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九狼圖
九狼圖 連載中

九狼圖

來源:外網 作者:純銀耳墜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純銀耳墜

輕生死,持仗義,有酒有肉話傳奇。 我們是兄弟,生死在一起。 新書起航,哥幾個,走着。展開

《九狼圖》章節試讀:

王梟瞅着奔逃的人群。
「已經亂成這樣,說也白說。」
「剛剛綠眼怪那身手,絕非常人,定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變異人特工。」
「他手上有槍,之所以不用,是因為直接槍殺遠不如這樣做能起到震撼效果!他故意暴漏身份!殺人誅心!」
「更關鍵的。他一個變異人,如何進入的光輝城?」
豐笑笑趕忙開口。
「現在和核戰剛結束那會兒不一樣了,外面很多區域的核污染已經減輕或者消失,所以有些變異人受到核輻射的影響並不大,如果不檢查體內遺傳基因,和我們創世聯盟的人站在一起,很難區分。畢竟本質上都是人類,區別都是核輻射造成的。」
「那聯盟身份證呢?光輝城平時就那一個門,進出三道崗,人臉,指紋,聯盟身份證。這無法造假吧?最外圍還有鋼鐵城牆,軍隊駐守,挖洞都過不來。那這個變異人特工怎麼進來的?是不是就混進來一個?觀眾當中還有沒有他的同黨?」
「光輝城內有叛徒。」
王梟相當聰明。
「我若冒頭亂說,搞不好還得吃了槍子,我就一平頭老百姓。已經夠慘了。」
ps://m.vp.
豐笑笑肉嘟嘟的大臉,一個勁兒點頭。伸出大拇指。
斜後方,一個穿着黑色風衣帶着眼鏡的男子,目不轉睛的盯着王梟。
眼神並不友好。
麵包蟹發現倆人對視,也挺講義氣,擼起袖子就要上前。
「你他媽瞅啥?」
王梟趕忙拉住豐笑笑。
「有能耐別跑,給老子站那!」
豐笑笑破口大罵。
那個身影並未停留。很快被人群淹沒。
「你攔着我幹嘛,他那是啥眼神瞅你?」
「他不像是普通老百姓。」
「那還能是綠眼怪啊?」
豐笑笑掛着調侃的笑容,伸出手。
「兄弟你這身打扮配着你這獨有的氣質,很酷啊!我叫豐笑笑!」
麵包蟹從頭到腳一身名牌,與王梟天壤之別。
王梟努力品了好一會才確定這胖子是發自內心的真誠讚美。並沒有看不起他的意思。
「王梟,很高興認識你……」
——————
調整好情緒回到家中,已然十點。
三十平米的破舊小房,一些簡單的傢具,濃濃的消毒水味道以及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母親。
這就是王梟的一切。
「媽,我回來了!」
王梟滿臉笑容,手上拎着麵條,西紅柿,雞蛋。
「生日快樂!」
母親十分開心。
「謝謝寶貝。」
漆黑的燈光下,王梟點着蠟燭。為母親唱着生日歌。
母親摟住了自己的孩子,大口吃面,幸福至極。
身邊的藥箱,又空了……
躺在床上,王梟翻來覆去睡不着。
房子是租的,不能賣,房東指定是不幹。
八手的小貨車最多兩三萬,所有的庫存貨物折現,加在一起也就五六萬。
剩下的怎麼辦。
起身走到窗邊,煙,一支接着一支的抽。
「挨個去借吧,大不了,從頭再來!」
王梟下定決心。
不遠處,一輛SUV行駛而來。
四個身影下車。
王梟已然守在樓口,拎着一把菜刀,雙眼血紅。
「草泥馬的,別太過分!誰敢打擾到我媽,老子剁了他!」
幾個馬仔一臉笑容,毫無懼意。
「王大海預謀綁架我們老闆,致使老闆受了傷。我們過來是想告訴你,現在要三十萬解決問題。你的利息也不夠一周了。三天之內必須還錢!」
這一刻,王梟猶如晴天霹靂。
三十萬,殺了他都拿不出來。
王梟一夜未眠,深思熟慮,天亮之後,鼓足勇氣來到了光輝城警安局。
「我要報案……」
——————
福源超市。
「李叔,庫房裏面的所有存貨,我都給您拉來了,您給個半價就行。我這着急給我媽買葯。」
「該多少就多少。」老李頭瞅着身上淤青未消的王梟,心知肚明。不由得眼圈一紅。「這孩子,怎麼命就這麼苦。狗九這群人勢力滔天,沾上就家破人亡。」
王梟咬緊牙關,轉移話題。
「李叔,這懸賞通緝令都貼到你的收銀台上了。」
「昨天出事的可是聯盟議員,人家先後在十幾個聯盟城市演講,為戰爭造勢。結果在光輝城被一個變異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首刃!影響太惡劣了!城主軒然大怒,光輝城封城,軍隊配合警巡全城搜捕。就我這裡,一上午來了三撥人徹查。」
「梟哥來啦!」
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白白凈凈,活潑漂亮。
女孩名叫李曉雅,是老李頭的孫女,這些年與老李頭相依為命。
「小雅,沒上學去啊?」
「放假啊,梟哥,你想我沒?」
「小屁丫頭。」
王梟剛想說話,手機響起。
「什麼?……」
——————
光輝人民醫院。
王梟瘋了一樣的衝進病房。
「媽!」
他抱住母親,仔細檢查。
「放心吧,媽沒事,就是摔倒的時候擦破了點皮。」
王梟滿眼怒火,質問司機。
「你怎麼開車的?」
王梟氣的渾身顫抖,指甲深深扣進肉里,因為,他認識這肇事司機。
狗九的馬仔,麻子。
「實在抱歉。」麻子態度謙虛,一看就是老手「您看這樣好不好,讓您母親先休息會,咱們門口商談處理解決……」
樓層衛生間內。
王梟耗住麻子的脖頸,渾身青筋暴起。
「信不信我宰了你們!」
「最多也就趁其不備,殺一個罷了。多了你可沒那本事。和你那賭鬼老爹一樣,都是送菜的料。不過你放心。你殺完那一個,一定會有兩個陪葬。」
王梟一米八五大個,滿身腱子肉。雙手一用力,直接就把麻子舉了起來。
麻子老江湖,不緊不慢的點着一支煙。
「去警安局取消報警。老實的想法還錢,湊不夠就先給利息。利息敢斷,你爸身上就得有部件兒得斷。」
王梟下意識的鬆開了麻子,內心驚濤駭浪。
麻子「呵呵」一笑,輕輕拍打着王梟的臉頰。
「像你這樣既沒錢,也沒有背景勢力的人,拿什麼和我們斗?這次是警告,下次就是行動。比狠比手段,你個小毛娃差遠了。」
「我很快會先湊一部分錢給你們,前提是一定不能傷害我爸,這是我的底線。」
「放心吧,只要你守規矩,他就是安全的……」
眼瞅着麻子離開。
王梟靠在角落,憤怒至極卻又絕望。
「哈哈哈,冤家路窄啊!」
小黑和三個與其年齡相仿的小混混站在了王梟面前,他目漏凶光。
「小崽子,敢惹我黑山蛇!今天,老子」
「哎呦」一聲慘叫,完美拋物線,小黑剛好落進了堆積滿糞便的蹲便器內。
王梟壓抑許久的憤怒,在這一刻終於釋放。
這變態的身體素質,三下五除二就把剩下的三個小混混打倒。小黑一臉嫌棄的剛從蹲便器內爬出。王梟又撲了上來。
小黑雙手抱頭,護住關鍵部位。
「大哥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就從這一點看,這貨絕對是極其富有挨揍經驗的主兒。
直到有外人進來,王梟這才停下……
——————
醫院門診樓收費處,王梟排隊交錢,給母親買葯。
「王梟!」
一聲嘹亮的叫喊,豐笑笑跑了過來。
「哈哈哈,真是有緣啊,從這裡還能碰見!」
豐笑笑待人真誠,王梟對他的印象很不錯。
「是啊,我來給我媽媽開點葯,你呢。」
「賠錢來了!」
豐笑笑晃悠着自己的大腦袋,突然之間,他後退一步,衝著一個身影抬手就是一巴掌。
「這不是昨天那隻叫春雞嗎?」
小黑不知道從哪兒換了一身病號服,排在王梟後面兩個人的位置,現在臉都綠了,左右賠笑。王梟還真沒注意他。
豐笑笑大口吸氣。
「叫春雞,你身上什麼味道,怎麼感覺如此熟悉?」
話音剛落,豐笑笑一擊重拳毫無徵兆的掄到了小黑的臉上,破口大罵。
「你敢打我!」
同一時間,門診樓內「嘣嘣嘣嘣~」的一陣猛烈槍響。
一個身影從六樓護欄靈巧翻入五樓,綠色瞳孔格外扎眼。
身後十餘個好手緊追不捨。
聽見槍響聲,大批人員湧出醫院。
只有麵包蟹不管不顧。
「別他媽撞我。」「操,眼瞎啊!」
他十分執着的耗住小黑脖頸,一拳接一拳。
「轟~」突如其來的爆炸聲,一塊巨大的玻璃碎片從天而降,直接砸向豐笑笑和小黑。倆人都傻眼了。
來不及思索,王梟大步上前,縱身一躍,一隻手摟住豐笑笑,另一隻手摟住了小黑,三個人瞬間飛出。一把彈簧刀掉落。
「咔嚓!」
玻璃碎屑亂飛。
「快走!」
王梟拉起豐笑笑,提起小黑。
三人擠出人群。
恍惚之中,一道似曾相識的面孔,王梟毫不猶豫的拿出手機,接連幾張照片……
——————
醫院旁邊的小飯店。
三人坐在一起。
「嚇死老子了。王梟,救命之恩,無言以報!」
豐笑笑情緒激動,端起啤酒,一飲而盡。
小黑表情十分糾結,帶着一絲懊惱,脖頸處金鏈子依舊扎眼。
「你剛剛是故意換衣服接近我的吧?那把彈簧刀也是給我準備的吧?」
小黑臉色更難看了。
「黑山蛇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嗎?」
豐笑笑大眼珠子一瞪,當即就要急眼,被王梟一把按住。
小黑一改常態,好像換了個人,連干三杯,未做任何解釋。
「我本名叫高強,謝謝梟哥救命之恩!」
王梟非常敞亮。
「茫茫人海,相遇即緣,大老爺們,幹了這杯酒,以後做朋友!」

《九狼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