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極品教師/極品教師
極品教師/極品教師 連載中

極品教師/極品教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丁公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余昔 現代言情 秦風

一名被人排擠落魄潦倒的窮酸教師,在學校受氣,被老婆唾棄,眼看着人生無望然而在離婚當天,中學時期的初戀情人成為他命中的貴人,從此人生開始逆襲,一路開掛,開到茶蘼展開

《極品教師/極品教師》章節試讀:

他完全沒料到這個高傲冷艷的冷美人不僅對自己態度轉變,而且居然還主動邀約,這是什麼情況?秦風一時有些摸不着頭腦,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還是自己的桃花要開放了,怔怔的一時居然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然而歐陽青卻誤會了,以為秦風不願意,臉色一變,瞬間恢復了以往的冷色,冷冰冰地說道:「沒空就算了,不勉強。」

說完歐陽青抬腿準備離開,秦風反應過來,馬上喊道:「等等,有時間啊,你說去哪裡吧。」

歐陽青心情好轉,嫵媚地白了秦風一眼,低聲說道:「下了班你在盤旋路的十字路口等我,我開車過來接你。」

扔下去這句話,歐陽青飄然離去,留下一臉驚疑的秦風。這太突然了,萬萬想不到銀城一中的冷美人居然邀請自己一起出去吃飯,簡直不可思議,難道這裏面有什麼隱情?

在忐忑不安與甜蜜期待中,秦風在辦公室度過了這如坐針氈的最後一個課時,內心十分糾結矛盾,既希望下課鈴聲早點響起,因為那樣他馬上就可以與學校的冷艷女神共進午餐,可又害怕鈴聲響起,擔心一切的美好幻想被無情粉碎。秦風很清楚,歐陽青這樣的美女不是自己這個級別的人能夠採摘的,多少人對其垂涎欲滴,自己恐怕無福消受。

終於,難耐的一個課時過去了,下課鈴聲響起,學校的學生和老師蜂擁而出,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校園。

秦風走出校園,大步向與歐陽青約好的盤旋路十字走去,可剛走出校門不遠,就聽到一個曾經無比熟悉又無比陌生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秦風,你給我站住!」

聽到這個聲音,秦風不由自主打了個冷戰,心中暗想:見鬼,她怎麼來了?

秦風扭過頭,就看到了一臉冷色,穿着一身女士西裝的前妻蘇菲。蘇菲的精神看上去不太好,眼睛裏有血絲,穿衣打扮還像離婚前一樣古板守舊,一年四季大部分時間都是一身工作服,雖然也化妝,但明顯不得要領,這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

從去年冬天開始,他們就冷戰了一個冬天,平時話都懶得說,直到春節期間才有所改善,但卻是變本加厲的爭吵。蘇菲對秦風混得不得志十分不滿,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這個男人身上,可他卻屢屢令自己失望透頂,搞得她在親戚朋友滿前都抬不起頭,這樣的婚姻味同嚼蠟,好在婚後多年沒有孩子拖累,這才毫不猶豫選擇了離婚。

可這才離婚幾天時間,她居然主動找來了?

「找我什麼事?」秦風同樣是一臉冰冷,顯得十分不耐煩,對這個官迷前妻,秦風同樣是失望透頂,心如死灰。

「沒事我就不能找你嗎?」蘇菲依然是離婚前那種冷冰冰的態度,眼神里充滿了不屑和鄙視,口風十分寒冷。

秦風不耐煩地說道:「你不是有了新歡了嗎,那麼張狂得意,離婚了還找我幹什麼。」

「站住!」蘇菲冷喝一聲,大步上前堵在秦風身前,十分嚴肅地問道:「聽說組織部重點考察你了,你是要提拔了?這是不是真的?」

蘇菲找的那個方坤跟她熱火了幾天就有點厭倦她了,前幾天被蘇菲看到他的車裡坐着另外一個年輕女人,這讓蘇菲異常的憤怒和失望,原來這傢伙根本沒想娶自己,不過是玩玩罷了。

秦風估計蘇菲就是為了這事來的,否則已經形同陌路的兩人還能有什麼事情交集,鄙夷地冷笑一聲,說道:「這跟你有關係嗎?」

蘇菲勃然大怒,一張臉都紅了,怒吼道:「當然有關係,你這個白眼狼,別忘了你這個副主任還是我叔叔幫你跑來的。沒有我們家,你到現在還是個小小的教書匠,連提拔的機會都沒有。」

聽到蘇菲老生常談,這句話就如同一道魔咒縈繞在秦風心頭,渾身的血液瞬間都冷卻下來,心裏一陣冰涼,冷眼看着這個曾經的髮妻,一顆心如墜冰窟。

想當年自己剛從京師師範大學畢業,可以說得上是衣錦還鄉,一腔的熱血,滿懷理想抱負,希望能夠為自己的家鄉的教育事業貢獻一己之力,繼而桃李滿天下。也正是因為他高材生的身份,身上耀眼的光環,加上風流倜儻,當時情竇初開的蘇菲對他一見鍾情,對他展開了狂熱的追求。秦風抵擋不住蘇菲狂熱的攻勢,很快敗下陣來,並在年底兩人奉子成婚。

可惜婚後秦風才得知,所謂懷孕完全是蘇菲的謊言,只是為了逼迫他儘快成婚,將自己這個人人看好的潛力股收入囊中。得知真相後秦風雖然惱火,可木已成舟,也沒有辦法。一年後,蘇菲通過她叔叔在教育局的關係,為秦風謀了個教導處副主任的職位,從此之後蘇菲一家人都以秦風的恩人自居,時不時表現出一種施捨的意味,讓秦風十分的慪火,但同樣無話可說。

好景不長,秦風當了副主任之後蘇菲的叔叔也退居二線,再也不可能幫到他們絲毫。從此之後,秦風的境遇也急轉直下,雖然名義上是副主任,可沒人把他當回事,手裡也沒有什麼實權,擔當的不過是個跑腿的角色。

冰冷的現實,淡薄的人情,複雜的人際關係,讓秦風滿腔的熱血和激情慢慢冷卻,他慢慢認識到自己所為的理想和報復在銀城這個小城市是多麼的荒唐可笑。小地方的幹部職位,一個蘿蔔一個坑,每空缺一個職位,多少人打破頭削尖腦袋往裏面鑽,沒有背景,沒有強大的經濟支持,沒有過硬的關係,你只能靠邊乾瞪眼的份。

「我們已經離婚了,現在說這些還有意思嗎?」秦風臉上掛着冰渣子,冷眼看着這個被現實磨得無比現實的女人,心裏一陣懊悔,當初怎麼就沒看清楚她真實的嘴臉呢。

是啊,還有意思嗎?秦風冷漠的態度,以及這句反問讓蘇菲清醒過來,捫心自問,今天她來找秦風的目的是什麼呢?難道就是大吵一架嗎?事實上,蘇菲只是心有不甘,如果真的是剛離婚秦風就被提拔了,那自己豈不是要悔死?

愣怔片刻,蘇菲不甘心地說道:「我這次來就是想問問你,你到底走了什麼關係,怎麼這次提拔的偏偏就是你,不是別人?」

秦風冷笑一聲,說道:「我的老底你還不清楚嗎,八輩貧農,窮得連老婆都跑了,我能走通什麼關係?別聽外面的人胡說,沒影子的事你也信。行了,沒別的事我找地方吃飯了,你該幹嗎幹嗎去。」

撂下這句話秦風大步離去,生怕蘇菲糾纏個沒完,耽誤了他與歐陽青的約會。事實上秦風有點多慮了,他那句話起了作用,一點不錯,秦風的老底蘇菲最清楚,要說他有什麼秘而不宣的關係,打死她也不信,如果有這種關係早就用上了,也不用等到今天。

謠傳,一定是有人故意放出來的謠言,為了混淆視聽罷了。想通了這一點,蘇菲長鬆了口氣,懸着的一顆心終於落了地。

……

在盤旋路十字路口等了片刻,一輛白色的捷達轎車開了過來,在秦風身邊停下,車窗搖下,從裏面探出一張美麗冷艷的面孔,看着東張西望的秦風嬌笑道:「哎,往哪瞅呢,這裡呀。」

秦風轉身看到歐陽青的一張俏臉,灰暗的心情都好轉了許多,凄然一笑,拉開車門坐了進去。歐陽青一腳油門,往銀城郊區開去。

「怎麼板著臉,誰惹你不高興啦?」歐陽青一邊開車一邊問道,透過後視鏡看着秦風一張陰沉的臉,輕言問道。

秦風忽然意識到自己這種態度會被人誤會,馬上慘笑了一下,但笑得比哭還難看,解釋道:「沒,沒什麼。咦,這是你的車啊,以前怎麼沒見你開出來。」

歐陽青淡然一笑,說:「這車早買了,好幾年了,是我回國後我爸送給我的,有時候上班晚了就開車來,學校的老師都知道呀。秦主任眼界高,輕易不正眼看人,根本就沒關注過我唄。」

這女人可真會撒嬌,以前怎麼就沒注意到她也有這麼一面呢,感情那副冰冷的面孔都是裝出來給別人看的。秦風心中腹誹,這分明是惡人先告狀嘛,你眼睛裏有過誰呀,以前可從來沒正眼看過我。

「歐陽老師可真會開玩笑,分明是你沒正眼看過我才對。哎,什麼時候我也能買起一輛轎車代步就好了,就不用上下班都擠公交,混到這個年齡,沒輛車開好像都不好意思出門似的。」

歐陽青淡然一笑,說道:「快了,你這不馬上就高升了嘛,到時候買輛車還不是小事一樁。就是不知道等到秦主任高升了,我還有沒有機會開車請秦主任出去吃飯呢。嘻嘻。」

靠,冰美人原來也是個勢利眼,秦風心裏警惕起來,這女人今天這麼主動請自己出來吃飯,到底有什麼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