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九龍抬棺
九龍抬棺 連載中

九龍抬棺

來源:外網 作者:姜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姜帆 都市言情

爺爺告訴我,我活不過十八歲只能找到一個棺材那是個九龍拉棺的棺材.....展開

《九龍抬棺》章節試讀:

第十章父親死了
「你要是能殺了他,我可以讓你吃了我。」女鬼絲毫沒有猶豫。
我頓時有些懵,附在母親身體里的東西竟然還能吃鬼魂?
母親倒是一句廢話都沒有,直接吞噬起了女鬼。
眼看女鬼就要被母親吞噬掉,我趕緊上前推了母親一把,在還沒有弄清楚女鬼為什麼要殺我之前,還不能讓她死。
「找死!」母親抬起另一隻手,明明連我的身體都沒碰到,我卻感覺到有股力量把我推了出去,好在女警在身後及時扶住了我,才沒有摔倒。
「真是沒用。」女警又嘲笑了我一番。
我無言反駁,因為我確實沒啥用,連自己的母親都救不了。
「妖孽,你要是再不從她的身體里出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女警厲聲警告道。
「臭抓妖師,你要是敢動手,我保證這個人活不了。」
我聽到那東西用我母親的命做要挾,慌忙說了一句:「你別亂來。」
母親沒有理會我,繼續吞噬着女鬼。
最後沒有辦法,只能去求女警救女鬼。
女警詫異的看着我,問:「別忘了,她要殺你,救了她,不怕她恩將仇報?」
我搖了搖頭,「如果我真是她口中的負心漢,那我願意償還。」
「傻子!」女警罵了我一句,上前從母親手中救下了女鬼。
女鬼受了傷,坐在地上,口中不斷有血流出。
我突然感覺她好像沒有這麼可怕了,走上前,好心問她怎麼樣了。
她卻不領情,「別以為這樣我就會感激你,不殺你了,咳……」
「我沒想讓你感激我,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叫我負心漢。」
「因為是我告訴她你就是當年那個害死她的負心漢,虧她做了一百多年的鬼,連你是不是那個負心漢都認不出來。」母親應答道。
聽到這話,女鬼瞬間有些激動,「你在騙我?」
母親冷笑了一聲,「本來想着等你殺了他,我就可以把你吞噬掉,哪知道你這麼沒用,真是浪費我時間。」
原來這一切都是母親的陰謀。
「我要殺了你。」女鬼想要站起來,結果還沒站穩,就又跌倒在了地上。
母親不屑道:「就憑你也想殺我?」
話音剛落,女警突然衝到母親身後,在她後頸上打了一下,直接把她打暈了。
母親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女警冷聲道:「還愣着幹什麼,快把你媽背走啊。」
我顧不上女鬼,趕緊上前背起母親,等我回過身,女鬼已經不見了。
「女鬼呢。」
「你那麼關心她幹嘛?」
「這也算關心?」
女警又將我臭罵了一頓,我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喜歡罵我。
我本來想把母親背回家,但是女警說我家不安全,讓我背她家去,我想着目前確實也沒有更安全的地方,就把母親背到了她家。
女警家就在離警局不遠的地方,是獨棟的小別墅。
進門後,我把母親放到沙發上,還來不及喘口氣,女警就拿了一捆繩子過來,「把你媽綁起來。」
「能不綁嗎?」
「可以,你要是打的過她的話。」
得,我綁。
我把母親綁好之後,心裏嘀咕了一句媽,你別怪我,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綁好了,然後呢?」
女警打了個哈欠,道:「睡覺,你在這裡看着,她要是醒了,就去叫我。」
我心裏頓時有千萬隻羊駝在奔騰,就不能把事情解決了再去睡覺嗎?
看着女警上了樓後,我忍不住罵了一句,真是搞不懂這個女人。
母親一直沒有醒,我也因為一晚上沒合眼,最後實在熬不住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早上醒來的時候,母親已經不知所蹤,只剩下綁她的那捆紅繩了。
我剛準備上樓去叫女警,她就從樓上下來了。
「我媽不見了。」
女警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我不是讓你看着她嗎?」
「我不小心睡著了……」
我本以為她會罵我,結果她只是嘆了口氣。
沉默了片刻,女警語氣嚴肅的說道:「你盡量在天黑之前把你媽找回來,不然她會有生命危險,找到她後,立馬聯繫我。」
聽到母親會有生命危險,我是一刻也不敢耽誤,立馬跟女警道了別。
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到時候怎麼聯繫你?」
「電話啊,白痴!」
我竟無言反駁。
「1398760……」
我趕緊把女警的號碼存到了手機里。
我先是回了一趟家,把昨晚的事情簡單的跟父親說了一下。
父親責罵了我幾句,我知道他這是擔心我。
「爸,現在耽誤之急就是找到媽,其他的事情等找到媽再說。」
我和我爸分頭去找我媽,我把她有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但是都沒有找到她。
直到天色暗下來,我給女警打了一個電話,問她該怎麼辦。
「你還能再沒用一點嗎?」
隔着屏幕,我都感覺到了女警對我的輕視。
被媽,我心裏自然不爽,但我也知道自己沒用,所以只能忍着。
「你現在趕快和你爸到我家去,不然連你們都會有危險。」女警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我立馬給我父親打了電話,問他在哪,父親說他已經回家了,我匆匆地往家趕去。
等我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我走進院子,卻發現房子里沒有開燈,難道父親不在家?
我心裏頓時湧出了一股不安的感覺,趕緊跑進屋裡,開了燈。
「爸?」我叫了一聲,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砰……」
後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我趕緊跑去查看,卻發現父親躺在地上,渾身是血。
「爸,你這是怎麼了?」我瞬間淚目。
父親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不出聲音,他抬起血淋淋的時候。
我趕緊握住他的手,哭着說道:「爸,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快……快……」
「快什麼?」
父親吐了一大口獻血,握着我的手也收緊了一些,費力的吐出一個字:「跑……」
快跑?
父親說完這個字後,就沒了反應。
我不相信父親死了,他只是暈過去了而已。
「爸,你撐住,我送你去醫院。」我哭着背起父親。
我剛把他背出院子,瘋子又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跟我說父親已經死了。
「不會的,他不會死的。」
我接受不了父親已經死了的事實,明明剛才還和我通過電話,怎麼就死了呢?
「他真的已經死了。」瘋子抓着的手臂,不讓我走。
他的力氣很大,加上我背着父親,根本掙脫不開。
「放開我。」我沖瘋子大喊道。
瘋子仍是不放手,掙扎中,手一松,父親倒在了地上。
「爸。」我跪在父親面前大哭。
我從來沒有這麼難受過,難受的想死。
我在地上不知道跪了多久,直到女警來,把我從地上拉起來。
「人都已經死了,你哭有什麼用?」
「難道連哭都不行嗎?」我哽咽着說道。
「你要是能把你爸哭活過來,隨便你哭。」
女警的話雖然難聽,但也沒說錯,人都已經死了,我就是把眼睛哭瞎了,我爸也不會活過來。我能做的,就是找到殺死他的兇手。
我平復了一下情緒,從地上站起來。
瘋子遞給我一條手帕,「擦……」
我看了瘋子一眼,想起他剛才勸阻我的樣子,好像和正常人無異,這會卻又變得傻裡傻氣,估計是我剛才傷心過頭了,所以才會有這種錯覺。
我擦了擦眼淚,轉頭看向女警,「我媽她……」
「怕是凶多吉少。」
我差點又忍不住哭了,爺爺走了之後就杳無音信,現在父親又死了,母親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短短的時間裏,姜家就家破人亡了。
難道都是因為死劫嗎?
女警嘆了口氣道:「先把你爸放到屋裡吧。」
隨後,我把我爸背到了屋裡,剛準備放下,女警卻說我爸的實體不能隨便擺放,得放在木板上,要是放在地上,可能會屍變。
我哪裡懂這些,所以她說什麼我都照做。
「德叔,麻煩你先幫我背着我爸。」
「好。」
我把父親的屍體交給瘋子後,去雜貨房拿了一塊木板。
安置好父親的屍體後,女警又讓我準備了一碗清水和三支香,放在我父親屍體的面前,說是只要在天亮之前,碗中的水不會變混濁就沒事。
要是變混濁會怎麼樣,她也沒說,我也沒問。
我在父親屍體旁邊坐了一晚上,那碗水都是清的,直到天快亮的時候,那碗水突然變混濁了,我趕緊去叫女警。
女警看過水後,面色有些凝重的說道:「你爸的魂魄正在消散。」
「那會怎麼樣?」
「連鬼都做不成。」
我皺着眉頭,「怎麼會這樣。」
女警沒有回應我,走到我爸的屍體旁,在他額頭上點了一下。
這時,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婉中的水慢慢變清了。
「水變清了,是不是代表我爸沒事了?」
「這隻能暫時保住他的魂魄,要想救他,就得找到他的鬼魂。」
「上哪去找?」人都找不到,更別說找鬼了。

《九龍抬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