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九鼎玄尊
九鼎玄尊 連載中

九鼎玄尊

來源:外網 作者:紅顏聚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紅顏聚

他是一個退伍特種兵,不知不覺的走上了神奇的道路,當上天賦予你一種力量的同時,另一種力量也會誕生,一次奇遇,一段情緣,不一樣的修仙,不一樣的情戀,是命運安排了我們,還是我們改變了命運,這裡有着另一種玄說。看時聚玄尊創造的九鼎世界。本書藍編推薦展開

《九鼎玄尊》章節試讀:

本站 0zw,九鼎玄尊最新章節!

飯後幾個女孩都幫着母親收拾桌子,而母親只讓雲楠來到廚房,夏琳對秋揚說道:「看來阿姨很喜歡雲楠,你要努力了。」

秋揚笑了笑,說道:「我會努力的,不過你要加油嘍,你現在已經是練氣後期,比正常人可以多活一百年,還有上次那顆丹藥,你可以永葆容顏,希望你早日突破,在學新法。」

「好姐妹,有兩個神兵就可以了,在多我一個,我去哪找伴侶?」

夏琳開玩笑的說道,其實心裏是認真的,秋揚只是和她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雲楠下午有事提前離開了,時聚和秋揚、夏琳正看着電視報道,一條離奇死亡的消息,讓時聚一震。

「玉器店老闆?」

夏琳問道:「怎麼?你認識?」

「認識,我想去一趟,夏琳你可以聯繫當地警方嗎?」

「你們可以拿着自己的證件去,這個證件全國的警方都認識,我隨後就到。」

時聚和父母道別,又打了電話給妹妹,自己和秋揚以最快的速度來到現場,老者的屍體已經火化,找不到任何線索,此刻夏琳打來電話,另一個城市也出現了類似的死亡事件,夏琳封鎖了現場,時聚和秋揚很快的趕到,時聚一眼認出這個人就是自己不久前輸了一道真氣的老人,小琴的爺爺。

時聚檢查了老者的屍體,身體里那道玄尚真氣已經不在,老者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外傷,只是身體里的血液都被吸光,這不是普通的襲擊,應該是妖類所害。

而老者的孫女打工回來看到躺在地上的爺爺,大聲的哭了起來。

小琴還是那樣清瘦,她穿衣很樸素,沒有化妝不過皮膚還算白凈,可能是因為爺爺離奇的死去,她也沒有注意周圍的人。

時聚來到小琴面前,安慰道:「小琴,別傷心了,你看爺爺的表情那麼慈祥,他很幸福。」

小琴這才看了一眼時聚,沒想到還能在見面,她傷心的撲到時聚懷裡,喊道:「時大哥。」

時聚把小琴交給夏琳,用意念觀察方圓百里的一切,正如綠靈所說,現在好多妖類在水瑤釋放靈力時成形。

時聚凌厲的眼神里透着殺氣,他說道:「夏琳,這次得用你的特種部隊了。」

夏琳嚴肅的回答道:「沒問題,隨便調遣。」

時聚點了點頭,然後隨夏琳來到特種部隊,他按游水之說的記載煉製了十幾道尋妖符,只要有妖類出現,尋妖符就會發出光亮。

時聚還選了十幾名女戰士,分別把尋妖符封印在她們身上,夏琳會在監測室用衛星分別定位這十幾名戰士,只要有妖類出現,衛星就會鎖定她們的位置。

夏琳嚴肅的對戰士們說道:「大家就當出去旅遊,如果發現妖人,不要輕舉妄動,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們會及時趕到。」

十幾個戰士分別去了附近的十幾個城市,監測室里從此都是一級戰備值班,夏琳更是日夜監察。

一天時間過去了,監測室的屏幕上出現了光點,那是時聚煉製的尋妖符在發光,時聚和秋揚以最快的速度飛到那個城市,這是一隻只有靈氣的蛇妖,時聚三下五處二就抓了起來。

接着時聚又接到夏琳的指示,北部的兩個城市同時發現了光點。時聚和秋揚分別去了不同的城市,分開時時聚將那把從國外帶回來的光能槍,遞給秋揚,好讓她防身。

秋揚剛要走,時聚又關心的說道:「如果打不過就跑。」

秋揚點了點頭,說道:「你也是,不要硬拼。」

「好了,我們分頭行動。」

時聚一道金光劃向遠方,秋揚則一道紫光落下。

這裡人群比較密集,如果打鬥肯定會傷及無辜,秋揚小心的來到妖人附近,她用意念查看到妖人只有靈氣的修為,兩道靈光打去,這名小妖就被收服。

時聚一路趕來,這是個縣級小城,時聚用意念查到又妖氣的地方,兩個妖人正在一處山頭,吸食人血,人已經死了。

「妖人,我宰了你。」

話音未落,兩道劍光飛去,兩名妖人瞬間躲過,兩名妖人手持一青一白兩把利劍,散發著靈光,看來修為早已是凝光,他們吸食人血就是為了突破境界。

時聚不知何時手裡多出一把金色巨劍,在玄法的操縱下巨劍化成無數金色小劍,兩名妖人議論道:「這傢伙是功法高深,我們要小心了。」

兩妖人擲出手中利劍,兩道光沖了過來,時聚手指一抖,無數的小劍把兩把利劍團團圍住,時聚空中念念有詞,金色小劍形成一個金色圓球,圓球漸漸縮小,很快一青一白兩把利劍光亮消失,兩妖人想要逃跑,時聚瞬間移動過去,攔住了兩個妖人。

兩個妖人合力放出一道青光,不過對於時聚來說這簡直是小兒科,不過在這個法制社會出現這麼多妖人,政府該怎麼向人民交代,國家的大牢能關住他們嗎?

時聚只好對他們施展了定心術,沒有時聚解印他們是無法醒來的,十幾個帶着尋妖符的戰士還在各大城市尋妖,夏琳已經上報了國家,這些妖人該如何處理還在等待中。

「時大哥,這幾個妖人是一夥的嗎?」

「不是,那個是蛇妖,這個是蜈蚣,那兩個厲害的是狼,他們修練等級不同,不過那兩個老者確實是這兩個狼妖所害。」

秋揚問道:「你怎麼知道?」

「玄心秘術。」

時聚得意的一笑,夏琳和秋揚都知道,有了玄心秘術,案子都不用審就知道了。

「報告。」

「進來。」

「隊長,國家通知,請你查看。」一個女兵英姿颯爽的說道。

「好了,你下去吧!」

夏琳很快的看完,說道:「時大哥、秋揚、國家讓我們從今天開始重新組成一支神兵部隊,基地還是以前的神兵隊,人數可以增加到五百,國家會在月底交給我們。」

「那這些人該如何處置?」

夏琳接著說道:「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穩定,我們可以任意殺害一切不法分子,只要有神兵在,不需要上報國家。」

「哦?我們的首長是哪位?」

「嘿嘿,我父親。」

大家都笑了起來,原來上次那個將軍回去之後,立馬向國家提出病退的要求,並提議恢復神兵隊的一切,國家命令夏琳的父親繼續擔任下去。現在有了這了規定,以後做事好辦多了。

時聚說道:「走,我們去看看那些妖人。」

三個人來到被時聚困在大牢里的妖人,一動不動的像個殭屍,時聚說道:「這兩個狼妖,必死無疑。」

說著兩道烈火焚燒了兩個狼妖,秋揚和夏琳看到這一幕,不忍心的回過頭去。

片刻兩個狼妖被靈火化為灰燼,時聚一抖手指,地上的煙灰全部消失,卻留下一青、一白兩個雞蛋大小的圓珠。

時聚一伸手,兩顆圓珠飛落到時聚手裡,上面清楚的各有一隻小狼的印記。

秋揚和夏琳都在好奇,時聚說道:「這應該是妖丹。」

秋揚和時聚對於這些東西根本一概不知,游水之說中只記載了玄脈心法,對於妖類也沒提到過。

大家都還在猜測,一道綠光從時聚體內飛出,呈現出一個漂亮的女子,只是個子比秋揚要矮一點,之前的綠色眼珠已經變成和正常人一般無二,女子抱拳說道:「大哥,這是狼妖內丹,兩種顏色代表他們修練的功法類型,如果修練的是此種功法,可幫助修仙人提高法力。」

「原來如此,綠靈這是秋揚,夏琳。」

秋揚知道有個綠靈,但不知道藏在時聚體內,夏琳卻一臉霧水,如果不是長時間和時聚接觸,肯定會下一跳。

綠靈分別向秋揚和夏琳行禮,她看出秋揚的功法和時聚相似,而且是靈力之體,他們應該同屬一門,只是他們的功法很特殊,並不像她以前見到過的那些仙人,就連夏琳的靈氣也和普通修仙者不同。最奇怪的是他們的年紀都沒有過三十,真不知他們是出自何門派。

「綠靈,你修的是土、木系功法,這兩顆妖丹就送給你,助你早日突破境界。」

「謝謝哥。」綠靈雙手一揮,兩顆妖丹收入百寶袋內。

「對了大哥,這蛇妖雖然只是剛剛化成人形,但她身上有你們共同的氣息,可以查一下,我要回去修練了。」

說完,一道綠光進入時聚體內。

秋揚撅起嘴,說道:「這綠靈知道的還真不少,以後不會對我們不利吧!」

夏琳笑了笑說道:「是不是吃醋了。」

秋揚毫不在意的回答道:「沒有,沒有,沒有。」

「綠靈把命脈都交給我了,放心吧!」

「這就好,接下來這兩個妖人怎麼辦?」

「蜈蚣天生毒惡,不能留在人間,就打回原型吧!這個蛇妖,我也覺得有些奇怪,詢問一下再說。」

時聚一指一動,蜈蚣打回原型爬走了,蛇妖清醒過來後,兩個漂亮的眼珠不停的打量着他們。

秋揚嘆道:「好熟悉的感覺。」

「時聚大哥,你不記得我了嗎?」蛇妖說完便化成一條小蛇,搖了搖尾巴,又變化回來。

時聚回憶着,說道:「你就是當年被水瑤放走的那條毒蛇?」

蛇妖高興的點了點頭,回答道:「當年水瑤姐姐把我身上的毒去掉了,又怕我適應不了自然環境,就為我輸了一道靈氣,幾個月前我再次感受到水瑤姐姐的氣息,一努力就化成人形了。」

時聚用秘術查到她一點沒有說謊,時聚說道:「你既然已成人形,以後不要害人,好好修練去吧!」

蛇妖不肯走,跪下來說道:「時聚大哥,我化成人形第一件事就是找水瑤姐姐,可是找了這麼久都沒找到,請問水瑤姐姐去哪了,我去找她。」

秋揚趴在夏琳的肩膀上掉下了眼淚,時聚強忍淚水說道:「水瑤已經不在了,你找不到她的。」

「啊,那我能去哪?請時聚大哥指點。」

「要不你就暫時留下來吧!跟着我們好好修練,現在外面很多妖類,你境界太低,很危險。」

「多謝時聚大哥收留。」

時聚想到月底就會重組神兵隊,倒時候讓蛇妖住在神兵隊里也不妨是件壞事。

「不用謝,我們也算有緣,你叫什麼名字?」

蛇妖有些傷心的說道:「我還沒有名字。」

時聚思索了一會說道:「夏琳隊長,你來安排吧!」

「好。」

蛇妖的聲音很低,也許她把水瑤當成唯一的親人。

大家的情緒都很低調,夏琳又說道:「那個叫小琴的女孩想見你,她已經來部隊兩次了。」

時聚想了想,說道:「知道了,秋揚你跟我去一趟吧!我想讓她去你店裡工作,她很可憐。」

時聚找到小琴,並安排小琴去了水藍時工作,也是為小琴以後有個生活保障。

接下來的幾天,派往各地的戰士,都發現了妖類,時聚和秋揚則依依解決掉,有些妖類沒有傷過人,他們也會像蛇妖一樣收留下來,以防以後可以為幾所用,為人類做些貢獻。畢竟他們化人形實在不易。

轉眼月底要到了,時聚等人要去基地建立新的神兵隊,時聚和秋揚來到水時藍,秋揚打點好一切,並且把工作完全交給了三個員工,水時藍有市公安局長的保護,就算沒有秋揚也是很安全的。

神兵隊的名單下來了,時聚、夏琳秋揚拿過名單笑了,大部分是以前練劍術的那批神兵隊人員,只是團長因為年紀問題沒被調回來。

時聚等人還在議論之時,突然一陣疼痛,時聚瞬間捂住了胸口,秋揚和夏琳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時聚也不知自己為何這般難受。

時聚用玄心療術檢查了自己的狀態並無意外,片刻後疼痛消失,只是時聚體內的那塊令箭不時的發著玄光。

這時綠靈現身了,綠靈說道:「大哥,你體內的玄光,好像被一種力在召喚,這種力就像陰陽磁極,相互吸引,不過我感受不到吸力的方位。」

「綠靈,這種力影響你修練嗎?」

「不影響,相反還會加倍我的修練速度,大哥我回去修練了,如果有需要時,我會在現身的。」

「好,你回去吧!」

綠靈一道綠光進入時聚體內。時聚說道:「夏琳,神兵隊成立前,我想回家看看。」

秋揚看出時聚有心事,開口說道:「我陪你。」

時聚理了理秋揚的頭髮,說道:「不用了,神兵隊沒有我們,怎麼是神兵隊,你先和夏琳在一起,我會及時回到基地的。」

秋揚幻出那把光能槍,遞到時聚手裡,時聚接過槍,消失在秋揚和夏琳面前。

家中母親正在廚房開心的做飯,時聚問道:「老爸呢?」

「兒子,你回來也不提前說一聲,你爸中午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了,對了今晚雲楠過來一起吃飯,她知道你回來應該很開心。」母親開心的說完,又開始忙碌着晚飯,時聚用意念感受老爸的位置,老爸正和別人下棋,奇怪的是時聚感覺父親體內的那道玄尚之氣沒有了,時聚立刻來到父親下棋的地方,用意念掃了一遍周圍,沒有發現妖類。

時聚檢查了父親的身體,沒什麼特殊情況,只是沒有了玄尚之氣,父親又回到了之前的身體狀態,時聚只好偷偷的給父親輸了一道真氣。

幾百里外一聲惡貓的叫聲,卻傳出一聲人聲:「哈哈,玄尚小子,終於現身了。」

一道黃光衝天而起,向時聚方位飛去。

此刻時聚正和父親在回家的路上,一道黃芒直奔而來,時聚只好用靈光擋住了那道黃芒。

貓妖現身了,狠狠的說道:「把葯靈交出來,我饒你不死,不然我讓你全家都死。」

時聚知道以現在的力量,自己逃命還可以,想要保住父親卻是很難的,如果交出綠靈,貓妖說的話,可信度可只有百分之一,時聚只好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時聚靈光繞體,護住自己和父親,五顆圓珠旋轉在靈光周圍,散發著各種光芒,時聚手持光能槍,瞄準了貓妖,並且做好了撤離的準備。

父親見到這一幕,慌張的問道:「這是怎麼了?」

時聚說道:「老爸,一會你只管閉上眼睛就行了,不要說話。」

貓妖見時聚做好了戰鬥準備,輕笑兩聲,說道:「你看你,我可沒心情和你鬥法,你媽和你老婆可在我手上,你們一家人團聚,看你交還是不交。」

時聚一聽母親在他手上,繞體靈光立刻消失了,擔心的問道:「我媽在哪?」

「她們在市中心最高的樓頂上,你隨我來吧!」

貓妖一道黃光飛走了,時聚只好撇下父親隨貓妖來到全市最高的樓頂。

母親和雲楠正被兩個小妖挾持着,貓妖落在雲楠附近,用手摸了摸雲楠的臉,雲楠叫道:「滾開,放開我。」

這時,那個叫白剛的年輕人走來,說道:「大仙,你說了不會傷害雲楠的,人我已經給你帶來了,你還是放過她吧!」

貓妖眼睛一瞪,白剛就化成一灘血水,嚇得時聚母親昏了過去,雲楠也驚呆了。

時聚剛要去救母親,貓妖光影一閃,就攔住了時聚,貓妖上次和時聚一戰,知道時聚的厲害,這次他一下就化成一隻巨貓的身形,想速戰速決的解決時聚,在去尋找葯靈。

貓妖的金法和土法都發揮到極致,時聚周圍被層層黃芒所包圍,分不出東南西北,只能見到貓妖若隱若現的身影,時聚還是靈光繞體,五顆圓珠分別旋轉在靈光周圍,時聚用幻術手裡多出一把金光劍,瞬間變成千把小劍,一次性寄出。

千把小劍發出噼里啪啦的金屬碰擊聲,同樣貓妖幻出萬道金芒射迎了上去,然而千把小劍形成了一把金色巨劍,金色巨劍憑空一斬,黃芒處出現一道裂縫,時聚瞬間飛了出去。

時聚兩道劍氣打去,兩個只有靈氣之體的小妖立即變成兩截。

貓妖怒道:「敢殺我徒子,我要你的命。」

貓妖口吐黑霧,瞬間包圍時聚,說道:「玄尚小子,我先殺了你娘,看你怎麼囂張。」

此話剛落,一道黃光向射去,時聚情急之下靈力大放,瞬間吹散貓妖的黑霧。

但黃光已經射出,來不及擋住,這時雲楠已經包住了時聚的母親,結果黃光卻打在了雲楠身上。

雲楠立刻失去了知覺,時母還在昏迷,時聚用靈力施展玄心劍術攻擊貓妖,貓妖抵擋不住這強烈的近身攻擊,只好退出數米。

時聚單手一揮,一條電弧擊中貓妖的左臂,貓妖欲想反擊,不知何時時聚手裡已經握起光能槍,幾道光柱射去,全部擊到貓妖身上,貓妖嘆道:「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法寶。」

貓妖瞬間消失在樓頂,時聚扶起雲楠,用玄心療術給她恢復了身體,但她還是沒有醒來,綠靈現身說道:「大哥,她中了貓妖的土毒,身體恢復是沒用的,如果她是修練者我可以救她,可她是凡人,我也無能為力。」

「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綠靈想了想,道:「用你的丹藥也許可以救她,不過你必需為她輸送合適的真氣,丹藥中有我的血液,你要小心,多了她也是死。」

時聚趕緊取出丹藥為雲楠服下,時聚輕輕的為她輸送了真氣,片刻後雲楠醒來,接着母親也醒了,時聚扶起母親說道:「什麼也不要問,我們先回家。」

綠靈也扶起雲楠,雲楠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說道:「剛才明明很痛的。」

綠靈笑道:「是大哥救了你,你現在可是……」

「綠靈不要說了,我們先回家。」

綠靈沒有繼續說下去,他們從二十一層的樓頂慢慢的落了下去,因為有時聚的金光護體和綠靈的枝藤遮掩,母親和雲楠並沒有感覺眩暈。

《九鼎玄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