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舊世界玩家
舊世界玩家 連載中

舊世界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淡蛋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月明 白自如

一不知名小主播為博人眼球,直播恐怖遊戲,不料遊戲會吃人,主播直接被魂穿為了揭開遊戲面紗,回家過正常生活,一路搜尋竟發現這是另一個星球的未來世界狼人,蛇人,改造人,仿生人,你能想到的所有未來科技應有盡有主角是要主宰未來世界,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巔峰還是要事了拂衣去,兩手一揮回到現實,過平凡的日子,就請速來閱讀吧展開

《舊世界玩家》章節試讀:

清晨,明亮的陽光射入,白月明不由得睜開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靠在座椅上熟睡的秋怡。

回想起昨天迷迷糊糊睡着後,整宿都枕着秋怡的大腿睡,內疚之餘多了些感慨。

單身20多年,還是第一次有女生這樣照顧自己,夜裡拿外套當被子給自己蓋,一晚上保持一個姿勢用腿給自己當枕頭。

除了自己父母,白月明找不出第三個人能這樣對待自己。

月明起身,將被子輕輕地披在秋怡身上,動作很慢,生怕把熟睡的秋怡吵醒。

她的身體散發著香氣,皮膚白皙,清晨的微光打在她熟睡的臉龐,像是畫師給自己的畫作增添色彩,充實了她濃密的秀髮,粉潤的紅唇和皎潔的臉龐。

望着熟睡的她,心中彷彿收穫了一種寧靜,安詳。

「若能回到現實世界,我一定要找到她。」

白月明心裏十分清楚,眼前人便是苦苦尋找的人。

望着沉睡的秋怡,他暗自下了決心。

走下車,三個帳篷立於眼前,想來該是大志,依依和競男三人。

看向洞口,競男站在洞口望向天空,似乎在憂慮着什麼。

白月明上前,從兜里掏出了兩枚奶糖,一顆送進嘴裏,另一顆則遞向競男。

「早啊~!」「

唉,早~!」

「昨晚睡得舒服嗎?」

競男打趣道。

「舒服,我愛人的大腿怎麼會不舒服。」

「她很擔心你,差點以為你回不來了。」

「我知道,當時我也挺害怕的,以為自己回不來了。」

「其實我們也沒把握,只是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把種子給點了,沒想到真能成。」

「總之,謝謝~!」

「小事~」白月明頓了頓,似乎想起了什麼。

「對了,你們第八小隊遭遇了什麼?我在幻境里看到變異後的陳英。」

「唉~~都是我指導不慎導致的。」

競男低下頭,像是在隱藏着自己的悲傷情緒。

「我們到這時發現了三顆蛇種,陳英和陳固這兩兄弟是出了名的不服管,看到三顆蛇異常興奮。」

「不顧我的勸阻,他們一個去了村莊,一個去了樹林,讓我跟萊拉去峽谷內部,我拗不過這兩人,於是下令,只准查看不準攻擊。」

「我跟萊拉來到谷內查看蛇種時被蛇族包圍。」「我在前開闢血路,回頭望向萊拉時,萊拉卻被蛇群淹沒,不見了蹤影。」

「我只能先回到戰車位置,沒成想,連戰車也不見了蹤影。」

「無奈,只能找這個山洞,等待陳英和陳固,但直到現在這兩人依然音訊全無,我發了無數條腦內通信也無人回應,我只能彙報任務失敗,在此地等待救援。」

白月明聽完競男的一番陳述後,若有所思,總覺得哪裡不對,但又想不出是哪不對。

他故作同情。

「節哀~!」

競男沒有回答,望向天空。

「眼下,也只能先把剩下的兩顆蛇種毀掉了。」

白月明頓感奇怪,競男居然沒有反駁他,也沒有提出如何救出隊友,萬一他們只是被抓走,而並沒有被殺死呢?萬一他們只是中了幻術,也可以像救自己一樣被救回來呢?

看向競男的側臉,她尖銳的眼神,就好像她早已知道,她的隊員必死無疑。

二人沒有繼續交流,而是同時望向遠方。

……

不久後,眾人陸續醒來。

一番洗漱後,拿出隨身攜帶的口糧,開始準備了早餐。

「腿沒事吧,走得了嗎?」

白月明來到車旁慰問。

「沒事。」

秋怡嘴上說著沒事,可她剛要起身腿卻因長時間的擠壓,還未充回血來,一個沒站穩摔了下去。

好在白月明眼疾手快,一把摟住了她的肩膀,才不至於讓她摔倒在地上。

白月明把秋怡的一隻胳膊掛在自己肩上,為她助力,讓她站穩。

「來,小心些,這裡路不平。」

隨後把她放到了一個行軍床椅上,將行軍床頭部抬起,切換成座椅式,讓秋怡躺在上邊。

「來,把腿伸直。」

秋怡照做,白月明不知從哪弄了張小凳子在一旁坐了下來。

「有沒有好一點,我需要做什麼嗎?」

「好多了,不用,給我幾分鐘恢復一下血液循環就好。」

白月明露出微笑表示放心。

「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拿點吃的來,待會有事情要跟你私聊。」

秋怡意會後點了點頭。

「哥來,丸子湯,還有包子。」

「喔,這麼豐盛呢!」

「那是,你也不看是誰準備的。」

依依邊盛着食物邊自誇道。

「多給我一碗丸子湯,昨晚秋怡讓我枕着睡,腿有些麻木。」

「哦,好的,秋怡姐對你那麼好,得多給她兩個。」

「好,拿着。」

白月明接過兩碗丸子湯,從邊上叼起倆勺子,又從指縫中夾起一大肉包子,小心翼翼地往秋怡躺着的地方走去。

「來咯,又香又熱的丸子湯來嘍~」

「呵呵呵……」

「你好像個街邊小店的店小二哦。」

「那可不嘛,你可是老闆。」

「要我喂你嗎?」

「不用,我只是腿麻而已,又不是不能自理。」

「好吧,這還有個包子,要想吃可以直接拿着吃。」

秋怡點了點頭。白月明用紙張做墊子,把包子放了下來。

「對了,你剛才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等下,我去拿真眼。」

「直接說不行嗎,又沒人聽見?」

白月明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於是,便去車裡取真眼去了。

二人戴上真眼,即刻開始了腦內通話。

「我懷疑,競男有問題。」

秋怡,往競男的方向看了看,發現她正背對着他們跟依依和大志聊得火熱。

「沒問題吧,看着挺正常。」

「今早你們還沒起,我跟她單獨聊了會兒。」

「她說他們小隊是因為陳英和陳固兩兄弟不服管,非要分頭行動。」

「我在幻境中,看到了陳英,腦海里浮現了些陳英的記憶,記憶里當然也包括他弟弟陳固。」

「但在我的印象里,陳固就算再不服管,他也會聽隊長的命令。」

「在這兩兄弟里一直受大家追捧的是陳英這個各項都很優秀的哥哥,而陳固這個各項都很差的弟弟,如果不是仰仗着哥哥,他可能這輩子活在自卑和自中。」

「所以不服管,從骨子裡來說是不可能的。只要競男稍稍強硬些,陳固絕對乖乖服從。」

「這只是你的猜測吧?」

秋怡咬了乳白色的魚丸一小口,懷疑的發問道。

「是我的猜測,但之後她的操作讓我更覺得不對勁。」

「怎麼說?」

「你想想,假設陳固在陳英的嚴威之下屈服,致使他不得不獨自前往另一顆蛇種查看,那為了減少人員損失他是不是應該跟着陳固或者陳英其中一人一起行動?」

「但是她並沒有,她的做法是帶着萊拉兩人前往谷中的蛇種查看,最後的結果是,她沒事,萊拉丟了,車也丟了。」

「然後我們來了,同樣的劇情,又發生一次。」

「不對啊,她不是還把你們救出來了嗎?而且我不覺得競男是那樣的人。」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為什麼她要幫我們?」

「我要是她,在我們進忘憂谷用無線通話呼喚第八小隊的時候就不做回應。」

「讓我們慢慢被種子製造出的幻境一個個解決掉。」

聽完白月明的分析,秋怡又看了一眼競男。視線在就快對準競男時,剛好與依依四目相對,依依沖她微笑,隨後大志和競男也回過頭來對着秋怡微笑。秋怡也回了個禮,微微一笑。

「雖然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我還是覺得競男不像是會害我的人。」

「好,那咱就用事實說話吧。」

白月明喝下了最後一口湯,隨後起身要走。

秋怡連忙叫住他。

「白月明你幹嘛,你可別亂來啊??」

「白月明!!」

秋怡叫出了聲,眾人都被叫聲吸引了過來。

為化解眾人的疑惑,白月明回了一句。

「放碗去,等我一下。」

「哥,別欺負秋怡姐啊,她還要逛街呢。」

「放心吧,欺負你也不會欺負她。」

「切……油嘴滑舌。」

「你們慢吃哈,大志少吃點,你看你一人吃了多少。」

白月明指了指地上的竹籤。

眾人跟着壞笑道。

白月明回到,秋怡身邊。

「我啥也不用干,跟着她的指示干就什麼知道了。」

「吃好了嗎?」

「好了。」

「好,我收拾一下。」

收拾完吃光的殘局,競男發了話。

「各位,下一步計劃,先清理掉林子里的蛇種最佳。原因是靠近林子,能輕易利用周圍的可燃物。且地形開闊,適合防守。」

「我贊同競男姐的想法,開闊的地方更利於我的護盾防守。」

「大志沒意見,我也沒意見。」

依依附和道。

「秋怡,你行動還方便嗎?」

「我沒事了,就按你說的辦吧。」

秋怡站起身,表示身體已恢復正常。

「我沒有意見,畢竟競男比我們先來到這裡,對這的情況比較熟悉,聽她指揮不會有錯。」

「好,那既然大家都沒意見,我們收拾收拾準備出發吧。」

收拾好裝備後,眾人出發了。

不知過了多久,眾人總算抵達了第二顆蛇所在位置。與此前一樣,第二顆蛇種周圍依舊沒有蛇族保護。

「太邪門了,這也沒有蛇。」

大志嘀咕出了大夥的心聲。

更奇特的是,蛇種並不依附於任何牆體,竟筆直站立在樹林中的一塊空地上,像顆含苞待放的花苞,撲通撲通地跳動着,彷彿下一秒就要綻放。

「老辦法,燒。」

競男提議。

「不行,這一燒把林子給點了,到時候山火蔓延,起碼得燒個幾天幾夜。」

白月明反駁道。

「那現在怎麼辦?」大志大志提問。

「要不用刀砍?」秋怡提議。

「不行,刀砍會進入幻境。」

白月明思索了一會兒,想到了辦法。

「大志,你的護盾能防火嗎?」

「能,只要是攻擊都能。」

「能扛多少傷害,扛得住脈衝手雷嗎?」

「不清楚,要不先試試?」

「可以。」

大志護盾一開,給自己5米範圍內套上了一個透明光盾。

「依依。」

「好的。」

「誒誒,走遠一點,別傷着自己。」

眾人退開很遠,依依拔出腰上的脈衝手雷,就往大志盾上一扔。

「砰……」

一聲撕裂空氣的巨響,攜帶着一股強有力的氣流向眾人襲來,眾人無法睜眼。

氣流散去,大志的護盾逐漸明顯,護盾不負眾望,毫無痕迹。

「再扔。」

又是一聲巨響,護盾上也終於出現了裂痕。

「可以啊,還挺厚。」

「那是。」

「再來,這次我來扔。」

「每次回收充能都要消耗你的元素能量,怕你待會兒不夠用,這次我來。」

「嗯,給。」

白月明接過手雷,給元素充上能,按下手雷上的鎖定鍵鎖定護盾,按下保險絲。

輕輕一甩,手雷自動導航至大志護盾上炸開。氣流散去,大志的護盾終於出現了一個大坑。

「還不賴,扛住3次。」

「如果脈衝炮跟脈衝手雷威力一樣的話,我們需要炸種子6次,也就是大志的護盾得開兩次。」

「大志護盾冷卻要幾秒?」

「26秒。」

「那隻能讓依依在第三顆扔第三顆手雷的時候慢點了。」

「我沒問題。」

依依晃了晃脈衝手雷的空殼,似乎很有把握。

「好,開始吧。」

只見大志一個護盾,套在了蛇種上。以蛇種為圓心,半徑為五米,生成了一個金色元素膜。

大志和依依也呆在裡邊,其餘人則等在外邊。

大志站在依依前面強化潘恩,潘恩瞬間被鋼元素包裹,並在外層形成了一個金色盾牌形狀的保護膜,架在兩人的正前方。

第一顆連續兩顆手雷下去,大志的保護罩開始出現了裂痕,種子的表皮也緩緩脫落。

奇怪的事還是發生了,跟之前一樣種子緩緩走出一個無衣男子,正是陳固。

白月明見狀,立馬呼喊。

「快!閉上眼睛,別中了幻術。」

眾人眼睛一閉,沒有人敢再睜開眼。

白月明反覆斟酌,如果自己睜眼,沒中幻術那自然最好;如果中了幻術,還能救下依依和大志,讓他們繼續攻擊。這麼想都是贏。

於是他兩眼一睜,面前的無衣男子已消失不見,白月明十分慶幸,自己賭贏了。

「大家,可以睜開眼了。」

說罷,轉頭望向秋怡和競男,沒成想,秋怡居然睜着眼身體略微抽搐。

原來不是自己賭對了,而是秋怡扛下了這次幻術。他心急如焚,來到秋怡面前瘋狂呼喚她,試圖把她喚醒。

「秋怡!!秋怡!!」

「快!依依、大志,秋怡中了幻術,快毀掉它!!」

大志和依依心領神會,隨即按照之前的設計的步驟,把手雷一一扔了出去了。

最終,第二顆蛇種也被徹底清除。

火勢也在大志的護盾中漸漸熄滅,沒有蔓延。這次作戰計劃非常成功。

秋怡也在白月明的懷着漸漸蘇醒。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她緊緊抱住白月明不肯鬆開。

「怎麼了?你看到什麼了?」

「我看到……」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舊世界玩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