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九公主成了攝政王的掌中嬌
九公主成了攝政王的掌中嬌 連載中

九公主成了攝政王的掌中嬌

來源:google 作者:風華盡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辰夜 古代言情 趙子衿

一朝深死,詭異重生重生後的九公主,不在執着所謂的賢良淑德,相夫教子更不相信若水三千隻取一瓢飲,這種畫本子上的鬼話外界傳言九公主傲慢無禮,囂張跋扈世家貴族敢怒不敢言,只因公主深受宗族器重更是讓權傾朝野的攝政王為其撐腰世人哀嘆,真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某公主:「你我雖無血緣,但名義上你可是我的皇叔,於理不合~」某王爺:「我便是理」某公主:「……」某王爺:「夫人,該回家了」展開

《九公主成了攝政王的掌中嬌》章節試讀:

臉上火辣的痛感及口中的腥甜讓沈思鈺震驚,這個臭女人敢打他怒火衝破頭頂甩手便要給趙子衿一個耳光。

紫色的身影如驚鴻掠至眼前砰的一聲沈思鈺倒飛而出砸落地上,骨頭錯位的聲音清脆而響亮怕是要在床上躺個把月了。

趙子衿諷刺的勾了勾唇角無意見與元辰夜的目光碰上心跳加速莫名的怪異,元辰夜執起趙子衿打人的那隻手放在自己的掌中動作十分溫柔。

趙子衿被突然的動作驚住但不反感因此沒有避開臉莫名的燒了起來,手掌清亮的觸感舒服的讓趙子衿眯起了眼睛。

元辰夜專註的抹着葯須臾間戀戀不捨的將趙子衿軟軟的手鬆開,語氣十分溫柔霸道:

「打人這種事情何須親自動手,既臟手又費力下次不可如此莽撞。」趙子衿抽了抽嘴角雖然不滿但還是滿臉推笑討好。

「卿卿下次不會了,多謝皇叔。」元辰夜看她生動活潑的樣子頗感無奈,不舍多苛責便將怒火轉移到正趴在地上試圖站起來的沈思鈺。

沈思鈺在兩人對話中已然知道紫衣男子的身份攝政王元辰夜,該死的趙子衿這個賤人既然不告訴他,得罪了攝政王他以後還怎麼在朝堂立足。

不顧身體的疼痛沈思鈺艱難的站起身在元辰夜的腳下跪倒做懺悔請罪狀:

「下官有眼不識泰山,無意冒犯了攝政王殿下請殿下恕罪。」元辰夜漫不經心的糾正。

「你冒犯的是公主該是向她請罪,若她放過你本王便不追究,若是不放以下犯上的罪名需誅九族。」元辰夜玩味的掃視着沈思鈺如同盯着籠中困獸。

沈思鈺內心在掙扎他可以無尊嚴的求攝政王但趙子衿憑什麼,不過一個蠢女人直到觸及元辰夜戲謔的神情後不由打了個冷顫。

心一橫身體轉了個方向待欲求饒,人未到聲先至:

「九妹妹,我可算是找到你了。」女子着月白青蔥色雲天水漾留仙裙,墨發挽成了飛雲髻只斜插一隻紅翡滴珠鳳頭金步搖作為點綴。

五官算不上艷麗,卻被修飾的讓人見之清新脫俗髮髻的一抹紅恰到好處的顯出主人的俏麗。

趙子衿微笑凝視着來人強迫着自己鎮定,趙子嫣蓮步上前神情關切語氣無奈中帶着責備像是在教訓不懂事的小妹。

「九妹妹,這好端端的為何使性子退婚呢?沈公子該是如何傷心難過日後你若是後悔了又該如何?」

趙子嫣聽到趙子衿退婚大為不解,想着定是又在使性子便急忙找了過來。

趙子衿若是不嫁給沈思鈺她的計劃無法實施,所以她必須再次說服趙子衿嫁給沈思鈺。

「九妹妹,如今後悔還來的及你跟姐姐去求父皇,就說退婚是我的意思非你本意讓父皇重新賜婚。」言罷便要去牽起趙子衿的手。

趙子衿不動聲色的躲開一臉難過語帶失望:

「二皇姐,我與沈思鈺緣分已盡父皇旨意已下斷沒有收回的道理,若是在求父皇怪罪下來二皇姐怕是承受不起妹妹不希望看二皇姐被責罰。」

玩姐妹情深的把戲誰還不會趙子衿心底冷笑,趙子嫣你那麼喜歡沈思鈺那我就把他送給你,所謂賤人配狗天長地久嘛。

趙子嫣僵着臉一時語塞父皇的怒火她可沒膽子去招惹,眼神一撇頃刻間心底一顫目光痴迷臉浮紅暈直勾勾的盯着元辰夜低聲詢問趙子衿。

「九妹,這紫衣男子是?」趙子衿被這神來一筆的問題問的一愣瞄了一眼元辰夜在瞅瞅趙子嫣不由詭異的笑了起來。

「二皇姐這是攝政王元辰夜。」趙子嫣的心再次一顫心底興奮的叫囂着,只要勾搭上元辰夜她就是攝政王妃了。

趙子衿算什麼嫡公主又如何只要自己做了攝政王妃拿捏她還不是輕而易舉,雖然她也喜歡沈思鈺但是比起元辰夜實是微不足道了。

「嫣兒見過皇叔。」嬌媚婉轉的聲音讓趙子衿汗毛倒豎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只見趙子嫣搔首弄姿含羞帶怯的正望着元辰夜。

元辰夜皺眉臉色陰沉厭惡的擺手示意免禮,一言不發猶如雕塑趙子嫣起身自以為元辰夜被她的美色打動,越發笑的花枝亂顫目帶殷切。

「皇叔剛回帝都可否讓嫣兒陪皇叔觀賞熟悉一翻?」元辰夜耐心已失這女人簡直是不識好歹。

「不必!卿卿陪着本王即可。」無情的拒絕讓趙子嫣既難堪又妒恨該死的趙子衿怎麼誰都那麼稀罕你。

無緣無故被點名趙子衿也很不悅什麼意思給她拉仇恨?這男人怎麼這麼小心眼她不過是幸災樂禍了一下而已。

看着趙子衿變化莫測的小臉元辰夜勾起一抹愉悅的笑,而這笑被趙子嫣捕捉到了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緊咬着牙插嘴道:

「皇叔,卿卿可是嫁人了還是由嫣兒來代勞吧。」元辰夜嗤笑藐視的盯了趙子嫣一眼。

「陪本王?區區庶出你還沒這個資格。」囂張而狂妄趙子嫣一口銀牙都要咬碎了又是庶出庶出,就算自己庶出也不比嫡出的趙子衿差。

趙子衿很是快意故作為難的在趙子嫣的軟肋上狠狠踩了一腳。

「二姐姐你我姐妹感情要好自然沒有嫡庶之分,皇叔在此你應自稱妾身而非嫣兒這是規矩,陪皇叔的事情該是我這個嫡公主做的事情二姐姐莫在越俎代庖了。」

趙子衿頓了頓臉上露出於心不忍繼續道:「今日皇叔不計較二姐姐需謹記於心,我如今已被封為安國公主,二姐姐日後見我還是行禮的好莫要被他人傳了閑話壞了姐姐的名聲。」

趙子衿的一番話說的趙子嫣臉色變了數變,輕咬紅唇做出泫然欲泣的姿態認錯。

「是妾身的不知禮數,請攝政王恕罪。」大禮參拜而下白色的裙擺沾染塵土如卑微的螻蟻。

「免禮罷。」慵懶而漫不經心元辰夜連一個眼神沒有施捨給趙子嫣。

「卿卿,沈思鈺交給你處置處置好後我在你父皇寢宮等你陪我遊覽皇宮。」話語撂下元辰夜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