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王妃她又美又颯
九王妃她又美又颯 連載中

九王妃她又美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菜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芮兮 魏親王

27世紀醫學研究所秦芮兮,天賦異稟,自帶醫療系統,起死人肉白骨一朝穿越,替妹出嫁,剛出府門,便背了克夫之名姐妹算計,府宅心計,她是眾人眼中的草包傻女可頂着單純皮囊的她,一次次攪弄朝堂風雲秦芮兮從醫多年,從未出過意外,直到遇見那傳說中受了重傷,下身癱瘓的九王爺「你身體康健,再活個六十年沒有問題」「窺了本王最大的秘密,可是要付出些代價的……本王缺個王妃,瞧你,正合適」展開

《九王妃她又美又颯》章節試讀:

秦芮兮將他的反應盡收眼中。

她原本還有些疑慮,現在可以確定,那補藥方子,的確是出於他手。

棟兒如今才七歲,他怎麼狠得下心。

真是枉為醫者!

「盧大夫如此說,是見過那方子了?」秦芮兮現在想要的,是那補藥配方。

這裡沒有分析藥物的儀器,她只能從他身上下手。

「是,只是老夫年紀已大,早忘了那方子的內容。」盧大夫頗為惋惜道。

這是他和曲氏定好的說辭。

「聽下人們說,你是府中醫術最好的,沒想到竟有了健忘的毛病?這可是大事。萬一因此診錯了病症,或抓錯了葯,那可不止是受板子這麼簡單了。」

秦芮兮一臉驚疑地看着他,似乎真的是在為他憂慮,「這樣,明天我回稟了爹,讓他將你送出府,如何?」

「這……」

盧大夫愣住。

這大小姐,怎麼看上去還似平常那般好糊弄,卻三言兩語間就要將他趕出府?

曲氏仔細轉了一圈,沒見着任何人之後轉而將注意力放到秦芮兮兩人身上,「盧大夫是府中的老人了,你三言兩語怎麼可能說的動你爹?」

「是嗎?」秦芮兮瞧着她,「姨娘沒告訴盧大夫,我如何三言兩語就讓你做不成主母的事?」

曲氏聞言,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我是府中的嫡女,做什麼事,不需要向姨娘你知會。」

秦芮兮收回手,「抓副補氣血的葯來。至於方子,你今晚寫不出,明天也就不必在府上待了。」

她施施然站起身,「還不走?」

「走!」

曲氏沒抓住她的把柄不說,還窩了一肚子火,出去之後,當即甩了那個喊抓賊的小廝一耳光。

秦芮兮眸光平靜地看着。

若她不強硬,張媽就是她的前車之鑒。

不消幾盞茶功夫,盧大夫一臉菜色地回來了,包了份補氣血的藥材,還偷偷遞來一張紙。

「大小姐,這藥方是老夫瞞着夫人給您的,還請您手下留情,不要趕老夫出府。」

「這事瞞得過她?」

秦芮兮挑眉。這府中,四處都是曲氏的眼線。

「老夫會告訴夫人,給大小姐的藥方是假的。」

盧大夫沒多留,得了秦芮兮肯定的答覆後,出了汀蘭院。

秦芮兮仔細研究了下藥方,不由得簇起眉頭。

解毒需要下一劑猛葯之後加以調理,秦棟如今身子孱弱,能不能撐得過這劑猛葯是個問題,所以,需要以千年人蔘輔之。

可這千年的人蔘,豈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看來,只能慢慢找了。

天色剛明,冬雪便急匆匆地敲響門,「小姐,您好些了嗎?」

她本是打算守着小姐一夜的,不知怎麼,竟直接睡著了。

「好多了,冬雪你打盆洗臉水來。」

盧大夫特意挑了府中最好的補氣血的葯,昨夜她煎了,現在已神清氣爽不少。

冬雪進來見着自家小姐不似昨日面色蒼白,也就寬了心,「少爺那邊奴婢會照顧,小姐安心養身子就是。」

「冬雪麻煩你了。」

秦芮兮知她忠心,也信她。有她在,省了她許多事。

「小姐說的這是哪裡話?這些都是奴婢該做的。」冬雪受寵若驚。

府上一直傳言小姐像是變了個人,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這種變化,讓她很高興。

至少她懂得保護自己了。

「過會你陪我去牙行挑幾個丫鬟。」

秦芮兮洗漱之後,冬雪過來幫她梳頭。

「小姐,這事向來是管家安排,您是千金之軀,去那種地方不合適,對名聲不好。」

「管家安排的,就是曲氏安排的,我沒那麼多閒情逸緻陪他們宅斗。」

秦芮兮聲音淡淡,卻透着一股子不容置喙。

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現在最要緊的是找到千年人蔘,穩住秦棟體內的毒。

至於名聲……

整個永安都在傳她克夫,還有比這更差的?

用了早飯,簡單收拾了一番,秦芮兮和冬雪出了門。

她不懂這些,去鋪子取了銀子後,就讓冬雪挑了家牙行。

牙婆早早迎了上來,客客氣氣地笑,「這位小姐來買丫鬟?您稍等,婆子我馬上給您挑幾個伶俐的。」

秦芮兮挑了三個手腳麻利的丫鬟,想起牙行婆子接觸的達官貴人多,也就多嘴問了一句,「婆子可知哪裡有千年人蔘?」

「千年人蔘?」牙婆愣了下,走近了秦芮兮,「小姐想要?」

「嗯,那於我來說很重要,花多少銀子都可以。」

秦芮兮眸光微亮。

牙婆的意思很明顯,她知道千年人蔘在哪。

「唉,」牙婆嘆了一口氣,「倒不是銀子的問題,是有這千年人蔘的人啊,是現今九王爺。」

九王爺會缺銀子?賣不賣這千年人蔘,全憑他的心情。

可整個永安城,就沒能有個揣摩他心思的。

秦芮兮想了一路。

九王爺么?

若是她能夠為他治好雙腿,倒是有籌碼可以和他一談。

只是他怕是也不信她這個克夫名頭在外的草包小姐。

牙婆目送着她離開,側身向身旁的小廝道,「去告知王爺,秦小姐想要千年人蔘。」

……

院子里添了人,秦棟很高興,圍着她們一個勁地叫姐姐,和他們笑鬧成一團。

秦芮兮身邊留了春意和夏竹兩個丫鬟,讓秋月與冬雪去照顧秦棟。

秋月廚藝好,瞧着秦棟瘦弱,心疼的不行,鑽進小廚房忙碌了好一會,張羅了一桌子菜。

秦芮兮看着她們幾個很滿意,她沒有挑錯人。

「坐下一起吃吧。」

「小姐,我們是奴婢,哪能和您同桌呢?」秋月連連搖頭。

她們幾個跟了個性情溫和的主子已經很是不易,哪還能妄想與主子同桌吃飯?

「在我眼裡,沒有什麼奴婢,我們是平等的僱傭關係。」秦芮兮故意嚴肅着臉,「不準拒絕,否則我生氣了。」

她說的什麼僱傭關係,幾個丫鬟自然聽不懂。

秦棟拉着她們一個個坐下,她們這才沒有推脫。

院門外,秦若菱站在曲氏身邊,平常澄澈的眼眸里,此刻滿是陰毒。

「娘,她竟真的去牙行挑下人,將我們秦國公府的臉面都丟盡了!她不指望嫁人,可我以後是要做太子妃的!」

《九王妃她又美又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