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品相師在花都
極品相師在花都 連載中

極品相師在花都

來源:google 作者:一六共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風 奇幻玄幻 宋文浩

眾人眼中的葉風,不過就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少年,走在人海中,轉眼就會消失不見可就是展開

《極品相師在花都》章節試讀:

女人順着大嬸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橋下一名清秀的少年,正一臉笑容的望着河岸翠柳,那模樣確實如大嬸所言,生的白皙**,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大師。
葉風心中暗吃一驚,這個女人長的也太好看了吧!
感受到女人的目光,葉風微微轉身,女人已經從橋上來到他身邊。
「你是葉風?」
女人臉上掛着一抺淡淡的疑惑。
「是的,你是宋家來的?」
「你知道?」
女人一臉驚訝。
葉風輕*頭。
「我等你很久了。」
女人更加驚訝。
「不是,你怎麼知道我來找你?」
葉風露出一抺淡然的微笑。
「因為只有我能救你奶奶。」
女人一聽,心裏更加疑惑,問道:「你知道我奶奶得的什麼病?」
葉風搖頭。
「並不知道。」
女人嘆了口氣,絲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失望。
「奶奶說葉四爺要是活着,她或許有救。
如今葉四爺已經不在,希望渺茫。」
葉風沒說什麼,收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
女人在後面追上來。
「喂,你別走啊,不是說要救我奶奶嗎?」
葉風止步,轉過身去,看向女人的臉。
「黑煞印堂照,小鬼守坤門。
若問骷髏醒,不見玄陽真。」
女人懵逼。
「什麼意思?」
葉風說完,繼續朝前走,待他走出幾步後,這才開口。
「我從你的面色推斷出,你奶奶的病恐怕時日不多。
要是我能在午時之前趕到,或許還有活命的機會,但過了午時,神仙也沒有辦法。」
女人愕然,急忙開口。
「此話當真?
可是我奶奶並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啊,早上的時候還喝了二碗米粥。
你不要嚇唬我。」
葉風抬頭望了望天。
「馬上要下雨了,你的車在哪兒?」
女人下意識抬頭,晴空萬里,哪兒來的雨。
「就在前面!」
一想到剛才大嬸苦口婆心的勸諫,她越加相信,好看的男人都是騙子。
葉風點頭,加快了腳步。
女人的車並不豪華,卻也有二三十萬。
她開了車門,葉風坐在了副駕駛上。
汽車剛剛發動,天上陡然響起了一聲炸雷,隨後是烏雲密布,嘩啦啦,幾個呼吸後,外面下起了漂泊大雨。
這一定是巧合!
女人心裏這麼想着,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上歸然不動的葉風,彷彿這一切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葉風對自己看天象的本事,還是比較滿意的,這是《南門三通》里的絕學,也是作為風水界四大派之首的權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由各方勢力組成,其中,風水學派便是江湖中的一枝獨秀。
風水界有四大派系,南門的掐算神機,北門的定向納氣,西門的探地十三針,東門的尋龍丈骨訣。
在這四大派系中,南門的掐算神機是最為邪乎的,南門也被稱為南派,擁有《南門三通》這本秘書。
所謂三通,便是通天,通地,通人。
雨還在下,葉風的耳邊傳來女人的聲音。
「我叫宋溫暖,今年二十二,你呢?」
葉風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發現車子已經開上了高架,正在疾速行速,那個飄入他耳朵的聲音,正是一旁開車女人的。
「你比我大二歲。」
「哦,這雨什麼時候停啊?」
宋溫暖顯然是沒話找話說。
「巳時末。」
葉風淡淡的說了一句,又閉上了眼睛。
「我奶奶真的有你說的那麼糟糕?」
宋溫暖自然不信。
聽到宋溫暖說話,葉風睜開了眼睛,此時雲空中的雷電已經隱遁,只有斜拉的雨水與助力的狂風在搖擺着。
「可能更糟糕。」
就在這時,宋溫暖的手機響了。
「喂?
爸,我在回來的路上,已經接到葉家少爺。
恩,我還有二十分鐘就到了!」
「你奶奶她……」電話里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哽咽。
「奶奶她怎麼了……」宋溫暖身體一僵,語氣變的異常緊張。
電話里傳來忙音,宋父掛了電話。
葉風說道:「你奶奶是否得罪過什麼人?」
宋溫暖眼眶中含着淚,她搖了搖頭,並不能理解葉風忽然之間為什麼這麼問。
葉風只好主動解釋。
「方才太白星移位,熒惑星明亮,這是某人動了你家祖墳風水引起的煞氣反噬。
我問你,你家祖墳是不是在西南方?」
宋溫暖點頭。
「正是。」
葉風掐指一算,面色凝重。
「你奶奶是否屬羊,今年六十七歲?」
宋溫暖面色大驚。
「確實是。」
葉風臉色微變,沒想到他人生中第一次辦事,就遇到這麼強大的敵人。
「你現在給你爸打電話,讓她在家門口的正西,西南,西北這三個方位,各放一盆鐵木,如果沒有鐵木盆景,就放置普通的木屬之物,比如木質的桌椅等等。」
宋溫暖此時已經心神不寧,開車之時都有些搖晃,葉風讓她不要慌張,並認真的告訴她,她奶奶還有救,但必須聽他安排。
於是,她強穩心神,撥通了她爸宋文浩的電話。
電話過了好一會,她爸才接。
「你奶奶好多了,你們慢慢開。」
電話里的宋文浩,語氣比較平和,沒有了之前的慌張。
「爸,你聽我說……」宋溫暖把葉風跟她說的話,一字不露的告訴了宋文浩。
做完這些,她看向葉風。
「葉楓,是不是有人要害我奶奶?」
葉風說道。
「等我看了之後才知道,但你要有心裏準備。」
宋溫暖點頭,腳下油門不知不覺加大了一些。
青州,江臨市。
宋家別墅門口,雨打落葉,殘飛風旋。
葉風下車之時,眉頭不由一皺,他明顯感覺到別墅內有股煞氣。
宋溫暖見葉風皺眉,忙是開口。
「怎麼了?」
「叫裏面的人全部到外面來。」
葉風冷着臉說道,他後背不知是被雨水淋了,還是汗水浸透,居然全*。
「我們家就只剩下我爸跟我了。」
宋溫暖按了門鈴,神色有些沒落,他不是會看面相嗎,怎麼還要多此一問。
過了老半天,門才打開,從裏面走出一位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因該就是宋溫暖的父親,宋文浩。
「爸,這位就是葉家少爺,葉風。」
「你好,你好!
一路辛苦了。
快快裏面坐……」宋文浩雖然憔悴,但還算客氣。
葉風沒動,而是凝眉打量宋文浩,突然,他猛的抬手,朝着宋文浩拍出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