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九龍抬棺小說
九龍抬棺小說 連載中

九龍抬棺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張九陽林婉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張九陽林婉

爺爺出殯那晚,我抬着石碑在前引路,不敢回頭看,因為身後抬棺的是八隻惡鬼……展開

《九龍抬棺小說》章節試讀:

「我不能回去,她們要殺我,因為我知道她們的秘密。」她緊張地往椅子裏面縮了縮。
一邊往仔細里縮,一般做一個奇怪的動作,一隻手捂着自己的頭,另一隻手捂着自己的臀部,一臉驚恐的樣子。
「到底什麼秘密?」
我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其實我心中比她還要緊張。
旗袍女人卻突然看向我,森然一笑,「李四狗是不是已經死了?」
她挺漂亮一女孩,可卻笑的很瘮人,我心中咯噔一聲,差點脫口而出你怎麼知道?
旗袍女人見我不說話,便死死的盯着我看,然後眼睛越來越亮,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就知道……」
她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表情猙獰而瘋狂。
「活該,哈哈,死的好,姓李的都該死。」她眼睛紅紅的,像瘋了一樣。
可我的目光卻落在了他身前的紐扣上,臉色微微一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冷着臉站了起來。
「你不用裝,我謝小曼別的本事沒有,就是會看男人,你騙不了我。」
她嘿嘿說道,眼睛中突然射出一道精光,「現在我們就是一條繩的螞蚱了,你要是不救我,我就把你捅出去。」
臉色陰沉不定,這女人看起來像個瘋子,可我知道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可是到底要不要幫她?而我心中不禁開始權衡起來,我是繼續等龍家人,還是為了自己小命捨身一搏?
很快我心中就有了答案,爺爺交代了三件事情,前兩件都出了紕漏,這變故也因此而生,可我還是決定聽爺爺的話,在姓龍的出現之前,我不能再節外生枝。
想到這裡我深吸口氣,「有人想害你,你找警察吧,請你離開吧!」
旗泡女人一聽這話頓時就炸了毛,「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這話剛好被回來的虎子給聽見了。
「敢威脅小少爺,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
說著,虎子就走了過來,目光冰冷地看着旗袍女人。
可這謝小曼一點也不怕,瞪着眼睛看着我。
「你要敢拒絕我,我馬上告訴姓李的,是你害死了李四狗。」
她這話一說出來我就知道壞事兒了,果不其然,虎子聽了這話之後頓時就臉色一變,眼睛中曝出了一抹狠厲。
「我先弄死你!」
說著,虎子一把拽起了謝小曼的領口,謝小曼的領口瞬間崩開,一枚紐扣掉落下來。
而虎子手中那把不知道藏在什麼地方的水果刀又出現在他的手中,死死的抵着謝小曼的脖子。
謝小曼終於害怕了,嚇得尖叫起來。
我發現,她又開始做剛才那個奇怪的動作,一手捂着頭,另一隻手捂着臀部。
「虎子,別亂來。」
我不由得有些頭疼,這虎子是真虎啊!
深吸口氣,我這才淡淡的說道,「謝小姐,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發喪那天李四狗的確去找過我,可後來我就沒再見過。」
說著,我對虎子使了個眼色,然後擺了擺手,「送客吧!」
虎子冷哼一聲狠狠的推着謝小曼往外走,謝小曼開始掙扎。
「張家少爺,你不能見死不救……」
「他們真的會殺了我的……」
「我要是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謝小曼說什麼我只當沒聽見,最終她還是被虎子推了出去,塞進了一輛的士,虎子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我彎下腰,將紐扣撿起來,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之所以急着感謝小曼離開,就是因為這枚紐扣,這是一枚竊聽器。
我大學時候的宿友,是個科技發燒友,他就曾經玩過這個東西,一模一樣的型號,所以我一眼就認了出來。
不過看謝小曼的樣子卻絲毫沒有察覺,對方既然在他的身上裝了竊聽器。
這說明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她真的有危險了,要麼就是這後面的人要對付我。
所以,當我發現這紐扣之後,馬上停止發問,沒有提李家的事,雖然我猜她的事肯定跟李家有關係。
我把竊聽器扔進下水道,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之後,虎子回來了,臉上還帶着怒火,我給他倒了杯水,就問那被雷劈的屍體他到底怎麼處理的?
「放心吧小少爺,這種事兒我有經驗,李家人絕對找不到。」
我眼皮一陣的抽搐,這話聽的我挺害怕的,莫非傢伙真的殺過人不成?
佰虎喋血呀,殺人越禍的命格,我心中充滿了擔憂。
之後,我把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虎子一聽說我有危險頓時表示不去做零工了,然後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我,我點了點頭也沒有拒絕,畢竟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接下來兩天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只是那個老者接連不斷的出現在我的夢中,而且越來越着急的樣子。
李家的人並沒有對我動手,有些不太正常,因為這根本不符合他們的性格,除非他們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頭疼的事,我和虎子已經到了沒有飯吃的地步。
眼看的晚飯沒有着落,林婉傳打電話過來,說明天要過生日,明晚上請我們吃飯。
「咳咳,林婉,能借點錢不,我沒錢了。」我有些尷尬的說道,林婉生日我不能沒有表示。
「沒錢了,怎麼不要說呀,等着。」
掛了電話之後,林婉直接給我轉了2000塊錢,看着微信里的2000塊錢餘額,我和虎子相對無言。
兩個大老爺們兒跟一個女人借錢吃飯,這事兒不用說出去,自己都覺得挺丟人的。
本來林婉幫了我那麼大的忙,我早就該請她吃飯的,可畢竟現在囊中羞澀,沒錢也只能低頭裝孫子。
第二天一大早,我按照慣例給爺爺上香,三柱香查進了香爐,我和虎子就準備出去吃飯。
可就在轉身的功夫,耳邊啪的一聲輕響,我回頭一看,頓時就愣子了。
香爐里的香竟然斷了兩根,我和虎子同時變了臉色。
燒香這種事有講究的,人怕三長兩短,香怕兩短一長,香燒成這樣,是個大凶之兆。
我和虎子一看到這種情況,雙雙停下了腳步。
「今天不出門了,叫外賣。」我和虎子異口同聲的道。
就這樣,我兩整天都窩在鋪子里,早飯和午餐都吃的是外賣。
這天,龍家的人仍然無人登門,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爺爺搞錯了?這姓龍的要是一輩子不登門,我豈不是要困一輩子。
眼看着到了晚上,我知道該出門了,畢竟今天是林婉的生日,好歹我要去給她準備一份禮物。
「少爺,我看今天還是別出去了,又不是什麼大事兒,我感覺林婉這丫頭身上就沒好事兒,咱們還是小心點好。」虎子扭頭看了看香爐,擔憂的說道。
虎子的話也是我的擔憂,考慮了一下我說道:「別人可以不去,林婉的生日我不能不去,不然我成什麼了!」
「可是……」
「這樣,路上小心點,咱兩都帶上傢伙事,應該就沒事了。」
我打斷了虎子,虎子也只能點了點頭。
我拿了把斧子別在腰上,還覺得不放心,便又拿了把扳手裝進羽絨襖里,出門的時候還是覺得少了點,又把釘鎚藏在了身上。
感覺好多了,安全感有了。
出了門沒敢地走,攔了一輛的士到了涼城最好的商場,準備給林婉買件呢子大衣,她那件因為給我幫忙已經損壞了,我得賠人家一件新的。
下了車之後,虎子卻扭頭看向商場對面。。
「看什麼呢?」
我跟着虎子看過去,對面是幾棟很高的大樓,已經封頂了,這地方寸土寸金,這項目的確夠氣派。
「小少爺,這就是九龍城。」虎子道。
「這就是九龍城?」我不由得想起了林婉。
她好像就在這裡上班,隨後又想到那位讓我幫忙遷墳的美女葉總,看來這個葉總的確挺有實力!
據林婉說這九龍城最近總出事,應該是跟姓葉的祖墳有關。
我搖了搖頭,扭頭走進了商場,別人在牛逼,跟我也沒關係?想到那五十萬禮金,我的心都在滴血。
我和虎子直奔四樓女裝專賣,很快就看到了一件和林婉穿的一模一樣的外套,看來她就是在這裡買的。
一問價格,一千九百九十九元,我頓時懵了。
店員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沒錢,笑着說新客戶可以打九折,一千八。
她雖然在笑,可我還是看得出她眼中淡淡的鄙夷,可畢竟兜里沒錢,我也不能裝土豪,真要是買了這衣服,明天又要吃土了。
算了,以後再說吧,先管好肚子。
想到這裡,我轉身準備走,正在這個時候,一個悅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服務員,幫這位先生包起來,我來買單。
我扭頭一看,一個清瘦的身影站在我的身側,正笑盈盈的看着我。
「李娟!」我驚訝的喊了出來。
「張九陽,好久不見,我還以為認錯人了呢。」李娟笑着走過來。
李娟是我高中暗戀了三年的同學,人漂亮還很清純,因為她身上有種我喜歡的淡雅氣質。
「好久不見,你,你還好嗎?」我有些激動。
「挺好的,介紹一下,這是我男朋友林濤。」她指着旁邊的一個年輕人說道。
「你好你好。」我連忙伸出手。
林濤不冷不熱的笑了笑,和我淺淺的握了一下。
「在給女朋友買衣服嗎?」李娟看了看那件漂亮的呢子大衣,「看不出來,挺有眼光的呀。」
「不是,我還沒女朋友呢?」我的臉有些微微發紅,在自己喜歡的女孩面前,我特別害羞。
「呵呵,你還和以前一樣愛臉紅。」
我尷尬了笑了笑,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出門忘帶錢了吧?我先給墊着。」李娟說著就讓服務員包衣服。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
我連忙攔住了她,咬着牙自己去掃了付款碼,心中卻苦笑不已。
李娟笑了笑問我,「畢業有什麼打算嗎?是在本地還是出去發展?」
「暫時不準備出去,幫忙照看我爺爺的生意。」我說。
「不知道兄弟做什麼生意?」林濤聽說我做生意的,突然開口問道。
我看了他一眼,這人明顯是和勢利眼,一聽我做生意的便開始和我說話,本來我不想理他的,可看在李娟的面子上,我還是說道,「小生意,經營一家殯儀館。」
林濤的臉色頓時一變。
「做死人生意?」
說著,她臉上一臉的嫌棄。
「做死人生意怎麼了?說不定哪天你也用得上。」虎子直接開口懟道。
「哎你這人怎麼說話的呢?」林濤臉色一變。
「說實話,怎麼了,不樂意,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敢和我少爺這麼說話。」虎子冷哼一聲,就差沒動手了。
「呵呵,還少爺,窮成這樣了,還裝!」林濤上下打量着我,有些不屑。
我感覺他這人挺煩人,還沒素質,老子窮咋了,跟你毛關係?
「你再說一句,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虎子上前一步就準備動手。
我連忙拉住了他,這虎子動不動就要弄死誰,也是挺頭疼。
虎子見我臉色不好看,頓時不吭氣了。
李娟也覺得沒面子,就出口責怪林濤,「這是我同學,少說兩句。」
林濤冷笑一聲不說說了。
接下來的氣氛有些尷尬,我連忙開口和李娟告辭,好不容易同學碰面,沒想到會是這樣。
「對了張九陽,後天是我的婚禮,記得過來喝喜酒。」李娟說著從包里拿出一張喜帖遞給了我。
我一聽她要結婚了,心中頓時有些難受,可還是笑着伸手接了過來。
人這一輩子,誰沒有暗戀過呢?可青春歲月終究會離開我們,最後不留一點的痕迹。
進電梯的時候我聽見了爭吵,我回頭看了一眼,是李娟和林濤在吵架。
我嘆了口氣,看來李娟並沒有嫁給一個愛自己的好男人!
挺可惜,卻又無可奈何。
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們下一次見面,竟成了永別,而虎子的話也變成了現實。
出了商場之後,天熱已經黑了下來,剛好林婉給我發了一個定位過來。
地方就在不遠處,我和虎子準備在馬路對面攔一輛車過去。
可就在我經過十字路口的時候,懷中的釘鎚鐺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我連忙彎腰撿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公交車車突然從路口衝出來,在我面前呼嘯而過,幾乎貼着也得身子颳了過去。
我被驚出了一聲冷汗,要不是撿釘鎚,我絕對會被撞死。
「沒長眼睛呀!」我怒罵一聲向著公交車看去。
可緊接着我就愣住了,一股冷意瞬間籠罩了身體。
公交車裡空蕩蕩的,只有一個女人站在中間,正隔着玻璃看着我。
紅色的旗袍。
對着我詭異的笑着。

《九龍抬棺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