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龍歸元
九龍歸元 連載中

九龍歸元

來源:google 作者:松子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宋川 松子茉

淪為乞丐的宋川被人騙至貨船上當勞工,為救船上數十名姑娘,被貨船主打得肋骨全碎,內臟破裂他本是條死命,卻被一位神秘的道長起死回生,並成為宋家大小姐的馬奴,自此逆天改命,成為宋家支柱,直至多年以後,覺醒仙體,九龍歸元,踏入無神魔能敵之境!展開

《九龍歸元》章節試讀:

宋川是怎麼也想不到,好不容易活過來的他又得死一次,早知道上回直接死了算了,省得再挨一頓疼。

他被諸盛天的手下給拎走了,而阿九和小混子早在宋花歸被宋麟抱走之時,就一溜煙逃了。

倒不是他們放棄了他,而是他示意他們這樣做的。

他一個人死,總比大家都死要強。

小半個時辰後,運河碼頭附近的一套大宅子內,宋川被關在了一間暗牢。

這套宅子並非諸家大宅,而是諸盛天為了方便管理碼頭而在此建起的一間小型宅院。

諸盛天之所以沒有當街將宋川打死,而把他關到這裡來,是因為諸盛天想知道他在經受了那一劍後,是如何痊癒的。

而諸盛天因為身上有傷,暫且還顧不上來親自審問他。

不過按着這裡暗牢的規矩,一頓鞭子伺候那是少不了的。

當晚,夜深人靜,暗牢內一盞弱燈明明滅滅,看守他的諸家家丁已然昏睡。

與此同時,正在修鍊室打坐療傷的諸盛天聽聞父親與宋家家主宋麟一起到了這裡,此刻已經在主廳等候他前去。

諸盛天忙收了功,起身穿好錦袍戴好玉冠前往主廳。

主廳內,宋麟黑着一張臉,諸家家主諸淵正拱手賠禮。

「小兒頑劣,竟敢傷害花歸,等他來了,我定要廢了他不可。」

宋麟一眼掃在諸淵的臉上,一臉嚴肅:「我不要求多的,只要求你把你兒子在我女兒那裡吸取來的五層修為廢除,多一層都不要。」

「啊!」諸淵一愣,尷尬一笑,「宋兄,這……」

宋麟雙目一凜:「莫非你覺得你兒子吸了我女兒的修為,傷害了我女兒,是應該的?」

諸淵重嘆一聲,道:「自是千不該萬不該,可廢修為這種事,宋兄你也是知道的,一旦廢除,光是修復身體的根基,就得花費數年的時間,再要往上修鍊,更是難上加難了。」

宋麟的袍袖下,雙拳握得死緊,他咬牙切齒道:「我的女兒花歸正如你所說,得花費數年的時間來養傷,並且要恢復失去的修為,更是要以數倍的精力財力和時間。諸淵,你倒是說說,這筆帳又該如何算?」

諸淵沉眉:「這……」

他思量片刻後才敢直視宋麟,「賠,我那逆子既然已經嚴重傷害到了花歸,那唯今之計,就是賠償。」

宋麟冷聲道:「賠償就夠了嗎?按大琅國律法,殺人者償命,你兒子諸盛天雖然沒有殺我女兒,但已害了她一輩子的前程,與殺她又有何異?」

諸盛天一腳邁入門檻:「大琅國律法,修士比武,不論生死。」

諸淵一眼掃到諸盛天的身上,氣得身上凝出靈力,一掌朝他揮去,超強的靈力波將他掀出五丈之外,直到後背撞擊在花壇一尊**的女神像上,石雕的神像破碎成渣,而他則仰翻在碎渣之中,塵霧遮住了他的身體,只聞聽到他陣陣嘔血之聲。

宋麟見此場景,心道:做戲罷了!不過事已至此,真要毀了諸盛天的修為,諸淵定不會肯,到時鬧得兩家結怨,百害而無一利,不如就此找個台階讓諸家下。

諸淵走到廳外,指着諸盛天大聲罵道:「逆子,諸家與宋家同為國主效命,數百年來齊心協力,是為世交,你小子竟然敢對宋家人動手,毀諸宋兩家關係!」

諸盛天口吐鮮血,氣道:「爹爹,我可是你親兒子。」

他爹不知道他吸修為吸得過了頭,這一掌下去,好不容易漲到靈士境四層,直接掉到靈士境一層了。真虧啊!

「正因為你是我親兒子,我才得教訓你。」

諸淵說罷一揮手,對諸盛天的兩位手下道,「把他帶回去。」

他知道這兒子的脾性,定是不會服氣,更不會認錯,所以在這裡對修復諸宋兩家關係毫無益處,不如借這機會讓兒子離開。

他轉身對宋麟拱手:「宋兄,我這老十是被他娘給慣壞了,我也教訓了他一頓,還望宋兄大人不計小人過。接下來我們商議一下,要如何賠償花歸。」

宋麟雙手負後,臉色冷淡,不言語,便是認可了。

諸淵松下一口氣,吩咐隨從:「去拿禮單來。」

隨從忙去取了禮單,另有僕從擺好了筆墨紙硯。

諸淵坐在桌前椅子上,將一頁禮單寫得滿滿的,上邊各種諸家特有的靈藥、靈寶、靈器各數百件,總計千件。

諸家因掌全國惡道,往往可以尋找到一些稀有的療傷修鍊之物,禮單上的東西,樣樣價值不菲。

諸淵最後寫下幾個字:黃金百萬兩。

隨後他起身親自將禮單交給宋麟過目,「宋兄,你看如何?」

宋麟只撇了一眼禮單,冷冷道:「花歸是我宋家的驕傲,宋家還指望她將來能有大成,可以破碎虛空,成為大琅國千年來飛升第一人,就你這點東西,就想了結!」

誰人都知道,宋花歸不過十幾歲就能達靈士境,加上宋家的修鍊資源,還有秘境鑄劍山莊,百年後破碎虛空飛升仙道,不是沒有可能。

而家族中但凡有一人能飛升仙道,家族便能受仙者庇佑,福祉延綿。

再說以諸家的財力,百萬黃金,還真不算個什麼,因為諸家自有金礦,金子取之不盡。

諸淵沉聲道:「那,宋兄,你還想要什麼?」

宋麟開口:「西北方向千里以外的吉城、肅城、藍城、代城,這四座城池的一切商貿歸宋家管轄,你諸家人等一律撤出。」

「啊!」諸淵聞言心中一驚,「宋兄,這四座城池可是大琅國三十六城中最窮的城池,你要它們做什麼?」

宋麟凝眉:「這個你不必管,你只說答不答應?」

諸淵沉默不言,但他心知肚明。這四城與大荒國接壤,諸家與大荒國的暗中交易通常要經過這四城,此番若是將這四座城池的商貿給了宋家,那他與大荒國的暗中交易就難了。

宋麟道:「如若不答應,我女兒被你兒子惡意傷害,奪取修為之事,我便上奏國主,請國主出面,將你兒子諸盛天正法。」

諸淵惱道:「我兒剛剛說了,修士比武,不論生死。」

宋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諸淵:「你兒子用大荒國魔門之物暗算我女兒,違反了修士比武的規定。按律法,你兒子不僅謀害人性命,而且與大荒國勾結,背叛大琅國,該由皇城神武殿廢除全身修為,並貶為庶人發配邊疆從軍。」

沒有了修為的軍士,不過是個炮前灰。

諸淵聽着宋麟這一席話,心中一駭,舌頭都打了結,緩了好一會才點了頭:「行,我答應你。」想着這四座城池,心疼得如刀絞。

宋麟又開口:「還有。」

諸淵心一沉:「你還想要什麼?」

宋麟:「被你兒子抓走的宋川,他是花歸的馬奴,是我宋家人。」

諸淵心一松,點了頭,不過是個不中用的庶民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