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州第一仙
九州第一仙 連載中

九州第一仙

來源:google 作者:喝水有點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羽 柳霜兒

楊羽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離開拚命守護和努力戰鬥的皇朝,面對昔日的好友,族人,還有愛人,竟沒有一人站出來,哪怕說上一句好話,冷眼旁觀,奚落譏諷這一切我楊羽記住了,風水輪流轉,今日之辱他日必定數倍奉還!展開

《九州第一仙》章節試讀:

「那他們是不是都好幾百歲了?」

「嗯,那個金先生年齡最大,有一千一百多歲了,帶你回來的老黑爺爺也有九百九十多歲了。」

「其他人和我那個暴力廚子師傅都差不多大,也都有八百還是七百歲的,但是具體也不知道了,反正他們都很厲害,我打不過他們的。」

狼王的肉被火烤出了肉香味,引得楊羽和小李子口水不斷,楊羽已經好久沒好好吃過飯了,此時肚子早就餓得哇哇叫了。

幾人自然都聽到了他肚子叫的聲音,微微一笑,將先烤好的肉遞給楊羽。

「吃吧,慢點,別著急,這是九階狼王肉質中包含狼王的......」

老黑爺爺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立刻意識到一件不得了的事。

「別咽下去!」

這一喊讓大家都明白了,楊羽現在是凡道境,和一個凡人沒什麼區別,他的身體根本支撐不了這大妖的肉!

「快,快吐出來!」

可楊羽,已經咽了下去,一瞬間他就感到體內有一股狂霸的力量橫衝直撞,渾身爆裂的疼痛感,讓他痛苦的嚎叫起來。

金先生和眾人連忙上前運轉靈氣將楊羽的心脈護住,鎮壓住他體內的力量,轉頭看向藥師。

「這,白鬼,怎麼辦?」

白鬼起手一揮將楊羽一帶,扔進了由狼王鮮血調配的大缸之中。

「打鐵的點火,越旺越好。金眼給我一滴你的血。」

金眼老頭,猶豫了一下,一下子很難做出判斷。

「快,別想了,救人要緊啊!」

金眼老頭嘆了一口氣,割破手指,滴出一滴金色的血液融入到狼王的血液之中,白鬼見狀暗自嘿嘿一笑。

趕緊掏出一大堆的藥材,輕輕瞄一眼,變着戲法一樣將藥材丟入其中,忙了一陣子之後,白鬼擦去額頭上的汗水,緩緩的舒了一口氣。

「金眼的血液和這些藥材能夠中和狼王的霸道力量,順手將他經脈和靈力海都修復起來,有了金眼的這一滴血液,這小子註定不平凡了!」

「你!!」

金眼有些怒氣,看到楊羽表情又暗淡了下去。

「哎,罷了罷了,這便是命數吧,既然已經這樣了,只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說完,金先生轉身獨自離去。

「金眼,別走,我明天可能還需要七百九階的大妖獸啊。哎,金眼,聽到了嗎?」

「滾!」

暴雷怒走,白鬼身邊一圈九雷遊走,嚇得白鬼的臉更加白了,大呼救命,但是沒有一人敢出手干預,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不作死就不會死。

白鬼被暴雷炸的渾身漆黑,口氣白煙。

「要死了,這小娃子我不救了。」

話音還沒落下,從天而降又是一道雷,轟隆的一聲,白鬼躺在地上的坑裡半天起不來。

「啊啊啊。」

白煙裊裊飄起。

「別墨跡了。」

老黑爺爺手中拐杖點了一下地,白鬼從地上一下子彈了起來。

「治好小羽毛要多少時間。」

白鬼搖搖晃晃地站穩,吐出一口濁氣,抖了抖渾身的碎石塵土。

「咳咳咳,就看他能不能熬過這一晚了,大妖血和金眼的血都很霸道,但是能讓小娃子的淤結的經脈和點燃乾涸的靈氣海,而我的草藥能護住他的心脈和肉身,但是這其中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我擔心這小娃子現在的體質太弱,受傷挺重的,經脈扛不住的話,到時候可能就會爆炸了。」

拄拐老者神情一愣。

「白鬼,想辦法!」

「拐子老頭,你知道的,我們這裡的草藥都非常的霸道,我一代葯仙人,也是第一次救一個凡道境的小子,哎,自求多福吧。」

「我用修為助他一臂之力。」

「不可!這樣會害了他的,老黑頭,修行這條路有些事情終究還是要依靠自己的,若是他能破繭而出,那前途將不可限量。」

「會超過我們嗎?」

「我們算的了什麼。」高瘦的老頭說道,「我們不過是一群退居山野的老鬼罷了,在這裡暗無天日,都不肯出去。」

「那是我們不肯。」

「肯有如何?」老黑頭有些感慨地說道,「我們的時代早就過了,高祖都已經仙逝了。」

眾人都沉默了,提起高祖的時候,眾人一下子都變得嚴肅了起來。

突然,楊羽渾身氣息暴走,大聲吼叫着,頭髮站立起來,雙眼冒着紅光,臉上的經脈都發著金色的光芒。

他頭頂的氣形成一個小的風暴,凝聚成型,引動天空氣旋動,雷雲陣陣壓了過來,隆隆的轟鳴聲。

這一幕讓眾人都驚呆了。

「他這是怎麼了?」

「力量暴走了,體內積蓄太多力量了。」

白鬼看了一眼大缸中的狼血,都已經沸騰起來了,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不會被煮熟吧?」

小李子看着沸騰的狼血問道。

「......」

楊羽大喝一聲,身體騰空而起,天上一道天雷咔嚓劈了下來,楊羽被劈了一道雷渾身立冒起了白煙,明顯可以感覺到他的力量被削弱了不少。

「這天雷還能這麼用,再來幾道這小娃娃應該就沒事了。」

咔咔咔。

連着三道天雷落下,一道比一道兇狠,最後一道直接將楊羽劈落在地。

「都劈成碳了,一會被煮熟一會被劈成碳,真可憐。」

小李子想去碰一下楊羽,但是他渾身冒着天雷之威,嚇得趕緊縮回手。

「別瞎說,這叫置之死地而後生。你懂啥。」

「可是我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了。」

打鐵漢子說道:「不會給劈死了吧。」

「不會,吧?」

白鬼也感覺不太對,連忙上去拍掉楊羽渾身的走雷,查看了下情況。

「咦,不對啊,體內經脈已經通了,靈力還很有力,怎麼氣息這麼弱,奇怪,奇怪。」

白鬼百思不得其解,眉頭全都皺到一起了。

「庸醫!」

老黑頭罵了一句,輸了一些靈力進入楊羽的身體,但沒有半點反應。

「這小子是睡著了吧?」

高瘦的老者看着楊羽的這吐納調息,突然覺得似曾相識。

「這是養息之法,以最小的生命體征出現,修養身體。這小子竟然會這門法子。」

「這不是你創的龜息法嗎?難道他是你的子嗣?」

白鬼賊笑了起來,「你這老賊竟然還有子嗣?」

「不可能,我一門忠烈都在那場。」

「或許你的功法被後人得到了,看來他和你有些淵源。」

「嗯,或許吧。」瘦高老者嘆了一口氣,「等他醒了再問問。」

楊羽醒來已經是七天之後了,他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渾身被綁着繃帶,動都動不了,而且渾身發疼。

「我,我這是怎麼了?」

「不要亂動,剛把你的斷骨接上,血肉還在重生。別動。」

「我想尿尿。」

「憋着!」

白鬼惡狠狠地說道,「小P孩,這麼多事。」

「我真的想尿尿。」

「尿褲子里。」

楊羽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然後猶豫了一下,最後一臉暢快。

「咦。我XXX,你這小P孩,竟然真的尿褲子里。」

白鬼氣急敗壞,怒斥楊羽,提起來一扔,內心想着直接殺了吧,這臭小子竟然把自己這麼名貴的葯湯給霍霍了。

但是轉念一想,少了就沒人試藥了,還是把楊羽扔到了大缸之中,青銅的大缸裏面精血流轉,血湯之中漂浮着各式的藥材,白鬼激活藥材的藥性混合在大妖血中。

「反正也是你的尿,你給我泡着,慢慢地運轉氣,氣入靈力海,給我直接衝破靈台壁。」

楊羽心中一陣激動,趕緊點頭,按照白鬼所說的,氣息緩緩轉動,吐納吸收,很快就入定。體內靈力澎湃激蕩,湧現而來向外拓展,砰砰砰靈力海沖刷到一處阻礙之處。

「這便是靈台壁?!衝破這個我便能正式進入到武道境!」

催動元氣衝擊那道靈台壁,楊羽能夠聽到劇烈的碰撞聲音,這個聲音彷彿從天外滲透到體內而來,悠遠厚長,高高低低,忽遠忽近的碰撞聲,每一次都能直擊楊羽的心靈。

這樣碰撞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楊羽感覺到一股強勢的力量湧入全身,一股更強大的力量疊疊衝去,靈力海中的碰撞更為強盛。

咔的一聲。

空靈無物的碰撞之下響起一道異樣的聲音,元氣環繞全身,經脈骨骼都被層層包裹起來,元氣流轉全身。

「給我破!」

楊羽大喝一聲,靈力海中的元氣砰砰砰的節節高漲,元氣陣陣如浪潮,靈台壁的裂縫開始擴大。

咔咔咔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楊羽一鼓作氣,轟的一聲,靈台壁化成粉末消失不見,靈力海洶湧澎湃,一下子擴大了不少,元氣覆蓋之下,退去裊裊霧氣,楊羽看到了下一個境界,靈力海盡頭出現了一座神山,這便是武道神山,是進入武道境的標誌。

「哎呦,這小子可以啊,在這裡一泡就是三天,沒想到竟然真的讓他給再次破了靈台壁,進入到武道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