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龍杯
九龍杯 連載中

九龍杯

來源:google 作者:翊男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青山 翊男天

【無系統-無穿越-傳統玄幻文】傳統玄幻仙俠題材,張青山從一個廢柴,走上了修仙大道不為自己長生,只為心中執念最強的天靈根隱藏在,最次的五靈根表象之中最強的聖物九龍杯,影藏在普通的核桃木雕之中一個不切實際的夢想,成就了一個仙尊的傳奇一生為人他親和有禮,是人族的希望與驕傲斬妖邪,屠蠻夷,闖龍潭虎穴……端的是剛正不阿,正氣凜然為魔他敢愛敢恨,坦蕩行事,放縱不羈,卻又心中有道從不濫殺無辜,從不仗勢欺人入魔道,他卻修成了仙「人又如何,魔又怎樣?我的道,便是在自己的腳下!」展開

《九龍杯》章節試讀:

馬小虎看了一眼張青山,微微一笑,便是徑直走了過去。

小手在圓形的法盤之上輕輕的按下。

隨即法盤之上,便是華光綻放,隨即消失。在法盤之上,隱隱的出現了一條閃電的紋理標記。

「異屬性靈根?還是雷靈根!撿到寶了,這次撿到寶了!」

老者激動地猛地便是挺直了身子,問道。

「小朋友,你叫什麼呀?」

這是老者來到這裡,第一次問某個孩子的姓名。

就連站在他身後的大盛子,也是看到了這一幕,隨即看向馬小虎的目光都是不一樣了起來。

馬小虎哪裡跟仙人說過話,有些拘謹,又有些羞澀,訥訥的說道。

「馬小虎!」

老者隨即朝着左邊擺了擺手,示意馬小虎站在老者左邊。大手輕輕的拍在馬小虎的左臂上。

「不用怕,老夫又不是吃人的妖怪。哈哈哈哈……」

老者看着馬小虎拘謹的樣子,隨即便是也想開個玩笑,逗趣一下這個孩子。

可是他不說還好,一這樣說,反而讓馬小虎越發的心驚膽戰了。

老者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也只能擠出一個,自認為非常親和的微笑,看了一眼馬小虎。

「下一位!」

張青山聽言上前,吸了一口氣,隨即將手也按在了法盤之上。

一定要通過,一定要通過,我一定要成為仙人,救回爺爺……

圓形的法盤隨即光芒一閃,然後便是歸於平靜。

一朵火焰,一片綠葉,一把彎刀,一滴水珠,一捧黃色的泥土……

老者看到這裡,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才招攬了一名異屬性靈根的興奮,瞬間便是被法盤上出現的,這麼多靈根表象給澆滅了。

「五行屬性靈根。勉強入門!」

說完,便是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揉捏了一下眉心。

張青山哪裡在乎什麼勉強不勉強的,只要能成為仙人,就行唄。高興地也站在了老者的一旁。高挺着胸膛,興奮的小拳頭攥得很緊。

可是老者沒有發現的是,就當五種靈根漸漸的隱去之後,一個黑白相間的靈根表象,在法盤上似乎還若隱若現。似乎只是因為張青山小手按得時間過短,根本沒有來得及顯現出來全部。

當老者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法盤早已經歸於平靜。

「下一位!」

而這個時候,二嬸小跑着,便是在排隊的人群里,尋找着什麼。

當其看到張青山的身影時,便是直接過去,拉住了張青山的胳膊。就要將其拉回孕靈村。

「大膽!我仙門弟子,豈能是你說帶走就帶走的!」

老者皺眉,翻開的手掌之中,靜靜的懸浮着一把寸長的小劍,似乎老者一個念頭,這把小劍,便是可以瞬間變化成為可以吃人的猛獸。

大盛一見情況不對,便是連忙解釋的說道。

「師父,師父!這位是我的母親,我先替她給您道歉了。而剛才測試的那位,是我大伯家的孩子。可能是有什麼誤會。我現在就去處理。」

大盛一邊擦着額頭上的冷汗,隨即呵斥二嬸說道。

「你幹嘛呢?青山已經是我們古月門的弟子了。豈能由你說帶走,就帶走!還不趕快去給仙長賠罪。」

啊?那是仙長?

二嬸這才發現端坐在那裡的威嚴老者,不由得便是冷汗直冒。

「仙長大人,小女子絕非有意冒犯!」

老者看看自己的愛徒,又看看這名婦人和其手中拉着的張青山。

「哼!若非你家大盛正是老夫的愛徒,恐怕老夫會直接將你斬殺。這個小朋友,雖然靈根駁雜了一些,但是也已經是我古月門的弟子了。除非他自己同意,否則任何人不得強行帶他離開。」

二嬸一聽,怎麼,自己的大兒子居然是這位仙長的愛徒?而且似乎這個張青山也有靈根。

什麼駁雜不駁雜的,她倒是沒有聽的太懂。

心思便是活絡起來。

「青山,二嬸跟你說。二嬸給你找了一個好人家,你去給白家做書童,待遇很好的!每頓都有肉吃不說,還能穿上新棉衣。」

青山聽言,卻是毫不動搖,反而是用稚嫩的聲音問道。

「能救回爺爺嗎?我要成為仙人,我要救爺爺!」

「傻孩子……」

二嬸聽言,又要說什麼。

二叔此時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便是連忙上前,一把便是拉住了二嬸,便是往遠處拉去。

「對不住各位了,對不住了……」

「這是這位是他的嬸子呀?怎麼這樣?」

「大家都盼望着自己家裡,能多一位仙人呢,怎麼這人反而拉着即將成為仙人的孩子往家跑?」

……

人群之中,傳來了不解聲,疑惑聲,還有咒罵聲。

到了人少的地方,二嬸便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全完了!我們與白家的生意,這次徹底泡湯了。」

二叔一聽,也是發覺了有些不對勁。

「咱們又沒有得罪白家,本來好好的生意,怎麼能說不合作,就不合作了?」

二嬸也是無奈的羞愧低下了頭來。

「嗨,都怪我,一時鬼迷心竅。總想着,咱們家二盛子不能成為仙人,那青山也別想成為仙人。便是昨天連夜找了白家……」

二叔皺着眉,手指顫抖着指着二嬸的鼻子。上下的喘了幾口氣,卻是只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呀!敗家的娘們兒!如果沒有二盛子,老子才不會跟你這東西過日子!」

「你……你居然跟我說這話?離就離,老娘怕你呀?」

二嬸坐在地上,眼中的淚水嘩啦啦的往外流。

時間飛快而過,很快,便是到了中午。

此時的正陽街,道路上排隊的人已經沒有了,只是剩下一些不肯走的人,依然是在瞻仰仙人的風采,總希望自己幾人在這裡和仙人待的時間長一點,自己的孩子能再次得到仙人的認可。

「既然沒有需要來測試的了,那麼就回山門吧!」

老者將一個小舟模樣的法寶丟在地上。隨即小舟遇風則長,當其落地的一瞬間,已經便是長成了一艘小船模樣。

因為大家早就知道測試通過之後,仙人便是會立馬帶着自家孩子回仙門了。所以每一個來這裡的孩子,都是帶了幾身換洗的衣服。

張青山也是帶了自己的全部行李,一個小包裹,裏面只有一件夏天的衣服,一本書,還有一個紅的透亮的核桃。

張青山又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泛油的小布袋,在裏面,明顯的能摸到那銅錢大小的小酒杯,這才放心的登上了船。

舟船緩緩的上升,一層薄薄的光罩籠罩其上,隨即便是朝着遠處飛射而去。

坐在船上的孩子們,都是興奮不已的望着外面倒飛的景色。早就忘了自己這一走,便是要離開父母很長時間。

通玄山是一座從外面看起來,並不是很高的山。

通玄山上有仙人,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甚至有凡人進去其中,想要獲得仙緣,走到深處,卻是總能迷失了方向,轉上一圈,然後又從原點走出來。

有人說,這是仙人施展了障眼的法術。普通凡人根本無法進入其中。

當小船進入通玄山,穿過一層薄薄的護山光罩,眼前的景色卻是瞬間一個變化,和在外面看來,截然不同!

山中溫度宛如春天。叫人根本想不到,外面還是冰天雪地,裏面卻是這種溫度。

綠草紅花開的漫山遍野。仙鶴仙鳥飛翔在藍天白雲之間。一座座挺拔的山峰直插雲霄,瓊樓玉宇散布其上。

眼前的高峰不見盡頭。同時有着宛如門帘的瀑布,從高處澆落而下。

瀑布落下封住了小橋的去路。小橋便是一個看起來比較普通的木質結構,僅能容納兩三人並肩而行。被瀑布落下的水流沖刷着,雖然左右飄蕩,但是卻沒有斷裂的意思。

而小橋的下方,似乎便是山澗,其中有着水流流淌的聲響,如怒濤翻滾,響徹山澗。

小船悄無聲息的停在了一個小橋一端的空地上。

十餘名孩子們,都是瞪大了好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這周圍的美麗如畫的風景,都是在一時間,忘了眨眼睛。

被選中的孩子中,唯一的一名女孩子似乎叫什麼蕭玉兒的讚歎說道。

「哇……好美呀!」

老者站立在橋頭,手指法訣如同穿花蝴蝶,叫人眼花繚亂,輕輕的朝着前方點去。法訣光束鑽進了瀑布便是消失不見。

隨即一聲如同悶雷的咆哮便是傳來。一隻金藍相間的巨大怪物,便是從山澗之中咆哮而出,猙獰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