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極武戰神
極武戰神 連載中

極武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冰鋒(作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蕭玉 許羅

踐踏着諸天強者的累累屍骨,我欲成為巔峰第一戰神一個卑微的靈魂,在偶然中崛起,一憑着部殘缺的功法與一尊逆天的戰魂一步一步走上世界的巔峰!古怪離奇的世界,熱血沸騰的戰鬥,還有激情纏綿的柔情,一切盡在極武戰神,歡迎新老朋友觀閱……等級設定:戰士、戰靈、戰宗、戰師、戰將、戰帥、戰候、戰王、戰聖、戰神展開

《極武戰神》章節試讀:

「你說,王三總管去幹什麼?」

「誰知道呢,估計是又幫大少爺辦事去了吧?人家可是少爺的紅人……」

兩個侍衛看着王三消失在門口處,不無羨慕的說道。

「大強,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有王三總管那樣的實力啊?」

「呸,竹竿,就你?等下一輩子吧……」

兩個侍衛相互調侃着,一邊警惕的盯着四周。

能夠在趙府內當侍衛的,最起碼要七級戰士以上,而這兩個侍衛都是七級戰士!沐天河眸子中精光一閃,緩緩的從腰間抽出了魚腸匕首!

想要進入院子里殺死趙天河,必須把這兩個七級戰士無聲無息的幹掉!沐天河心中暗暗計算着,步伐輕和,宛如一條毒蛇一般,緩緩的接近。

「大強,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那個叫做竹竿的侍衛皺了皺眉頭,說道。

「什麼不對勁的?這裡可是內宅……呃……」大強笑着說道,可是突然感覺喉嚨一疼,不可思議的低下頭,看見一股鮮紅的血液從自己的喉嚨下噴出……

「大強,咦,不好!」竹竿剛想說話,一股鮮血剛好噴在他的臉上,刺鼻的血腥味讓他有一種想吐的感覺,來不及抹去臉上鮮血,一個箭步往後退,就要開口喊叫!

沐天河悶哼一聲,暗叫一聲不好,一步跨出,右手從腰間抽出一柄雪亮的飛刀,用力甩出!三十公分來長的飛刀,在黑暗中划過一道寒亮的弧線,攜帶着恐怖的力量,從竹竿的剛剛張開的口中穿透過去!

鮮血濺射!竹竿那一雙眼睛還帶着一絲不可思議之色,緩緩的倒下!

呼呼呼……

沐天河緩緩地喘了一口粗氣,看着兩具鮮血淋漓的屍體,只感覺到一股噁心,渾身煩躁。雖然這並不是第一次殺人,可是這一次與上一次不同,這一次是在完全清醒的情況下連續殺了兩個,這讓沐天河心中極為緊張,拿着匕首的右手微微有些顫抖!

連續兩個深呼吸,沐天河強行平復了下來,把兩具屍體拖到了僻靜處,然後推門而入!

小院子,花草郁蔥,夜來香的花香撲面而來,沁人心脾。

屋子內,趙天明突然感覺有些煩躁,右眼的眉心微微跳動,總感覺有一股不舒服的感覺,讓他沉不住氣。

「王三怎麼還不回來?」想到王寡婦的妖嬈身子,趙天明感覺渾身火熱,暗忖着王三一時半會也回不來,趁着這個時段,不如找個丫鬟來泄瀉火……

想到這裡,趙天明推門而出,正在這時,一柄冰涼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一股瘮人的冰寒,宛如一條毒蛇從他的尾椎骨,直躥上他的眉心!

「沐天河!」趙天明驚駭無比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年,心中驚駭無比,被沐天河一步一步的逼着往後退去!

「趙天明,想不到吧?我們又見面了!」沐天河咧嘴一笑,燭光下,一口細碎的銀牙泛着清涼的光澤,在這有點寒冷的天氣,顯得無比的陰森,配着他眸子中閃爍着的凝成實質的殺機,的確讓趙天明有些心驚膽戰!

趙天明心中恐懼無比,看着冷笑着的沐天河,心中湧起一股難以抑制的惶恐,「別……不要殺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

「你能給我什麼?」沐天河臉色平淡,心中卻是在冷笑,看着趙天明,腦海中又想起了蕭玉跳江時的絕望情景,心中的殺機越來越濃郁!

趙天明心中微微一喜,「戰氣秘籍、戰技、金幣,只要我能夠給你的,都可以給你……」

沐天河不為所動。冷冷的盯着趙天明,殺機無限。

「你看……這是我的家傳的下品戰氣秘籍《大庚金訣》,只要你饒了我,這就是你的。」趙天明心中驚恐,慌忙不迭的從懷裡摸出一本古老的線裝書記,遞過來。

「呵呵……」沐天河笑了,伴隨着淚光,笑的很凄涼,很瘋狂,歇斯底里,「戰氣秘籍?戰技?金幣?這些東西,能夠換回老頭么?能夠換回我玉姐的性命么?亦或者,還是能夠讓他們安息?」

趙天明眼珠子轉了轉,目光落在了身後關上的窗戶上,微微一喜,假裝惶恐的一邊後退一邊說道,「沐天河,沐大哥,沐大爺,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饒了你?當然……」沐天河臉色微微緩和,拿着匕首的手腕緩緩的垂下,趙天明心中一喜,把手中的書用力朝沐天河扔過來,身子突然往後躥去。

「等我逃出這個房間,就是你的死期!」趙天明心中冷笑連連,腳下一跺,藉著彈力往窗口撞過去,試圖撞開窗戶逃跑!

「是不可能的!」沐天河冷笑一聲,身子微微一偏閃過了書籍,然後一步跨出,瞬間跨出兩米來遠,一手探出,宛如一隻鋼筋鐵爪抓住了趙天明的一隻腳,用力一拉一扭,只聽得卡擦一聲,狂暴的力量已經把趙天明的腳給扭斷!

劇烈的疼痛,讓趙天明額頭冒汗,張開口剛要慘叫,一道寒芒掠過,一柄鋒利的匕首,已經插入了他的口中,用力一絞,舌頭頓時被絞碎是,碎片伴隨着鮮血噴出,趙天明只能發出了沉悶的啊啊聲!

「趙天明,你殺高老頭、逼我玉姐的時候,你沒有想過這一刻吧?」看着倒在地上痛苦無比卻不能言、一雙眼睛充滿了恐懼驚慌失措的往後挪的趙天明,沐天河心中充滿了一股暴虐的快意!一股暴虐、嗜殺、仇恨的負面情緒,從他的識海中滋生起來。

「呃……啊……」趙天明一隻手一隻腳都不能動,舌頭被絞碎,不能言語,只能拚命的搖着頭。

沐天河緩緩的逼近,看着靠在牆上已經不能夠後退的趙天明,緩緩的蹲下來,嘴角露出一絲猙獰的笑意,手中的匕首突然落下,插在了趙天明的大腿上!瞬間鮮血汩汩而流!

「呃……」劇烈的疼痛讓趙天明差點昏闕過去!拚命的搖着頭,一雙眼睛透出可憐兮兮的求饒之色。

沐天河絲毫沒有任何的憐憫之色,反而透出一股報復的快感,心中恍然升起一股嗜血的情緒,讓他極為亢奮,匕首絲毫不停,連續在趙天明的大腿上插下去!

「這一劍,是替高老頭插的!」

「這一劍,是替玉姐插的!」

「這一劍,是我的!」

「……」

房間內,刺鼻的血腥味四溢。

趙天明一身鮮血淋漓,被沐天河用匕首不知道插了多少次!鮮血從他的身體內流出來,已經死的不能夠再死了!

沐天河緩緩的站起來,時間已經不多了。時間拖得越長,對他就越不利。萬一有人過來發現了門口外的兩具屍體,那可就大條了!沐天河可沒有任何的把握從王三的手中逃脫!

「王三!」想到這裡,沐天河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匕首!高老頭與蕭玉慘死,全拜趙天明與王三所賜,現在趙天明已死,而王三……也非死不可!

沐天河割下趙天明的頭顱,用布幔包起,而後撿起了《大庚金訣》,快速離去!