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
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 連載中

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

來源:google 作者:雙生兔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柳青渝 炎冽

瘋批冷血大暴君×只想摸魚小仙女穿書後,柳青渝一個元老級摸魚大師,成了無CP文中的大女主,還是劇情最開始的時候,身份是暴君的宮妃,而這本書的劇情是她和暴君斗得你死我活,最後她勝利,成為書中世界的女帝大女主這個設定非常不適合柳青渝,柳青渝一邊努力尋找回現實的辦法,一邊想繼續在這個書中世界摸魚,奈何暴君不知怎麼就對她感了興趣,捉弄她、給她出難題,讓她不得不花費心思應對······終於找到回現實的方法,柳青渝懷着對暴君的依依不捨之情要離開時,發現自己肚子里已經揣了崽,因為和這個世界有了羈絆,她回不去了!!!柳青渝欲哭無淚,暴君輕撫她的小腹,「乖,等孩兒出生了,我就將這江山丟給他,咱們遊山玩水去」柳青渝更欲哭無淚了,她的孩子怎麼隨了她的命苦,一出生就不能舒舒服服地摸魚展開

《救命!穿書後暴君天天逼我營業》章節試讀:

炎冽大笑,「愛妃果然有趣!」

「衛公公,去數數這院中盛開的花是不是愛妃說的數目。」

「奴才遵旨。」衛公公立刻帶着幾個小太監去數花。

一名小太監匆匆跑進來,「稟陛下,鄭美人求見。」

炎冽看着院中的花,眼神無任何波動,「讓她進來。」

柳青渝則是打心底感謝這個鄭美人,她來了正好分散暴君的注意力。

鄭美人風姿裊裊地進來,「臣妾給陛下請安。」

都說帝王后宮佳麗三千,這鄭美人一副柔若無骨的嬌媚模樣,再加上這如黃鸝一般的嗓音,她一個女人看了都喜歡。

炎冽卻一個眼神都未賞給鄭美人,淡淡『嗯』了聲。

鄭美人眼中閃過失望,擺手示意身後的香蘭將東西送上來。

「聽聞柳妹妹病了,臣妾來探望柳妹妹,順便給柳妹妹帶些補品。」

柳青渝一聽是來探望自己的,趕緊道:「多謝鄭···姐姐。」

抓住這個機會,柳青渝又道:「鄭姐姐不如留下來一起用午膳?」

鄭美人欣喜,「那就多謝妹妹了。」她來的時候已經打聽清楚了,陛下要在風清殿用膳。

衛公公帶着人回到殿前,「回陛下,這院中一共有六百八十八朵花。」

炎冽轉着手上的墨玉扳指,心情有些不佳,「愛妃算術不錯,這花數的不錯,賞!」說完,轉身進了殿中。

數個花也能被賞?這暴君果真不能以常理來論之。

鄭美人眼中閃過一絲嫉恨。

因着炎冽在風清殿用膳,午膳足足有四十八道菜。

柳青渝坐在炎冽的左手端,看着整桌的滿漢全席,心裏直呼浪費。

鄭美人坐在炎冽的右手端,殷勤地給炎冽布菜,「陛下,御膳房做的水晶餃鮮嫩可口,您嘗嘗。」

「還有這八寶鴨,外酥里嫩,肥而不膩。」

不過片刻,炎冽的碗就猶如一座小山,堆得高高的。

炎冽遲遲沒有動筷,久到柳青渝思想又要不自覺開小差時,自己被暴君點了名。

「孤胃口不佳,這些就勞煩柳美人替孤吃了。」

鄭美人嫉恨的眼神看過來,柳青渝壯着膽子推辭道:「臣妾大病初癒,不宜吃這麼油膩的,還是鄭姐姐吃吧。」

殿內又是一片靜默,清兒候在一旁手心出汗,美人怎能拒絕陛下的賞賜。

顯然柳青渝沒有注意到這點,她正等着炎冽同意她的提議。

「柳美人大病初癒,宜吃清淡的,御膳房是怎麼做菜的?既然如此,今日當值的廚子就都殺···」

這話走向不對,柳青渝趕緊道:「臣妾身子已經大好,可以吃這些東西,臣妾這就吃,這就吃!」

伸手將炎冽面前的碗拿過來,柳青渝大口往嘴裏放,她可不想因為自己而讓那些廚子喪命。

暴君果然是暴君,動不動就要殺人!

鄭美人氣的鼻子都要歪了,勉強維持着臉上的笑意。

一頓折磨人的午膳終於結束,柳青渝身體板直坐在椅子上,肚子撐得慌。

炎冽擦過手,將濕帕子隨手扔在一旁,「愛妃平日喜歡做些什麼?」

鄭美人搶先道:「回陛下,臣妾平日喜歡練琴畫畫。」

鄭美人回答了,那柳青渝自然樂的不用回答,端着臉上的笑坐着。

炎冽看向柳青渝,「柳美人!」

逃不過的柳青渝恭敬回道:「回陛下,臣妾懶散,平日就在屋子裡,睡睡覺,賞賞花。」

鄭美人眼中閃過輕蔑。

炎冽沒說什麼,起身往外走去,衛公公趕緊跟上。

炎冽離開後,鄭美人臉上的和善收起,「柳美人,今日在陛下面前你如此下我的面子,多少有些過分了。」

肚子撐得實在難受,柳青渝站起身,繞着屋子轉圈消食。

暴君在時,精神高度緊繃,此刻暴君一走,柳青渝精神松下來,神色疲倦,不想應付鄭美人。

「鄭美人,若是無事你先回去吧,過幾天我再去看你。」她想午睡了。

被如此敷衍對待,鄭美人惱怒道,「柳美人你不就是仗着陛下恩寵才敢如此目中無人,等日後陛下不再寵愛你,看你還能不能如此!」說完便離開。

柳青渝走到床榻前,身子一傾便倒在床榻上。

這宮中生活真心累!

出了風清殿,鄭美人心中的氣愈演愈烈,「柳青渝這個賤人,一個奴隸出身,敢在我面前擺架子!」

香蘭出主意道:「虞美人過幾日便是生辰,陛下待虞美人情深義厚,若是到時候柳美人送的生辰禮有誤,陛下必會大怒。」

鄭美人腳步一頓,心中有了計策,冷笑,「就這麼辦。」

——–

楚王宮

一大臣被侍衛拖出紫東殿,嘴裏高聲喊着冤枉。

楚王肖羽戟看着趴跪在地上另外兩位大臣,冷聲道:「食君之祿,就要為君分憂,孫德會,傳令下去,若是朝中再有貪墨錢財,不守法紀的官員,一律砍頭。」

兩位大臣身子一顫,齊聲道:「陛下英明,吾等定當恪盡職守,為陛下分憂。」

肖羽戟擺手,兩位大臣哆嗦着身子出了紫東殿。

孫德會遞上情報,「陛下,這是各王宮的細作傳來的消息。」

肖羽戟看後,指尖在桌案上點了幾下,道:「向各國發出邀請,就說太后五十壽辰,孤請他們來參加壽宴。」

孫德會心有疑慮,「陛下,此舉是為何?」

肖羽戟起身走至楚國疆域圖前,用手描繪着上面的邊境線,「這天下分裂太久了,該是一統了。」

「陛下是要將各王聚在虞京,一網打盡?」

肖羽戟大笑 ,「若是真能如此倒好,孤這次不過是想借這次壽宴,加大各國之間的嫌隙。」

孫德會垂眸不再問,若不是他和陛下有着一同長大的情誼,僅憑他一個宦官過問朝堂之事,早就被拖下去問斬。

對着疆域圖細細看了會兒,肖羽戟道:「宣周將軍進宮。」

孫德會領命下去。

周將軍手握楚國三十萬大軍兵權,陛下在說出天下一統的話後召見他,其意明顯,這天下太平不了多久了。

孫德會站在殿外,看着天上明媚的太陽。

天上只能有一輪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