就知道了。」
蘇小喬被嚇的不敢坐下,連忙呼喊空姐。
漂亮空姐走過來,盯着葉軒道:「先生,這位小姐說你言語污穢,請你注意!」
葉軒好像變魔術般手掌一揮,一張名片落在空姐手中。
「你看,我是醫生,我觀她有病,免費幫她診斷,她說我是色狼!
哎,這年頭好人難做。」
空姐看着名片。
【葉軒,美利堅愛爾蘭醫院副院長,擅長婦科,內科,外科,兒科】
「哇塞,你真是醫生啊?」
葉軒笑道:「那是自然了,我觀你臉色,你月經來了吧?
而且每到月經來時,痛經很嚴重,你祖傳三代都英年早逝對吧?
記住,要多吃蔬菜,少吃肉食,另外,這張丹方可以治療你祖傳疾病,見你我有緣,送你一場造化!」
「啊?
你,你,你怎麼知道?」
空姐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葉軒所言,一字不假。
他是怎麼知道的?
葉軒笑道:「我不僅擅長醫學,更擅長奇門遁甲之術!
觀你五官推演而出的。」
空姐連忙道:「葉醫生,我們可以留下電話號碼嗎?」
「當然!」
蘇小喬看着空姐激動的離開,雙眼跟看怪物一般盯着葉軒。
這傢伙是醫生?
可看他穿着,完全就一窮酸貨啊!
「哼,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你騙得了空姐,騙不了我!」
葉軒笑道:「你真有病,要不我幫你試試?」
「無恥!」
蘇小喬側坐着,背對葉軒。
葉軒笑了笑,小插曲就此完畢。
當飛機要到達江東市時。
葉軒手機響起一道誘人的女子聲音。
「冥王大人,您到了嗎?」
葉軒道:「到了,軍師,冥王刑獄暫由你掌管!」
軍師道:「有冥王你在,他們自然不敢亂來,不過冥王,你不和他們打招呼,八大獄長都悶悶不樂呢。」
「這群傢伙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都這麼多年了,我們應該休息一下,不過我之前讓你調查我姐姐們的信息有結果了嗎?」
「嗯,我已經發到你手機上了。」
「好,沒事不要來打擾我!」
葉軒掛掉電話。
如果讓地下勢力的人聽到冥王刑獄,一定會嚇死。
冥王刑獄乃當今地下勢力第一組織!
尤其是冥王,沒有人見過他真面目。
他殺人只會帶着冥王面具。
而他麾下的八大獄長,更是凶名赫赫。
任誰也不會想到,冥王刑獄的創始人是葉軒這個二十六歲的華夏人。
葉軒看着手機信息的七個姐姐。
她們很多都小有成就了。
只不過趕葉軒差太多太多。
當年孤兒院一場大火被燒。
八個孤兒都被一個老人收留。
結果葉軒走丟,被人販子抓到國外。
這些年,他上刀山,下火海,九死一生。
二十年過後,他發現自己迷失了!
他這才想到,他還有孤兒院的七個姐姐。
他要找到她們,他要找回自己童年的初心!
其實在內心深處,他是討厭殺戮的。
可開弓沒有回頭箭!
為了兄弟,為了手下,他不得已帶領冥王刑獄一路走到今天。
葉軒率先起身下飛機,可身前人多,他就斜靠着吹口哨。
「好狗不擋道!」
葉軒轉頭看了一眼蘇小喬,沒好氣道:「那你這個人怎麼走狗的道?
你去天上飛啊?
你去海中游啊?
神經病!」
「你!」
蘇小喬突然發現這人太能說了。
她竟無言以對!
葉軒走時,那個空姐大聲道:「葉醫生,我微信加你了,同意啊!」
葉軒背對空姐比划出OK手勢:「歐啦!」
有同學問葉軒為什麼知道這個空姐的祖宗三代。
因為這個航空公司就是他的啊!
葉軒走出機場,呼吸着熟悉的泥土芬芳,他感嘆一聲道:「他鄉容不了靈魂,還是故鄉讓我心平氣和啊。」
「切!」
背後響起蘇小喬冷哼聲:「文縐縐的,裝模作樣,LOW貨一頭!」
葉軒冷笑道:「你故意在我面前出風頭,是愛上我這獨一無二的風騷了嗎?」
葉軒吐出一個煙圈:「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嘔!」
蘇小喬做出乾嘔動作:「噁心,自戀狂,你照照鏡子吧,你自己心裏沒點數?」
蘇小喬鄙視了葉軒一眼,就朝遠處一輛邁巴赫走去。
一個五十幾歲的老者,身材精瘦,他看向蘇小喬胸前那一條雪白事業線時,眼神深處閃過一道貪婪**,小姐發育的也太成熟了吧?
反正我都要出賣她,離開龍國之前還可以快活一把,不錯!
老者立即恢復溫和笑容,走到蘇小喬身前恭敬笑道:「小姐!
你先在車上等我兩分鐘,我去上個廁所!」
蘇小喬點頭道:「好的鐘叔。」
鍾叔去買了一杯奶茶,從衣服中摸出一包粉末,朝裏面灑落了些許,這才笑道:「小喬,你可是鍾叔看着長大的,鍾叔離開龍國之前,貼身愛護你一下,也不枉費鍾叔當年那番心血。」
他蓋上奶茶杯,這才小跑到蘇小喬身邊笑道:「小姐,我知道你最喜歡喝桂圓紅棗奶茶了,咱們龍國的奶茶可比國外的正宗多了。」
蘇小喬撲扇着修長眼睫毛笑道:「多謝鍾叔,沒想到你還記得我的口味。」
「伺候好小姐,是鍾叔的本職工作嘛。」
鍾叔意有所指的說。
蘇小喬咕嚕嚕喝着奶茶,鍾叔就要開車。
可葉軒卻來到車邊,嬉皮笑臉的說:「美女,俗話說,前世千百次的擦肩而過才換來今生相遇,我們已經相遇這麼久了,那證明前世我們把肩都擦出血了!
今生,咱們一定要再續前緣!
載我一起唄?」
蘇小喬翻白眼,這人油嘴滑舌,痞里痞氣的,跟他坐在一輛車上,影響她心情。
「你想得美!」
尤其是鍾叔,眼睛一眯道:「讓開!」
他可不想葉軒打亂他的計劃。
葉軒從褲兜中摸出一條鑽石項鏈,這是他回龍國時,一個大洋妞用身體送別葉軒,隨手塞入葉軒褲兜中的,說別忘了她。
其實葉軒和那個大洋妞也才認識幾天罷了,但她就沉浸在葉軒高超的撩妹技巧中難以自拔。
「美女,載我一程,我在路上撿的這串項鏈當車費,可以吧?」
蘇小喬本來要拒絕的,可她看到閃閃發光的鑽石,頓時雙眼被迷住了。
她立即接過來仔細查看,這竟然是一顆八克拉的真鑽石項鏈,價值連城。
而這個傻子竟然不識貨要送給自己?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蘇小喬就假裝拋了拋道:「雖然是假鑽,但是還挺好看的,那就勉為其難的載你一程,上來吧。」
蘇小喬心中都要笑開花了,這個傻子,這可是價值上億的鑽石啊,他竟然說是垃圾?
傻到沒救了!
鍾叔想要說什麼,但是看到蘇小喬同意了,他也沒辦法,只好開車。
隨着開車,蘇小喬發現她越來越熱,那白皙**的脖頸臉蛋上,都出現了一抹暈紅。
她看向開車的鐘叔道:「鍾叔,你沒開空調嗎?
怎麼這麼熱?」
鍾叔呵呵笑道:「那我繼續把溫度調低一點。」
但是,蘇小喬發現自己依舊很熱。
「我怎麼感覺自己好熱啊!」
鍾叔開到了遠處小樹林旁邊車,這才盯着葉軒道:「小子,你下車一下,我和小姐說點事。」
他想先把葉軒這個麻煩甩掉。
可葉軒卻端起了蘇小喬喝過的奶茶道:「在自己小姐的奶茶中下藥,你這個僕人很噁心啊!」
鍾叔皺眉道:「你胡說什麼?」
葉軒看向臉色通紅的蘇小喬道:「這空調都這麼冷了,她依舊越來越熱,還臉色通紅,身上散發著無力感,這不是下藥幹嘛了?」
蘇小喬聽到葉軒一言中的她的癥狀,她憤怒的瞪着鍾叔道:「鍾叔,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鍾叔露出他的真面目:「我即將要把你交給蘇家的對手!
然後離開龍國,在離開前,便宜一下鍾叔吧!
放心,鍾叔雖老了,但是身體依舊很棒!」
說話間,從前排摸出一把手槍,瞬間對着葉軒開槍。
可他剛要扣動扳機,葉軒一把抓住手槍,直接咔嚓一聲捏碎了!
「什麼!」
鍾叔臉色一變,驚恐交加。
這可是槍支啊!
他直接捏碎了?
這還是人嗎?
鍾叔就要跑下車,可葉軒一拳轟在他太陽穴上,直接讓鍾叔暈死。
蘇小喬氣喘吁吁,她雙眸霧水朦朧。
貝齒緊咬嬌嫩紅唇,她雙手使勁捏着自己雪白大長腿,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是藥性太猛了,她無法控制自己了。
她那一雙飽含渴望的眼神望着葉軒。
「幫幫我,我受不了了。」
說著,她直接朝葉軒撲來。
葉軒感受到她身上香氛撲鼻,他雙手握着蘇小喬纖纖玉手笑道:「你剛才不是看不起我嗎?」
「求求你了,快幫我。」
她掙脫葉軒手臂強行撲上來。
葉軒也不是柳下惠,溫香暖玉在懷怎能固守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