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舊日復蘇,我攤上了劍仙老婆
舊日復蘇,我攤上了劍仙老婆 連載中

舊日復蘇,我攤上了劍仙老婆

來源:google 作者:我真不愛吃葡萄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璇 寧楊 都市小說

【單女主+狗糧+日常+靈氣復蘇】靈氣出現,舊日復蘇,各類妖獸群起,在這亂世里,寧楊該怎麼生存下去?看着昏睡的女劍仙,思前想後,寧楊做了一個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決定……展開

《舊日復蘇,我攤上了劍仙老婆》章節試讀:

寧楊將這女人抱起,接觸到她柔軟身體的那一瞬間,他只覺得內心燥熱,芬芳的體香也近乎迷亂了她的心智。

「如果你想掌控住她,我可以給你一枚奴印。」小綠笑吟吟地看向寧楊。

「奴印?那是什麼?」寧楊撓了撓頭。

「顧名思義,就是可以將她變成你的奴隸,對你言聽計從,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小綠說道。

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寧楊腦子裡不斷閃爍出一些畫面。

想幹嘛就幹嘛?

什麼都行嗎?!

「老漢推車,觀音坐蓮,這都是些什麼東西?喂喂喂,你腦子裡那些場景又是怎麼回事?」小綠斜着眼看向寧楊,臉上滿是厭惡之色。

寧楊聞言後大吃一驚,老臉一紅,隨後又立刻收回思緒。

你怎麼會知道的……

「我是你的器靈,你腦子裡想什麼我當然知道,話說回來,這個提議怎麼樣?不僅僅有一個超級實力能教你武功的貼身保鏢,還能滿足你腦子裡的那些齷齪想法。」小綠笑眯眯地看向寧楊。

這個骯髒的提議……

寧楊又看向這女人。

確實很不錯啊。

讓這麼漂亮的女人服侍自己,並且她實力還很強,不僅這樣,還不用擔心她一怒之下把自己殺了。

如此提議……

「不用了。」寧楊揮了揮手。

「哦?為什麼?」小綠對這個回答似乎有些意外。

它是沒有想到的,從剛才這個男人腦子裡的內容來看,他不應該拒絕才是。

「有些事情可以想想,畢竟我也是個男人,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如果沒有這樣的想法,那我倒得懷疑自己的性取向了。」寧楊一臉嚴肅地道。

「但人和禽獸的根本區別,在於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我承認,剛才我腦子裡確實有些不健康的想法,但要我為了控制住一個人而去奴役他。」

寧楊搖了搖頭:「抱歉,我做不到。」

小綠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寧楊。

果然,仙石的眼光,也不至於太差。

歷代仙石主人除了實力高超以外,還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心地善良。

如果仙石主人品行惡劣,在擁有自身力量的同時又持有仙石,那別說維持九州秩序了,恐怕整個九州都得遭殃了。

而這樣的人,也是不會被仙石所認可的。

「那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在救了她後,能讓她教我修仙,同時也能讓她不殺了我?」寧楊看着懷中的女人,心裏有些小怕。

按照小綠描述的實力,這不僅僅是一個大美人,更是一個定時炸彈啊!

小綠搖了搖頭。

「沒有,但她也不會殺你。」

寧楊不解:「你怎麼知道他會不會?」

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作為賭注,如果將這女人救活後,她不教自己修仙,反而還一劍殺了自己,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這女娃娃是我看着長大的,上任仙石主人就是她的師傅,雖然她實力暫時還沒有她師傅這麼強,但論品行,她絕不會做出恩將仇報這種事情。」小綠看了眼眼前的女子。

「喂,你想把她抱去哪?」

「溪邊啊,身上都是血,得用水清理一下吧。」

小綠無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頭。

「催動意念,你可以調動整個仙域內的所有東西。」

寧楊轉頭看着溪流,意念一動,道:「水來!」

嘩啦啦……

一股巨大的水柱撲面而來,直接撞上了寧楊兩人。

卧槽!

巨大的衝擊差點將他撞飛,寧楊腳跟一退,才勉強站住。

「真是個傻子。」

寧楊控制意念,急湍的水流慢慢變小了起來。

青衣女子身上的血跡都已清理乾淨,看着全身濕透的她,寧楊心神起伏,某些不可名狀的骯髒想法又在他腦中浮現開來。

「那個,現在用奴印還來得及嗎?」

「滾。」

「哈哈,開個玩笑。」

在處理傷口這件事上,寧楊可犯了難。

要想將傷口處理乾淨,那就必須把衣服都脫了,如果不脫,裏面的傷就無法處理。

「小綠,你能幫她清理傷口嗎?」

「我不會,我只是一個球。」

「……」

算了……不管了。

寧楊脫掉了她的一襲青衫,青衣女子傲人的身體曲線一覽無餘地展現在寧楊眼前。

雖說身上有許多傷痕,但完全不影響她這曼妙的身材。

還有貼身衣物沒脫……

但此時的寧楊已經鼻血直流了,心中某火不停地跳動。

「小綠,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不看她就能給她包紮傷口,類似於神識感知的,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寧楊紅着臉道。

「你可以感知到整個仙域的任何一處細節,閉上眼睛,定住心神就可以了。」

寧楊照做,他在農場里扯了幾味藥材,調配好後,拆掉了她的貼身衣物,又將草藥均勻的敷在了她的傷口上。

方才小綠給她灌輸的記憶里,也包括了醫術。

如今的他,行醫水準比三甲醫院的醫生只好不差,只不過差別在於,醫院裏的醫生用的是現代醫學技術,寧楊學的是古法醫療。

敷好傷口後,她的身上的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這小姑娘傷的太重,已經影響到道基了,估計實力得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你先把她養好,其他的再從長計議。」

小綠看了眼受傷的青衣女子,隨後又將視線轉移到了寧楊身上。

「另外,以後你可以在仙域里修仙,這裏面的靈氣不是其他地方能比的。」

「另外,有些事兒必須和你說一下。」小綠正襟危坐,看着寧楊。

寧楊見狀,也跟着嚴肅了起來。

「我方才和你說的鎮壓妖獸,這並不是空穴來風,我能清楚地感受到這片天地的大道正在崩塌,許多上古時代的恐怖存在也在慢慢復蘇。」

「我不能夠確定他們何時會出現,但現在,你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承擔起這份責任。」小綠認真地看向寧楊。

維持天地秩序,這本就是仙石存在的意義。

寧楊看着小綠,眼神飄忽不定。

倒也不是怕,只是,一個土生土長的現代人,一時間讓他知道這麼多東西,多少有些難以消化。

他的腦子裡對這些東西沒有一種清晰的概念。

小綠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它小手一伸,眼前的仙閣忽然崩碎。

一隻巨大的妖獸出現在他面前,這妖獸雙眼泛紅光,陰影之下看不清全貌,周身無數觸手張牙舞爪。

不可名狀而扭曲。

泛紅光的雙眼死死地盯着寧楊,此刻,他感受到了一股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戰慄。

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恐懼。

恍然間,妖獸消失,仙閣又重新出現在他的眼前。

此刻的寧楊早已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