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就是要給你甜甜的戀愛
就是要給你甜甜的戀愛 連載中

就是要給你甜甜的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高很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星月 吳靜怡 現代言情

每個人都想擁有那種甜甜的戀愛,白天各自工作,晚上一起回家,一起買菜煮飯,一起散步看電視,一起睡覺,一起看電影,逛超市……一起做好多好多事但是緣份總是可遇不可求劉星月在找伴侶的路上,總以為自己找到了,但不久後就會發現走着走着就散了遇見一個又一個,總以為是對的那個,付出全部的熱情,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多年以後當她回過過頭來發現那個最初遇見的她是否還在原地一直在等着她……歷經歲月的洗禮倆人還能不能再續前緣……展開

《就是要給你甜甜的戀愛》章節試讀:

當你丟失一樣心愛東西時,會很難過,但如果馬上得到一新的,你就會馬上忘了剛剛的痛苦。

北方四月初的天氣。劉星月洗完澡,站在衣櫃前仔細挑選要穿的衣服,因為今天是她女朋友的生日,在一起的第三個生日。劉星月覺的意義非凡。她一早就訂好了餐廳。今特意和老闆請假。一星期前就準備了生日禮物,是一塊華為的智能手錶。在靜怡的購物車裡她看見的,所以買了當生日禮物。她們認識一個月確定關係後就住在一起了。

這種隱秘的關係,劉星月和她的女朋友吳靜怡是不敢讓靜怡的家人知道。星月,從她在她媽肚子里家人就希望她是個男孩。沒想到生出來是個女孩。環境造就人生。爸爸媽媽雖然生了個女孩,但打扮的像及了男孩。一直到她懂事後已經非常不習慣穿女孩那些衣服。所以一直到初中到高中,鄰居都不知道她是個女孩。到大學畢業兩年後,家人也開始遊說。

你這樣是找個男朋友呢?還是找個女朋友了?無論男女總的有一個不是?星月,呵呵笑,您二位覺的我這樣有那個男孩會喜歡我?倒是有很多女孩追求我。。。我正犯愁怎麼跟人說我不是男孩子。。。爸爸平靜的說,找個女朋友也不錯啊。。。世界這麼開放。你們覺的好就好。無論男孩女孩只要你喜歡,我們就開心。所以劉星月認識了吳靜怡。到住到一起到今天已經三年了。

最近靜怡的媽媽一直催靜怡結婚,還一直給靜怡介紹男朋友,靜怡都只是應付媽媽。星月也知道。但她有時也會開玩笑說「總有一天你會和你媽媽介紹的對象結婚的」靜怡這時也會開玩笑的說。也許吧,呵呵。這一句也許吧。在劉星月的心裏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不確定哪天會到時間。前幾天她媽聽說她們倆的事一激動暈倒住院了,靜怡在陪着媽媽。

這不前天辦了出院。她倆已經有三天沒見面了。她認真的挑選見面要穿的衣服,北方的四月陰曆的二月,天氣忽冷忽熱,很難選衣服。她想中午不管怎麼也都會暖和一點,於是她選了一件薄襯衫加牛仔外套。下身選了條黑色運動褲,她喜歡這樣的搭配。腳上穿的是過年靜怡給她買的耐克跑步鞋。她看了看錶剛過10點。想到路上走半個多小時,到了剛剛好。於是就出門了。她在路口攔了輛的士去她早上訂好的餐廳。

而吳靜怡在陪媽媽住院期間,有媽媽介紹的男朋友王海軍。也殷勤的在醫院裏幫着忙裡忙外。其實星月也想去去幫忙,只是靜怡說,媽媽前幾天不知聽誰說我和你不是合租的關係。是那種說不出口的戀愛關係。媽媽一時激動才住院的——所以你懂的——

今天星月的計劃有二,一是確定關係。沒有因王海軍的存在而影響她們在一起。二是。想辦法和家人攤牌,這樣才不那麼累,每天應付無聊的人際關係。這是劉星月在車上想的。到地方下車後是10:43她又和餐廳服務員確定下菜單。這時吳靜怡來了。她看見星月,兩隻手忙亂的把車鑰匙和手機放包里,走過去擁抱在一起——

服務員過來準備好茶水,詢問上菜時間。

倆人開始對話。

星月:媽媽怎麼樣。還好嗎?

靜怡:就是心率快導致的休克,沒事了,醫生說不能激動也不能生氣。

星月心想,這種情況攤牌是不可能了。但是她還是微笑着說,沒事就好。你今天陪媽媽?

靜怡:不用賠,已經好了。

星月壞壞的笑,那一會我們回家?

靜怡突然嚴肅起來。下午答應媽媽和海軍一起去看傢具。

新月聽了這話,我還沒問,這都談婚論嫁,裝房子看傢具了!真快?她沉思了片刻。微笑着說 發展的真快。然後喊住路過的服務員,麻煩你加個菜,番茄炒蛋加一碗飯,謝謝。靜怡發現了星月的反常,她是那樣一個看重自己身材的人,有多久沒吃過白白的米飯了。她看着談定的星月說,桌上這麼多,都還沒吃,還加菜?星月傻笑着說,這都是你愛吃的,比起這些,我還是喜歡番茄炒蛋和白米飯。你多吃點。

這話讓靜怡一時沒明白過來,這種情況,她也不敢多問。只是一邊心不在焉的夾着菜,一邊在心裏組織語言想表達她的無奈。那天我媽暈倒後在醫院裏和我說,「既然你們不是那種關係就搬出來住啊」,「和王海軍也都處了一月了,人條件挺好,人也不錯,家人把婚房都準備好了,就差傢具」都老大不小了年底就結了吧」醫生剛跟我們說,不能激動,不能生氣。我有再大的委屈也只能先順着她了。

希望你能理解。畢竟她是媽媽啊,差別就是她沒有你爸媽那麼開明。我羨慕你那樣的父母。這時的星月說,我也很愛她們,我理解你。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都是成年人。理解。不要有太多壓力。多吃點,看你也沒怎麼吃。

靜怡儘力表達的委婉不傷人。星月聽的是,字字戳心。

飯吃的差不多,劉星月從包里取出準備好的禮物說,準備的蛋糕在家裡,還想的晚上吹蠟燭。生日禮物給你。靜怡一邊接過禮物,一邊說著謝謝你,一邊還開玩笑說,如果你知道今天的談話內容還會準備生日禮物嗎?

劉星月一時無語,看着吳靜怡說,你什麼時候變的比我還幽默了?

不都跟你學的嗎!吳靜怡打開禮物的瞬間樂了。手錶?這是我打算給你買的,這倆天忙的沒顧上。前一段你說你的反應慢,有時還死機。就想給你換個新的。劉星月一聽樂了。啊!這樣啊!我帶的這塊挺好,那天是我太着急 點太多次,沒反應過來黑屏了。最近都挺好。習慣它了,暫時不想換新的。

這時服務員又一次路過。劉星月喊住服務員,麻煩你給我結下帳——

結了帳,倆人一起走出餐廳在停車場,吳靜怡沒忍住問劉星月,「你就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劉星月心想,你都說的這麼明白了,還要我說什麼?難道非要我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懇求你,不要和王海軍交往。還是我們一定要在一起把你媽媽逼到心臟停止跳動?她看着吳靜怡沉思了片刻,說,這一天終於來了,祝你幸福。

這和吳靜怡期待的完全不一樣。她意外的說出兩個字「沒了」?劉星月。平靜的看着她說,很多時候我們活着不光是為了自己。那天你回家收拾完東西記得把鑰匙留給我——我走了,你不一會還要去看傢具嗎?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